老布殊逝世難忘中國奇緣

美國前總統老布殊去世,享年九十四歲。他擁有美國總統歷史中少見的古典格調,具有「精英當仁不讓」(noblesse oblige)的氣質。他結束冷戰,見證蘇聯解體,促成德國統一,也打贏波斯灣戰爭。他在六四領袖方勵之投奔美國大使館政治庇護事件中,以及南海中美軍機相撞的意外中,都發揮政治智慧,善用北京的人脈,化險為夷。最讓特朗普坐立不安的共和黨總統飄逝了。美國第四十一位總統老布殊(George Herbert Walker Bush, 1924-2018)於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三十日去世,享年九十四歲,成為美國最長壽的前任總統。這位德州石油富商出身的前總統曾經公開批評也是富商出身、也是共和黨的總統特朗普,並且表明不會投票給他。但在他去世的消息傳出後,白宮宣布下半旗,紐約華爾街股市也在十二月四日週三休市哀悼。美國舉行國葬紀念他,歷任的在世總統,包括特朗普,都會參加他的葬禮。老布殊聲望之隆,地位之高,在近代美國歷史上僅見。這都因為他擁有美國總統歷史中少見的古典格調,一種類似於貴族的情懷,擁有一種「精英當仁不讓」(noblesse oblige)的氣質。尤其他為人正直,在國際上人緣極好,可以與朋友肝膽相照。這和特朗普兩面三刀、不可信賴的形象,成為強烈的對比。儘管他只是一任總統(一九八九至一九九三年),但他卻因緣際會,推動歷史的變局。一九九一年,他見證蘇聯解體,結束長達半個多世紀的冷戰,落實他的前任總統列根消滅「邪惡帝國」蘇聯的理想。他與蘇聯最後一位領袖戈爾巴喬夫聯手,促成德國統一,從此改變了歐洲的政治版圖,也使得美國成為全球的單極強國。老布殊也和中國結下奇緣。他早在一九七四年,出任美國駐北京聯絡辦事處主任,喜歡與太太芭芭拉騎著單車暢遊北京城,喜歡吃北京填鴨,也在後來的歲月,建立與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等領袖的私人情誼。他曾是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參與一九七一年聯合國「中國代表權」提案中「排除中華民國、容納中華人民共和國」之爭,老布殊曾經建議蔣介石讓台北與北京同時在聯合國都擁有代表權,但蔣介石反對,強調「漢賊不兩立」,最後北京獲得非洲等第三世界國家的支持,贏取聯合國代表權。他當過中央情報局局長。這也為他在一九八九年北京「六四」事件的善後處理,提供更多的政治智慧。當時學生領袖柴玲、吾爾開希等流亡,美國情報部門幕後協助,但最讓美國當局困擾的是學運領袖方勵之逃進了北京的美國大使館,要求政治庇護。華盛頓很多官僚認為這不符合美國的利益,但又不能公開拒絕方勵之。老布殊憑著過去駐北京的人脈關係,與鄧小平等中國決策者保持溝通的暢通渠道,讓方勵之最後乘坐美國軍機到英國,再轉往美國。老布殊也擁有赫赫戰功。他在一九八九年派兵到巴拿馬,推翻了巴拿馬的獨裁總統諾內加,更於一九九一年,當伊拉克派兵侵略科威特時,他派出大軍轟炸伊拉克,用現代的飛彈殲滅薩達姆的部隊,不費一兵一卒,美軍毫髮無損。勝利之後他到美國國會報告時,兩黨議員都不約而同地起立鼓掌達三分鐘之久,反映他的民望之高,可說一時無兩。但恰恰是在這樣高民望的情況下,他輸掉了一九九二年的總統大選。挑戰他的民主黨克林頓主打經濟議題,說出「傻瓜,這都是經濟」,批評老布殊不食人間煙火,不知基層民情,只知道外交,不注重內政,最後選戰落敗,黯然告別白宮。這也和當年英國首相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的命運相似。當二戰英雄邱吉爾打贏了納粹德國之後,回到了英國,卻在選舉中輸了給工黨。邱吉爾事後自嘲的說:人民對自己領袖殘酷,就是一個偉大民族的表徵。儘管老布殊只當了一任總統,但他的兒子小布殊(George W. Bush)卻在克林頓之後當了八年總統,算是歷史對他的補償。不過小布殊的政績不如他,有些事情還靠他這個「老爸總統」幫忙「擦屁股」。二零零一年,美軍的EP-3E偵察機在南海附近的空域與中國的戰鬥機相撞,中國飛行員王偉跳傘後失蹤犧牲,而美國軍機也在受損的情況下,迫降在海南島陵水機場。小布殊當時態度強硬,但十一名美軍人員與飛機又在中國手上,形成外交僵局。後來還是老布殊當年在北京的人脈管用,在緊密斡旋下,小布殊公開道歉,說了兩次的「Sorry,Sorry」,北京才讓美軍的人機釋回,結束了一場嚴峻的外交危機。老布殊在政治上是古典的共和黨人,強調公民責任,也重視市場機制,服膺共和黨總統林肯的傳統,以天下為己任。他年輕時就服役參與太平洋對日作戰,但戰機被日軍打下來。他九死一生,在海面上被美國潛艇救回來,但他的八個同僚都被日軍俘獲殺害。與克林頓化敵為友老布殊的生平曲折離奇,閱人無數,而他率真熱忱、負責任的風格,與特朗普飄忽、一夕數變的作風,落差很大。老布殊認為為政之道,在於誠信。他雖然在政壇打滾多年,但他重然諾的作風,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甚至可以化敵為友。克林頓曾經是打敗他的總統,但他們後來發展了一段獨特的情誼,因為他在離任時給他寫了一封信。這也是列根開始的美國傳統,在總統離任之際,會在白宮書桌的抽屜裏,留下一封信給下任總統。老布殊在離任前,寫了一封信給克林頓,裏面有一句話說:「你的成功,就是國家的成功。」讓克林頓感動不已,也讓舉國感動不已。從此克林頓和老布殊關係不再一樣,他們常常聯袂參與一些慈善活動,例如東南亞大海嘯後不久,這兩位總統二零零五年就到現場視察,並發動募捐。後來老布殊的太太觀察到,克林頓就是在她的丈夫身上,找到了他自幼失去父親的心理補償。老布殊和他的太太芭芭拉鶼鰈情深,兩人的婚姻長達七十多年,生了四子二女。她在今年四月十七日逝世,享年九十二歲,而從此老布殊就鬱鬱不樂,健康一落千丈。有些網民捉狹的說,乍看芭芭拉像老布殊的母親。不過,這位母親型的妻子是整個家庭的重心。他們的小兒子傑布.布殊當了多年的佛羅里達州州長,兩年前曾經想問鼎總統寶座,在共和黨初選時與特朗普競爭,但終失敗而回。老布殊精力充沛,九十歲的時候還參與跳傘,讓全世界驚艷。他的成功與他熱愛家庭、與大家族成員緊密互動、以及與賢惠的夫人相愛相親,都有不可分割的關係。很多美國人相信,正是有芭芭拉這樣慈祥而又能幹的第一夫人,美國才有這樣一位充滿傳奇的領袖。■1544067106050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