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憲法強大則國力強大

習近平提出加強學習憲法,但須衝破「黨大還是憲法大」的困境。憲法強大,就是國力強大;憲法被尊重,就是國家的形象被尊重。憲法展示一國的政治文明程度,也推動政治現代化的變革。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十二月四日的國家憲法日發表演講,呼籲弘揚憲法精神﹑樹立憲法權威。這是習近平上任以後,又一次強調憲法的重要性。尤其今年是改革開放四十週年,中共黨中央以學習憲法為主題,呼籲全國重視憲法,受到國內外高度重視。從國際標準來看,中共對於憲法的態度,首先要跨越一個大坎,就是要面對「黨大還是法大」的兩難。 在一個法治社會,時時都要防範,絕對的權力會絕對地腐敗,因而需要建立一個機制加以制衡。最新的一個例子,就是月前美國總統特朗普不滿CNN記者在白宮新聞記者會上老是提些讓他難堪的問題,一氣之下,將他的白宮採訪證收回,以後不許他參與白宮的記者會。但CNN另闢戰場,向法院提出訴訟,要求法院下令白宮退還記者證,取消對這記者的禁令。CNN所持的法律理據,就是記者擁有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所保障的言論自由與表達自由,這是總統所不能剝奪的。而法官的判決下來,也是支持記者的憲法權利,因此白宮只有乖乖就範向CNN低頭。如果同樣的情景在中國出現,大家都知道,不可能出現中國法院敢於忤逆中南海的決定。這其實是因為中國沒有建立這樣的機制,即使習近平希望有憲法上的制衡,但在現實上卻不可能。這就牽涉到如何建立一個具有最高權力的憲法法院。 如果說憲法是最高的法律,那麼誰來解釋這樣的最高權力,以及如何落實它的決定,而不會被行政權所稀釋或是破壞,都是需要一個長期的政治文化的培養,也需要一個敢於放權的行政權,最後落實權力制衡的理想。但問題是中國共產黨對於三權分立,或是司法權對行政權的制衡,都不予贊成,恐怕這會削弱黨中央的權威,也削弱黨總書記的權力。但憲法的精義,就是建立一個最高法律的架構,人人都要遵守,而不是萬人之上,但還是在一人之下。當然,如何解釋憲法,需要一個獨立的、專業的機構。這也是美國最高法院的職權,成為司法獨立、可以制衡行政權與立法權的機構。當然,如何任命大法官,又是暗藏玄機,牽涉黨派政治。中國在這方面,需要制度創新,不一定需要亦步亦趨的跟著美國的制度走。但制衡的要義,在於防止行政權膨脹,則是不變的憲法精神。其實憲法精神與權力制衡,在於確保人民的權利不會被踐踏,成為不折不扣的法治國家。法治國家的法治,就是依法治國(Rule of Law),而不是法制國家,只是法制治國(Rule by Law)。中國的政治變革,是否要全面走上法治國家,就看今天的政治改革的理念,有沒有敢於放權的勇氣,敢於捨棄黨的利益,讓位給國家的利益,避免長期陷入「黨國不分」的困局。從孫中山政治理論《三民主義》的角度來看,今天中國的政治還是在「訓政」階段,要進入「憲政」,首先就是要彰顯憲法的權威,確保人民的憲法權利,雖在黨政的巨大勢力之前,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只有憲法在手,就不怕人民的基本權利受到損害,而不是將憲法作為「專政」的工具,因為在現代社會,憲法強大,就是國家強大;憲法被尊重,就是國家的形象被尊重。無論對內或對外,憲法都展示一國的政治文明程度,也推動政治現代化的變革。民國時期的憲法專家張君勱,就對中國落實憲法政治念茲在茲。他參與起草中華民國憲法,為民國的制憲活動貢獻良多。今天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歷經幾次修改,繼承了中華民國憲法的傳統,但仍然是受政黨專政所限,在節骨眼之處,仍然無法衝破「黨大還是憲法大」的困境。關鍵是今天憲法所提到的中國共產黨領導,以及工人階級的角色。但問題是當前中國社會的性質已經衝破階級的限制,執政黨也是代表全民,不是局限於一個階級。中共所強調的「三個代表」理論就是明證。但如何在這方面釐清,亟需修憲。政治學權威張佛泉的《自由與人權》強調「諸自由即諸權利」,對中國人權作出深入剖析,雖然這是大半個世紀前的著作,但對今天中國的「維權群體」﹑對關注憲法發展的執政黨,還是有參考的價值。習近平政府堅持提出憲法重要性,是一大進步。如今就是要推動憲法解釋的機制,賦予獨立解釋與實踐的權威。憲法精神(Constitutionality)的建立,需要時間的培育,一步一腳印,累積案例,而難以一步登天。這是政治文化的「範式轉移」,也是中國政治變革的未竟之業。二零一八年的歲末,中國領導人終於看到憲政的重要性,也讓人民看到憲政的曙光從政治的地平線上升起,帶來中國未來的希望。■1544067104958

詳細內容

佔中·太陽花·韓流民意逆襲

韓流的出現,是對佔中與太陽花的逆襲。香港人發現台灣最新民意與香港主流民意一樣,都是要追求更好的日子,而不是在意識形態爭議中糾纏,更不是搞分離主義。台灣最優秀的高中畢業生都選擇到中國大陸的北大、清華、復旦升學,而不是去台大或美國。從佔中到太陽花,新一代看清楚那些運動領袖的虛矯。台灣與香港的未來在神州大地,而不是在街頭搞政治內耗,更不是陷入香港政客語言「偽術」的魔咒中。香港二零一四年佔中事件領導者被控違法的案件,最近進入了司法程序。但出奇的是,當年風頭一時無兩的領袖現在都面對社會的冷漠,因為整個社會的氛圍已經和當時不同。佔中開始之際,鼓動立刻香港普選,在年輕人與社會輿論中都有相當多的支持度。但後來出現曠日持久的抗爭,以及被一些港獨與激進派所綁架,佔中的群體逐漸失去了輿論的基礎,也予人「歹戲拖棚」的負面觀感。這和台灣的太陽花運動一樣,都是經不起時間的考驗;開始時以年輕人的純情為號召,說是對抗財團和「買辦」壟斷兩岸貿易,指控國民黨在立法院通過的《兩岸服貿協議》缺乏程序正義,要全面推翻,獲得不少輿論撐腰,尤其在網絡上的聲勢也是一面倒的支持。一些運動的先鋒如黃國昌等,也藉此選進來立法院。但到了今天,這些被視為「小綠」的政治勢力由於越來越脫離民意,並且也暴露了自己台獨的顏色,在輿論上也受到更多的挑戰。黃國昌本人甚至曾經面對選民罷免,雖然最後驚險過關,但也反映民意開始逆轉。而韓流的出現,更是對太陽花運動的一次成功「逆襲」,高舉中華民國國旗的十幾萬名群眾高唱「山川壯麗、物產豐隆」的《國旗歌》,無疑是對那些在太陽花運動中倒掛中華民國國旗的台獨勢力的一次巨大顛覆,而主張「九二共識」的韓國瑜最後以八十九萬多票的壓倒性票數勝出,更顯示台灣的最新民意,就是反對台獨,支持「一中各表」,認為台灣人也是中國人,反對兩岸的軍事化,期望和平解決爭端,更希望台灣從鎖國低薪的悶局走出來,迎向一個繁榮富裕的時代。這和香港的情況一樣,在最近的立法會補選中,建制派的陳凱欣以大比數勝出民主黨的李卓人,都是對那些以群眾運動之名、搞分離主義為實的勢力予以「打臉」。最近泛民主派的立法會議員朱凱迪參選村代表時,被質疑不支持基本法,被褫奪參選資格,都顯示泛民勢力再也不能用言論自由的藉口,推動港獨;他們不能說自己不支持港獨,但支持港獨的言論自由。這都是玩弄語言「偽術」,也讓越來越多選民不滿。美國議員不能說他反對伊斯蘭國,但支持伊斯蘭國在美國的言論自由。事實上,美國聯邦調查局一旦在網上查獲有人在宣揚伊斯蘭國的理念時,就會立刻動手緝捕。這和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並無衝突,恰恰相反,這是為了維護國家利益的必由之路。皮之不存,毛將焉附;若一國不存,還有姑息國家分裂的自由?韓流逆襲,也讓台灣的公投道出台灣大部分民意的心聲,對於那些天馬行空、說要「用愛發電」的綠營激進分子,打了一巴掌。台灣民眾再也不能忍受火力發電所帶來的嚴重空氣污染,而需要考慮「以核養綠」,就好像美國與法國,乃至於日本,都無法全面廢除核電。台中市國民黨候選人盧秀燕大勝民進黨現任市長林佳龍二十萬票,就是因為選民無法忍受台中市越來越嚴重的空污。壓倒性的票數,說出了台灣民意的最新聲音。香港的民主運動在泛民某些政客的操弄下,逐漸向港獨等勢力靠攏,以「言論自由」來掩飾,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一場自欺欺人的把戲。這也肯定背叛了民主黨創辦人司徒華等人的理念。當年「華叔」等民主派先鋒堅持中華民族主義;保釣領袖雖然被英國警司打到頭破血流,但堅持不屈;他們在「中文合法化運動」上和英國殖民政府的鬥爭中取得成果。但如今那些號稱是他的後繼人選卻背叛了「華叔」的理想,也背叛了絕大部分香港人的價值觀。也是在韓國瑜的爆紅中,香港人赫然發現台灣的最新民意與香港的主流民意一樣,都是要追求更好的日子,而不是在意識形態的爭議中糾纏,更不是要搞分離主義。事實上,台灣今年最優秀的高中畢業生都選擇到中國大陸的北大、清華、復旦升學,而不是去台大或是美國。這代表台灣年輕人發現,台灣的未來在神州大地,而不是在台灣的街頭搞政治的內耗。不可否認,從佔中到太陽花,新一代看清楚那些運動領袖的虛矯,都是在美麗口號或是粗言穢語中自我過癮,但對現實的發展卻提不出可行的方案,不斷「打高空」,在憤怒與喧囂中迷失了自己。韓流的出現,打破了那些謊言與流言,告別意識形態的迷惑,為煥發競爭力、擺脫經濟困境而努力。■1544067105067

詳細內容

柯P面對兩岸 寵兒變棄兒?

柯文哲面對兩岸問題最新挑戰,無法與韓流比拼,他可能從昔日的寵兒成為明天的棄兒,被民眾最新期望值拋棄。台北市長柯文哲(圖)在大選之後,正面對種種不確定性。他的國民黨對手丁守中申請重新驗票,是否可以翻盤,廣受矚目。但最讓人關注的還是柯的兩岸政策正面臨新的挑戰,因為他的名言「兩岸一家親」被指責言辭閃爍,不具誠意,而深綠的台獨勢力則認為他在討好「老共」,損害台灣人民的尊嚴。這使得他左右為難,兩面受敵。今年台北上海雙城論壇暫訂十二月二十日在台北舉辦,柯文哲是否會再提「兩岸一家親」?柯說講稿還沒開始想,不過主軸定調「柯文哲還是柯文哲,台北還是台北,雙城論壇還是雙城論壇」,這被批評是典型的柯P語言,說了等於沒有說。也就是丁守中在選戰中所說的,柯P只是長期欺騙藍綠,也欺騙北京。九合一大選後的形勢,對柯文哲極為不利。韓流效應形成全台灣一股「諸侯包圍中央」的態勢,處處都要逼台北表態,不能再用一些台語所謂「有的沒有」的言詞來搪塞。韓國瑜壓倒性勝利之後,就立刻成立「兩岸工作小組」,加強與大陸聯繫,落實「貨賣得出去,人進得來,高雄發大財」。韓流外溢效應明顯,很多的縣市亦步亦趨,向高雄跟進,也成立「兩岸工作小組」,並且不分藍綠,掀起熱潮,最明顯的就是桃園縣長鄭文燦,雖然是民進黨,但卻主動向韓國瑜呼籲,期盼高桃合作,讓大陸的旅客「南進北出」,或是「北進南出」,而韓國瑜也反應積極,創造了地方諸侯聯手與大陸交流的局面,倒逼民進黨政府開放。柯文哲要構思新的大陸政策,不能只是耍嘴皮子。尤其這次選戰柯P只是慘勝,僅贏三千多票,反映藍綠選民都對他失去信心,而只是靠一些年輕「柯粉」撐起半壁江山。但由於韓國瑜喚起了很多北漂青年的政治覺醒,讓台北的新一代不再是「無感」,不會再忍受台北經濟停滯發展的悶局。這形成台北年輕選民「上升的期望值」。他們擁有越來越多的「相對剝奪感」,會不斷和周邊的國家與地區比較,為什麼台北的薪水比較低?如果說韓國瑜是以「拼經濟」為主軸,那麼柯文哲還是以「拼形象」來作訴求。他所說的「四大弊案」,沒有一個成立,而那個越來越生鏽的大巨蛋,則成為一個巨大的「爛尾樓」,見證台北市政的荒謬與浪費。柯文哲面對兩岸問題的挑戰時,無法與韓流比拼,他從昔日的寵兒,成為今天或明天的棄兒,被最新的形勢所拋棄,也被老百姓最新的期望值所拋棄。■1544067105145

詳細內容

緬甸自由主義青年對素姬感失望

緬甸年輕自由主義分子對昂山素姬希望幻滅;地方議會補選,她領導的全民盟戰績大倒退。緬甸實質領袖、國務資政昂山素姬所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在歷次選舉中,不論是大選或是議會補選,從來都是壓倒性的勝利,但在十一月三日所舉行的一場地方議會補選中,全民盟雖然一如預期獲勝,但只贏了十三席中的七席,勉強過了半數,更指標性地輸掉在二零一五年大選時贏得的仰光省港口區、實皆省德穆區、孟邦羌宋區以及欽邦的一個選區的四個席次,其中前三個議席更是輸給了由軍方人員改頭換面的聯邦鞏固發展黨,欽邦的議席則輸給了當地的欽邦民主民族聯盟。這個選舉結果對全民盟乃至昂山素姬的意義是,二零二零年的大選,全民盟也許還是會贏,但是否能複製過去的壓倒性勝利,則已經大有疑問。尤有甚者,眼看昂山素姬上台兩年多以來的表現,對緬甸民意頗具影響力的年輕自由主義分子已經顯現出頗為失望。今年二十七歲的網絡節目《三十以下》主持人婷札?順蕾宜原來是昂山素姬的死忠支持者,如今她卻成了昂山素姬最激烈的批評者之一。她說,「我失去了我的偶像,我感到困惑、沮喪和迷失。大多數民權分子和青年如今都在自問『接下來會怎樣?會出現什麼情況?我們該怎麼辦』?昂山素姬現在我行我素,沒人能影響她,民權組織的意見她都聽不進去」。對此,全民盟也並不是沒有警覺,發言人藐鈕就指出,全民盟正設法通過增加教育撥款、支持技術訓練計劃來贏取年輕人的心。他坦言,「年輕人和人民對我們政府期望很高。我們也承認無法達到他們的期望,但正盡力而為」。對全民盟施政不滿的其他因素包括經濟未見起色;政府與少數民族武裝組織的和談停滯不前;全民盟未能利用在國會的多數議席優勢來廢除殖民時期遺留下來的壓制異議法令,不但新聞自由受到限縮,民權組織的活動也受到箝制。近幾個月,民權組織多次發動示威,包括五月份在仰光舉行反戰遊行,最終以警民衝突收場;共有包括婷札在內的十七人被控非法示威。婷札指出,「現在,敏感的議題被禁止討論,示威者被捕遭毆打」。另外,根據緬甸鼓吹自由言論組織「聲音」反映,自全民盟政府上台以來,已經有四十四名記者和一百四十二名民權分子被控上法庭。■1544067105223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