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封殺華為陷戰略失算

特朗普將關稅和高科技武器化引起國內外反彈,封殺華為反而損害美國國家利益,商界與地方政府遊說白宮撤回,盟邦也不聽從美國要求。特朗普在華為問題上戰略失算,成中美博弈轉折點。特朗普的關稅武器化,看似神勇,但卻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從中國到墨西哥,從加拿大到歐盟、日本,包括他自己的團隊在內,貿易戰越打越失控,懲罰性關稅成了他手中亂揮舞的「武器」,他無權也無錢建立起吹噓了三年之久的邊境圍牆,只能用「關稅威脅」來要求墨西哥政府堵住非法難民的大潮。不過,對特朗普而言,他迄今最大的戰略失算就是對中國電信龍頭企業華為下達的禁令。儘管美國財長姆努欽要為特朗普緩頰,將白宮對華為的打壓說成是對美國國家安全的憂慮,但特朗普則從美國要求加拿大引渡華為孟晚舟一直到發出「華為禁令」,都赤裸裸地表明這就是貿易戰的一部分,將隨著中美貿易協議的簽訂而找到解套的方法,為此特朗普還不惜出手干預司法。但隨著「華為禁令」出台三個多星期,特朗普在此問題上的戰略錯誤日益明顯,已經被商界和白宮幕僚指出,這將嚴重威脅到美國的國家利益,陷入「偷雞不著蝕把米」的困境。美國一直批評日本、中國以「國家指導的優勢」對付美國私人企業,對美國不公平。但今天特朗普以總統之尊、傾國家力量對付中國一家高科技企業,這本來就是非市場競爭方式的打壓,與資本主義自由經濟精神完全背道而馳。結果特朗普越強調「美國優先」,美國在自由世界的領袖地位就越墜落。特朗普傾一國力量來打壓華為,反而暴露出美國霸權衰退的真相,甚至是美國創新力量衰退的真相。美國前總統卡特轉述,特朗普在近日與他的通話中承認,十分擔憂中國超越美國成為世界首強。這種憂慮促使特朗普重用博爾頓等反華鷹派,相信這些人能够千方百計設法中止中國的崛起,尤其是要終結中國在高科技以及人工智能發展上的「超美」進程。但由於中美在這三十年中經濟已高度互融,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華為作為中國創新科研投入最多、全球化經營範圍最廣的高科技企業,與美國的高科技業形成了「有錢大家賺」的合作模式,因此,「華為禁令」一出,華為掌門人任正非倒是表態對公司影響有限,但與華為有合作關係的美國相關企業不僅叫苦連天,且對未來發展失去信心。如此一來,特朗普禁令剛出,接著就頒布了九十天緩衝期。而美國管理和預算辦公室代理主任沃特則在六月四日致信副總統彭斯與國會,要求推遲執行華為禁令的關鍵條款,稱美國企業需要時間適應這些限制措施。最早響應特朗普禁令而宣布與華為「斷交」的谷歌在六月八日開始改變主意,向白宮發出警告,希望「續供華為」,不然華為開發出自己的操作系統,對美國危害更大。美國奧勒岡州與蒙大拿州地方政府與網民都須依靠華為價廉物美的系統,一旦禁止華為,地方的損失更大,無法立刻找到替換,損害美國利益。特朗普要求盟邦國家跟進,困死華為、「餓死華為」。結果,特朗普嚐到了世界已「不買美國賬」的苦澀。包括西方七大國在內的國家、俄羅斯、巴西等世界新型經濟體的國家都對「價廉物美」的華為5G伸出了歡迎的雙手,甚至美國的後院拉美國家也都拒絕參加美國的圍堵行動。《紐約時報》諷刺特朗普沒有建起美國邊境的圍牆,卻要建起圍堵中國高科技發展的「另類圍牆」。但從目前態勢來看,這個正在建的牆恐怕也難以為繼了。高調把華為請出去的世界頂級學術機構如今又把華為請回來,繼SD存儲卡協會(SDA)後,更多行業組織開始恢復中國華為公司的會員資格,包括Wi-Fi聯盟、藍牙技術聯盟和JEDEC協會(固態技術協會)等。特朗普最大戰略失算的是,華為非但沒有倒下,相反啓動了海斯備用芯片,並強化了自主開發的功能,提前測試自己的操作系統「鴻蒙OS」,而這個系統比華為之前使用的安卓系統運行速度要快六成以上,而且打通了手機、電腦、平板、電視、汽車、智能穿戴等各個領域,還將兼容安卓應用和所有Web應用。也就是說,面臨特朗普的禁令,華為可能要延遲實現智能手機世界第一的目標,但或許因此而孕育出一個更強大的華為。中國政協主席汪洋接見台灣新黨領袖郁慕明時提及特朗普的貿易戰,稱其給中國人民帶來憂患意識,逼著大陸向創新時代轉變,加速深度改革,通過競爭,真正贏得大國地位。同樣,借用汪洋的話來描述華為的「突圍」,那就是在短期內華為可能輸了幾場戰役,但卻可能贏得整場戰爭。特朗普在華為問題上戰略失算,將成為中美博弈的一個轉折點。儘管特朗普期望在日本的二十國峰會與習近平見面,雙方和解,但以目前形勢來看,中國擁有更多籌碼,美國反而是陷入被動的局面。■1560396458238

詳細內容

諾曼第75週年與美國之憾

諾曼第登陸是美國最後一場正義vs邪惡的戰爭。以後的韓戰、越戰到伊戰,都有太多道德曖昧之處,夾雜私利與算計。美國紀念諾曼第75週年,亟需尋回道德制高點,而不是被特朗普閹割美國理想,走向美國歷史的反面,否則美國只會在對華的新冷戰中贏得一些戰役,但卻輸掉軟實力的戰爭。今年是二戰關鍵之役諾曼第(Normandy Invasion)登陸日(D-Day)的七十五週年。一九四四年六月六日,盟軍在法國的諾曼第地區登陸,揭開對納粹德國大反攻的悲壯一頁,扭轉了戰局,幾個月後盟軍攻進柏林,推翻了德國納粹政府,希特勒在最後關頭自殺身亡,結束了二戰的歐洲血腥戰事。今年的六月六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和法國總統馬克龍、英國首相特蕾莎‧梅(文翠珊)、德國總理默克爾等在法國憑弔古戰場,追念七十五年前六月六日那些灰飛煙滅的亡魂。特朗普發表慷慨激昂、言詞華麗的演說,強調盟軍將士為了人類的幸福未來,犧牲了自己的性命,可歌可泣,是美國歷史上難忘的史篇。白宮的幕僚這次做好了功課,讓特朗普的講詞鏗鏘有力,廣為各方肯定。但歷史學家不僅是聽其言,還要看其行,對比當時美國的總統羅斯福,以及二戰後諸位美國總統,都覺得今天白宮是一代不如一代,而特朗普各方面的政策其實就是走向當年美國二戰理想的反面,讓人不堪回首。因為諾曼第戰役,代表了美國最後一場「正義壓倒邪惡」的戰爭。美國日後所捲入的戰爭,在道德上都有很多曖昧之處,雖然力圖搶佔軍事制高點,但卻失去了道德制高點。朝鮮戰爭、越南戰爭、乃至後來的阿富汗戰爭與伊拉克戰爭都不是黑白二分,而是夾雜了美國太多的私利與算計。美國人還是懷念諾曼第D-Day 那個充滿英雄與救贖的年代,看指揮官艾森豪威爾、巴頓將軍等人的八面威風,也深受軍民愛戴,美軍攻進巴黎時,被法國人狂熱歡迎,視為解放者。但之後的戰爭,美軍都捲入很多的爭議,朝鮮戰爭,麥帥本來在仁川登陸時威震一時,但後來主張用原子彈轟炸中國東北,又將帥不和,與總統杜魯門鬧彆扭,最後麥帥被杜魯門炒魷魚,釋去兵權。儘管麥帥留下一句名言:「老兵不死,只是消逝而已。」他回到美國之後,受到民眾夾道歡迎,他也一度想出來競選總統,但幾經折騰,還是鬱鬱而終。美國捲進越戰,長達十幾年,共有五萬多子弟兵陣亡。但美國敵友不分,曾主導南越政變,讓南越總統吳庭艷被亂軍殺死,而戰事曠日持久,也導致美國國內的反戰運動如火如荼,美國年輕人為了不去送死,起而焚燒徵兵卡。更讓美國人羞愧的,是一九六八年的美萊村事件,一隊美軍進駐一個名為美萊的小村落,在明明知道沒有敵軍的情況下,對整條村展開大屠殺,不僅殺死手無寸鐵的村民,連老人與嬰兒都不放過。後來一些受到良心譴責的士兵向媒體透露信息,掀起軒然大波,引起很多美國人反思越戰的價值何在,終於在民意的巨大壓力下,美國自越南撤軍,後來兵敗如山倒,最後在一九七五年敗走西貢,退出越南戰場。阿富汗戰爭與伊拉克戰爭,更讓美國捲進中東的亂局。美國人以為幹掉伊拉克的薩達姆,就可以天下太平,美國政府不惜編造謠言,說伊拉克擁有「大殺傷力武器」,為出兵而找理由,但也刺激伊拉克的很多回教勢力飆升,讓伊拉克陷入恐怖主義的漩渦,至今還不知伊於胡底。但最讓大部分美國人錯愕與痛心疾首的,還是特朗普與特朗普主義的出現。在他的「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口號下,他不惜摧毀美國的立國精神,不重視憲法與法律的程序正義,不尊重知識,不尊重女性。嚴格來說,他可說是「沐猴而冠」,玷污了美國總統的神聖地位。沙特殺害記者白宮失憶特朗普對中國發動貿易戰、科技冷戰。美國自由派媒體近來加以詮釋,說白宮背後的重要理由不是貿易逆差,而是不滿中國是威權國家,沒有法治與人權,因此撰寫《世界是平的》的自由派作家弗里曼等起而贊成特朗普的對華圍堵政策。不過自由派沒有看到特朗普對沙特當局在土耳其大使館內殘殺沙特記者一事,只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現在白宮對此事早已失憶;美國自由派也似乎早對沙特政府殺人事件置之腦後了。這是哪一門子的人權?這是怎麼樣的「與敵同眠」?因而美國在紀念諾曼第七十五週年之際,亟需尋回當年的道德制高點,讓美國的軟實力再度在全球照耀,而不是被特朗普自我閹割美國的建國理想,讓種族主義與單邊主義橫行,走向美國歷史的反面,讓美國人為特朗普的形象而羞愧。美國的自由派與知識界也要奮起,拒絕被特朗普催眠,起而為美國的自由、民主、人權與多元化的價值觀辯護,否則美國只會在對華的新冷戰中贏得一些戰役,但卻輸掉美國理想與軟實力的戰爭。■1560396459782

詳細內容

藍營總統初選 兩大首富戰爭

蔡衍明中時集團全力挺韓,加上造勢大會效應,韓國瑜聲勢止跌回升,為阻截韓流,郭台銘將矛頭對準蔡衍明。二零二零年台灣總統大選,從今年三月前行政院長賴清德宣布參選以來,台灣政壇就一直充滿驚奇的轉折,無論是藍綠,兩大陣營的初選就已經廝殺到見血見骨,國民黨的黨內初選更是後來居上,如今演變成兩大首富在拼殺的局面,精采程度更甚於民進黨的蔡英文和賴清德拼搏。鴻海集團總裁郭台銘在去年底九合一大選後,一度積極鼓勵前總統馬英九和前閣揆張善政出馬角逐二零二零。但馬對此沒有意願,郭也逐漸由幕後走向台前,尤其在馬英九、吳敦義的穿梭下,順利讓郭的國民黨黨員問題解套後,郭更一股作氣宣布角逐二零二零年大選,頓時將朱立倫、張善政、王金平和馬英九等人的光環完全吸收掉,形成國民黨內韓國瑜、郭台銘對決的氣勢。由於國民黨內一些菁英對韓國瑜的出身和性格始終格格不入,郭台銘的出現正好吸引了黨內建制派的目光,韓的民調支持度在四月及五月嚴重下滑,除了民進黨攻擊外,郭台銘在藍營崛起也是重要因素。韓也深刻體會到危機的來源,並在前花蓮縣長傅崐萁和旺中集團總裁蔡衍明串聯下,從文宣組織動員下手,連續舉行在台北市總統府前六月一日的四十萬人造勢大會、六月八日花蓮的十五萬人誓師大會,以及即將舉辦的雲林、台中及高雄群眾大會,儼然將國民黨內最大的動員能量發揮到極致,針對的目標除了蔡英文外,真正鎖定的就是郭台銘。香港《逃犯條例》之爭也影響到台灣的總統大選。在香港上週反對派號稱百萬人大示威後,韓國瑜在記者詢問後沒有第一時間反應,而郭台銘也抓住此時刻,指出當天《中國時報》沒有報道香港百萬人示威,而頭版只報道罵郭台銘新聞。郭並補上一槍,說他早就勸「韓市長」訪港時不要進中聯辦,不要為一國兩制背書。郭也深知在中時集團的媒體運作下,加上造勢大會的效應,韓國瑜聲量已有止跌回升的趨向,為了斬斷韓國瑜的後援,郭台銘已將矛頭對準蔡衍明,讓國民黨內初選升級為台灣兩大首富的戰爭,郭蔡戰火四射是否會演變成國民黨的最大分裂,已經成為二零二零大選的另一主軸了。■1560396460079

詳細內容

處理稀土廢料馬澳煞費思量

大馬與澳洲就稀土廢料應否運回澳洲而摩擦,雙方將進行談判,尋找最妥善的處理方法。在中美爆發貿易戰聲中,馬來西亞與澳洲也就稀土生產的廢料是否應運回澳洲而摩擦,馬澳將針對稀土廢料處理問題進行談判,其結果將影響大馬稀土廠的未來發展。澳洲萊納斯公司(lynas)於二零零八年耗資八億美元在大馬半島東部的彭亨州興建稀土廠,為全球提供極其珍貴的稀土。大馬也是中國以外唯一設有稀土廠的國家,日本三菱是該廠的投資方之一。稀土廠在大馬並非新鮮事,早在一九七九年,日本投資者就在大馬半島北部的紅泥山設廠,由於廠方沒有好好處理稀土廢料,導致當地村民蒙受輻射災害,鄰近地點出生的孩童患上血癌、腦癌或先天性殘缺的比率高,引發村民進行長達二十年的抗爭行動。亞洲稀土廠隨後宣布在一九九四年停產,並在二零零三年拆廠,不過它留存的一千七百萬公斤廢料卻遲至一零年才被處理。亞洲稀土廠給大馬人可怕的記憶,導致人們反對萊納斯稀土廠的興建與運作,並在一二年爆發大集會,不過前朝國陣政府拒絕聽取反對聲音。現在希盟政府因經濟百廢待舉,需要外國投資而無法關閉稀土廠,只能針對稀土廢料尋找最妥善的處理方法,以安民心。首相馬哈迪日前表示,當局將允許萊納斯稀土廠更新執照,但該廠必須符合能源科藝環境部增設的兩項條件,其中包括必須將水瀝濾淨化固體廢料運離大馬。萊納斯稀土廠營運執照將於九月二日屆滿。有關稀土來自澳洲西部,大馬決定派遣能源、工藝、科學、氣候變化及環境部長楊美盈赴澳談判,解決棘手的稀土廢料問題。但楊還沒啓程,澳洲政府就表態不會接收萊納斯公司在大馬稀土加工廠存放的四十五萬噸放射性廢料。西澳洲政府礦業和石油部長比爾·約翰遜說:「我們不會從世界上任何地方收回加工過的廢料……我們是一個大宗原料的出口國,如果這些原料在國外加工,那就得在國外處理。」大馬行動黨秘書長兼財長林冠英表示,萊納斯廢料最好是運回澳洲,若澳洲拒絕回收,大馬就要另尋解決廢料的方案。他認為,大馬禁止塑料垃圾進入,更何況是放射性廢料;若替代方案不能解決,當然萊納斯就不能操作。在一片爭議聲中,萊納斯宣布已經與駐德克薩斯州(Texas)Blue Line公司簽署諒解備忘錄,到美國設置稀土分離設施,惟該公司否認會撤離大馬。萊納斯首席執行員阿曼達說,這項合資會是一個特定的市場機會,並輔佐在大馬的業務。萊納斯的宣布顯然是談判策略,以使其稀土廠能繼續獲得營運執照。不過建廠需要時間,累積在大馬的稀土廢料該如何處理,極具挑戰性。■1560396460157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