魁北克峰會青島峰會互動

特朗普在魁北克七國峰會冒六國之大不韙,建議邀請俄羅斯加入峰會,但被反對。上合組織青島峰會同時舉行,俄國成了政治寵兒。東西兩大峰會巧合地奇特互動,反映全球權力板塊移動。西半球和東半球同時出現了峰會。特朗普在魁北克的七國峰會上,得罪了六國,他冒六國之大不韙,建議邀請俄羅斯加入七國峰會,擴大成八國峰會,而與魁北克七國峰會同時舉行的上合組織青島峰會,恰恰就是八國峰會,俄羅斯成了政治寵兒。東西兩大峰會差不多同時舉行,彼此竟然有奇特互動,反映全球權力板塊的移動。俄羅斯如今是北京最為信任的戰略夥伴。就在西方七國峰會召開前夕,習近平在北京頒給俄羅斯總統普京首枚中華人民共和國友誼勳章。這是中國新設立的國家對外最高榮譽勳章。習近平在授勳儀式上給普京做了兩個重要定位:一是具有世界影響的大國領袖;二是中國人民老朋友、好朋友。七十年代中蘇發生軍事衝突後,喜歡「跟右派打交道」的毛澤東斷然採取「老祖宗的辦法」即「遠交近攻」的模式,與美國聯手抗衡蘇聯。但在普京接替葉利欽之後,中國對俄羅斯的態度發生了重大的轉變。用習近平的話來說,那是因為普京多年來的高度重視和親自推動,讓中俄關係經受住了國際風雲變幻的考驗。然而,在特朗普上台之前,北京依然把中美關係列為最重要的「雙邊關係」,這不但因為俄羅斯在蘇聯垮台後淪為經濟上的「二流國家」,中俄關係也因著中國經濟的突發猛進發生了逆轉,普京因為前任葉利欽用「震盪療法」改革經濟失敗,轉而借鑑中國模式,用新權威主義的方式來「中興俄羅斯」,中國以往的「以俄為師」演變成今天俄羅斯的「以中為師」。相反,中國在突飛猛進的崛起中,需要繼續搞好與美國的關係,讓美國龐大的市場變成中國經濟全球化的「養殖場」,同時也軟化美國對中國崛起的「圍追堵截」,畢竟在全球戰略的攻防中,美國依然是超級強權。然而,特朗普上台以來,打亂了中美關係的「傳統模式」和節奏,尤其是最近以來,美國在三條戰線與中國展開了激烈的攻防。一是貿易戰要中國出血,二是南海爭端要北京讓出「核心利益」,三是在台灣問題上突破「一中政策」。不僅如此,特朗普還出奇招,直接與朝鮮強人金正恩舉行峰會,企圖將中國手中制約華盛頓的朝鮮牌,變成美國遏制北京的新牌。在這波中美「戰略博弈」中,俄羅斯成了中美都急欲拉攏的戰略合作對象。誰得到俄羅斯的奧援,誰就能在博弈中佔據優勢。儘管特朗普一直表示習近平是他最為尊敬的世界領袖,但特朗普在競選總統時已經向普京伸出了橄欖枝。在與其政治對手希拉里辯論時,特朗普聲稱普京是比奧巴馬更稱職的總統。而俄羅斯也投桃報李,暗中支持特朗普上位,以至引發了「通俄門」的憲政危機。特朗普上台後,為了擺脫國內反對派通過「通俄門」對其追殺,表面上採取了非常強硬的對俄政策,但是,他對普京的好感並沒有減弱,並繼續設計「聯俄制華」的方式。就在北京高調給普京授勳的第二天,特朗普在魁北克七國峰會上使出了要把普京請回來的政治炸彈。二零一四年,俄羅斯因為烏克蘭危機而被踢出八國集團俱樂部。有人解讀這是特朗普要轉移西方六國首腦對美國徵收鋼鋁關稅的發難,但特朗普要恢復「八國峰會」,卻是他達成聯俄外交的最新表白。如果特朗普的「聯俄制華」策略成形,將會對中國帶來災難性的後果。相反,中國如果能拉住俄羅斯,那就可以在東亞、歐洲和中東地區的戰略博弈上給予美國沉重的壓力,更可以在台灣問題上有效阻擋美國的「越軌」作為。習近平在北京給普京授勳後,又跟普京同坐高鐵去天津,再一同觀看冰球比賽,給予普京前所未有的「貴賓」接待。而北京對普京的禮遇確實沒有白費,俄羅斯針對特朗普的「邀請」,明確表達沒有回去的意願,因為俄羅斯在上合組織、金磚國家組織以及二十國峰會等其他模式下運轉得很好。換句話說,普京在中美博弈中已經表明站在中國一邊。這對特朗普不是好消息,因為美國連續退出《巴黎氣候協議》、聯合國科教文組織、伊朗協議之後,出現了國際領導權的真空,中國在俄羅斯的幫助下,正可以順其自然地替補美國留下的真空。特朗普對鄰國加拿大、墨西哥都能下手,對英法德日等盟國也毫不留情,普京又怎能相信他對俄羅斯「網開一面」呢?更何況,法國已經開出了俄羅斯重返七國集團的前提條件,那就是遵守明斯克協議,這是俄羅斯難以做到的事情。大國之間的合縱連橫,尤其是美國、中國、俄羅斯的新三國演義,依然是大國博弈的主軸。中國與俄羅斯走得越近,美國對華圍堵就越吃力。在西方集團中成為孤家寡人的特朗普,肯定極不願意看到這樣的大國博弈格局。■1528948834818

詳細內容

ABC改變全球權力版圖

人工智能、區塊鏈、雲計算,都是影響全球權力版圖的ABC,而中美兩大經濟體也恰恰在這些領域棋逢敵手,旗鼓相當。中國在人臉識別、語音識別、商業無人機等領域,還領先美國。由於特朗普的單邊主義與國際霸凌,也使得中國多邊主義與「和為貴」的主張更受國際歡迎,這是近百年以來中國首次在國際上扮演最重要的角色。各方也在呼喚另外的ABC:親和力、仁心與同情理解,改變全球的心靈版圖。 在美朝峰會上,一個如影隨形的元素就是中國。如果沒有中國的支持,如果沒有中國派出的國航專機,這個萬人矚目的新加坡峰會根本不可能召開。而從大歷史的角度來看,中美成為對手已是雙方無可逃避的宿命。有關這兩個國家的軍事實力、經濟發展、政治權力的對比,也成為最熱門的題目。但當下的國力比較,卻不能忽略了ABC的發展。中美關係的ABC,其實就是看ABC如何決定未來。這不是繞口令,而是最近紅遍全球的三個英文字母:A—Artificial Intelligence,人工智能;B—Blockchain,區塊鏈; C—Cloud Computing ,雲計算。這三個領域,代表了世界上科技前沿落實到生活層面,而中國大陸在這些領域都處於全球先列,與美國旗鼓相當,競爭激烈,甚至中國大陸在某些方面還稍微領先。這不僅顯示中國大陸的全球競爭力正在飆升,也將左右中美關係的發展。ABC的厲害之處,就是它們對生活方式的影響。A,人工智能的發展,在無人駕駛﹑機器人都出現突破,將過去被認為不可能發生的事情變為真實。尤其是機器人,過去被科幻小說家所想像的怪物,如今已經越來越進入千家萬戶,功能也越來越精妙。B,區塊鏈的突破,就是建立一個新的互相信任的體系﹑確保不會被篡改的記錄體系,代替了目前的金融體系,落實一個新的電子金融世界,也同時在很多的系統內推動變革。C,就是雲計算,也就是將海量與複雜的大數據,作出快速的整理,找出種種過去難以理解的關係,包括奇難雜症的醫學研究,都可以在大數據的基礎上,找出新的治療方法。由於中國大陸擁有龐大的人口,也因此擁有巨大的樣本,在統計推論上具有強大的優勢。中國在ABC的突破,顯示中國人對人類未來的探索,揭開了新的一頁,也顯示中國在國家競爭力的掌握上,具有全球領先的優勢。這讓中國人民擁有一種新的自豪感,分享創新的ABC所帶來的龐大紅利。中產階級上升,城鄉差距縮小。這也使得北京的領袖更有一種制度上的自信,認為可以為兩岸民眾帶來更多的福祉,更有自信的底氣。中美在國力的競爭中,ABC是最關鍵的領域,因為這是指標性的力量,也肯定決定軍事、經濟、金融與生活的不同層面。儘管中國是科學上的後進國家,但這幾年已經在不少領域後發制人,彎道超車。移動支付、共享經濟、無遠弗屆的網購、高鐵,號稱中國的新四大發明。而今後在ABC的競爭中,中國和美國可以說是旗鼓相當,各有千秋。美國在芯片製造方面,長期擁有一些專利的優勢,因此,最近在中興事件中可以對中國發難,使北京陷於守勢。但這也刺激中國在這方面急起直追,再加上台灣高科技人才的協助,預料中國可以迎頭趕上。而中國在人工智能﹑商業無人機、人臉識別、語音合成方面,都處於領先地位,而美國則在機器人、雲計算、納米、生物科技方面領先。其實在創新的領域,中美的人才很多都在自由流動,穿越國界,並非都是森嚴的不可跨越。不過,中國的ABC能量,配合北京當前在全球化的勢頭,會吸引更多的人才與全球資源,而美國在特朗普的經濟民族主義與「美國第一」的追求下,也越來越排斥美國以外的優秀人才。這次在加拿大魁北克的七國峰會,特朗普得罪了六國,讓昔日的親密盟邦加拿大、德國、法國、日本、意大利等都很感冒,覺得有美國這樣的朋友,還需要敵人嗎?其實中美的未來,還有另外一組的ABC在起重要作用。A,就是親和力(Affinity),B,就是仁心(Benevolence),C,就是同情與理解(Compassion)。這本來都是人際關係的常識,但卻是當前世界權力博弈中的稀缺商品。在特朗普上任後的美國外交政策正陷入前所未見的信任危機,它朝令夕改、不斷變臉的外交政策讓各國無所適從,而特朗普對盟邦的不尊重﹑動輒翻臉罵人的流氓作風,也使得各方都在思考一個「非美世界」的可能性。也就是在這樣的危機中,中國意外地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北京穩定的、重言諾的國際行為,成為風雨飄搖中的定心丸,讓國際可以期望一個堅持全球化的願景。那些對美國「單邊主義」絕望的國家,越來越靠向中國。因為北京強調「多贏」、和為貴、多邊主義,反對以強凌弱、反對不公平的國際關係、也反對干預內政。這是近百年以來中國首次在國際上扮演最重要的角色。這改變了全球權力的版圖,而一切都從ABC開始。■1528948834974

詳細內容

美軍潛艦售台 遏制第一島鏈

美方潛艦售台,並協助台潛艦國造,二百美國工程師將赴台,建構八到十二艘潛艦,威脅共軍衝出第一島鏈。美國在台協會(AIT)台北內湖新館舉行落成啟用典禮,備受美國和台海兩岸矚目,適逢「台灣旅行法」及「國防授權法」在美通過,外界把六月十二日美方出席典禮的層級視為美國和兩岸關係的溫度計,結果美國國務院派遣主管教育文化的助理國務卿抵台參加AIT啟用典禮,政治敏感度相對降低了很多。不過,在軍事合作方面,台美卻在枱面下如火如荼地進行,尤其台灣潛艦國造將和美國全力合作,在戰鬥系統、外殼、推進系統及聲納等關鍵技術上,都已獲得美國首肯協助,近二百名美方潛艦工程師也會在今年年底開始陸續抵台進行設計組裝,並在技術上逐步轉移台灣。訪台的助理國務卿瑪麗‧羅伊斯(Marie Royce)過去曾隨丈夫、聯邦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艾德‧羅伊斯(Ed Royce)訪台,夫婦兩人都是長期支持台灣的美國政治人物;另外,美國聯邦眾議院「國會台灣連線」共同主席哈博(Gregg Harper)也將率團訪台,此次來訪的國會要角都是推動「台灣旅行法」的重要國會議員。相對於國務院對台的保守,美國軍方對台的動作則是激進許多,台灣中科院的潛艦小組已經和美商洛克希德馬丁敲定了合作技術意向書,若一切順利,將在七月底簽約,美商將協助戰系設計的所有資料,也將以商售方式向美政府申請輸出許可。這是繼二零零零年華府同意台灣軍售清單中將潛艦列入後,十八年來第一次美方落實潛艦售台,台灣和洛馬簽約後,將提交美國政府審查,最快在十一月通過輸出許可,屆時可預定在二零二零年底前完成潛艦構型的設計藍圖,並進行建造,二零二四年將有第一艘潛艦下水,至於往後第二艘、第三艘等潛艦將會提升既有的戰系和動力系統,根據台方評估第一艘潛艦因為技術上要突破的關卡較多,所以花費將達五百億新台幣(折合約十五億美元),之後建造的潛艦則會逐步降低經費。台美為了潛艦軍售案,從上世紀一直糾纏到二十一世紀,長達三十年以上。這次美方把中國大陸視為競爭敵手後,對台灣的軍事現代化有重新考量。未來台灣將陸續建構八到十二艘潛艦,成為對中國大陸走出第一島鏈最大的戰略威脅。■1528948835052

詳細內容

大馬國陣瓦解 成員另組聯盟

沙巴和砂勞越成員黨出走國陣;馬華公會內也有聲音要求離開國陣,另組多元種族政黨。執政馬來西亞六十一年的國陣在五月九日大選中被推翻後,這個由十四個政黨組成的聯盟正快速走向瓦解。大選成績公布後,國陣沙巴成員黨在第一時間即與國陣劃清界線,宣布退出國陣,成立沙巴政黨聯盟,讓國陣失去了一隻臂膀。隨後,國陣的四個砂勞越成員黨,即砂勞越土著保守黨、砂勞越人民聯合黨、砂勞越人民黨及民主進步黨也聯合宣布退出國陣,並籌組本土政黨新聯盟,即砂勞越政黨聯盟(GPS)。國陣再失一臂,只剩下半島作為它的立足點,國陣在國會所擁有的議席也從原本的七十九席減少至六十席,勢力進一步被削弱。砂勞越國陣成員黨的退出並未讓人感到意外,在國陣失去中央政權後,被視為砂國陣教父的砂州元首泰益瑪目親赴吉隆坡會見新任首相馬哈迪及國策顧問團成員達因,坊間隨即傳出砂國陣成員黨將加入希盟成為新政府一員。不過,希盟成員黨行動黨、公正黨及誠信黨,另有公民社會組織強烈反對,並指一旦砂國陣加盟,他們將無法向人民交代;砂希盟成員黨也要新任政府重查泰益瑪目執政期間涉及的醜聞。砂國陣未能成為中央政府的一員,前任砂州國陣主席兼首席部長阿邦佐哈里則在日前拜會馬哈迪,顯然討論砂勞越與中央政府的合作關係。相對於半島,砂勞越的經濟發展不發達,雖然長期來砂州由執政黨管理,但它的基礎建設與經濟發展遠遠落後於半島,一些內陸地區仍然沒有水電供應。砂勞越州政府非常清楚,失去中央政府的支持,砂州發展將更艱難;而砂州國陣在過去五年來不斷強調爭取更大的自主權,要求石油稅從百分之五提高至百分之二十,這一切都隨著國陣的倒台而幻滅。砂政黨聯盟也必須為三年後到來的州選舉做好準備,在人心思變的今天,砂政黨聯盟若無法改善州民的生活及為州繼續帶動發展,就可能會像國陣之前控制的州屬一樣,丟失政權。在本屆大選,砂國陣輸掉十二席,是有史以來最多的一次;砂國陣不僅在華人選區吃敗仗,甚至丟失六個土著議席。砂州政府骨幹土保黨也失去一個土著議席,打破了該黨競選從未敗戰的紀錄。這為砂執政黨敲響了警鐘。國陣倒台後,成員黨紛紛離去,甚至馬華公會內部也有一股聲音要求離開國陣,另組多元種族政黨。失去政權對國陣而言是危機也是良機,畢竟大馬仍需要在野黨監督及制衡執政黨,只是當前的問題是,國陣能度過這一場危機嗎?■1528948835130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