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遏制中國的最新部署

從簽署《國防授權法》到建立太空軍,特朗普全力遏制中國,既打台灣牌,也將太空軍事化,師當年列根拖垮蘇聯的故智,但北京不會墮入陷阱,而美國內部也不滿建軍導致赤字雪上加霜。美國總統特朗普聯同副總統彭斯十三日在紐約美軍基地正式簽署《國防授權法》,除了在中期選舉前及時給美軍加薪之外,法案很重要的部分就是針對中國,其中包括禁止美國政府使用華為和中興產品,限制對孔子學院的資助,收緊對中資的國家安全審查,禁止中國參加廿六國環太平洋軍演。法案鼓勵美台高階軍事人員交往,預料美國軍艦駐防台灣,不再是空談,也勢將讓兩岸形勢更加惡化。特朗普在簽署法案前劍指北京,譴責中國正將「太空武器化」,並成立專責部門,為日前美國宣布建立「太空軍」正名。可見,特朗普任內,要不斷地出新點子,為「美國再度強大」提供依據,而讓美國再度強大,就必須遏制中國繼續強大。因此,在開打貿易大戰、人才大戰之後,特朗普又把戰火延燒進「外太空」,要建成「太空軍」,在外層空間保證美國主導權。彭斯給出了創建太空軍的理由和時間表,聲稱為防止中國和俄羅斯在太空探索給美國帶來挑戰,美國將在二零二零年建成美軍第六軍種—太空軍。美軍之前的五個軍種是陸軍、海軍、空軍、海軍陸戰隊、海岸警衛隊。太空軍一旦成軍,將是自一九四七年美國成立空軍後的第一個新軍種。美國總統雖然是三軍統帥,但並沒有權力建立一個新軍種,它必須由國會立法建立,並通過相關龐大的經費預算。因此,早在六月份,特朗普就在國家太空委員會會議期間提出建立太空軍,並簽署了一項有關太空交通管理和太空垃圾清理的《太空政策指令》,但他仍然讓彭斯在八月九日於五角大廈正式宣布建軍計劃,目的顯然是減少因為不滿特朗普反對建軍的雜音,並爭取國會內共和黨建制派成為建軍的推動者,並讓國會在明年的預算中,得以通過高達八十億美元的籌建資金。本來,堅持獨立意見的國防部長馬蒂斯並不贊同特朗普的設想,他認為在缺乏未來太空作戰戰略規劃的情況下,不宜倉促成軍。但是,在特朗普強力推動下,馬蒂斯只能改變初衷,國防部也制定了相應的早期籌備建軍規劃,近期成立提升太空作戰能力的「太空司令部」。建立太空部隊當然不是特朗普的「新思維」,前幾屆美國政府也都討論過。美國在本世紀初退出了國際《反導條約》,就是要在太空部署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但因為國會和軍中的歧見,而沒有正式付諸行動。特朗普之所以在美國中期選舉前,匆忙宣布要建軍,除了搶奪「歷史性的政績」外,仍然有配合對中國的貿易戰、強化對華全面施壓、迫使北京讓步的「如意算盤」在內,並對美國選民營造美國再度強大的觀感和印象來爭取中期選舉的勝出。國際媒體普遍認為白宮企圖打造「星球大戰2.0版」,以統治外太空的「軍備競賽」,來拖垮中國。當年列根總統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大力宣布推動與蘇聯的「星球大戰」,目標是建造太空中的鐳射裝置作為反彈道導彈系統,使蘇聯的核彈在進入大氣層前遭到摧毀,從而維護美國獨霸世界的核子攻擊力量。這套計劃真的把經濟捉襟見肘的舊蘇聯,拖進無底洞的太空霸權競賽,最終讓蘇聯破產,美國則兵不血刃地贏得冷戰勝利。關鍵在於中國不會重蹈舊蘇聯覆轍。北京已經看到,特朗普的「太空軍計劃」,首先就自己打了白宮「聯俄制華」策略耳光。由於俄羅斯是僅次於美國的核攻擊大國,當然將特朗普的「太空軍」計劃視為是對俄羅斯的遏制。為此,俄方軍事專家提出了兩點看法,一是認為俄中兩國不會坐視美國獨霸外太空;二是認為俄羅斯不會重蹈蘇聯覆轍,被拖入太空軍備擴散,何況俄羅斯開發的高超音速武器,不會輕易遭美國從外太空攔截。北京表示將在這個問題上與俄羅斯聯手,反對美國將外太空變成戰場;北京內部也告誡別上特朗普的當,不讓深化改革、產業升級的目標,被太空軍備競賽劫持。特朗普的建軍計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在國內遭遇巨大反彈。首先,建軍的龐大預算,將使特朗普上台後快速加劇的赤字雪上加霜,成為未來的重大負擔;其次,貿易戰對美國消費者的打擊,已經讓民眾在「再度強大起來」之前,先嘗到負擔增加的滋味,建軍佔據的預算,讓美國國內存在的貧困化現象沒有改善的資源。民主黨參議員桑德斯在推特上表示,「或許在花費數十億美元用於太空軍事化前,應確保美國人不會因缺乏醫保而死亡。」再次,最令美國人擔心的是,一旦太空戰爆發, 將危及其他絕大部分衛星,從通信、氣象、定位到遙測衛星將被摧毀大半,導致人類科技倒退數十年,人類需花費數十年清理大戰造成的無數太空垃圾。這是美國人無法想像的「人類噩夢」。■1534391053282

詳細內容

台灣課綱「去中華化」的變局

台灣的民間社會必須超越當權派的史觀,不要讓教科書的課綱成為緊箍咒,毋忘中華民族在台灣的歷史傳承,追溯蔣渭水、連橫、梁啟超與台灣的緣份,更要了解中國自由主義先鋒胡適、雷震、殷海光等人在台灣民主化過程中的貢獻,顛覆台獨史觀的親日論述,將被顛倒的中華民族史觀顛倒回來。台灣民進黨政府強行通過高中歷史教科書的變動,將原有的中國史變為東亞史的一部份,等於是將中華民國的歷史「去中華化」,勢讓台灣新一代的歷史記憶出現斷層,形成中華民族的認同割裂,引爆學界不少反彈,指責這是新一波的「文化台獨」,也將使兩岸關係進一步惡化。其實這也是民進黨長期以來的文化工程,要將中華民國的論述大廈偷樑換柱,移形換位。從李登輝時代開始到陳水扁時代,都將教科書大加修改,將中國人的認同虛化,到最後要讓八十年代以後出生的台灣民眾,失去對神州大地的基本認識,進而抽離了對中華文化的感情。在綠營的算計中,這次蔡英文的最新動作,就是壓扁中華文化記憶的最後一根稻草。綠營背後的理論基礎,源於台獨「國師」杜正勝等人的理論,強調台灣有獨特的歷史經驗,歷經日本五十年的殖民經驗,有不同的台灣意識。如李登輝曾自稱在二十一歲之前是日本人,名字是岩里政男,曾當過日本炮兵軍官。他們家族都是日本在台灣殖民後期所推出的「皇民家庭」的典範,在家裏都說日語,不但規定將漢姓去掉,也要將祖宗牌位燒掉,高舉對日本天皇的忠心。這在台灣只是少數的趨炎附勢的圈子,並非台灣大多數人的選擇,但杜正勝與李登輝等人就不斷推動這些「少數台灣人的獨特經驗」,等於是強姦大多數不願意加入「皇民家庭」的台灣民意,也是將日本右翼史觀強加在台灣人身上,扭曲了歷史的真相。因為很多台灣人不會忘記,恰恰是在日本殖民時期,台灣人不能考法律與政治等學科,台灣精英只能當醫生,而在光復之後,三級貧戶之子的陳水扁,可以憑考試而進入台灣大學,最後可以經由選舉當上總統。 這都是日本殖民時期所不能想像的。即使到了今天,絕大部分台灣人都重視傳承閩南祖先的傳統,拜媽祖,過農曆新年(日本自明治維新後就取消春節,只慶祝新曆元旦),並且以日據時期一些祖輩堅持學漢文而自豪。台灣的日本殖民經驗當然是重要歷史,但卻不應將其神聖化,讓不少日本人都不好意思,違背了日本在二戰後對軍國主義與法西斯思想的自我檢討與批判。這些當年在日本戰後被日本主流社會所揚棄的糟粕,還被今天台灣的獨派人士奉為珍寶,可說咄咄怪事。同樣歷史上被日本殖民的韓國社會,今天社會上不但沒有任何的聲音是去歌頌日本殖民,並且落實嚴厲的「去殖民化」措施,包括將日本總督府和很多日本殖民當局的建築都全部拆掉。韓國人看台灣的「戀殖」傾向,不能理解為何政府會鼓吹日本殖民對台灣的貢獻。難道韓國人就比台灣人更有骨氣、更有獨立人格?這次修改課綱,也引起很多歷史老師憂慮,發現台灣學生以後都與中國五千年歷史失去了感情的連結,對一些歷史的基本的事實搞不清楚,最後就會出現「張飛殺岳飛」的荒謬認知,讓原來在大中華世界中最有人文素養的台灣學生,失去了競爭力。不過,今天台灣的課綱修訂,其實是逆潮流而動。由於越來越多台灣的新一代去中國大陸升學與工作,急需更多的中國歷史知識。對於今天的台灣年輕的精英來說,他們在網路上的獨立自我研究,都可以彌補學校課綱的缺失,也可以找回超越日本右翼史觀的歷史真相。即使是今天中國的流行文化,也有大量的中國歷史的元素,包括了紅極一時的《走向共和》、《雍正王朝》、《康熙大帝》,乃至混雜稗官野史的《後宮甄嬛傳》、《瑯琊榜》、《延禧攻略》等電視劇,都在年輕人的世界有一定影響力,再加上電子遊戲《三國演義》的不同版本,中華文化的淵源流長與博大精深,還是會衝擊很多年輕的心靈。因而台灣的民間社會,必須動員起來,建立超越政府的研究,不要讓教科書的課綱成為一種緊箍咒,而是要用一種民間客觀的態度,回眸自己的歷史,勿忘中華民族在台灣的歷史傳承,追溯蔣渭水、連橫、梁啟超與台灣的緣份,更要了解中國自由主義先鋒胡適、雷震、殷海光等人在台灣民主化過程中的貢獻。中華民族的民間社會必須超越黨派之爭,回歸民間的真實世界,顛覆台獨史觀的親日論述,將被顛倒的中華民族史觀顛倒回來。■1534391053391

詳細內容

蔡英文訪南美 台旅法墊腳石

把美國過境外交當做實踐「台旅法」墊腳石,台灣挾美國影響力鞏固與巴拉圭外交關係,是蔡英文最重要任務。台灣總統蔡英文出訪巴拉圭,這是她就任兩年多以來,第二次訪問這個台灣在南美洲的唯一邦交國,而巴拉圭也是台灣現存十幾個邦交國中最大的國家,因此,蔡英文極為重視巴國和台灣的邦誼。除了鞏固邦交外,蔡英文這次是美國通過「台灣旅行法」後,首次藉由過境的方式訪問美國,無論是蔡英文或隨行的外交部長吳釗燮或總統府秘書長陳菊等人,對於「台灣旅行法」試水溫,並希望能打破台灣官員訪問華盛頓特區的禁令,把「台旅法」的功能一步到位發揮到極致。從台美斷交以來,台灣政治敏感度高、牽涉到主權的高層官員,包括軍方將領,均被嚴格限制,不得訪問華盛頓,這也是為何台灣每個總統都是在競選期間以候選人的身份訪問美國,至於大部份部長級官員、高級將領,都是在紐約或其他地方和美國的官員會晤,四十年來,台灣重要官員都無法越華盛頓雷池一步,此次蔡英文出訪,除了能夠進行公開活動外,最重要是希望隨行官員能夠有機會進入華盛頓進行破冰之旅,或者是透過過境為將來訪美做好相關的安排。《台灣旅行法》內容規定美國在政策上應該允許所有層級的美國官員前往台灣,並與對應的台灣政府官員會面;允許台灣政府官員進入美國,並在適當的尊重條件下與美國官員會面。此次,美國顯然沒有在「台灣旅行法」上讓台灣有突破性的安排,不過,對蔡英文而言,巴拉圭本身對台灣的代表性有絕對的意義,台灣邦交國中,除了歐洲的梵蒂岡外,也只有巴拉圭在國際舞台上有較高的能見度,而且巴國在中南美洲也屬於大國之一,台灣必須牢牢的掌握巴國的外交關係,否則剩下的小國在國際上的影響力,幾乎是微乎其微。巴拉圭也是中國從兩年前蔡英文上台後,就鎖定要拉攏的目標,民進黨上台後,已經讓台灣失去了不少邦交國,聖多美普林西比、巴拿馬、多明尼加與布吉納法索先後與台灣斷交,目前台灣邦交國已經降至十八國。巴拉圭如果再淪陷,就等同於台灣在國際舞台上,完全失去了活動空間,蔡英文在二零二零年連任前,必須用盡一切力量守住南美洲友邦,否則,雪崩式的斷交,遭到第一個衝擊的,可能就是蔡英文的連任之路。把美國過境外交當做實踐「台旅法」的墊腳石,在美國的刻意禮遇下,台灣挾美國影響力鞏固巴拉圭的外交關係,恐是蔡英文此行最重要的任務了。■1534391053469

詳細內容

大馬公民新政 無國籍者受惠

希盟政府在執政百日內只能落實少數競選承諾,未來需加大力度爭取人民支持。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迪在希望聯盟(希盟)政府執政一百天的內閣會議上做出決策性的決定,凡六十歲以上的紅色身份證者(永久居民),只要曾向內政部申請公民權,且在過去十二年證明曾在大馬居住十年,一旦通過當局為他們準備的簡單馬來文測試,將獲得當局批准成為大馬公民。至於持有紅身分證的六十歲以下人士,只要父親或母親是大馬公民,並能夠證明在過去十二年中有十年都定居在大馬,也可向當局提出申請公民權。這項決定預料將惠及數以萬計在獨立前移居到大馬的長者,當中以華裔及印度裔為衆。這群華裔及印度裔永久居民,絕大部分都是在獨立前移民到大馬尋找生計,並在大馬獨立後繼續留在大馬。華人的公民權問題基本上是歷史遺留的問題。大部分華裔永久居民是在一九五七年馬來亞獨立時,他們仍然把中國視為祖國,一直有落葉歸根的心願,拒絕放棄中國國籍,因而失去了成為馬來西亞公民的時機。部分華裔是在一九六五年新加坡脫離馬來西亞時沒有及時選擇新加坡或馬國國籍,小部分華裔是因印尼排華而逃難到大馬,隨後就滯留在此。大馬奉行嚴格移民政策,禁止公民擁有雙重國籍,同時對非公民的入籍申請也非常嚴格。根據大馬法律,申請公民權的外國人必須在大馬定居超過十年,行為良好且沒有犯罪記錄,對國家效忠,同時必須掌握馬來語溝通基本能力。對許多上了年紀的非公民來說,這往往是很大的障礙。如今新政府制定一套政策,這為所有紅色身分證持有者帶來一道曙光。希盟在競選期間作出許多承諾,不過他們在執政後發現,許多承諾無法在百日內實現,至今他們只能廢除消費稅、維持油價穩定、廢除千夫所指的幹訓局,同時修改法令為家庭主婦提供公積金。此外,新政府也打破數十年來的非明文規定,委任非土著出任總檢察長、聯邦法院院長,為社會帶來新氣象。不過,新政府以廢除收費站需要過多資金而把計劃延後,為了社會和諧及維護馬來文的地位,新政府也要全盤研究承認獨中統考文憑事項,未能在短期內承認統考文憑,這讓許多支持者失望與沮喪。改革是長遠的路,這就要看新政府如何說服支持者繼續支持革之路。■1534391053578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