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強勢政治出現裂縫

美國單邊主義的負面效應開始,華爾街股市急跌,走向疲軟,反映商界對貿易戰的悲觀情緒。民主黨的富豪﹑前紐約市長彭博老驥伏櫪,宣布出馬挑戰特朗普,顯示美國政壇風向的改變。美國中期選舉在即,總統特朗普面臨上台以來最大的考驗。表面看,特朗普通過與共和黨建制派的博弈,在黨內初選中,讓擁護他的政治人物控制了參議員和眾議員候選人的大部分,而特朗普在各州的競選大會上搏命演出,甚至放棄一些總統應該履行的外訪責任,輾轉全國各地,為這些特朗普擁戴者「加持」,公開提出選他們就是選特朗普的口號,把一場中期選舉演變成「對特朗普的公投」,民意調查預料,眾議院共和黨將會處於劣勢,痛失好幾個席位,讓特朗普從此失去了在國會側翼的支持。美加墨三國新協定(USMCA)取代了施行三十年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讓美國在新的區域經濟整合中獲得了較以前更好的經貿地位,尤其在農產品和乳酪產業擴大了對加拿大的進口數量,給支持特朗普的農業州帶來利多消息,也在某種程度上「證明」了用關稅戰手段獲取有利於美國的對外貿易談判的有效性,給「特朗普談判模式」加了分。以至有主流民意調查結果顯示,特朗普的支持率有小幅上漲,從百分之三十六上升到百分之四十一,儘管這樣的支持率仍無法支撐掌握參眾兩院和白宮的在職總統,可以打破第一次中期選舉中遭遇小敗、即失去參眾兩院中一院或者兩院控制權的歷史慣性。從政經兩方面都顯示,「特朗普時代」提前走到了「高峰期」,回落跡象已經開始顯現。首先,特朗普上台後一直引以自豪的紐約股市,不但出現大幅度下挫的恐慌局面,兩天之間跌了逾一千三百點,第一天的跌幅更接近一千點。按照特朗普以前在股市問題上的評論,任何總統在任期內如果道瓊斯指數單日跌幅超過一千點,就應該被貼入火力最強大的加農砲,被射到太陽系裏去。儘管當日股市下挫的出發點是聯儲局調升利息以及債券見好,但是在隨後幾天的時間裏,美國股市反彈無力,總體向下漸挫,這顯然表明對「特朗普時代利多」的市場心理期待已經轉淡,特朗普如果拿不出振興股市的具體措施和成果,這種「看淡」心態的累積,面臨一點點的風吹草動,極有可能造成股市巨大的災難。這種情況,精通股市波動特性的特朗普不會不知道,他的心頭一定鬱結更多的惆悵。股市以外,當然是紐約前巿長、億萬富豪彭博(Michael Bloomberg布隆伯格,圖)的政治動態,也一定讓特朗普睡不著覺。特朗普當選後的最大「殺手鐧」就是破除所謂的「政治正確」,衝破了華盛頓政治圈子的「死水潭」。他料定民主黨沒有可以出來的新領袖,希拉里是他手下敗將,前副總統拜登也沒有新意,民主黨激發支持者和選民的「領袖」因素不多,他不但可以贏得中期選舉,還可以順利走向連任之路。但是,當彭博十月十日宣布正式重回民主黨,登記成為黨員,宣布美國「需要民主黨,為美國帶回急切需要的制衡機制」,同時被輿論和媒體視為是他向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邁進一大步,特朗普一定坐不住了。除彭博的年齡比特朗普稍大之外,其他方面,都壓過特朗普自誇的「豐富閱歷」。儘管彭博號稱自己一生大都是民主黨人,但他零一年是由民主黨轉投共和黨贏得紐約市長選舉,因為政績好而任內民望高企,並在零七年退出共和黨,零九年以獨立候選人身份贏得第三任紐約市長。如果說特朗普的好友兼法律顧問、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是九一一恐襲中臨危不懼穩定紐約大勢的英雄,那麼,彭博就是災難後領導紐約重建的功臣。不僅如此,特朗普一貫自誇是「第一個億萬富翁」成為美國總統,用自己成功的商業背景重建美國,那麼,在彭博面前,特朗普就難以自誇了。因為彭博的商業帝國遠比特朗普的商業帝國規模大,彭博的個人資產更是特朗普的幾倍之多。中期選舉投票在即,彭博以其中間立場的政治光譜為民主黨注入新元素,加上他聲言要捐一億美元(八成投入眾議院選舉,兩成投入參議院選舉)給民主黨中期選舉,其給民主黨選舉的最後時刻加添聲勢的意義不言自明,也會有力抵銷特朗普近日的政治升勢。特朗普執政帶來的弊端,已逐漸呈現。與中國的全面對峙,或許給中國帶來巨大挑戰,但美國自己必然「自損八百」。實際上中國對美貿易順差在新一季再創高峰,顯示特朗普期待的關稅戰「即時效應」並沒有發生,這對「特朗普信心指數」,肯定是重大打擊。而美國國內的政治分裂加劇,「一個國境兩個國家」的危機正在深化,讓美國有識之士相當憂慮,這也可以解釋為何彭博如此高齡還要「重出江湖」來制約特朗普。特朗普的單邊主義「好日子」正走到盡頭,糾正時刻來臨,中期選舉將見分曉。■1539833571503

詳細內容

香港明日大嶼不再是夢

香港當年興建地鐵、赤鱲角機場、青馬大橋等大型工程,都被一些環保團體與「為反對而反對」的組織所阻擾,但如果港府當年「順從民意」,今天的香港就不會是一個現代化的城市。歷史的教訓不容忘記,香港解決「房事」的填海計劃不應再是夢。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提出的明日大嶼計劃甫推出就受到圍攻,不僅泛民主派勢力痛罵,建制勢力也出現分裂。反對者的聲音集中在環保議題,認為決策太倉促,在大嶼山的東部興建一個一千七百公頃的人工島,打造約一百一十萬人口的新市鎮,外界估計可能耗資達一萬億港元(折合約一千二百億美元),事先沒有充分的諮詢,北京方面也是事後才知道,與大灣區發展的計劃似乎沒有協調。泛民反對勢力甚至發動示威,將這計劃說得一文不值。但如果從歷史來看,就可以看到巨大的諷刺。八十年代,港英殖民政府推出「玫瑰園計劃」,興建赤鱲角機場、青馬大橋等,反對的聲音也是一浪接一浪,尤其反對的主力是來自中方的輿論。理由就是害怕在回歸之前,「英國人耗盡香港的財政儲備」,而興建的工程公司又以英資為主,有「利益輸送」之嫌。當年的憂慮在今天看來,都變得可笑。如果沒興建赤鱲角機場,而是繼續用啟德機場,香港的經濟發展就會大受制約,香港人就不會有今天的方便,也不會是一個現代化的城市。其實早在七十年代,香港要興建地鐵的計劃也被九龍彌敦道的商戶群起抗議,認為興建鐵路,工程導致行人減少,商戶的利益大受影響。如果當時政府「順從民意」,取消地鐵工程,今天的香港會是什麼面貌?歷史上,香港很多重要地標都是填海而來。六十年代,灣仔的六國酒店窗戶看出去,腳下就是一片汪洋。那時候從上環到銅鑼灣,如果遇上了塞車,要差不多一個多小時才到達。填海不僅讓新建築物矗立,也帶來新的道路,突破柔腸百結的交通阻塞。智庫組織團結香港基金估計,興建「明日大嶼」的經費計劃是五千億港元左右,這只是香港政府財政儲備一萬一千億港元的一半。如果香港人都只是用守財奴的心態來看自己的荷包,而不敢投入大工程,不去為子孫留下重要的遺產,那麼香港就沒有什麼前途;當前的「房事」之困就會成為痼疾,永遠沒有辦法解決。明日大嶼計劃還是初步階段,當然需要細節的調整,微調各個方面。但如果反對者還是用老掉牙的理由來反對,就請看看歷史上的香港填海與大工程,從地鐵到新機場,都是要衝出鄉愿與愚昧的聲浪,堅持科學化論證來實現香港人的美夢。■1539833571581

詳細內容

血腥領袖為何被美國擁抱

沙特王儲穆罕默德與朝鮮領袖金正恩這兩位八十後,都是在異國謀殺政敵的黑手。但特朗普為了現實利益卻與兇手擁抱,背離美國主流價值,也使美國永遠逃不了歷史拷問。美國《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沙特阿拉伯記者卡舒吉(Jamal Khashoggi)前往土耳其的沙特阿拉伯大使館申請離婚證書,以便與女朋友結婚。但他走進這棟建築物之後就失蹤。據土耳其和國際情報界消息透露,卡舒吉已經在使館內被殺害肢解,隨後被兩輛黑色廂型車載走。美國總統特朗普開始時誓言追究到底。但話音未落,沙國政府就發出狠話,說任何國家如果對此說三道四,就會嚴厲報復,隨後油價立刻飆升。特朗普和沙特王儲穆罕默德(Mohammed bin Salman)通了二十分鐘的電話,後來還請國務卿蓬佩奧去沙特跑了一趟,與國王會面,但還是真相未明。不過歐美兩地的商界人物大多取消前往參加原定由王儲在沙特主持的投資大會,不願意和這位滿手血腥的王儲沾上關係。特朗普最後對這事件表態,說媒體未審先判,就好像自由派媒體罵大法官性侵一樣,對沙特領袖不公平。美國媒體傳出,沙特勢將「棄車保帥」,將殺害記者的沙國情報頭子犧牲,「借他的頭一用」,以杜天下悠悠之口。白宮強調不要讓事件與美國對沙特的巨額軍售連在一起,避免美國失去了一千一百億美元的武器訂單。其實,擁抱特朗普的朝鮮領袖金正恩也犯下類似的暴行。年前朝鮮派出特工暗殺隊,在吉隆坡機場將金正恩的同父異母哥哥金正男用毒霧殺死。抓到的兇手說只是以為拍一個搞笑的電視節目,欺瞞天下,幕後的主使者金正恩還是大搖大擺的在國際舞台上亮相。沙特王儲穆罕默德與朝鮮領袖金正恩這兩位「八十後」,都是異國謀殺案的幕後黑手。他們心狠手辣,殺人不眨眼。但美國總統為了美國的利益,還是裝作看不見。也許在美國中期選舉期間,美國官方還是要裝模作樣,強作解人。但在國際關係的權力運作中,美國總是選擇視而不見,即便與兇手擁抱,也在所不惜,只要是可以保護美國的利益。這是典型的現實主義的取捨,不再是以道德來推動外交政策,而是以國家利益作為依據。這肯定和美國主流媒體的價值觀發生衝突,也和奧巴馬時代抱持強烈道德感的外交政策大相徑庭。這是特朗普政府要面對的責難,也是美國永遠逃不了的歷史拷問。■1539833571675

詳細內容

台九合一選舉 綠營空前危機

年底選舉,民進黨逐漸感受到失去政權的空前危機。陳水扁預言民進黨至少會丟五個縣市,最差會輸八個縣市。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是台灣地方「九合一」選戰,這不但是民進黨執政的考驗,也是蔡英文能否連任總統的指標。在二零一四年馬英九執政的後期,國民黨九合一大選大敗,使得國民黨執政防線水崩土解,才種下二零一六年的執政權丟失。如今,民進黨面對的狀況和國民黨二零一四年有異曲同工之妙,民進黨在年改案、台大校長管中閔案、北農吳音寧案、促轉會「東廠案」及最近剛發生的停建深澳電廠案和觀塘第三天然氣案,如果再加上同婚案等,可以很明顯看出民進黨在過去兩年幾乎把社會各階層各年齡層的對立關係都鼓動起來,再算入「一例一休案」的反覆決策,更把社會最敏感的勞資關係弄到空前緊張。而這些案子都是非關政治,只是社會民生、能源、性別、勞工人權、轉型正義等,也都是在蔡英文或民進黨主導下或點火下,才從社會各角落被鼓動出來,民進黨把各種社會力掀開後,卻沒有能力、沒有制度,也沒有法令將這些力量疏浚而下,反而在社會各角落流竄互相衝突、衝撞,將社會引導到臨界沸騰的邊緣。當民進黨發現執政氛圍有異時,卻一味把過錯推給前朝,讓社會對民進黨的不滿更達頂點。台灣打選戰的第一把手、前總統陳水扁日前警告民進黨不要自我感覺良好,他預言民進黨至少會丟掉五個執政縣市,最差可能只剩下五個執政縣市;目前民進黨執政十三個縣市,最好是剩下八個執政縣市,最差就是丟掉八個縣市,只剩五個縣市。陳水扁表明,民進黨聲稱現在是反改革勢力集結,才讓民進黨執政面臨困難;但是,社會多數人不接受的改變不能稱為改革,民進黨把現況稱為「反改革」勢力反撲是昧於社會現實。其中最明顯的改變就是高雄市選情已經丕變,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是以死馬當活馬醫的狀態被丟到高雄市自生自滅,一開始落後民進黨候選人三十八個百分點,經過四個月追趕,卻已達五五波平手的局面,甚至有可能在十月底黃金交叉翻轉選情;其他縣市也因高雄市的外溢效應,正朝翻盤之路急行,而民進黨也逐漸感受到失去政權的空前危機。■1539833571768

詳細內容

大馬廢除死刑 引發社會爭議

大馬將廢除死刑,以三十年監禁代替。被殺害者家屬群起反對,輿論擔心無法震懾罪犯。馬來西亞日前配合「世界反死刑日」,決定追隨國際社會的腳步,廢除死刑。掌管法律事務的首相署部長劉偉強日前向國會提呈修改法律建議,不再判處任何罪行的罪犯死刑,並以三十年監禁替代。有關決定一旦獲得國會通過,逾千名在監牢等待絞刑的死囚將因而獲得重生。在等待國會通過法案期間,政府也指示監獄暫緩執行死刑判決。事實上,從一四年至今,大馬就已暫緩執行死刑。廢除死刑也是希盟在今年五月大選推翻國陣執政中央後,所要廢除的七大法令之一,其他待廢除的法令包括和平集會法令、國家安全法令、煽動法令等。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歡迎大馬政府的決定,並讚揚大馬政府的這一決定是全球普遍廢除死刑運動邁出的重要一步,他借此機會呼籲仍然保留死刑的所有國家都效仿大馬這一令人鼓舞的榜樣。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庫米則指出,大馬現在已成為第一百零七個國家告別不人道、有辱人格的終極懲罰,並受世界注視。目前仍保留死刑的國家包括新加坡、中國、美國、越南及沙特阿拉伯等國。根據國際特赦組織的統計數據,二零零九年全球被執行死刑的人數為兩千四百零八人。伊朗、沙特、伊拉克和巴基斯坦是世界上執行死刑最多的國家,佔總數的百分之八十四。不過,人們無法估計在中國被執行死刑的人數。根據大馬現有法律,向國家元首宣戰、冒犯統治者、販毒、綁票時致死他人、謀殺、教唆武裝部隊叛亂及擁有軍火等嚴重罪行,都可被判處死刑。大馬的死刑是絞刑,死囚以毒販為多。根據監獄局記錄顯示,截至今年十月上旬,共有九百三十二人因販毒抵觸危險毒品法令而被判處死刑。自二零一零年以來,共有十二人被處決,另有九十五人獲得赦免或減刑。大馬的死囚六成是大馬人,四成是外國人。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多名馬共地下黨員因擁有軍火而被判死刑,並被執行。政府廢除死刑引起爭議,親人被謀害的家屬為主的反對廢除死刑者對親人被殺害而殺人者可以逃脫絞刑感到不滿;一些人也擔心,一旦廢除死刑,政府將沒有法律可以震懾罪犯,這讓社會更危險。不過,贊成者則認為,大馬死刑制度存在已久,這並未阻止犯罪分子幹下滔天大罪。也有輿論質疑,大馬正處於百廢待興局面,政府應集中精力振興經濟,不需急於推「廢死」。不過,劉偉強指出,雖然有些人質疑當局的「廢死」舉措,但是政府對此立場堅定。他也表示不會就此事進行公投,並強調目前的死囚必須在獄中度過餘生。■1539833571846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