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流外溢效應的內在張力

韓流外溢效應帶來的內在張力,不但衝擊民進黨,也讓韓國瑜在國民黨內部具有新的領袖地位,更有資格競逐二零二零的總統大位。外溢效應,乍看是一個物理名詞,但卻是當下台灣最紅的政治名詞。韓國瑜的狂潮是否會「滿而溢」,惠及其他本來當選機會很低的國民黨候選人?如果外溢成功,本來處於劣勢的丁守中、盧秀燕乃至台南的高思博最後會「逆轉勝」,創造奇蹟?這也是十一月二十四日投票的懸念。如果逆轉勝成功,不但打破了民進黨在南部的霸權地位,還將動搖蔡英文與陳菊在黨內的地位,也使得民進黨要面對政治土石流的震撼,改變了黨內的權力結構,也改變了綠營的權力版圖。但更大的懸念則是外溢效應所帶來的內在張力。如果韓流真的刺激國民黨起死回生,那麼韓國瑜就具有新的領袖地位,是否比其他人更有資格去競逐總統大位?事實上,韓國瑜僕僕風塵在全台為國民黨其他候選人助選時,就有選民高喊他出來選總統了。也許就是他的「奇里斯瑪」(Charisma),具有莫名的「領袖魅力」,也許是他草根與接地氣的語言,讓選民覺得他是不二的總統人選。這當然也為國民黨帶來困擾。按目前的權力安排,朱立倫應該是會代表國民黨參選二零二零的總統大位,但若韓國瑜的狂潮不息,黨內與社會上要求韓國瑜出馬的呼聲就會越來越多,也將導致國民黨內部權力博弈,鹿死誰手,肯定會形成內部強大的政治張力。這樣的張力其實是刺激國民黨改革百年老店,將過去的「大老文化」與「宮廷文化」剷除,脫胎換骨,也刺激民進黨改革,告別「政治正確」與派系的漩渦,與草根的老百姓相結合。韓國瑜的特色就是「非典型」,他沒有意識形態的包袱,也不去爭議統獨問題,而是全心全意投入台灣的經濟突破,要用新的創意開拓幸福生活的空間。台灣再也不能在政治問題上糾纏,而是要將「失去的二十年」追回來,重現寶島在亞洲的光芒。經濟的蓬勃發展也可以化解台灣當前內部的矛盾,不會陷入爭奪有限資源的鬥爭。韓國最近的人均GDP已經超過三萬美元,而台灣還是在二萬多美元的低水平。台灣目前的平均薪資不僅比香港、韓國、新加坡和日本都低,甚至比上海、北京與深圳還要低。這都讓台灣的老百姓受苦,而韓流的澎湃,正說明民眾對「拼經濟」的認同。這也讓台灣在台海兩岸的關係中,發現新的動能。如果台灣的創新能力與經濟能量上升,肯定會在未來的兩岸談判中取得更好的地位,不會像現在處於劣勢,陷入欠缺籌碼的窘境。因而韓流出現不僅在於一場選舉的勝利,而是在於治國模式的改變,要回歸對人民福祉的承諾,要不斷與周邊地區比較,讓台灣人不再被政治的天空所蒙蔽,轉而瞄準經濟的廣闊天地,發現被政客掩蓋的美麗新世界。■[email protected]

詳細內容

中美和解柳暗花明的玄機

中美都有強大的動機,要揮別貿易戰。特朗普與習近平通電話,探討在二十國峰會上落實共識。特朗普玩「一拉一打」的兩手戰略,習近平則是擴大開放,願意為兩國共同利益談判。中美貿易戰進入了某種程度的戰略間歇,「新冷戰」全面展開與兩國關係「柳暗花明」幾乎只有半步之遙。所謂外交是內政的延續,出現這種罕見的戰略間歇由中美兩國內政狀況決定的,它將延續到十一月底二十國集團峰會(G20)。從美國來看,特朗普十月一日同中國領袖習近平進行高層電話通話。通話後,特朗普即在推特表示,他與習近平進行了「長久而美好的談話」,並商定雙方將在G20峰會上舉行雙邊峰會。隨後,特朗普續稱「與中國就消除貿易摩擦的磋商取得諸多進展」,並透露在朝鮮問題上也有很好談話。毫無疑問,這通電話讓疲軟股市注入強心針,美股和港股﹑A股飆升。中國方面動作也不尋常。十月三十日中國總商會在紐約舉辦活動,外界關注到,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一改以往「貿易戰奉陪到底」的強硬口風,而是強調中國將在明年高調慶祝中美建交四十週年;十月三十一日中共舉行政治局會議,認為經濟局勢是「穩中有變」,取代原來「穩中向好」的一貫口徑,並首次承認下行壓力增大,可見,中共對政經局勢已有共識,習近平已擁有對美「採取軟招」的決策權。十一月一日下午,中國總理李克強會見美國參眾兩院訪華代表團,強調通過「平等對話協商」管控和解決分歧;三日,中國商務部副部長王炳南稱「中方願意通過平等、誠信、相互尊重的磋商,與美方妥善解決經貿領域的分歧」,對緩和摩擦的中美磋商表示期待;五日,習近平參加首屆國際進口博覽會並發表主旨演講,延續兩年前達沃斯論壇的講話宗旨,強調中國通過自身的進一步開放,願意擔任全球化的新領袖。習近平的講話非但沒有對特朗普和美國的貿易戰出言批判,反而釋放出未來十五年中國進口商品和服務將分別超過三十萬億美元和十萬億美元的利多,這個數字足以包含了對美國的讓步數字。美國媒體對特朗普的「變臉」不以為然,認為這是特朗普為了贏得中期選舉而做的戰術動作,以拉抬連續多天疲軟的股市。這種評論,也與特朗普「唱紅臉」、白宮鷹派團隊「唱黑臉」的兩手策略相吻合。因為就在特朗普拋出好消息的同時,美國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庫德洛就潑冷水,認為美中就貿易戰的接觸「沒有大的動向」,不過,他對G20峰會特習會預留足夠空間。但美司法部長塞申斯在特習電話會談後僅僅數個小時,就宣布司法部設立「中國計劃」 (China Initiative),專門打擊中國針對美國經濟貿易間諜活動。輿論認為,這種一拉一打的手法,正是特朗普準備進行談判前的慣用手段。美國這次中期選舉成為對特朗普的「公投」,選舉結果對特朗普主義的順利延續還是中途夭折關係重大。特朗普奔波在各州集會上,大肆宣傳自己政績,「每一根稻草都要撈」。尤其外交政策,特朗普反全球主義和「退群行為」讓美國國際形象大幅度衰落。因此,特朗普拿出「朝鮮問題」和「與中國和解」來為自己加分,以增加中期選舉的勝算。但特朗普必須與中國和談的壓力也與日俱增。這不但是貿易戰的「後果」即美國商品的價格上漲已快來臨,而特朗普對農業州的「補貼」也捉襟見肘;更為重要的是,中國面對美國「全方位的遏制」,已經進入適應期,並找到進一步擴大改革開放、尋找「取代依賴美國市場」的另一蹊徑。中國與日本相隔七年「重新攜手」,中國在美國政府拒絕參加下,仍吸引一百七十多個國家參加國際博覽會,這些都對特朗普刺激很大,特朗普難以對美中貿易戰老神在在、穩操勝算。換句話說,特朗普的商人本質和快速求勝心態,使他無法像其鷹派團隊那樣,不顧一切跟中國打到底。因此,特朗普也極欲在中國做出較大讓步的前提下,以勝利者姿態結束對華貿易戰,從而避免貿易戰長期化對美國消費者以及美國股市的負面影響。中南海高層經過一段時間的內部爭論已經達成共識,那就是鞏固四十年改革開放達成的國有制經濟和民營經濟雙軌並行的「中國模式」,一方面以實事求是的態度處理對美關係,在解決貿易逆差問題上可以讓步,但在國家核心利益問題上則堅持底線;另一方面則另闢蹊徑,以進一步的改革開放承擔起全球主義新領袖的角色,與合作夥伴形成「命運共同體」的互惠互贏關係。如此,中國反而鬆弛了以往對美國貿易戰的「以牙還牙」立場,從「不求戰但也不懼戰」立場,轉變成「不拒談不怕談」的立場。中美在美國中期選舉後的和談環境逐漸形成,中美之間新冷戰氛圍,可能會被阿根廷G20峰會的習特會暖風「吹去」。各方期盼中美關係在建交四十週年之際,將重回「鬥而不破」的軌道。■1541648074028

詳細內容

韓國瑜為何超越了柯文哲

韓國瑜的執行力與創意勝過柯文哲,民眾要告別藍綠惡鬥,也要告別柯文哲白色力量「光說不練」的積弊,避免破而不立的窘境,要煥發更強大的動力,不僅要翻轉高雄,還要翻轉台灣政治,不要口水戰,要有衝經濟的決心;不要意識形態鬥爭,為台灣老百姓帶來繁榮與財富,也為台灣帶來和平與穩定。最近在台灣政壇掀起熱潮的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被喻為「沒有頭髮的柯文哲」,反映韓國瑜是藍綠以外的一股新勢力,雖然披上了國民黨的戰衣,但卻是吸引了大量中間選民,甚至讓不少深綠選民都公開支持他,成為政壇奇特現象。韓國瑜其實不是複製台北市長柯文哲,恰恰相反,他超越了柯文哲的局限性,煥發了更強大的動力,不僅改變了這次選戰,還將可能在台灣政壇上投射新的想像空間,顛覆了藍綠的權力結構,也顛覆了柯文哲「白色力量」長期以來「光說不練」的格局。現代政治最大的啟示就是管理能力,政治學者法蘭克.福山就強調,民主的成敗在於是否有「良好的治理」(Good Governance),在管理能力方面,儘管柯文哲強調每天早上七點半就開市府會議,但他在台北主政四年,沒有什麼讓人肯定的政績,尤其在大巨蛋的問題上,不斷內耗,言詞閃爍,開始時候說是弊案,但最後卻毫無證據,最近又說可以開放打棒球,兩面三刀,讓人感到不可信。但韓國瑜擔任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總經理期間,卻展現他的創意與執行力,在消費者與農民之間取得絕佳的平衡,也讓多年以來虧損的北農轉虧為盈,獲得豐厚的利潤,而他又將這些利潤分配了員工,又資助他們深造學習,贏得口碑。民進黨台北市議員王世堅說他是「菜蟲」,但後來查賬的會計師說他的賬目非常乾淨清楚,甚至成為他的粉絲。民進黨派出吳音寧接任,結果農民虧損,內部員工也不斷反彈,都與韓國瑜的表現成為巨大的反差。事實上,柯文哲的特色就是「破」,而韓國瑜的專長就是「立」。外科醫生出身的柯文哲,操刀成一快,要將他認為是不對的腫瘤割掉,但也往往看錯病灶,將快要建好的「大巨蛋」停工,荒廢幾年要查弊案,但卻啥也查不出來,陷入破而不立的窘境。兩相比較,韓國瑜則是重視建設,開發新的優勢,大破大立。他所描繪的高雄願景不是去清算或反對,而是開創新的利潤空間,讓被忽略的農民與漁民重新找到活路。他的辦法就是開放與激勵,「東西賣得出去,人可以進來,高雄發大財」,驚破民進黨鎖國政策的荒謬,也指出民進黨長期以來對農民和漁民的忽視。從做事風格來說,柯文哲是貴族的,精英出身,從資優班到台大醫院外科醫生,充滿專業的驕傲,但也常常只是活在自己熟悉的「同溫層」內,不食人間煙火。但韓國瑜是放牛班出身,在社會底層打滾多年,當過接線生、推銷員,深知民間疾苦,與菜農、果農、漁民對接,對計程車司機、北漂青年都有同理心。在兩岸關係方面,柯文哲說過「兩岸一家親」,但言詞閃爍,因為要應付綠營的壓力。但韓國瑜則明言反對台獨,曾經在立法院面對陳水扁侮辱退伍軍人是豬的言論時,出手打了陳水扁。他在選舉時就公開地說,要爭取將高雄和整個南部地區的農產品賣到中國大陸和周邊地區。韓國瑜的論述肯定是一種「再全球化」浪潮,要對抗當前各地興起的「逆全球化」,堅持資源的自由流動,避免陷於自我封閉的局面。關鍵是韓國瑜具有「衝經濟」的決心與方法,視角涵蓋全球化,不僅屏東、台南與雲林等南部地區感受到這一波韓流,連北部新竹與基隆都要爭取與韓國瑜「同框」,分享韓流的「外溢效應」。但韓國瑜是否可以順利當選,卻仍然是一大懸念,因為綠營長期以來都有很多的「奧步」(賤招),用上很多的下三濫的招數,從「兩顆子彈」刺殺阿扁,到吳敦義被誣告的「變造錄音帶」,都在事後被證實是陰謀與謊言,因此最後韓國瑜被「做掉」,並不是不可能。韓流如果被硬生生的擋住,卻可能會爆發為一股更強的激流,二零二零的總統大選產生變數。強大的民意很可能就會推動韓國瑜成為總統候選人,無論他是否代表國民黨,或是另闢蹊徑,以獨立候選人的身份參選,都會對藍綠的兩黨政治投下詭異的變數,也顯示民意對當前台灣政治格局的不滿,對經濟停滯不前不滿,大家都希望有新的創意,打破意識形態的僵局。韓流的出現就代表這一項民意趨勢,韓國瑜後來居上,比柯文哲更有持續發展的能量,也更有開拓新局的能力。政壇已經盛傳,柯文哲與綠營再度合作來對付韓國瑜,而台北市甚至會出現棄保效應,讓綠營選票投向柯文哲,避免丁守中在韓流的推動下贏得台北市長寶座。選情瞬息萬變,但沒有人可以忽視韓流所帶來的信息:民眾要告別藍綠惡鬥,也要告別柯文哲白色力量「光說不練」的積弊,重視韓國瑜的創意與執行力,不僅要翻轉高雄,還要翻轉台灣政治,不再陷入意識形態鬥爭的漩渦,為台灣老百姓帶來繁榮與財富,也為台灣帶來和平與穩定。■1541648074106

詳細內容

監控媒體網絡 台國安局濫權

台灣國安局長彭勝竹表明監控網絡,顯示國安局對大陸情蒐無力之際,反轉矛頭對準台灣內部,是濫權的作為。日前,台灣國家安全局局長彭勝竹在立院表明,國安局針對台灣媒體、網絡(台灣習稱網路)、臉書及網站有詆毀國家元首的言論進行偵蒐;彭勝竹的說法一出立即引發政壇和輿論一片嘩然,指民進黨政府大開民主倒車,有意重返威權統治。由於反彈太過強烈,總統蔡英文立即對外強調,她所主政的政府絕不會做出反民主的事情,各界批評政府仍屬於言論自由的範圍,蔡說﹕「我領導的政府不會違法限制國民的自由,過去諸如監聽國會的濫權作為也不容許再發生。」國安局的偵蒐是在因應境外不實訊息,與監控人民臉書無關。事實上,台灣從陳水扁時代就停止派體制內諜報人員到大陸情蒐,改由台商、吸收大陸人民和從網絡、報章雜誌蒐集中國大陸的情資,甚至部分還透過情報販子以金錢購買。為了因應大量的情報需求,在許惠祐擔任局長時期,更增設了公開情報中心(簡稱公情中心),在一處(國際處)、二處(大陸處)、三處(國內處)及四處(情報分析)三個情戰單位和一個情研單位外,另闢蹊徑,原來公情中心的設立只是候補一、二、三處情戰單位和四處情研的不足,在編制上屬於「冷衙門」而已。但是,由於地面情報日益缺乏,電訊及空衛偵蒐大部分掌握在美日手中,國安局把原本是候補的公情中心份量逐漸加重,甚至到目前比重已經和情戰、情研單位不相上下,而彭勝竹在立院表明對網絡的監控,已經很明確看出公情中心從只是對大陸偵蒐,進而轉向台灣內部。國安局三處(國內處)長期遭詬病,不應對台灣內部進行政治偵蒐,內部情報屬於治安單位如警政署、調查局及海巡署等負責,國安局為情報單位,應嚴守情、治分立原則,不得插手內部治安事務;但歷任局長都不願放棄對內部情治的掌握,反而以「反情報」需求作為擴編三處的理由,也透過三處而掌控內部治安單位。如今又多了公情中心介入內部治安事務,國安局在對中國大陸情蒐無力之際,反轉矛頭對準台灣內部,這已是極端濫權的作為,國安局的定位是到了應重新檢討的階段了。■1541648074168

詳細內容

馬哈迪三訪日 衝擊馬中關係

中國無法在東鐵問題上做出更大讓步,使日本有機可乘,面對國債壓力的馬哈迪向日靠攏。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迪日前再度到訪日本,以接受日本明仁天皇授予「一等桐花大綬章」。明仁天皇是基於馬哈迪在加強馬日兩國關係方面的貢獻,授予日本最高等級的榮譽勳銜。馬哈迪也是接受此勳銜的第三位亞洲領袖,前兩人為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及印度前總理曼莫漢星。這是馬哈迪自今年五月希盟執政後在短短的六個月內第三度訪問日本,此次他也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舉行會談,同時出席日本—馬來西亞經濟協會商業論壇,並向六百名企業領袖發表有關大馬現狀和投資預期的主題演講。馬哈迪在本質上親日,其立場從一九八一年首次拜相至今皆沒有改變。八一年,馬哈迪提出「向東學習」政策,鼓勵大馬人民向日本學習,為大馬青年提供前往日本留學的機會。日本企業進駐大馬,大馬國產車則是馬日合作的結晶。阿都拉接任首相後,大馬逐漸向崛起的中國傾斜。納吉上台後,因一馬公司醜聞需要龐大資金填補遺失資金漏洞,在「一帶一路」下要為資金尋找出口的中國成為納吉強大的靠山,許多中國企業湧入大馬,馬中關係如膠似漆,大馬更被中國視為「一帶一路」在東南亞的橋頭堡。出乎許多人包括國陣及中國的意料,馬哈迪領導希盟在今年五月大選中意外擊敗納吉領導的國陣後,被大馬冷落的日本迅速地積極出擊,以期取代中國在大馬的地位。此次頒發勳銜給馬哈迪,讓人看到日本外交行動的效率與細膩。中國似乎沒有汲取它對大馬大選前嚴重誤判的經驗教訓,並且不願放下大國姿態主動拉攏馬哈迪,這使日本有機可乘。馬哈迪雖然在第二度拜相後把第一次工作訪問留給日本,但他把非東盟國家的第一個官方訪問保留給中國,然而中國沒有很好把握此次機緣,在東鐵問題上滿足馬哈迪的要求,令馬中關係留下遺憾。中國無法快速地在東鐵項目做出更大的讓步,讓面對龐大國債壓力的馬哈迪必須向日本靠攏,日本也適時地答應馬哈迪的要求,為大馬提供十年償還期的巨額低息貸款,將在二零一九年三月前發出。相對於東鐵計劃的年率百分之六,日本提供的武士債券年率只有百分之零點六五。馬哈迪感謝安倍晉三與日本政府積極看待大馬面對的財務狀況,以及願意在未來提供協助。馬哈迪與希盟政府對東鐵計劃非常不滿,他認為這項計劃存有許多可疑之處,並且沒有為大馬帶來任何實效。馬中兩國在此課題上顯然沒有共識,必須通過談判來解決。東鐵的命運很大程度要看中國政府的態度,而馬中關係的未來繫於東鐵談判的結果。■1541648074246

詳細內容

美國中期選舉懲罰特朗普

美國中期選舉揭曉,民主黨反攻成功,控制了眾議院,可說是選民對特朗普的懲罰。眾議院可以對很多特朗普的舊案加以調查,甚至提出彈劾案,將對特朗普的總統霸權加以強力制衡。舉世矚目的美國二零一八年中期選舉揭曉,民主黨奪回眾議院控制權,但共和黨繼續掌控參議院。總統特朗普祝賀眾議院民主黨領袖佩洛西贏得選舉。美國選民選擇權力平衡,卻又再度證明,分裂的國會、分裂的美國確實成為一個新常態,但民主黨控制了眾議院,可說是選民對特朗普的懲罰。由於眾議院具有調查權,可以對很多特朗普的舊案加以調查,從「通俄門」到對前情人「噤聲案」,都可能被徹查,將對特朗普的總統霸權加以強力制衡。這次美國中期選舉與以往有很大不同,是因為特朗普上台後顛覆了戰後美國的政治常態,不僅在移民和難民問題上採取強硬手段,更以不斷的「退群」和單邊主義政策,嚴重損害美國在自由世界的領袖形象,也讓國際秩序陷入重大動盪。因此,這次中期選舉被普遍認為是對並沒有在這次選舉名單上的特朗普舉行的全民公投。特朗普在投票前的最後五個星期,旋風般行走十七個州、出席三十多個大型集會,呼籲共和黨支持者給他加持的參議員、眾議員和州長候選人投票。而數據也顯示,共和黨和民主黨的超過半數選民,正是衝著支持或者反對特朗普而去的。不僅如此,由於特朗普施政爭議太大,對特朗普的褒貶天差地別,也導致美國這次中期選舉的投票率飆升。數據還顯示,正是特朗普對女性的不尊重,導致大量郊區女性支持者離共和黨而去,並刺激美國歷史上最多的女性議員、尤其是民主黨女性議員進入國會。民主黨這次展開了絕地大反攻,雖然沒有衝垮參議院,但卻以較大的優勢奪回眾議院控制權,結束了特朗普的「一黨獨大」(《紐約時報》語),眾議院新的多數黨領袖佩洛西激動落淚,宣稱美國憲法和權力制衡終於回到了華盛頓,言外之意,特朗普一意孤行的好日子走到盡頭了。不僅如此,民主黨在一些共和黨長期控制的「紅區」也贏得突破,民主黨在州長選舉中也有斬獲,這些歷史性的勝利,對遏制特朗普的「政治暴走」相當重要。民主黨控制眾院,將對特朗普的施政,包括移民難民政策、醫療健保體制、基建預算、美墨邊境築牆等產生嚴峻制約,而正在進行的「通俄門調查」以及對特朗普本人及其家族的商業利益調查將暢通無阻。可以預料,負責「通俄門」調查的獨立檢察官穆勒在選後將展開行動,甚至對特朗普家庭成員提出起訴。但對特朗普來說,更大的噩夢是,隨著民主黨在眾議院的各個委員會掌權,他們將有權調查白宮的所有決策並舉行聽證會,讓特朗普日子難過,同時也可以發起對總統的「彈劾」,一如當年民主黨總統克林頓遭到的彈劾,儘管這種「彈劾」要在特朗普控制的參議院通過很難。隨著國會的變天,有輿論擔心特朗普會在內政推動遭挫後以更激進的手法推動外交政策,尤其是對中國的圍堵。其實,特朗普在受到眾議院權力制約之後,無法再以極端的移民和難民政策贏得支持,因此,他會改為主打經濟牌,這就需要他在對華貿易戰問題上及時收手,在阿根廷的G20峰會上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舉行峰會,與中國盡快簽訂有利於美國的貿易協定,及時收割貿易戰的「勝利成果」,防止貿易戰引發物價大幅度上升、從而傷害美國消費者的情況出現。特朗普很清楚,執政兩年已經丟了眾議院,如果再一意孤行,極有可能在兩年後的總統連任上「夢碎」。參議院方面,特朗普在助選中,將本來處於危機的一些參議員,比如德州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驚險勝出,並讓在參議院對大法官卡瓦諾投下反對票的一些民主黨參議員付出敗選的代價,從而使特朗普在參議院的支持力度增加。特朗普因而虛張聲勢,在選舉開票當晚,特朗普就推文稱「取得巨大勝利」,還四處打電話祝賀他支持的候選人。按照美國選舉慣例,中期選舉大都對執政黨不利,特朗普領導的白宮除了拿下共和黨基本盤票,還能贏得半數以上獨立選民的支持,以較大領先的優勢保住共和黨在參議院的控制權,而且參議院內反特朗普的共和黨參議員大都退休或敗選,再加上麥凱恩去世,大選後的參議院共和黨團隊勢將成為特朗普的「近衛軍」,讓他在聯邦司法、最高法院法官任命上更加得心應手,避免了大選後即刻「跛腳」的困境。可以預料的是,因為對協商政治不感興趣,習慣獨斷專行的特朗普在短暫的收斂之後,還會興風作浪,鋌而走險,但特朗普失去了美國眾議院的控制權,面對選民的懲罰,也讓美國變得更加分裂,讓世界不得安寧。■1541648074324

詳細內容

韓國瑜激流驚拍兩岸關係

韓國瑜在全台掀起旋風,北京若繼續挑起台海武嚇,將讓重醒的藍軍陷入掙扎難伸的泥沼當中。陳競新,台灣、香港資深傳媒人,曾在台灣、香港、澳門、中國大陸媒體擔任網媒、電視評論員,香港樹仁大學《新傳網》執行總監,以及電台時事節目嘉賓主持人。現為《亞洲週刊》特約作者;新昊文化公關公司執行董事。 距離台灣「一一二四」九合一選舉尚餘兩週,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掀起「翻轉高雄」的噪動持續在全台發酵,讓國民黨有望南跨濁水溪,直搗失陷三十餘年的綠營根據地高屏溪,而他透過Youtube和IG等網絡「空軍」,更重燃久陷頹勢的藍軍士氣,外溢效應直達台北市。尤其是十月二十六日在鳳山初次打出「陸軍」組織戰,全場人山人海,摩肩接踵,三萬枝大會準備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在《古月照今塵》歌聲中揮動搖晃,畫下了一幅久違的中華民國國旗飄揚場面,證明韓國瑜自去年九月接任國民黨高雄黨部主委後,深耕細作的政績。韓流,讓國旗重接高雄地氣。十月中有民調顯示韓本人支持度首次高於民進黨候選人陳其邁且達七個百分點,綠營《美麗島電子報》同月底公布的調查更發現,民眾對國民黨的好感度出現黃金交义,超過四成,反而民進黨只有兩成七,遠低於五成七的反感度。民進黨這時才驚覺危機,總統兼黨主席蔡英文乃下達動員令,強打組織戰,總統府秘書長、前市長陳菊也頻頻班師回防,地下電台更天天將槍口瞄準韓國瑜,抹紅抹黑,拉抬綠營聲勢。韓國瑜大勢叫好,但民間賭盤也不敢掉以輕心,畢竟民進黨的危機意識爆發,該黨過去的選戰手段有跡可尋,高雄市一九九八年謝長廷挑戰吳敦義、二零零六年陳菊對壘黃俊英,都能在選前沒兩天才祭出「奧步」(陰招)扭轉劣勢,分別僅以四千和千票勝出。這次總統府決定選前兩天在南海太平島舉行實彈演習,將選舉調子硬拗回政治面,加上華府如今傾向綠營,藍營難免憂心,還需面對甚麼奇招?況且國民黨內部多位大老各懷心事,會否在已微妙啟動的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卡位戰中,讓得利於「選人不選黨」的韓國瑜,染上過份濃厚的國民黨色彩而折損支持度?但不論結果,這次「韓流旋風」帶來重要啟示,北京必須重新檢視過去兩年的兩岸政策。││北京當局二零一五年中已看出國民黨的頹勢,涉台系統在軍令狀下趕緊在該年十一月舉辦了極具突破性的「習、馬會」。但自民進黨完全執政後,北京對於國、民兩黨雖然仍有差別待遇,卻似乎也看扁了國民黨,像國共論壇舉辦規格,總讓人有備受冷待之感,又另闢兩岸民間圓桌會議,降至純民間性質。││兩岸之間一向有舉辦上海│台北雙城論壇,國民黨這次在高雄若搶灘成功,是否也可以舉辦上海│高雄,甚至加上香港的三城論壇呢?這三城同為大港口,互相參詳,讓高雄重復二十年前的港口盛況,對於鞏固藍營在南部的版塊絕對有加添能量的作用。││韓國瑜這次能在短期成功攻入高雄這片綠油油的港都,除了他的個人特質,也繫於他淡化政治、強調經濟,並訴求北漂青年的感性議題,打動了不知多少中間選民甚至深綠的柔柔父母心。「讓人可以進來,貨品可以賣出去,高雄發大財」的選戰口號,全台民眾都琅琅上口。但他所屬國民黨提出的「九二共識」,內涵絕對是「一中各表」,若北京當局期望在兩岸之間尋求和平分治,在中美爭霸背景下爭取台灣民心和解,也即是「親美」的現實之餘,也能與「和中」而非「抗中」並存,便須讓兩岸取得最大公約數,最好就是從過去這兩年只談「一中原則」的文攻策略,以及海空武嚇所展露的猙獰臉孔,重拾之前比較善意的態度,起碼不再排斥國民黨揭櫫以「一中各表」為內涵的「九二共識」。中共中央二零一二年十八大報告中提出,可「探討國家尚未統一特殊情況下的兩岸政治關係,作出合情合理安排」,承認兩岸分治現實,豈非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初心?這次九合一選舉,民進黨在中美爭霸的國際大勢下,本來佔盡優勢,政治上,蔡英文在雙十演詞回應了美國副總統彭斯十月四日狂轟中共的宣戰檄文,試圖將台灣選民的情緒帶向新冷戰格局。經濟上,多家大型高科技台商有意自大陸返台,避開美國徵討的高關稅,這對執政民進黨可謂享盡天時地利優勢。唯蔡英文言猶在耳高喊的「謙卑謙卑再謙卑」早已杳杳,清算國民黨的黨產委員會違法亂紀,轉型正義委員會的正義旗幟更演成選舉操作的「東廠」,民間謔笑這次選舉為「一一二四滅東廠」。而在戰略操作上,先有五月與台北市長柯文哲切割,違悖團結白色及年輕力量的大忌,再來在北市民進黨市議員連年施予壓力下,由總統府資政吳晟女兒吳音寧接任北農總經理,高薪厚祿,卻備受批評濫用公帑,即使《美麗島電子報》高層也批評這引起年輕世代的相對剝奪感。再來蔡半年前邀請時任高雄市長陳菊北上擔任總統府秘書長,陳竟然帶上市府十七位官員,讓市府青黃不接,更讓民進黨全面執政才兩年,已染上了權貴派系政治的污名。無人能預知韓國瑜是否能奪得高雄市長寶座,也難確定這次選後蔡英文是否需要為綠營不太亮麗的選舉成績辭去黨主席一位,讓民進黨陷入權力重組的鬥爭格局,但可以肯定的是,藍軍多年來經過含淚投票,到兩年前的含淚不投票,在這次韓國瑜颳起的旋風下,睡獅甦醒,北京若繼續挑起台海武嚇,不但落入中美爭霸的口實,更讓重醒的藍軍陷入掙扎難伸的泥沼當中。■1541648074387

詳細內容

日中關係和緩後的日台關係

日台關係提升以兩岸關係穩定為前提。如今兩岸關係停滯,日中關係回暖,日台關係突破的難度相當高。本田善彥,日本資深媒體人、旅台作家,最近出版中文書《台灣人的牽絆─搖擺在台灣、大陸與日本間的三顆心》。 日中和平友好條約締結四十週年的今年,日中雙方經過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訪華,看似恢復了一定程度的穩定。自一九七二年的邦交正常化以來,兩國關係起伏不定,特別是迎接二十一世紀以來,由於領土糾紛及歷史問題更是掉到冰點。未來,日中兩國關係可能還會有些波折,但美國在亞洲的力量持續減弱的情況下,如果日本繼續耗盡國力與中國大陸對峙,將成為難以承受的重擔。站在國家利益的觀點,日方不得不尋求合理正常的日中關係。可預測的是,日中雙方無論主觀情緒如何,勢將繼續拉近雙邊關係。日中關係好不容易邁進和緩之際,台北方面擔憂日中關係改善衝擊到日台關係,這算合理反應。總的來說,隨著日台民間交流的擴大和深化等,外表一團和氣是沒問題的,但在兩岸關係停滯,甚至可能再惡化的情況之下,日台實際關係突破或提升的難度相當高。畢竟日中關係和日台關係就是硬幣正反兩面一般的關係。大約三年前,蔡英文當選台灣總統之際,諸多日本專家和媒體人曾一度抱著高度樂觀的心態,預測日台關係將提升和擴大。而蔡也在當選後的記者會上表態重視對日關係,安倍和日外務省也祝賀蔡的當選,日台關係顯得活絡。尤其最早安倍的親綠形象較鮮明,不少人士期待在經貿和安保方面,日台的實際關係會有進展,有些偏右的日本政客表明要推動所謂「日本版台灣關係法」。的確,美國有「台灣關係法」,但在該法成立的一九七零年代,強大的美國站在「聯中制蘇」(北京便是「聯美制蘇」)的戰略高度,積極跟當時落後貧窮的大陸聯手。舊的冷戰結構早已不復,今天大陸國力崛起,美日相對地衰退,北京不可能默許觸及到他們核心利益的法案。不用說「台灣關係法」,現在台北當局跟沒有邦交的國家之間,要談什麼公報,簽什麼協定都難度極高。假如要試探國安方面的合作,也許枱面下能談些事,但正式談判和明確的升格是很難想像的。日台關係進展背後其實,近二十幾年,日台關係有具體進展的,不在於刻意打出「親日」形象拉攏日本的李登輝時代,也不在於日方空盼「親日」的民進黨政權的時代,反而是在與日方有相對距離感的馬英九時代。二零零九年台灣當局在北海道札幌順利開設於日本第六個代表處,二零一一年完成台日航空協定的定期換約,雙方同意納入「開放天空協議」(Open Sky),還有簽訂日台投資協定、日台租稅協定等幾項重要協定,特別是二零一三年四月,日方改變長期以來的態度,同意簽署日台漁業協定。日本政府本針對尖閣諸島(台方稱釣魚台)的議題,堅持尖閣諸島是日本固有領土的立場,強調根本不存在尖閣諸島的主權問題。日方願接受日台漁業協調的背後,就很明顯地看出其拉攏馬政府,以阻止兩岸在尖閣議題上合作的意圖。馬始終強調尖閣問題上不會尋求兩岸聯手,但日方還是無法消除疑慮,最後答應跟台方討論漁權問題。馬時代,日台實際關係有具體進展的背後,不僅是台方掌握無形的籌碼,還有更重要的因素,就是北京克制對日本的干預。當時,我為了了解日台之間的政經關係,訪問過幾位日本官員。當時他們幾乎異口同聲地說,兩岸關係穩定時,推動日台關係較容易。據他們回顧,一九七二年日中邦交正常化後,日本試圖跟台灣展開的任何談判,北京都盯得很緊,若北京認為日台關係的發展超越他們容忍的界限,就立刻提出嚴正抗議,展開干擾,外交壓力極大。因為東京和台北之間沒有邦交,所以許多事務都在枱面下進行,北京非常在意日台非正式的接觸裏有無小動作,基本上以不信任的眼神來監看。其中一位前外交官透露,若兩岸互動良好,北京比較不會質疑日台之間的談判內容。這番話意味著,假如兩岸關係相對穩定良好,日台的溝通也相對容易暢通。照此邏輯,蔡政權登場後,兩岸關係一路探底,不見改善的跡象,此時日台關係也就難有進展,拓展關係的難度增加了。換言之,日方國家元首的親屬參加台方的活動、日台雙方民間交流機構改名稱等,這些不耗大成本也不直接牽動本質的事宜,看似日方還願意做給台方看。但要進一步推動日台雙邊關係提升層次之時,仍然需要以穩定的兩岸關係為前提。因此短期內,不管誰發送什麼感人的推文慰問天災,宣布提供什麼協助等,還是無法改變決定日台關係最根本的架構。日中關係先於日台關係當今,日中兩國間出現不少棘手議題,但也存在高度相互依賴的經貿關係,到了最後一刻,雙方仍然必須迴避最壞的情況。兩岸關係繼續低迷,北京繼續封殺台北的國際空間。日本就算有利用台灣牽制大陸的念頭,最終仍必須站在國家利益的角度,考慮成本和最後的平衡點。過去,日台關係從來都沒有優先於日中關係;未來,如果美中和日中關係沒有出現根本性的變化,日本和兩岸關係的結構自然不會改變。■1541648074465

詳細內容

香港的步行城市地位岌岌可危?

 林沛理,專欄作家,最新的著作是《英為中用十大原則》,商務印書館出版。[email protected] 香港人長壽冠全球,跟香港是「步行城市」有沒有關係?按人口比例計算,香港人擁有私家車的百分比不及新加坡的一半和台灣的三分一,更遠遠落後於美國和大陸。在日常生活,單車和電單車的使用也不普遍。無疑,香港是彈丸之地,公共運輸系統也異常發達;但總括而言,香港人用雙腳走路的時間多於其他大城市的居民。說香港是最宜步行的城市,並非言過其實。世上再沒有另一城市,讓步行者可以在短短一小時內從日落西山走到繁華盛世,從俗不可耐走到美不勝收。在香港,美與醜、新與舊、成與敗和喜與悲,相距往往只是一步之遙。步行是體驗這個城市最好的方法,一如在公路上風馳電掣,是體驗所謂美式生活(the American way of life)的最好方法。可惜,步行這種香港經驗近年來大為貶值。在今日的香港做步行者,捨交通工具而用兩條腿走路,是愚勇;有時更像在流沙上奔跑,是白費氣力。香港越來越多人,在很多地方走路變成擠路。更糟糕的是,走在路上的人絕大多數不以步行為樂,而是並不享受步行、以服藥心態步行的遊客、購物者、上班族、學生和赴約者。他們不懂在城市步行的規矩和禮儀,例如在什麼地方可以停下來,在什麼地方要繼續前行。對步行者來說,這些人無異於障礙物。在充斥著障礙物的城市步行,步行無可避免變成障礙賽。從前的香港是步行者的樂園,但這個城市的完整、緊湊和有機性近年遭到嚴重破壞。旅遊業過度發展和遊客太多(overtourism)衍生的問題固然難以解決,更要命的是樓市如暴走列車,令香港變成一個「永遠在修建中的城市」(a city under permanent construction)。集體運輸系統的特徵是它的效率與「有目的性」(purposefulness),步行的樂趣卻恰恰在於它的漫無目的和漫不經心。兩者本來可共存,但港府為應付不斷增加的訪客,集體運輸系統的效率與「有目的性」變成了凌駕一切的公眾利益。整個城市的設計,彷彿只是讓貫穿全城的鐵路網絡可以有效運作和不斷擴建。在這個大前提下,步行不被鼓勵甚至被邊緣化。從這個角度看,香港無遠弗屆的鐵路系統是一種不著痕跡但非常有效的社會控制手段,迫使市民隨波逐流、規行矩步。法國作家格羅斯(Frederic Gross)在《步行的哲學》(A Philosophy of Walking)指出,東方人冥想要靜下來,西方人卻喜歡邊走邊想,用逍遙之法做沉重之事。古代西方有一哲學流派叫「逍遙派」(peripateticism),追隨者以獨特的方式走路,時而朝氣勃勃,時而心事重重。格羅斯稱這種充滿哲學意味的走路方式為「沉思式步行」(contemplative walking)。難怪西方很多鴻儒大哲如盧梭(Rousseau)、梭羅(Thoreau)和康德(Kant)皆認為,步行是西式的沉思和冥想(Walking is the Western form of meditation)。我們活在一心多用(multi-task)的年代,但步行的時候只可做一件事,就是用兩條腿走路。在這個過程中,步行者在身心和思想感情合一的狀態下,重新發現活在當下的意義。評論家卡津(Alfred Kazin)在《城市步行者》(A Walker in the City)提到,美國盛產「走路詩人」(walker-poets),其中的表表者是惠特曼(Walt Whitman)。對惠特曼來說,步行的目的是走向大眾、融入生活,將狹窄的「私我」(private self)擴大成關心社會的「公我」(civic self)。香港也許有全世界最先進的鐵路網和集體運輸系統,但這補償得到我們失去的步行樂趣嗎?■1541648078489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