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馬拉雅藍天揮別冷戰殘雪

亞洲人的問題由亞洲人解決,破除美國的挑撥離間,也化解喜馬拉雅的冷戰殘雪,讓和平互惠與經濟繁榮,成為喜馬拉雅天空的底色。喜馬拉雅的冰雪,也是冷戰的殘雪。橫亙在中國、印度、尼泊爾一帶的世界巔峰,長期以來分隔著這三個國家,也延伸冷戰時期的猜疑與圍堵,讓地理上的阻隔與心理上的阻隔交織。儘管冷戰已經結束了二十多年,但這樣的心態還在喜馬拉雅山的上空飄蕩。而特朗普政府近年所推動的「印太戰略」,就是要從印度到日本之間連成一條遏制中國的鏈條,形成軍事上的震懾作用,不斷宣傳「中國威脅論」,從而將中國經濟的繁榮與崛起加以「妖魔化」。這都是冷戰心態的發酵,但卻與現實相抵觸。進入了二十一世紀,和平發展、揚棄教條,提升人民的福祉,成為各國政策的主旋律。中印尼三國都發現,過去很多的敵意都已經是過時的產物,不應再成為國家交往的障礙。其實中印的領土之爭都可以長期擱置,那些土地在喜馬拉雅的雪山深處,荒無人煙。寸土之爭,看似彼此都沒有妥協的空間,但雙方換一個方向思考,則是海闊天空。中國與尼泊爾之間,更是沒有化不開的矛盾。西藏流亡人士長期聚居尼泊爾,但由於尼泊爾當局保證不會損害中國利益,在兩國緊密交流下,彼此心結解開。尼泊爾人其實長期都受到「陸鎖國」的限制,全國兩千九百多萬人口,在能源方面無法自給自足,國家發展受到限制,沒有什麼工業基礎,他們都希望與中國有更多的聯繫,分享中國琳瑯滿目的商品,期盼中國的鐵路可以穿越喜馬拉雅,打通隧道,讓天嶄變通途,才可以舊貌換新顏,展示風雪中「敢教日月換新天」的氣魄。尼泊爾和中國還有不少歷史淵源。佛陀釋迦牟尼就是出生在尼泊爾的藍毗尼,至今不少中國佛教徒都喜歡到藍毗尼朝聖。民國肇始之際,袁世凱一度邀請尼泊爾參與中華民國的「五族共和」,成為「漢滿蒙回藏」的一員。儘管這樣的政治姻緣沒有成功,但也讓兩國之間多了一份情緣。其實亞洲人的問題由亞洲人來解決,已經是歷史不可逆轉的方向,也是這次喜馬拉雅風雪化解的方向。美國以一個局外人的立場,在亞洲鼓吹冷戰時期的猜疑與仇恨,不僅與現實脫節,更是自我矛盾。因為特朗普所提出的「美國優先」是唯我獨尊,對第三世界國家都有不可言喻的陰影,而特朗普甚至還一度威脅要對印度的輸美產品加徵關稅,導致印度總理莫迪幡然醒悟,美國是不可靠的朋友,反而中國在國際關係上是言而有信,不會背叛朋友。這都促使中國與印度、尼泊爾走上和解與合作的道路。可以說,沒有特朗普的翻雲覆雨,就沒有這次喜馬拉雅的風雪之春。冷戰的殘雪逐漸融化,不能再阻擋亞洲國家大步前進。■[email protected]

詳細內容

中國發展主義VS美國式內耗

美國與香港都在嚴重的內耗中,消耗自己能量,自削競爭力,讓全民福祉受損。但中國大陸在外力強大挑戰下,重視全民創新。中美兩種不同的發展模式彼此強烈碰撞,激發前所未見的火花。香港亂局受到全球的關注,不知伊於胡底,週六週日的打砸燒成為固定模式,也越演越烈,不斷在腐蝕香港的法治形象,使得經濟持續下滑。越來越多的跡象顯示:香港亂局背後的動力是美國。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美國眾議院通過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就是明證。特朗普打香港牌,以自由民主的名義,將香港變成美國對付北京的籌碼之一。特朗普只要選情不穩,就拿香港來「說事」,企圖收割民粹主義的支持。但從大歷史的觀點來看,美國與香港都是在停不了的嚴重內耗中,消耗自己的能量,削弱自己的競爭力,讓全民的福祉受到損害。中國大陸在外力強大的挑戰下,反而可以同仇敵愾,喚起創新意識。中美兩種不同的發展模式彼此強烈碰撞,激發前所未見的火花。時間是最好的考驗,美國在特朗普的領導下,正陷入歷史最尖銳的撕裂中,總統的「通烏門」醜聞越爆越多,使他面對彈劾的壓力越來越大,山雨欲來風滿樓,對他競選連任非常不利。而他任內,美國種族矛盾和階級矛盾上升到歷史新高峰。黑白、拉美裔等種族鬥爭,變得越來越赤裸裸;貧富懸殊,更讓紐約與洛杉磯街頭露宿者的數目也破了歷史紀錄。中國面對內部矛盾的方式,則是採取一種「發展主義」概念,以擴大經濟的規模為重,不斷將蛋糕做大來化解種種矛盾。如果用美國總統選舉慣用的問題:「你比四年前更好嗎?」中國絕大部分人民的回答是正面的;但在美國,大部分人的答案是負面的。中國發展主義的法寶之一就是不斷創新。中國在互聯網5G發展上,居於全球最先進的地位,在物聯網、無人駕駛等領域都先馳得點,而在人工智能、區塊鏈、雲計算等,也都與美國旗鼓相當,棋逢對手。目前在高新科技範疇,中國善用深圳、北京、上海等地的創意,再與深滬兩地的金融力量結合,發揮「孵化器」、天使投資人等角色。近年中國的一些高新科技,如大疆的無人機、科大訊飛的語音識別、華大基因的生物科技工程都不斷突破,也在全球領先。在「全民創業、萬眾創新」的號召下,中國人第一次有這樣大規模的創新浪潮,重視實踐,敢於創新嘗試。中國的移動支付﹑無遠弗屆的網購﹑共享經濟與高鐵都帶來生活方式的巨大變化,增強了國人的幸福感與獲得感。但更大的挑戰是制度創新。如何將當前中國的制度,從缺乏制衡的窠臼中脫胎換骨,告別「權力尋租」陷阱。這是中國知識分子與決策者的期望,善用人工智能與大數據,落實「社會正義」理想。事實上,創新也不限於商業領域,而是穿透到行政系統。目前在北上廣深等大城市都重視提升行政革新,將公務員的競爭力上升到新的台階。就以深圳申請駕駛執照為例,過去很花時間,但如今都用機器和人工智能處理,效率很高,讓人民稱便。回看美國,社會上瀰漫種種的怨氣,治安敗壞,每年槍擊案導致的冤死案不斷增加。但在一些特殊利益團體的操控下,禁止或控制槍械提案永難實現。經濟上的階級矛盾日趨尖銳,在特朗普對富人傾斜的一面倒政策中,中產階級與基層民眾的生活品質也在惡化,而上層社會課稅減免卻越來越多。特朗普就很多年不用交稅,中產階級陷入「向下流動」漩渦中,難以自拔。美國新一代打工族待遇越來越低,出現經濟上一代不如一代現象。這形成了世代之間的緊張關係。明年美國總統大選,民望很高的麻州民主黨參議員伊麗莎白‧華倫(Elizabeth Warren)就提出美國年輕人上大學應該全部免費,不再背負沉重的學生貸款,獲得新一代的大力支持。香港一些人長期崇拜美國,近日甚至出現大量高舉美國國旗的集會,潛台詞就是唯「美」是從。美國民主自由的歷史朗朗上口,但遺憾的是,特朗普政府其實早就背叛了美國的立國理想,將林肯、羅斯福、甘迺迪等總統的理念拋諸腦後,美國今天早就不能成為「自由世界」的領袖,而是靠赤裸裸的武力來推動國際關係,在美國優先的口號下,與英法德日等盟友都是同床異夢。最近特朗普為了選舉,自中東撤軍,也背叛了多年來一塊攻打伊斯蘭國的盟友庫爾德族人,讓他們被土耳其軍隊殺戮,引起國際譴責。香港一些民眾還以為可仰賴美國,港獨勢力甚至夢想靠美國的助力「獨立建國」。看看庫爾德人的後果就知道美國的不可靠。特朗普在美國的支持度其實處於少數,他上次大選中所獲票數輸給希拉里兩百多萬票,只是靠「選舉人票」奪得總統寶座。有這樣的美國總統,美國人還需要敵人嗎?有這樣的美國總統,香港人還要對美國抱有幻想嗎?■1571284309798

詳細內容

澳門推動創業板股市玄機

在香港政治風暴之際,澳門醞釀籌建創業板股市。北京釋放重要政治訊號,減低對香港的依賴。澳門肯定可以在電子金融尋求突破,尤其在香港與中國大陸還在裹足不前的加密貨幣的平台上,更可大展拳腳,在區塊鏈的天地馳騁。澳門不會再當香港與深滬的跟班小弟,而是在金融創新領域上發揮領軍角色。澳門現正醞釀籌建證券交易所,意圖打造創業板股市。當局在香港政治風暴之際提出,釋放重要訊號,顯示中國的國際金融中心更加多元化,不會只放在香港這一個籃子裏,北京有意願、也會嘗試扶持一國兩制另一個特區——澳門發展金融業,以及充實滬深股市作為集資平台的功能,逐步減低對香港的依賴。澳門籌組股票交易所可以肯定的是得到中央政府的授意,和廣東省有默契、協調。廣東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黨組書記、局長何曉軍指出,澳門證券交易所方案已經呈報中央,希望能夠將澳門證券交易所打造成人民幣離岸市場的「納斯達克」,也就是中國高新科技企業對外集資的平台。何曉軍亦指廣東省有六百多家上市公司,但有四萬五千家國家級新興企業,上市潛在需要甚大,反映深交所、上交所不能完全滿足需求。過去幾年間,中國的科技巨頭對外集資,例如美團、小米都是首選香港作為集資平台,但如今香港陷入風暴,不知伊於胡底。因而澳門另起爐灶,意圖非常明顯。除了作為科技企業集資平台以外,澳門新的證券交易所也有人民幣結算市場的功能,澳門金管局表示,為配合大灣區發展,已委託國際顧問公司開展可行性研究,探索如何建立人民幣結算的證券市場,反映澳門新的證券交易所可能是人民幣國際化、科技企業走出去的平台。澳門發展金融產業,亟須發展自己的獨特定位,超越香港、深圳、上海。從創新的趨勢來看,澳門肯定可以在「金融科技」(Fintech)方面尋求突破,尤其在香港與中國大陸當前還在裹足不前的加密貨幣(Cryptocurrency)的平台上,更可以大展拳腳,從而在區塊鏈(Blockchain)的天地馳騁。這就使得澳門不是在傳統的金融業上當香港與深滬的「小老弟」,而是可以在金融創新的領域上發揮領軍的角色。其實,澳門與珠海當局早就在市政規劃上作出有關配套措施,包括在橫琴與珠海一帶興建中央商業區(CBD),高樓大廈都已經聳立,硬件萬事俱備,就欠軟件配套的東風。香港、新加坡已是區內成熟的金融中心,法治也和國際接軌。相較之下,澳門的優勢在於博彩業的發展經驗,也許區塊鏈相關的產業、虛擬貨幣的發展也可以是澳門金融產業的發展方向,這些新生事物需要法治制度的配套,也可以倒逼澳門變革。澳門證券交易所的提法在「嶺南論壇」上提出,「嶺南論壇」是由中山大學嶺南(大學)學院及財新傳媒共同主辦的論壇,各方專家提到需要較長時間去建立相關配套,例如銀行制度、會計制度、公司法體系以及相關金融人才。香港不少金融專家相信,大灣區及全球華人社會的金融人才輩出,而澳門和葡萄牙與歐盟有很多淵源,只要堅持國際化,不怕人才不會進來。澳門股市從零開始建立,可以作為中國的金融改革試驗田,深化中國金融改革,開放資本帳、彌補外匯自由進出在國內較難實行的缺陷。在金融發展上,澳門是新興力量,但相對地沒有既得利益的牽制,也沒有既成系統化法規的束縛,可以建立全新的金融規管體系。對於澳門來說,產業多元化一直都在歷屆政府的議事日程上,單依靠博彩業支持的經濟不能持續,在最簡單的風險管理原理都揭示,產業多元化,能避免經濟受單一因素劇烈影響。澳門政府在金融業上,自上屆政府就提出「特色金融」的發展方向,希望成為「中葡金融服務平台」、「葡語國家人民幣結算中心」。香港危局「倒逼」中國變革「一國兩制」具有「香港模式」和「澳門模式」,對於北京當局來說,穩定和持續繁榮是「一國兩制」的莊嚴承諾,北京也具有「舉國體制」的力量去兌現這個承諾,北京對澳門金融發展開綠燈,而廣州也正規劃設立期貨交易所,都由於香港亂局的「倒逼作用」,警示香港問題陷入「長期化」的危險,北京已有兩手準備,在香港危局的「倒逼」之下,中國將煥發更多的改革鬥志。■1571284309860

詳細內容

小英學位真偽 牽動總統選情

如果蔡英文的博士學位是真,顯示她無能,把簡單問題處理成重大危機。若學位屬假,則是政治人物誠信問題。十月十四日,台灣立法院的教育委員會審查教育部及四十八所國立大學的預算,包括政治大學在內的四十八位校長都列席接受質詢,有立委直接要求各校長對總統蔡英文倫敦政經學院博士學位的真偽問題表達看法,舉手表態,結果只有六位校長表明他們認為蔡英文博士學位沒有問題,願意替蔡背書,其他四十二位國立大學校長則不願意舉手。最引人注目的莫過於一九八四年蔡回台時首先聘任她為客座副教授的國立政治大學,該校校長竟然也沒有舉手替蔡背書,使得炒了二三年的「論文門事件」再度引發熱議。蔡英文的博士論文遭質疑,始於三年前獨派的一些海外人士不斷提出疑點,尤其蔡的博士論文至今仍未見到正本,而倫敦大學政經學院的圖書館也未見應該存檔的博士論文,即使獨派人士在追查博士論文沒有結果時,轉而想查蔡的博士學位證書,可是也如論文一般都沒有看到正本,只是補發的證明書而已。蔡對於外界質疑的學位證書及博士論文都一律推託為過去已遺失,她提出一連串證明包括倫敦政經學院證明書,都是以間接證據來證明她的學歷無誤,就是缺乏明白簡單的直接證據來杜絕外界悠悠之口,而且蔡每次拿出間接證據後,立即引發更多的疑問和漏洞。「論文門事件」起源於民進黨內部深綠對蔡英文不滿所揭露的內幕,反而藍營只做壁上觀,特別是蔡對外炫耀她只花不到二年就拿到倫敦政經學院的博士學位,而且她的論文很優秀,指導教授更推崇該論文可以拿一點五個博士學位,就是蔡的誇耀才引起獨派人士懷疑,更有兩位博士親自到倫敦政經學院去追查蔡的學位和論文,卻處處碰壁,並不是如一般獲博士的學者,無論學位或論文都可輕易在校內找到,甚至還有教授針對「論文門事件」寫出了獨立調查報告,嚴重懷疑一九八四年蔡並沒得到倫敦政經學院的博士學位。無論如何,如果蔡有博士學位且在一九八四年得到,但卻把簡單的問題處理到最後成為重大危機,那她面對爭議的能力實在不足以擔任總統,也讓外界擔心連論文都無法處理,如何可能面對更複雜的兩岸爭議和危機。至於如果蔡沒有博士學位或不是在一九八四年拿到學位,則是政治人物誠信的問題,那她就更不配擔任總統這個崇高的位置了。■1571284309923

詳細內容

大馬促銷房產 降低外資門檻

外國人購買產業新政策明年生效,維持一年,為因政局動盪而想移民的香港人帶來好消息。馬來西亞財政部長林冠英日前在國會提呈二零二零年財政預算案,雖未為普羅大眾帶來太大驚喜,但卻為因政局動盪而想移民卻又不是富豪的香港人帶來好消息﹕他們可以在大馬購買一百二十萬港元(約十五萬美元)的房屋。這項政策放寬外國人在城市地區購買房屋的門檻,將從二零二零年生效。目前,外國人獲允許購買馬幣一百萬元(約二十四萬美元)以上的房屋,一些州屬限制為兩百萬馬元,新政策則降低購屋門檻為六十萬馬元。這項政策只維持一年,並將在明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結束,到時政府預料將依情況擬定新對策。大馬放寬外國人購屋門檻主要是解決當前房屋供過於求的嚴峻局面,以活絡經濟。根據當局的統計數字,至今年第二季度,共有價值八十三億馬元的公寓滯銷。首相馬哈迪說,政府把外國人購買產業的門檻降低,旨在促銷滯銷房屋,以免大馬像香港和東京般陷入金融危機。新政策有利於房地產商,卻也令普羅大眾憂慮,擔心未來更難買到中價位房地產。過去五年大馬房地產價格飆漲,一方面是炒家興風作浪,另一個因素也是政府對外國人購買房屋過於寬鬆所致。政府似乎了解民眾的憂慮,馬哈迪就強調,一旦擺脫房屋滯銷問題,當局將調整政策,把門檻調到八十萬馬元或更高。林冠英則指出,新政策只適用於目前仍然滯銷的房屋,新開發房地產計劃並不適用;現有滯銷的單位無法吸引本地買家,因此新政策不會影響本地買家權益。新政策面對的另一個問題是,由於大馬各州經濟發展程度不同,房價也有很大的落差。雖然目前中央制定外國人購屋指南,各州被允許根據本身情況自我調整門檻。吉隆坡規定價格一百萬馬元的房地產才可賣給外國人,毗鄰的雪蘭莪則制定更高的門檻,外國人只能買兩百萬馬元的房地產,而且是分層地契及非永久地契房地產。檳城卻是一州兩制,在檳島,外國人只能買三百萬馬元的有地房地產或一百萬的分層地區房地產,在一海之隔的威省,外國人購買有地屋產最低門檻為一百萬馬元,分層地契房產則是五十萬馬元。無論如何,州政府也不願見到房地產滯銷問題惡化,因此在中央亮綠燈後,相信各州將相應調整。但在人們心中,減輕房地產商壓力後,如何確保居者有其屋才是更重要,香港的動盪其實也是給希盟政府一個很好的教材﹕民生問題是社會及國家最根本的問題。■1571284309985

詳細內容

女人有用,男人不愛?

 「女人有用,男人不愛」,是近代東方和西方兩部經典愛情小說(或反愛情小說)的英雄所見略同。美國作家費茲傑羅(F. Scott Fitzgerald)膾炙人口的中篇《大亨小傳》(The Great Gatsby)寫主角「偉大的蓋士比」要令時光倒流,好讓他與除了漂亮之外幾乎一無是處的富家女黛西再續前緣。黛西說過最令人念念不忘的一句話,是「長得標緻而容易受騙,是女孩子在今時今日最好的際遇」。(that’s the best thing a girl can be in this world, a beautiful little fool.)這樣深具反諷意味的體會其實超出黛西的領悟範圍,費茲傑羅是從他妻子蕯爾達(Zelda)的筆記簿抄下這句話,再把它放到黛西的嘴裏。蕯爾達不單貌美,而且聰穎,卻一生走不出成名甚早的丈夫的影子,後來精神崩潰,死於寄居的療養院的一場大火。在短篇小說《傾城之戀》,挑逗專家范柳原對離了婚的白流蘇說,沒用的女人是最厲害的女人。然而在張愛玲的筆下,這個沒用的女人不只是醫男主角的藥,更有一種神秘的力量,讓一座城市的陷落成全了她。在男人操生殺大權的父系社會,女人的無用、溫馴和與世無爭被認為是女人的魅力和女性的特質(femininity)。女人有用,男人不愛,因為男人視有用的女人為競爭對手甚至敵人。誰會想與敵同眠?■1571284312856

詳細內容

從鍾國斌看自由黨徹底沒落

自由黨黨魁鍾國斌未有聯署支持港府訂立《禁蒙面法》,與該黨其他立法會議員立場不一,像一盤散沙。劉瀾昌,香港傳媒工作者、時事評論員。中國人民大學新聞系學士、碩士和博士。曾任職香港《開放雜誌》、《經濟日報》、《星島日報》、《蘋果日報》、鳳凰衛視、亞洲電視等媒體;策劃製作《解密百年香港》、《香港望族》等特輯;主持論政節目《把酒當歌》。著有《香港一國兩制下的新聞生態》。 香港政府通過引用《緊急法》,訂立《禁止蒙面規例》,之後獲建制派四十名立法會議員聯署支持。還是屬於建制的自由黨黨魁鍾國斌未有參與聯署,其後他上電台節目解釋稱,沒有參加聯署是因為早前自己不在港,未能了解條例內容因此沒有簽署。不過,在電台節目,他還直指,《禁蒙面法》反效果大於正面效果。事實上,鍾國斌站在建制派對立面上的立場是清晰的。有趣的是,他和自由黨其他三位立法會議員的立場也是不一致的。在這樣一個重大的問題上,自由黨如同一盤散沙,不能經過嚴肅的討論尋求一致的正確立場,豈不悲哀?相信,這是自由黨在香港回歸後不斷走下坡路的標誌,或許,香港這次風暴平息之後自由黨也該消失。《禁止蒙面規例》訂立其實不是早了而是遲了,香港社會的有識之士早就提出,並且認為在這次反修例之初甚至上次佔中之後即訂立,香港這次受到的破壞不至於如此慘烈。首先,在國際層面看,諸如美國很多州份,還有包括英國在內的大部分西方民主國家都已立法,國際的經驗證明,無論維護社會基本法紀,維護社會基本秩序,以及維護民主政治的正常運作,《禁蒙面法》都是必須的。美國的歷史還可以追溯到反對臭名昭著的三K黨。而就當今香港的現實嚴峻的政治和社會環境而言,更是痛感此法立遲了。香港的區議會選舉已經展開,現在不但是建制派的候選人,即使是傳統的民主派候選人,也擔心受到種種非民主手段的對待,且不說惡劣至打砸燒議員辦事處,直接威脅到候選人的人身安全,各式各樣的塗污、謾罵標語也在窒息選民的正常思維,不受限制的網絡起底更加擾亂選民的投票意欲,有學者甚至斷定,這次的投票率不是因為反修例運動激發的政治熱情而拉高了,反而是因為不正常的社會秩序壓抑了投票意欲而大幅推低投票率。禁蒙面法代表工商界利益對於這些,鍾國斌是無法辯駁的,他也承認他的三個黨友選擇支持《禁蒙面法》是代表了業界的利益,由於暴亂直接影響到香港的餐飲業、零售業和交通運輸業,作為其中的代表張宇人、邵家輝和易志明是期望《禁蒙面法》為止暴制亂提供了法律利器。但是,鍾國斌依然認為倘政府欲立法,應該要經過立法會討論讓議員審議。他這樣說,或許可以說他傻,因為當下即使是一個普通的市民都知道,立法會根本能否正常召開都是問題,更遑論討論《禁蒙面法》。也因此,亦會有人認為鍾國斌是「高級黑」,就是通過立法會玩死《禁蒙面法》。陰謀論的延伸下去,指的是,鍾國斌在這場風暴中一直站在港府和北京的對立面上,他因為是做進出口生意的,可能被美國佬捏住了「七吋」。也許這些陰謀論都沒有根據,但是通觀鍾國斌在電台的講話,不要說沒有大局觀,沒有看工商界根本利益長遠利益的胸懷,就說基本的思辨邏輯和表達能力都缺乏,而且令人要問,這個人怎麼就當上了自由黨領袖?自由黨還是一個代表工商界利益的老牌政團嗎?即使還只有四個立法會議員,至少還應該是以同一個意志行事的戰鬥團隊,怎可能允許一個人自行其是,儘管他打住黨魁的牌頭。或許,這也是自由黨悲劇到頭的標誌。吳康民批評港英餘孽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二日,前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吳康民在《明報》撰文,質疑英國在一九八零年代中英談判時,已開始在公務員團隊和工商界培育一股「親英勢力」,甚至在香港吸收不少「骨幹分子」加入軍情六處。他另點名批評前政務司長陳方安生是「港英餘孽」的「第一梯隊」,又質疑有人在前一年特首選舉投白票,形容這是「港英餘孽」的第二梯隊「暴露真面目」。吳康民在接受查詢時坦言「第二梯隊」乃針對自由黨,直指有人「身在曹營心在漢」。吳又質疑這種人是想報答英國人提拔,才公然與中央「唱對台」。吳又認為「港英餘孽」還有「第三」和「第四」梯隊,形容前者「若隱若現,關鍵時刻出來幫腔,有時也唱唱反調」,是「雙面人」;後者則「長期埋伏,以待時機」,他不便「畫公仔畫出腸」。相信,二零零三年二十三條立法自由黨的田北俊倒戈,也會納入到這場風暴的深刻檢討之中。北京一國兩制的設計本來倚重工商界,直白一點就是向自由黨傾斜。當初,頂住壓力堅持「均衡參與」的原則,堅持立法會設立功能組別;特首起初由選委會選舉產生,選委會組成偏愛工商界;董建華出任首任行政長官;行政會議延續港英傳統委任多名商界代表入局;在在表明北京倚重自由黨。可是,自由黨成了扶不起的天子,是否說明香港的「老板階級」擔負不起「港人治港」的歷史重任?■1571284310048

詳細內容

香港呼喚人道主義的情懷

在二零一八年風災之後,香港人除了要清理街頭的一片狼藉,也要面對內心深處的價值廢墟,尋回飄遠了的人道主義情懷,落實全民退休保障的理想。香港是一個殘酷的城市?越來越多的香港人反思,為何這個亞洲人均GDP位居前列的城市,街頭會出現一些白髮蒼蒼老人拾荒的鏡頭。從中環的後巷到觀塘、深水埗的街頭,都可以看到不少老人佝僂的身影,推著沉重的紙皮雜物,在自己生命的最後歲月,還要為一些微薄的收入而折騰。這是一幅又一幅讓人不忍卒睹的畫面,但確是香港難以抹去的殘酷現實。這也牽涉到香港城市治理的基本哲學,從英國殖民時期到回歸之後,都強調政府的「積極不干預」,對於市民退休的福利,都強調要靠市場經濟去解決。他們認為只有善用市場的機制,才會有資源的最佳分配,而不會出現福利國家「養懶人」的局面,也不會讓納稅人的錢被浪費。但市場的無形之手,卻無法解決貧富懸殊的有形痛苦。那些年逾花甲的香港人,在晚年生活沒有保障的情況下,只有回到原始的、艱苦的謀生方式,撿拾街頭商店棄置的紙皮與雜物,而與他們幾步之遙的繁華之地,卻是燈紅酒綠、酒池肉林,對比之強烈,映射香港尖銳的社會矛盾,也映射香港富裕中的貧窮。其實香港不是一直如此無情。在麥理浩(Crawford Murray MacLehose)擔任港督時期(一九七一至一九八二年),他秉承英國知識界的社會主義理想的傳統,積極推動公共建設,銳意解決居住問題,計劃興建可以容納一百八十萬人的公屋,化解很多底層百姓「居無屋」之痛。他也落實九年的義務教育,消除當時香港相當普遍的童工問題。他興建新市鎮,開闢沙田、荃灣、屯門等新社區,讓香港的生存空間擴大。他更冒天下之大不韙,不顧英國殖民官僚的勸阻,成立廉政公署,消除香港當時泛濫的貪腐問題。因而麥理浩成為英國殖民時期最好的港督。他雖然是牛津畢業,長期在英國官場打滾,但卻在香港很接地氣,能夠及時讓政府反應,解除民困。他重視開創新的領域,提供民眾新的視野,超越黨派政治的限制。更重要的是這位後來被封為「終身貴族」的港督,並沒有被「市場崇拜」所劫持,不會被財團的利益牽著鼻子走。他倒是時刻關注底層與中產階級的核心利益,重視政府的承擔,發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精神,展現他的人道主義情懷。如果當年的麥理浩可以,為何今天的林鄭月娥不可以?今天的香港財政盈餘比麥理浩時期不知多了好幾倍,但政府卻變得越來越小裏小氣,不敢面對貧富懸殊的問題,無法劍及履及解決不合理的現象。當年麥理浩超越他的下屬夏鼎基等人的識見,將香港的城市治理變得更有人情味,更能體恤民情。今天香港的高層官員卻沒有這樣的擔當,而只是當財政上的守財奴,讓弱勢群體陷入無助的境地。因而在二零一八年的風災之後,香港人除了要清理市面上的一片狼藉,也要面對內心深處的價值廢墟,尋回飄遠了的人道主義情懷,盡快向政府施壓,落實全民退休保障的理想。■1537413508561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