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左派被抓捕工運寒冬凜冽

中國左派的工運分子、維權人士相繼受到官方整肅,前後抓捕人數已近百人,甚至體制內的人士都受影響,規模比得上四年前針對自由派的「七零九大抓捕」。北京大力打壓維權行動,中國工運進入寒冬。自去年的深圳佳士工運以來,中國左派的工運分子、維權人士相繼受到官方整肅,前後抓捕人數已近百人,這是中國左派的寒冬。這一系列抓捕源於去年的佳士工運,自佳士工運聲援團學生被捕開始,中國左翼學生、維權人士以及非政府組織人員就相繼被中國當局整肅,漸漸由體制外的學生、維權人士,擴及與體制友善的人士,有別於四年前針對自由派的「七零九大抓捕」,這一系列抓捕行動是針對左派,顯示當局對待異見分子可謂是「左右開弓」。最新被捕的民間左派維權人士,是三位協助塵肺病人維權的網媒「新生代」編輯楊鄭君(包子)、危志立和柯成兵。楊鄭君在今年一月被捕,危志立和柯成兵則在三月二十日分別在廣州家中被帶走,危志立被提訊五次,詢問內容都與塵肺病人維權有關。危志立的妻子鄭楚然說:「湖南塵肺病工人來深圳維權,新生代三人就幫助他們把維權經過和他們生活的拮据寫出來。」相信被捕也是因為與塵肺病人維權有關,鄭楚然亦說在三月二十日到四月十九日,她曾請律師去見過危志立三次,但四月二十日之後也見不了。鄭楚然目前感到「迷茫」。大抓捕的起源大抓捕起源於去年五至八月在深圳、惠州爆發的佳士工運,是「六四」後罕有地工運與學運結合的運動,有北京大學、南京大學、中國人民大學等中國名校學生參與,聲援要求組建工會的佳士工人。惠州的聲援團人數曾近百人,但結果在八月二十四日被大規模抓捕,主要學生代表中山大學畢業生沈夢雨、北京大學畢業生岳昕等至今依然下落不明,有指她們被當局監視居住,不得與外界聯繫。當局對佳士事件的定性非常嚴重,除了參與工運的學生外,還拘捕了非政府組織「打工者中心」職員付常國,被指「收受境外資金指導工人行動」,以「尋釁滋事罪」進行刑事拘留,可見當局把深圳工運視為「與境外勢力勾結」的結果,將工運問題上升為國家安全層面的問題。也因為這個定性,及後逐步整肅與工運有關的大學左派學生社團。亞洲週刊在去年九月底的報道,就了解到至少有關包括北京大學、南京大學、中國人民大學、北京科技大學、北京語言大學、北京外國語大學以及西安理工大學七所大學的左翼社團被整肅。及後,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學會雖然被保留下來,但延至十二月毛誕前後,學會成員仍發動聲援工運的活動,於是學會被官方改組,原本成員如會長邱占萱、會員展振振也被開除出會,展振振更被校方退學,是「八九民運」之後,罕見地有學生因參與社會運動而被開除出校。在四月二十八日、「五一勞動節」前夕,邱占萱前往北京亦莊地區打工,體驗勞動,亦因此在同月二十九日失聯,據悉是被國保人員帶走。幾乎抓捕所有左翼行動者這批學生、維權人士先後參加過塵肺病維權、塔吊工人維權、日弘維權等左翼社會運動,是過去數年間中國工運的中堅,這接近一年內的抓捕就幾近把這批左翼行動者一網打盡。據佳士聲援團的消息,四名佳士聲援團成員岳昕、顧佳悅、沈夢雨及鄭永明遭廣東警方強迫在一段時長三十分鐘的視頻中進行認罪,承認自己接受外國勢力、境外勢力煽動。除學生、維權人士以外,一般工人的維權運動也受阻礙,去年到今年期間,來自湖南的塵肺病人患者就前後十多次到深圳信訪辦門外集會,要求改善賠償,但屢次交涉不果,湖南塵肺病人谷伏祥說,「深圳的維權行動一直沒有成效,部分工人更在維權時被打傷」,本來想在三月北京兩會期間進行上訪,但亦被湖南當地的國保阻攔,無法進行維權活動。而當局只願意提供一筆過的十至二十二萬人民幣(折合約一萬七千美元)的「人文關懷金」,不能應付日後生活所需要,顯示政府與塵肺病人仍難以有共識,處於隔空僵持的情況。這次抓捕將中國左翼的社會運動分子幾近清洗殆盡,破壞性可與四年前的「七零九大抓捕」相比,但有所不同的是起訴的罪名仍未清楚,暫時仍是較輕微的「尋釁滋事罪」為主,或由國保進行監視居住。■1558582023374

詳細內容

體制內溫和派被打壓

 與體制長期關係良好的公益組織社工最近受到嚴厲打壓,在五月八日就有三位社工李大君、梁自存以及李長江同時在各地被捕。他們長期從事工人維權、協助農民工融入城市生活的工作,主要是做社會公益活動、社區服務,包括農民工兒童、職校學生的輔導服務。李大君任職於二零零九年成立的北京行在人間文化發展中心、二零一一年成立的冷泉希望社區,都是協助農民工的團體,二零一二年李大君發布《建築業農民工職業安全與職業保護調研報告》甚至得到部分全國政協委員的批示,與體制關係密切。李長江創立的清湖學堂在二零一七年起與龍華區政法委員會合作,旗下項目受到龍華區法委贊助。而梁自存亦是於清華大學社會學系從事博士後研究,二零一六成立HOPE學堂,長期服務職業學校學生。上述三人都與體制關係密切,甚至可以說是體制內推動溫和改良的人士,但同樣受到官方的抓捕,據了解亦會從較嚴重的方向調查,反映體制內主張改善工人權益、充當緩衝作用的公益組織的生存也漸見艱難,工運和左翼公益服務可謂進入史無前例的寒冬。■1558582023608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