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雨災首相陷輿論暴雨

日本西部出現特大暴雨,受災嚴重,已造成一百五十九人死亡,五十六人失聯。在氣象廳已發出暴雨災害通知下,首相安倍及政要大臣卻把酒言歡,令執政自民黨陷入「輿論暴雨」中。日本西部地區七月六日起連日降下數十年罕見的特大暴雨,造成廣島、岡山和愛媛等十二個府縣嚴重受災。截至七月十日晚統計,此次特大暴雨災害已造成一百五十九人死亡,五十六人失聯,安危不明。此外,據目前不完全統計,住宅浸水和被淹受損或毀壞的數量至少有近二萬棟,約有近二十七萬戶斷水,至少有三萬多人在避難所避難;水災還造成五十多條鐵路停運。這也是平成(現任天皇年號)三十年來遭受損失最嚴重的暴雨災害。日本政府設立了「非常災害對策本部」,調集自衛隊等各方力量七萬五千人以及四十多架直升機展開緊急救援。為何一場暴雨卻造成西日本災情如此慘重?日本氣象廳七月九日將此次災害命名為「平成三十年七月暴雨」。氣象廳在七月六日預測稱將發生數十年一遇的重大災害,並向京都、廣島、岡山、兵庫、岐阜和愛媛等一府十縣發出了「大雨特別警報」。與此同時,氣象廳在九十三個觀測地點,紀錄到截至八日的兩天雨量刷新了日本氣象觀測史上的新高。其中岐阜縣中部關市為最多,降雨量高達七百四十二毫米;福岡久留米市的降雨量也達到三百八十三毫米;耳納山的降雨量則有四百四十毫米。瞬間強降雨導致河水泛濫,引發泥石流等衝垮橋樑和圍堤,重創陸路交通,有部分村落因此與外面隔絕,日本西半部地區十多條鐵路也暫停服務。在岡山縣倉敷市真備町地區的小田川發生兩處堤壩決堤,約一千二百公頃土地被淹,造成至少三成以上的民居被淹,其中更有超過一千人因潰堤河水淹沒家園而爬上屋頂避難,等待直升機和橡皮艇救援。七月十日,自衛隊和警察等救援隊在真備町地區又發現了十八具遺體,令該地區因水災死亡人數增至四十六人,佔岡山縣此次災害死亡人數的八成以上。據日本國土交通省統計,包括七號颱風導致的災情在內,岡山縣等七個地點發生潰壩。中央政府管理的三十六條河流中有一百二十三處、道府縣管理的八十三條河流中有九十一處發生了雨水越過堤壩的漫壩,以及沒有堤壩之河流的河水泛濫等災情。七月十日,廣島縣府中町的榎川發生泛濫,該町向河流周邊地域發出了疏散指示。罕見的特大暴雨災害也給企業和商店帶來打擊。交通網斷裂導致物流混亂,許多超市缺乏增補食品。馬自達的廣島縣府中町的總部工廠和山口縣防府市的防府工廠從七日停工至十日。大發工業也決定,大阪府池田市的池田工廠、京都府大山崎町的京都工廠、滋賀縣龍王町的滋賀第二工廠、大分縣中津市的大分工廠等四家工廠至九日繼續停工。松下公司透露,受暴雨影響被水淹,生產商用攝像機的岡山工廠九日繼續停工。久保田的阪神工廠尼崎事業所也遭水淹,部分生產線停工。為了迅速救災,日本政府設立了「非常災害對策本部」,首相安倍晉三強調,救災是跟時間賽跑,必須全力以赴。同時已準備好預備費,迅速推進對災民的緊急援助。安倍表示,為解決災區食物等生活物資不足的問題,擬把向當地便利店等運輸物資的車輛作為應急車輛對待。日本自衛隊等緊急派出陸海空救援部隊,投入救災官兵二萬九千五百人,出動艦艇十三艘、直升機三十八架等,截至七月十日成功救出二千二百五十九名孤立無援的災民,支援供水一萬三千五百多萬噸以及其他救援物資,再次在突發災害中發揮了「主力軍」的重要作用。罕見的一場暴雨也暴露了日本從中央到地方政府對此次雨災危害預估不足,對應不力。此次暴雨災害遇難者人數最多的廣島縣相繼發生大規模滑坡災害,形成泥石流湧入住宅區。其實二零零四年廣島市北部就曾發生過類似災害並由此建立防砂壩,但計劃範圍過大,至今未能完工,留下隱患。此次岡山縣等七個地方發生潰壩,其中倉敷市真備町一瞬間成為一片「汪洋」,防洪堤壩檢查修繕存在諸多「漏洞」。儘管日本國土交通省考慮到超過堤壩的暴雨頻發的現狀,在去年修改了日本《水防法》,納入了三十項以上緊急行動計劃,但大多沒有落實。此外,日本在抗震耐震防災中經驗頗豐,但對於颱風暴雨造成洪水泛濫、山體滑坡等災害的預防捉襟見肘。由於日本城鎮地區的民房中,舊制木房的比例特別高,所以對於洪水和泥石流的抵抗力十分脆弱。民眾怒火指向安倍政府值得關注的是,隨著暴雨災情擴大,日本社交媒體及網民開始將怒火指向安倍政府,質疑救災不力,令執政自民黨陷入「輿論暴雨」之中。事緣日本內閣官房副長官西村康稔和原經濟產業大臣政務官片山皐月在自己的推特上發文發圖稱,七月五日晚在赤阪議員宿舍會館與安倍及政要大臣一起喝酒言歡,「會場氣氛非常熱烈」。出席此次名為「赤阪自民亭」年輕議員交流會的不僅有安倍,還有自民黨政調會長岸田文雄、總務會長竹下亘和防衛大臣小野寺五典、法務大臣上川陽子等數十名議員。雖然西村和片山隨後刪除了自己的推文圖片,但這些截圖立即引起了日本網民的質疑與批評,指出在氣象廳已經發出暴雨災害通知下,安倍等卻在忙著「吃吃喝喝」,沒有在第一時間警惕與預防暴雨災害。在暴雨成災的六日及七日,也沒有及時組織救援,直到八日才成立「暴雨災害對策本部」並召開第一次會議。有網友稱:安倍八日才提出「救災就是與時間賽跑」,那前兩天幹什麼去了?組織此次交流會的自民黨總務會長竹下亘九日在記者會上表示:「無論怎樣的指責我都接受。我自己也沒想到會演變成如此嚴重的災害。」■1531366486011

詳細內容

朝韓無核化願景一抱泯恩仇

朝韓局勢峰迴路轉,「文金會」簽署了以實現半島無核化為共同目標的《板門店宣言》,爭取今年內結束戰爭狀態,被視作「特金會」序曲。金正恩殘暴形象變身和平天使,但韓國社會陰影仍在。已退居幕後的朝鮮國寶級新聞主播李春姬,每次出現時就表示朝鮮有大事發生。四月二十八日,七十四歲高齡的她再次身穿經典的艷粉色「赤古里」(Jeogori)裙裝,出現在朝鮮中央電視台的大熒幕上,慷慨激昂地向朝鮮民眾宣告:朝韓兩國領導人金正恩與文在寅會談取得圓滿成功,兩韓簽署《板門店宣言》,達成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的共同目標,創造了歷史性時刻。金正恩與文在寅挽手跨過阻礙南北和平的三十八度線,這一幕如同電影畫面般,定格在世界各地媒體的鏡頭中。四月二十七日,兩韓領導人時隔十一年再次會晤,會談結果打開了朝鮮半島走向和平的新局面。《板門店宣言》以完全棄核、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為共同目標,宣布兩韓停止一切相互敵對的行為,並在今年內結束半島戰爭狀態。而文在寅將在秋季訪問平壤;兩韓離散家屬團聚活動於八月十五日舉行;「斷裂」的韓朝東海線及京義線鐵路及道路重新連接。會後,韓方全面停止邊境喊話與散布傳單等敵對行為,關閉設置在非軍事區的幾十個宣揚韓國文化及意識形態的高音喇叭,並從會談當日開始拆除相關設備,這成為和解與建立軍事互信的第一個具體行動。朝方也作出回應,從五月五日起把時間調快半小時,恢復使用與韓國一致的東九區時間。據朝中社報道,金正恩在會談時看到分別顯示平壤和首爾時間的鐘錶時感到「心痛」,提出要實現民族和解首先應該統一朝鮮半島的標準時間。在豐碩的會談成果的推動下,關係冰凍三尺的兩韓似要「渡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了。韓國民眾大概是「文金會」最忠實的觀眾,兩韓領導人的親密互動以及半島局勢的峰迴路轉,提振了韓國民眾對朝鮮的信心。韓國民調大反轉韓國民調機構在會談前後分別進行了兩次民意調查,不相信朝鮮放棄核武的民眾比率從會前百分之七十八點三大幅降至百分之二十六點二,而表示相信半島將實現無核化和持久和平的民眾,從百分之十四點七激增至百分之六十四點七,前後結果出現大反轉。兩韓會談釋放了半島無核化、民族和解統一的信號,多數韓國民眾對這一次政治解凍抱持樂觀態度,也對文在寅的努力給予正面評價,使其支持率在時隔四個月後再次突破百分之七十。然而,不同於韓美的正面評價,在朝鮮問題上被邊緣化、逐漸喪失發言權的日本並不看好這次會談的結果,日媒報道,朝鮮總是在遭遇嚴重的國際制裁、經濟受挫後,被迫同意回到談判桌,談判的結局或與前兩次一樣流於形式,不能掉以輕心。重演南柯一夢?在板門店韓方一側「和平之家」的留言簿上,金正恩提筆寫下「新的歷史從現在開始,和平時代始於新起點」。自一九五三年朝鮮戰爭結束以來,金正恩是首位踏上韓國領土的朝鮮領導人,這一邁向和平的舉動註定要被寫入史書。但實際上,用六十五年的時間跨過三八線並不是最困難的,難的是如何衝破核武問題的籓籬,結束朝鮮半島的冷戰狀態。《板門店宣言》雖然給出了可期的承諾,卻沒有提及具體措施和時間表,和談結局究竟會如願以償,還是如南柯一夢般空歡喜一場?這次亮相板門店,金正恩展現了開誠布公、幽默健談的一面,與文在寅握手言歡甚至擁抱,顛覆了他一向冷血殘暴的獨裁者形象,像是另外一個人。在二十七日的會談直播中,金正恩的微笑攻勢卓有成效,「很幽默」、「很親切」、「普通青年」是輿論對他的最新評價,但也有反對聲音指,散發友好魅力是為了掩蓋真正企圖的政治作秀,而這種質疑並非空穴來風。兩韓分治以後,南北曾兩度相逢一笑。朝鮮已故領導人金正日曾在二零零零年和二零零七年,分別與韓國時任總統金大中、盧武鉉會晤,地點均設在平壤。金大中與金正日簽署了《南北共同宣言》,致力解決國家統一、人道主義問題,更憑藉「陽光政策」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盧武鉉與金正日會談時,朝鮮同意凍結核計劃,雙方簽訂《南北關係發展與和平繁榮宣言》,主旨是為韓戰畫上句點,實現朝鮮半島永久和平。兩次宣言為朝鮮換來了無條件的經濟、能源援助,以及對外關係的改善,但金正日在墨跡未乾時出爾反爾,挪用援助資金,加快了核武研發的速度。在多次違反遊戲規則後,朝鮮信譽赤字,致使這次會談被質疑是金氏政權的故伎重施。擁核背景下的棄核承諾朝鮮半島局勢是牽動國際政治舞台的重心,帶來和平曙光的會談結果無疑是鼓舞人心的,但和談的全新歷史背景也是重要考量。會談前不久,四月二十日,朝鮮宣布停止核試與導彈發射,同時以擁核國自居,稱在不受核威脅及挑釁的情況下,朝鮮決不使用核武器,承諾在任何情況下不會將核武或核技術轉移給其他國家,而這些恰恰都是擁核國家依照國際社會《核不擴散條約》所需承擔的責任。金正恩早在二零一八年新年賀詞中,就已經宣布朝鮮完成核武建設,發射按鈕就在他的辦公桌上,攻擊範圍可以覆蓋美國本土。金氏家族把核武看作金氏政權存續的關鍵,過去幾十年間,國際社會對朝鮮實施了數次制裁,力度一次比一次強,也沒能有效遏制朝鮮的核武野心,如此大費周章獲得的政權保障沒有理由要放棄,擁核背景下的「棄核」承諾可信的空間有多少?若朝鮮不能棄核,兩韓即使建立了永久的和平機制也難以穩固。「文金會」被視作即將登場的「特金會」序曲。兩韓會談尚未在朝鮮如何兌現棄核諾言的關鍵問題上取得實質性成果,國際社會唯有將期待的目光落在史無前例的「特金會」上。美國總統特朗普與金正恩會談的時間、地點等具體細節至今懸而未決,特朗普在「文金會」後發推特(twitter)稱,要在三到四週內與金正恩會面,也有意在板門店「和平之家」或者展開會談,而之前特朗普亦曾提及新加坡和蒙古等多個選項。韓國媒體認為,特朗普所指板門店應該不會是朝方一側的「自由之家」,且不能排除在第三方國家進行會談的可能性。板門店是安全堡壘金正恩罕見地迅速作出回應,表示贊成在板門店會晤的提議。極少對外公開活動行蹤的金正恩自掌權以來,被認為從未離開過朝鮮,在國際社會的譴責和軍事威懾下,板門店自然是金正恩心目中躲避「斬首行動」的安全堡壘。而作為停戰協定的簽署地,板門店是兩韓冷戰時期的象徵,若能在此舉行「特金會」,曾經象徵分裂的標誌將被賦予煥然一新的和平意義。文在寅四月二十八日與特朗普通電話長達七十五分鐘,討論兩韓首腦會談結果。這次通話是文在寅就職以來,韓美元首通話時間最長的一次。據青瓦台發言人金宜謙透露,文在寅在電話中表示,金正恩對特朗普令「特金會」得以舉行予以高度評價,見面會「很談得來」。美方堅持對朝實施最嚴厲制裁、要求朝鮮徹底棄核且不可逆轉的強硬立場,並未因「文金會」順利結束而改變,而金正恩為保政權定不會輕易放棄核武,美朝各自手握籌碼,讓半島實現和平與無核化的願景充滿了變數。美國有民眾呼籲,特朗普在推動兩韓和談進程中扮演的角色舉足輕重,應被授予諾貝爾和平獎,而韓國總統文在寅也公開表示支持。如果「特金會」最終能讓朝鮮半島擺脫核武陰霾,頒發諾獎給特朗普或許不會是空頭支票。■1525318973334

詳細內容

日本憂慮被邊緣化

日本在朝鮮半島無核化進程中被邊緣化,對朝外交面臨嚴峻考驗。朝鮮半島無核化迎來柳暗花明又一春。朝韓首腦金正恩與文在寅四月二十七日在板門店携手跨出了歷史性一步,為即將舉行的美朝首腦會談鋪墊氣氛,也令一直強調對朝鮮採取最嚴制裁和極限施壓的日本陷入了完全被「邊緣化」的尷尬之中,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轉口表示,要與金正恩舉行日朝會談並解決日本人質綁架問題,目前這變成了一種「單相思」。日本媒體大幅報道了此次朝鮮領導人金正恩與韓國總統文在寅在板門店韓國一側「和平之家」進行的歷史性首腦會談,日本主要電視台還在朝韓會談新聞中心設置了現場直播平台,報道朝韓領導人會晤的進展情況與取得的成果。在朝鮮半島一度戰雲密布卻突然峰迴路轉,出現歷史性緩和的大變局中,日本輿論憂慮日本在朝鮮半島無核化進程中已被邊緣化,而舉行日朝會談,解決日本國民關注的朝鮮綁架日本人質問題等懸案遙遙無期,安倍對朝外交面臨嚴峻考驗。制裁朝鮮的急先鋒近年來,日本追隨美國,成為對朝鮮採取最重制裁、推行極限施壓的「急先鋒」。日本除了執行聯合國對朝制裁決議外,還發起至今多達九次的對朝「單獨制裁」,涉及朝鮮八十四個團體和一百零八人。日朝進出口貿易八年為零,甚至嚴厲到在日本向朝鮮匯款,連十萬日圓(約九百一十一美元)也要進行嚴格審查。日朝關係處於歷史上最為緊張對立局面。而日本政府取消在日朝鮮人學校的教育補貼,不僅激起在日朝鮮人學校的強烈不滿,而且也令在日韓國民間團體「揭竿而起」,每週前往日本文部科學省進行抗議。1525318973412

詳細內容

大馬最激烈選舉朝野生死之戰

大馬選舉提名期結束,執政黨國陣除一州議席不戰而勝外,所有議席均面對在野黨挑戰。選戰被視為是對納吉和馬哈迪的公投,納吉若敗有機會背上官司,馬哈迪敗則未來十年都沒有領袖能挑戰國陣執政地位。馬來西亞大選在四月二十八日舉行提名,執政黨國陣除了一個州議席不戰而勝,在所有二百二十二個國會議席及五百零四個州議席均面對在野黨的全面挑戰。除了國陣和使用公正黨旗幟上陣的希望聯盟(希盟)兩大陣線的對決,另有二十一個政黨出戰本屆大選,候選人多達兩千三百三十三人。由看守首相納吉領軍的國陣在本屆大選中面對前首相馬哈迪統率的希盟強大挑戰,脫離在野黨陣線獨自上陣的伊斯蘭黨則扮演攪局角色。根據選委會公布的資料,國陣在此次大選競逐兩百二十二個國會席,由行動黨、公正黨、土著團結黨及誠信黨組成的希盟則競選兩百零三席;希盟的盟友、由執政成員黨巫統前副主席兼前任鄉村發展部長沙菲宜領導的人民復興黨則在沙巴競選十七席;自稱將在大選後扮演造王者角色的伊斯蘭黨則競逐一百五十八席;另有多個小黨及獨立人士也參與混戰。根據憲法,大馬每五年必須舉行選舉,大馬承繼英國議會民主制,每個席位得票最多的政黨將贏得該議席,而政府是由贏得最多議席的政黨組成,而非取得最大總得票率的政黨。上屆大選是在二零一三年舉行,國陣當時取得百分之四十九的得票率,不過卻贏得近六成議席,而當時由行動黨、公正黨及伊斯蘭黨組成的在野黨陣線雖然贏得百分之五十一的選票,卻還是無法贏得政權。本屆選舉被形容為「選舉之母」,也是對納吉與馬哈迪的公投;這也是歷來最激烈的選舉,雙方都把此役視為「生死之戰」。納吉若在此次大選丟失政權或不能保持上屆選舉的成績,二零零九年前首相阿都拉因選舉成績不理想而面對黨內逼宮下台的事件將會重演,而他也可能面對官司,因為在野黨已放話,一旦推翻國陣,在野黨將調查「一馬公司」(1MDB)醜聞。1525318973553

詳細內容

亞洲週刊創建全球華人文化橋樑

亞洲週刊三十週年,秉持「全球視野、本土情懷」,凝聚著不同領域最敏銳的心靈,解讀時代的密碼,成為全球中文讀者的精神家園。「亞洲銀行三百」、「全球華商一千」、「二零一七亞洲卓越品牌」、「二零一七亞洲新銳品牌」及「第三屆全球傑出青年領袖大獎」得獎者,共同分享光榮和夢想。亞洲週刊三十歲了。它秉持「全球視野、本土情懷」,凝聚著不同領域最敏銳的心靈,解讀時代的密碼,成為全球華人的精神家園。四月二十三日,亞洲週刊三十週年酒會暨「亞洲銀行三百」、「全球華商一千」、「二零一七亞洲卓越品牌」、「二零一七亞洲新銳品牌」及「第三屆全球傑出青年領袖大獎」頒獎典禮,在銅鑼灣富豪酒店舉行。過往三十年,亞洲週刊以放之四海皆準的中文書寫新聞,以經濟中華、文化中華、創意中華三大主題,創建連結全球華人的文化橋樑。創刊時,正逢台海兩岸關係融冰,兩岸人民久別重逢的歷史瞬間開啟了華人互動的新時代,也成就了亞洲週刊以「笑聲淚影回鄉行」為題、充滿感性的創刊號。總編輯邱立本與亞洲週刊結緣於一九九零年,在總編輯的位置上耕耘了超過四分之一個世紀,體會了從「見證歷史」到「參與歷史」的興奮、喜悅與哀愁。他致詞時表示,從一九八七年台灣解嚴,到九十年代馬來西亞華人回中國大陸探親的限制解除,冷戰時代的鐵幕被親情與新的政情與商情融化,全球化浪潮下,世界華人密切互動的時代開啟,而亞洲週刊三十年的歷史見證了這個時代的翻轉,記錄和詮釋了世界史翻天覆地的變遷。當下中文成為越來越強勢的語言,凝聚越來越多的非華人中文讀者,邱立本期許,未來三十年,亞洲週刊不僅僅瞄準全球華人,而是超越族裔局限,進入全新歷史範疇,讓這一份國際化的中文刊物,服務全球閱讀中文的讀者,不分種族、宗教和意識形態,都可以在亞洲週刊找到自己的精神家園。世界華文媒體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張聰也為亞洲週刊三十歲生日獻上賀詞。她形容亞洲週刊是媒體的「異數」,不局限於一個城市或一個國家,而是落實全球視野,是全球華人的精神家園。每次閱讀亞洲週刊,她「總覺得有一種遠方的召喚,讓人想走出自己生活的『舒適圈』(Comfort Zone)」,去一些陌生但又熟悉的城市發現自己心中的詩和遠方,建立一個從所在城市到其他城市的心靈通道,找到與不同國家的人打交道的心靈通道,這便是亞洲週刊的魅力。張聰也指出,新的時代背景下,亞洲週刊「詩與遠方」的事業也迎來了改革的春天,如何在互聯網時代提供全面的數碼平台、有更多層次的表現方式是最新的挑戰。作為經營者,張聰願與週刊一道,力求改變經營方式,讓週刊更具競爭力,更加與時俱進,成為一個立體的編輯部,讓讀者、編者與作者之間,有豐富的線上線下互動,讓遠方的天涯若比鄰,讓詩的意境撫慰這個孤獨的星球。晚會現場播放視頻,中華民國前總統馬英九、香港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南方都市報》前總編輯程益中、香港科技大學人文學部主任唐立(Christian Daniels)、日本資深媒體人本田善彥、兩岸三地著名作家陳若曦等發表賀辭,香港中樂團也前來演奏助興。正如亞洲週刊總編輯邱立本所言,亞洲週刊的三十年,是中文共同體的光榮與夢想,也是亞洲週刊發展的最新動力與對未來的期許。因此,「喝一杯對過去三十年的總結,也喝一杯對未來三十年的期許」。■1525318973615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