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成立金融安全發展聯盟

金融安全發展聯盟在香港舉辦成立論壇,主題是「金融數字化安全發展:監管科技和標準」。聯盟成立目的是打擊網上金融詐騙活動,邀請了東盟七國以及香港、澳門參與,制訂共同標準。金融科技發展日新月異,值此科技先行之際,人們面臨的是一個風險與機會並存的時代。金融是建立在資訊和信心基礎上的特殊行業,健全的金融體系基礎取決於資訊的可靠性,特別是客戶、交易對象以及仲介資訊的健全和完整。當下中美貿易大戰時起時伏;日前阿根廷央行瘋狂舉動震撼全球金融市場;中國央行擬定新規,互聯網不能隨意買賣黃金……種種跡象顯示,金融發展與安全,金融發展與改革,重拳整治金融領域已是時候了。五月九日,金融安全發展聯盟(下稱「聯盟」)在香港舉辦成立論壇,主題是「金融數字(數碼、數位)化安全發展:監管科技和標準」。為打擊網上金融詐騙活動,「聯盟」發起成立研究與工作小組,邀請東盟七國以及香港、澳門參與,研究制訂共同標準,在互聯網金融環境下,如何透過互聯網科技認識金融客戶(KYC,即know your customer),以監管網上金融詐騙活動。這次參與的七國金融監管機構包括菲律賓、老撾、柬埔寨、印尼、緬甸、泰國、汶萊。「聯盟」由經濟金融領域的知名經濟學家、學者及法律界專業人士組成,是非牟利國際平台,主席團成員包括經濟金融學家沈聯濤、香港原證監會主席及法律專家梁定邦、澳門金融局前主席丁連星、前FATF(金融行動特別工作組)主席盧古嘉利等。聯盟開展科研課題論壇、科技方案研究,參與區域間標準的擬定,用以評估和應對金融系統在資訊數字化發展所面臨的挑戰,並以專家身份與國際組織、區域央行或監管機構交流互動,分享反饋區域的進展情況,打擊國際洗黑錢等犯罪活動,成為國際間溝通協作的又一橋樑。香港特區政府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劉怡翔於論壇上表示,金融科技發展出現了不少創新金融產品,提升了金融市場效率,但同時也對金融安全和金融穩定帶來風險。金融科技如區塊鏈技術,令監管機構在識別反洗黑錢活動、反恐怖組織金融活動上,面對新的挑戰,監管機構需要好好利用金融科技,更好地認識互聯網上的金融使用客戶背景。他認為,各國政府、監管機構等應聯手合作,共同應對金融科技所帶來的金融風險問題,以免出現監管上的漏洞。1526527581509

詳細內容

專訪﹕金融安全發展聯盟名譽主席梁定邦

金融安全發展聯盟提供一個國際性非政府平台,成為政府與業界橋樑。金融安全發展聯盟成立以後,要為中央銀行、金融管理局、金融監管機構、專業人士和技術專家,提供一個國際性非政府平台,成為國際間交流協作的互助橋樑,提供一個政府和業界的討論平台。五月九日,聯盟成立當天,聯盟名譽主席梁定邦接受亞洲週刊獨家專訪時強調:「大家互相了解後,如果將來用了新的科技,大家可以對於任何科技本身的標準有一些共同的認識,以維持國際金融系統的穩定和安全;希望聯盟可以達到這個目標。」梁定邦是香港執業資深大律師、香港證監會前主席、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前首席顧問,他長期力促香港及中國內地金融體系發展。以下是採訪問答摘要﹕金融安全發展聯盟為什麼在這個時候成立呢?這個聯盟從二零一七年已開始萌芽了。十一月,丁主席(丁連星)在澳門金融管理局長剛卸任時發覺一些問題,因為現在的銀行各方面都開始用高科技手段,包括很多新公司,比如說螞蟻金服等,而科技發展和金融穩定的關係是,科技發展可以幫助金融穩定,也可以擾亂金融穩定。此時此刻就需要建立聯盟來幫助金融與科技找到一個最佳平衡點。怎麼理解聯盟的成立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上提出的金融改革關聯?1526527581587

詳細內容

馬克思秘密情史情何以堪

馬克思是充滿真性情的人。他與妻子燕妮感情深厚,但也與家中女傭海倫偷情而生下私生子,未肩負父親的責任。在十九世紀泛道德主義的高壓社會氛圍中,父子咫尺天涯未能相認,成為他一生的最痛。馬克思(Karl Marx)不是聖人。這一位充滿人道主義情懷的思想家,其實也是一位充滿真性情的人,他與妻子燕妮的感情很深,但他也與家中的女傭偷情,最後生下私生子,卻不容於社會,也無法肩負父親的責任,在十九世紀泛道德主義的高壓社會氛圍中,父子咫尺天涯未能相認,成為他一生的最痛。今年五月五日為馬克思二百歲冥誕,全球都有紀念活動舉行。中國大打「馬克思牌」,央視推出了連續五集的《馬克思是對的》,以及上下兩集的《不朽的馬克思》,對馬克思的功績大加褒揚,再度將馬克思供上神壇。也許是為讓馬克思的偉大形象完美無瑕,中國官方都對馬克思的情感秘聞隻字未提,讓群眾未能了解這位偉大革命導師的人性真貌。恩格斯替馬克思背黑鍋馬克思和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是一生的摯友,亦是永遠不離不棄的革命同志。二人惺惺相惜,並為後世留下辯證且進步的哲學遺產。《資本論》這本曠世巨作,見證著他們分工合作締造革命藍本的深刻情誼——馬克思從事《資本論》的寫作,恩格斯則為幕後的金主,為它的出版和聲名遠播立下了汗馬功勞。但中國與過去蘇聯的歷史都沒有透露馬克思讓家裏女傭珠胎暗結,生下了私生子,而恩格斯為了老友的「革命名聲」,不惜背上黑鍋,當上了這名私生子的父親。馬克思這名女僕名字叫做海倫·得穆特(Helene Demuth),她也被馬克思親暱地稱作小琳蘅(Lenchen)及「尼姆」(Nym),一八二三年出生於德國萊茵蘭村莊的農民家庭,父輩從事麵包師的工作。海倫九歲時就在馬克思妻子燕妮的母親家做幫傭,後來被燕妮的母親作為禮物送給燕妮。海倫追隨馬克思一家長達三十八年,並未曾獲得薪酬。海倫與馬克思的家庭共患難,奉獻了自己的一生,在馬克思去世後,她搬去恩格斯家服侍他,並與恩格斯合力整理出最後兩卷《資本論》,從未有過半點怨言。馬克思、恩格斯、海倫以及馬克思之妻燕妮,四個人看似平和地生活著,背後卻是情海翻騰的暗流。一八四五年,馬克思被德國政府驅逐,燕妮又懷上身孕,燕妮的母親就將身邊二十二歲的海倫,送去給女兒燕妮當女僕,幫助馬克思夫婦照顧年幼的孩子們。馬克思一家先後流亡法國和比利時,海倫與他們一起逃亡,最終在一八四九年八月移居英國倫敦,她與馬克思兩個家族的回憶錄證明了她一生所做出的奉獻。出於身份的緣故,海倫的聲音鮮有被外界聽到,除了她的遺囑以外,其人生幾無留下書面記錄。海倫見證了馬克思家族的顛沛流離,陪伴了馬克思度過人生最艱難的時期,這段經歷令馬克思尤為珍視,兩人間也漸漸催生出特別的感情。一八五一年六月,馬克思與海倫的私生子弗雷德里克·劉易斯·德穆特(Frederick Lewis Demuth/弗雷迪,Freddy)誕生,兩人的婚外情開花結果。為革命大義掩藏不倫戀馬克思與海倫的不倫戀情終究被燕妮發現,這令燕妮相當沮喪,她夾在馬克思的革命工作與情婦之間,生活得格外艱難。英國史學家瑪麗·格貝爾(Mary Gabriel)在二零一一年的作品《愛與資本:馬克思家事》(Love & Capital)一書中提到,「當燕妮因為溫飽問題向家人尋求幫助時,馬克思卻在迪恩街與海倫發生性關係」,「不知道這是兩人第一次還是最後一次發生關係」。這本書早就由湖南人民出版社推出中譯本,讓讀者知道馬克思的人性真貌。海倫和弗雷德里克本應被驅逐出馬克思的家庭,但這種做法為馬克思與恩格斯所反對。一旦這對母子離開,婚外情的秘密隨時都面臨著被揭露的危險,將會令馬克思和恩格斯的事業受盡非議。燕妮本人當時也審時度勢,考慮到自己生存處境不易,無法承擔家庭破裂帶來的風險,同時也為了不阻礙馬克思的共產主義事業,竟就此忍下近三十年的光陰。私生子不能走正門馬克思本人更加對這段父子關係極力遮掩,認為這將會對他作為革命領袖和先知的形象造成致命的傷害,他不僅拒絕承認弗雷德里克是自己的親生骨肉,還拒絕承擔養育弗雷德里克的責任。恩格斯將弗雷德里克寄養在一個名叫劉易斯的工人階級家庭中,還為他負擔了生活所需。弗雷德里克被允許參觀馬克思一家,但必須要從房子的後門行進,在廚房裏與母親短暫相聚。其實在當時,馬克思和恩格斯的大部分好友都知道弗雷德里克的存在,海倫與馬克思和恩格斯的密切關係也並非什麼天大的秘密,如若弗雷德里克的身世影響到馬克思與恩格斯兩者中任何一人,並關聯到共產主義運動中的「馬克思主義黨派」,他們便會用「遠房親戚」之名輕而易舉地將弗雷德里克拒之門外,如此一來,弗雷德里克的存在便無關痛癢。海倫在一八九零年死於癌症,並被安葬在馬克思家庭的墓地旁。恩格斯在她的葬禮上高度讚揚其聰穎又善良,關心他人,為人可靠,且馬克思與海倫商談了許多複雜而困難的黨務工作,乃至經濟學著作的有關問題。馬克思逝世後,也是海倫幫助恩格斯處理了很多棘手難題,讓他的工作和生活得以順利進行。弗雷德里克是海倫遺囑的唯一受益者,海倫把九十五英鎊的全部財產都交給了他,而海倫當時提供的出生證明並未寫明弗雷德里克的父親是誰。直至一九六二年一封文件的披露,才終於讓私生子弗雷德里克的故事浮出水面,在此之前,他在人們關於馬克思和恩格斯的生活紀實中都只是一個完全不起眼的人物。據該文件披露的故事內容,在馬克思的勸服下,恩格斯為馬克思「頂罪」,變身坊間口耳相傳的「弗雷德里克之父」。或許與自身名譽相比,恩格斯更關心馬克思在共產主義事業中的名聲。因此,即使有一封能夠證明馬克思「婚外情」的信,恩格斯也可能將之銷毀殆盡。然而在臨終前,也是馬克思和燕妮去世之後,恩格斯還是決定不要將這一秘密帶進墳墓,用筆在盤子上寫下心聲,寫下弗雷德里克其實是「馬克思的兒子」,還以歷史的真面貌。馬克思一家的死亡魔咒弗雷德里克是馬克思僅存的男丁骨血,但和父親馬克思與養父恩格斯的深厚學養比較,他受教育程度很低,後來做了一名機器維修工人,成為了名副其實的僱傭勞動者;不太順遂的生活使他無法對馬克思的階級運動產生任何興趣。一九二九年,弗雷德里克七十八歲的生命畫上句號。而他這一生,只在從廚房側門進去探望母親海倫時,見過自己的親生父親一次。直到離開世界的那一刻,他也許都未曾了解自己是革命大師的兒子。但也許是這樣的生活,讓弗雷德里克沒有和他的同父異母的哥哥姐姐們那樣面對更悲慘的命運。馬克思和燕妮生了七個孩子,但四名都夭折,他們唯一的兒子埃德加病死在父親的懷抱裏,但最悲哀的是三名女兒,在馬克思死後,兩人都先後自殺而死。死亡成為馬克思一家的魔咒,而弗雷德里克這名私生子反而逃過魔咒,得以善終。■1526527579060

詳細內容

朝韓無核化願景一抱泯恩仇

朝韓局勢峰迴路轉,「文金會」簽署了以實現半島無核化為共同目標的《板門店宣言》,爭取今年內結束戰爭狀態,被視作「特金會」序曲。金正恩殘暴形象變身和平天使,但韓國社會陰影仍在。已退居幕後的朝鮮國寶級新聞主播李春姬,每次出現時就表示朝鮮有大事發生。四月二十八日,七十四歲高齡的她再次身穿經典的艷粉色「赤古里」(Jeogori)裙裝,出現在朝鮮中央電視台的大熒幕上,慷慨激昂地向朝鮮民眾宣告:朝韓兩國領導人金正恩與文在寅會談取得圓滿成功,兩韓簽署《板門店宣言》,達成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的共同目標,創造了歷史性時刻。金正恩與文在寅挽手跨過阻礙南北和平的三十八度線,這一幕如同電影畫面般,定格在世界各地媒體的鏡頭中。四月二十七日,兩韓領導人時隔十一年再次會晤,會談結果打開了朝鮮半島走向和平的新局面。《板門店宣言》以完全棄核、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為共同目標,宣布兩韓停止一切相互敵對的行為,並在今年內結束半島戰爭狀態。而文在寅將在秋季訪問平壤;兩韓離散家屬團聚活動於八月十五日舉行;「斷裂」的韓朝東海線及京義線鐵路及道路重新連接。會後,韓方全面停止邊境喊話與散布傳單等敵對行為,關閉設置在非軍事區的幾十個宣揚韓國文化及意識形態的高音喇叭,並從會談當日開始拆除相關設備,這成為和解與建立軍事互信的第一個具體行動。朝方也作出回應,從五月五日起把時間調快半小時,恢復使用與韓國一致的東九區時間。據朝中社報道,金正恩在會談時看到分別顯示平壤和首爾時間的鐘錶時感到「心痛」,提出要實現民族和解首先應該統一朝鮮半島的標準時間。在豐碩的會談成果的推動下,關係冰凍三尺的兩韓似要「渡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了。韓國民眾大概是「文金會」最忠實的觀眾,兩韓領導人的親密互動以及半島局勢的峰迴路轉,提振了韓國民眾對朝鮮的信心。韓國民調大反轉韓國民調機構在會談前後分別進行了兩次民意調查,不相信朝鮮放棄核武的民眾比率從會前百分之七十八點三大幅降至百分之二十六點二,而表示相信半島將實現無核化和持久和平的民眾,從百分之十四點七激增至百分之六十四點七,前後結果出現大反轉。兩韓會談釋放了半島無核化、民族和解統一的信號,多數韓國民眾對這一次政治解凍抱持樂觀態度,也對文在寅的努力給予正面評價,使其支持率在時隔四個月後再次突破百分之七十。然而,不同於韓美的正面評價,在朝鮮問題上被邊緣化、逐漸喪失發言權的日本並不看好這次會談的結果,日媒報道,朝鮮總是在遭遇嚴重的國際制裁、經濟受挫後,被迫同意回到談判桌,談判的結局或與前兩次一樣流於形式,不能掉以輕心。重演南柯一夢?在板門店韓方一側「和平之家」的留言簿上,金正恩提筆寫下「新的歷史從現在開始,和平時代始於新起點」。自一九五三年朝鮮戰爭結束以來,金正恩是首位踏上韓國領土的朝鮮領導人,這一邁向和平的舉動註定要被寫入史書。但實際上,用六十五年的時間跨過三八線並不是最困難的,難的是如何衝破核武問題的籓籬,結束朝鮮半島的冷戰狀態。《板門店宣言》雖然給出了可期的承諾,卻沒有提及具體措施和時間表,和談結局究竟會如願以償,還是如南柯一夢般空歡喜一場?這次亮相板門店,金正恩展現了開誠布公、幽默健談的一面,與文在寅握手言歡甚至擁抱,顛覆了他一向冷血殘暴的獨裁者形象,像是另外一個人。在二十七日的會談直播中,金正恩的微笑攻勢卓有成效,「很幽默」、「很親切」、「普通青年」是輿論對他的最新評價,但也有反對聲音指,散發友好魅力是為了掩蓋真正企圖的政治作秀,而這種質疑並非空穴來風。兩韓分治以後,南北曾兩度相逢一笑。朝鮮已故領導人金正日曾在二零零零年和二零零七年,分別與韓國時任總統金大中、盧武鉉會晤,地點均設在平壤。金大中與金正日簽署了《南北共同宣言》,致力解決國家統一、人道主義問題,更憑藉「陽光政策」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盧武鉉與金正日會談時,朝鮮同意凍結核計劃,雙方簽訂《南北關係發展與和平繁榮宣言》,主旨是為韓戰畫上句點,實現朝鮮半島永久和平。兩次宣言為朝鮮換來了無條件的經濟、能源援助,以及對外關係的改善,但金正日在墨跡未乾時出爾反爾,挪用援助資金,加快了核武研發的速度。在多次違反遊戲規則後,朝鮮信譽赤字,致使這次會談被質疑是金氏政權的故伎重施。擁核背景下的棄核承諾朝鮮半島局勢是牽動國際政治舞台的重心,帶來和平曙光的會談結果無疑是鼓舞人心的,但和談的全新歷史背景也是重要考量。會談前不久,四月二十日,朝鮮宣布停止核試與導彈發射,同時以擁核國自居,稱在不受核威脅及挑釁的情況下,朝鮮決不使用核武器,承諾在任何情況下不會將核武或核技術轉移給其他國家,而這些恰恰都是擁核國家依照國際社會《核不擴散條約》所需承擔的責任。金正恩早在二零一八年新年賀詞中,就已經宣布朝鮮完成核武建設,發射按鈕就在他的辦公桌上,攻擊範圍可以覆蓋美國本土。金氏家族把核武看作金氏政權存續的關鍵,過去幾十年間,國際社會對朝鮮實施了數次制裁,力度一次比一次強,也沒能有效遏制朝鮮的核武野心,如此大費周章獲得的政權保障沒有理由要放棄,擁核背景下的「棄核」承諾可信的空間有多少?若朝鮮不能棄核,兩韓即使建立了永久的和平機制也難以穩固。「文金會」被視作即將登場的「特金會」序曲。兩韓會談尚未在朝鮮如何兌現棄核諾言的關鍵問題上取得實質性成果,國際社會唯有將期待的目光落在史無前例的「特金會」上。美國總統特朗普與金正恩會談的時間、地點等具體細節至今懸而未決,特朗普在「文金會」後發推特(twitter)稱,要在三到四週內與金正恩會面,也有意在板門店「和平之家」或者展開會談,而之前特朗普亦曾提及新加坡和蒙古等多個選項。韓國媒體認為,特朗普所指板門店應該不會是朝方一側的「自由之家」,且不能排除在第三方國家進行會談的可能性。板門店是安全堡壘金正恩罕見地迅速作出回應,表示贊成在板門店會晤的提議。極少對外公開活動行蹤的金正恩自掌權以來,被認為從未離開過朝鮮,在國際社會的譴責和軍事威懾下,板門店自然是金正恩心目中躲避「斬首行動」的安全堡壘。而作為停戰協定的簽署地,板門店是兩韓冷戰時期的象徵,若能在此舉行「特金會」,曾經象徵分裂的標誌將被賦予煥然一新的和平意義。文在寅四月二十八日與特朗普通電話長達七十五分鐘,討論兩韓首腦會談結果。這次通話是文在寅就職以來,韓美元首通話時間最長的一次。據青瓦台發言人金宜謙透露,文在寅在電話中表示,金正恩對特朗普令「特金會」得以舉行予以高度評價,見面會「很談得來」。美方堅持對朝實施最嚴厲制裁、要求朝鮮徹底棄核且不可逆轉的強硬立場,並未因「文金會」順利結束而改變,而金正恩為保政權定不會輕易放棄核武,美朝各自手握籌碼,讓半島實現和平與無核化的願景充滿了變數。美國有民眾呼籲,特朗普在推動兩韓和談進程中扮演的角色舉足輕重,應被授予諾貝爾和平獎,而韓國總統文在寅也公開表示支持。如果「特金會」最終能讓朝鮮半島擺脫核武陰霾,頒發諾獎給特朗普或許不會是空頭支票。■1525318973334

詳細內容

日本憂慮被邊緣化

日本在朝鮮半島無核化進程中被邊緣化,對朝外交面臨嚴峻考驗。朝鮮半島無核化迎來柳暗花明又一春。朝韓首腦金正恩與文在寅四月二十七日在板門店携手跨出了歷史性一步,為即將舉行的美朝首腦會談鋪墊氣氛,也令一直強調對朝鮮採取最嚴制裁和極限施壓的日本陷入了完全被「邊緣化」的尷尬之中,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轉口表示,要與金正恩舉行日朝會談並解決日本人質綁架問題,目前這變成了一種「單相思」。日本媒體大幅報道了此次朝鮮領導人金正恩與韓國總統文在寅在板門店韓國一側「和平之家」進行的歷史性首腦會談,日本主要電視台還在朝韓會談新聞中心設置了現場直播平台,報道朝韓領導人會晤的進展情況與取得的成果。在朝鮮半島一度戰雲密布卻突然峰迴路轉,出現歷史性緩和的大變局中,日本輿論憂慮日本在朝鮮半島無核化進程中已被邊緣化,而舉行日朝會談,解決日本國民關注的朝鮮綁架日本人質問題等懸案遙遙無期,安倍對朝外交面臨嚴峻考驗。制裁朝鮮的急先鋒近年來,日本追隨美國,成為對朝鮮採取最重制裁、推行極限施壓的「急先鋒」。日本除了執行聯合國對朝制裁決議外,還發起至今多達九次的對朝「單獨制裁」,涉及朝鮮八十四個團體和一百零八人。日朝進出口貿易八年為零,甚至嚴厲到在日本向朝鮮匯款,連十萬日圓(約九百一十一美元)也要進行嚴格審查。日朝關係處於歷史上最為緊張對立局面。而日本政府取消在日朝鮮人學校的教育補貼,不僅激起在日朝鮮人學校的強烈不滿,而且也令在日韓國民間團體「揭竿而起」,每週前往日本文部科學省進行抗議。1525318973412

詳細內容

大馬最激烈選舉朝野生死之戰

大馬選舉提名期結束,執政黨國陣除一州議席不戰而勝外,所有議席均面對在野黨挑戰。選戰被視為是對納吉和馬哈迪的公投,納吉若敗有機會背上官司,馬哈迪敗則未來十年都沒有領袖能挑戰國陣執政地位。馬來西亞大選在四月二十八日舉行提名,執政黨國陣除了一個州議席不戰而勝,在所有二百二十二個國會議席及五百零四個州議席均面對在野黨的全面挑戰。除了國陣和使用公正黨旗幟上陣的希望聯盟(希盟)兩大陣線的對決,另有二十一個政黨出戰本屆大選,候選人多達兩千三百三十三人。由看守首相納吉領軍的國陣在本屆大選中面對前首相馬哈迪統率的希盟強大挑戰,脫離在野黨陣線獨自上陣的伊斯蘭黨則扮演攪局角色。根據選委會公布的資料,國陣在此次大選競逐兩百二十二個國會席,由行動黨、公正黨、土著團結黨及誠信黨組成的希盟則競選兩百零三席;希盟的盟友、由執政成員黨巫統前副主席兼前任鄉村發展部長沙菲宜領導的人民復興黨則在沙巴競選十七席;自稱將在大選後扮演造王者角色的伊斯蘭黨則競逐一百五十八席;另有多個小黨及獨立人士也參與混戰。根據憲法,大馬每五年必須舉行選舉,大馬承繼英國議會民主制,每個席位得票最多的政黨將贏得該議席,而政府是由贏得最多議席的政黨組成,而非取得最大總得票率的政黨。上屆大選是在二零一三年舉行,國陣當時取得百分之四十九的得票率,不過卻贏得近六成議席,而當時由行動黨、公正黨及伊斯蘭黨組成的在野黨陣線雖然贏得百分之五十一的選票,卻還是無法贏得政權。本屆選舉被形容為「選舉之母」,也是對納吉與馬哈迪的公投;這也是歷來最激烈的選舉,雙方都把此役視為「生死之戰」。納吉若在此次大選丟失政權或不能保持上屆選舉的成績,二零零九年前首相阿都拉因選舉成績不理想而面對黨內逼宮下台的事件將會重演,而他也可能面對官司,因為在野黨已放話,一旦推翻國陣,在野黨將調查「一馬公司」(1MDB)醜聞。1525318973553

詳細內容

亞洲週刊創建全球華人文化橋樑

亞洲週刊三十週年,秉持「全球視野、本土情懷」,凝聚著不同領域最敏銳的心靈,解讀時代的密碼,成為全球中文讀者的精神家園。「亞洲銀行三百」、「全球華商一千」、「二零一七亞洲卓越品牌」、「二零一七亞洲新銳品牌」及「第三屆全球傑出青年領袖大獎」得獎者,共同分享光榮和夢想。亞洲週刊三十歲了。它秉持「全球視野、本土情懷」,凝聚著不同領域最敏銳的心靈,解讀時代的密碼,成為全球華人的精神家園。四月二十三日,亞洲週刊三十週年酒會暨「亞洲銀行三百」、「全球華商一千」、「二零一七亞洲卓越品牌」、「二零一七亞洲新銳品牌」及「第三屆全球傑出青年領袖大獎」頒獎典禮,在銅鑼灣富豪酒店舉行。過往三十年,亞洲週刊以放之四海皆準的中文書寫新聞,以經濟中華、文化中華、創意中華三大主題,創建連結全球華人的文化橋樑。創刊時,正逢台海兩岸關係融冰,兩岸人民久別重逢的歷史瞬間開啟了華人互動的新時代,也成就了亞洲週刊以「笑聲淚影回鄉行」為題、充滿感性的創刊號。總編輯邱立本與亞洲週刊結緣於一九九零年,在總編輯的位置上耕耘了超過四分之一個世紀,體會了從「見證歷史」到「參與歷史」的興奮、喜悅與哀愁。他致詞時表示,從一九八七年台灣解嚴,到九十年代馬來西亞華人回中國大陸探親的限制解除,冷戰時代的鐵幕被親情與新的政情與商情融化,全球化浪潮下,世界華人密切互動的時代開啟,而亞洲週刊三十年的歷史見證了這個時代的翻轉,記錄和詮釋了世界史翻天覆地的變遷。當下中文成為越來越強勢的語言,凝聚越來越多的非華人中文讀者,邱立本期許,未來三十年,亞洲週刊不僅僅瞄準全球華人,而是超越族裔局限,進入全新歷史範疇,讓這一份國際化的中文刊物,服務全球閱讀中文的讀者,不分種族、宗教和意識形態,都可以在亞洲週刊找到自己的精神家園。世界華文媒體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張聰也為亞洲週刊三十歲生日獻上賀詞。她形容亞洲週刊是媒體的「異數」,不局限於一個城市或一個國家,而是落實全球視野,是全球華人的精神家園。每次閱讀亞洲週刊,她「總覺得有一種遠方的召喚,讓人想走出自己生活的『舒適圈』(Comfort Zone)」,去一些陌生但又熟悉的城市發現自己心中的詩和遠方,建立一個從所在城市到其他城市的心靈通道,找到與不同國家的人打交道的心靈通道,這便是亞洲週刊的魅力。張聰也指出,新的時代背景下,亞洲週刊「詩與遠方」的事業也迎來了改革的春天,如何在互聯網時代提供全面的數碼平台、有更多層次的表現方式是最新的挑戰。作為經營者,張聰願與週刊一道,力求改變經營方式,讓週刊更具競爭力,更加與時俱進,成為一個立體的編輯部,讓讀者、編者與作者之間,有豐富的線上線下互動,讓遠方的天涯若比鄰,讓詩的意境撫慰這個孤獨的星球。晚會現場播放視頻,中華民國前總統馬英九、香港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南方都市報》前總編輯程益中、香港科技大學人文學部主任唐立(Christian Daniels)、日本資深媒體人本田善彥、兩岸三地著名作家陳若曦等發表賀辭,香港中樂團也前來演奏助興。正如亞洲週刊總編輯邱立本所言,亞洲週刊的三十年,是中文共同體的光榮與夢想,也是亞洲週刊發展的最新動力與對未來的期許。因此,「喝一杯對過去三十年的總結,也喝一杯對未來三十年的期許」。■1525318973615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