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而結實的回憶

閻連科五年創作七本書,唯有《田湖的孩子》能在中國大陸出版。這部浪漫而結實的作品是故鄉與成長的情感實錄,深沉而質樸地打動著人。那是二零一三年九月,閻連科在上海文藝出版社出版了長篇小說《炸裂志》,我與他在上海書城作過一次訪談,那是繼《受活》、《丁莊夢》、《風雅頌》後的第四次專訪。此次是他為新作《田湖的孩子》的簽售又來上海,一晃五年了,可他一點沒變。閻連科曾獲第一、第二屆魯迅文學獎,以及第三屆老舍文學獎和馬來西亞第十二屆「花踪」世界華文文學大獎;二零一二年入圍法國費米那文學獎短名單(即進入決選的最後名單)和英國國際布克獎短名單;二零一四年獲捷克卡夫卡文學獎;二零一五年《受活》獲日本「推特」文學獎;二零一六年再次入圍英國國際布克獎短名單,同年《日熄》獲香港紅樓夢文學獎;二零一七年第三次入圍布克獎。其作品被翻譯為近三十種語言,有外語版本上百種,可以說早已功成名就,但他仍是那麼勤奮地在寫作。腰椎的病痛折磨使他難以坐下來,頸椎的病痛使他不得不時時戴著頸套,哪怕大熱天也如此,只有在公眾場合才摘去,但是他每天起碼要寫二千字,心裏才踏實。他說:「沒有這兩千字對我來說這一天我非常不開心。即便出去是笑臉相逢,但心裏還是不愉快,上午寫了兩千字,下午做事情就沒問題。我基本上是這樣一個生活方式,非常自我,非常封閉,上午是極度封閉的,下午是相對開放的,就是這樣一個情況。」他除了在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和香港科技大學任課,做訪問學者,這五年中還寫了七本書,如《日熄》、《心經》、《十九世紀文學十二講》等,但是在中國大陸出的只有這本《田湖的孩子》。這本非虛構作品《田湖的孩子》是與前些年他的另一部非虛構作品《我與父輩》一脈相承的,是關於故鄉與成長的情感實錄。他說:「這本書是斷斷續續寫的,不是一氣呵成的。可能幾年前寫了一點丟在那裏,個別部分發表過,過一段又寫了一段,後來才想到應該通盤考慮把它寫出來。」1539833575715

詳細內容

法蘭克福書展麥家之夜

全球最大的法蘭克福書展,以發布中國作家麥家小說《風聲》的國際版權作為壓軸,折射國際對中國文學的濃烈興趣。為期五天的法蘭克福國際書展,十月十四日在德國法蘭克福會展中心落下帷幕。全球規模最大的書展法蘭克福書展「七十歲」了,開幕當日,書展官方將最具分量的壓軸活動,給了中國作家麥家及其長篇小說《風聲》。這場名為「麥家之夜」的活動發布《風聲》的國際版權,吸引來自歐美二十多個國家、近百位出版人、翻譯家、代理商、媒體記者,興致勃勃齊聚羅馬大廳,見證《風聲》發布國際版權的重磅消息,共同探討麥家作品國際化。中國作家、編劇、浙江省作協主席麥家是中國茅盾文學獎得主,《風聲》是他的第三部長篇小說,被視為中國當代文學「走出去」的代表作之一。法蘭克福書展現場,經激烈角逐,最終《風聲》英譯本發行權被有著「英國最佳獨立出版社」之稱的英國「宙斯之首」(Head of Zeus)出版社拿下,該出版社曾成功推出《三體》英文版。在「麥家之夜」,除了英文版權,《風聲》意大利語、葡萄牙語、土耳其語、芬蘭語的五個版權在活動現場便已確定簽約,德語、西班牙語、法語、荷蘭語、希伯萊語、羅馬尼亞語、韓語等十餘個語種與之達成了意向。法蘭克福書展與麥家的緣分始於三年前。當時,麥家攜其德文版小說《解密》前往德國,該作品一經面世便引起了德國前柏林文學會主席烏里.亞涅斯基的關注。他將《解密》與德國作家君特.格拉斯的《鐵皮鼓》作比,認為是一部值得大力推介的佳作。在得知《風聲》海外版即將推出的消息後,書展官方與德國專家向麥家發出邀請,這是法蘭克福書展第一次為中國作家舉辦的個人專場主題活動,該書展還邀請麥家登上「世界思想論壇」。「宙斯之首」出版總監Laura Palmer說:「我擅長的是間諜懸疑類小說,而很幸運的是我等到了麥家的《風聲》。」作為《風聲》的英語譯者,前不久剛剛獲得「中華圖書特殊貢獻大獎」的米歐敏是第三次與麥家合作,由她翻譯的《解密》、《暗算》被《經濟學人》雜誌高度評價為「翻譯界的瑰寶」。1539833575793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