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洞窟音樂重現人間

香港天籟敦煌樂團在莫高窟的九層樓首演,樂團發起人紀文鳳夢想聽到洞窟壁畫的音樂,籌劃多時將敦煌音樂重現人間。甘肅省敦煌,「千佛洞」莫高窟標誌性建築九層樓大佛殿,依山而建,俯臨窟體,與岩體巧妙融為一體。九月十五日夜,「天籟敦煌.淨土梵音」音樂會在九層樓前廣場舉行。來自香港的天籟敦煌樂團為數百名觀眾帶來《敦煌新語》、《水月澄鳴》、《天籟》等古樂表演,採用中亞地區少數民族的音樂素材,運用節奏多變的手法及拍擊技法,或描繪西域地方風土人情,或展現淨土世界的歡喜靈動,極富絲路特色,傳遞不凡的敦煌韻味。天籟敦煌樂團由新世界集團慈善基金資助,發起人紀文鳳是個敦煌迷,一直夢想可以聽到洞窟內壁畫的音樂。她接受亞洲週刊採訪時說:「我八年內去了十一次敦煌,敦煌給我的感覺像是香港的前世今生。這種感覺很強烈,所以我每次去敦煌都想為它做一點事情。」在她籌劃下,二零一一年中銀慈善基金贊助香港大學百週年,啟動「敦煌文化及保育研習系列」,包括四場講座及安排香港學生實地考察;在老師李美賢的推動下,她贊助了莫高窟第三號千手千眼觀音洞窟及榆林二十五窟的數碼化工程;作為「香港敦煌之友」一分子,協會成立八年,一直籌募款項,支持敦煌石窟壁畫的數碼化工程,提供獎學金給中國大陸和台港學生,為敦煌研究培育人才。今年,她更擔任課程總監,策劃由香港民政事務局資助的香港青年廣場主辦「香港青年敦煌暑期實習計劃」;香港商務印書館推出《立體看敦煌》,紀文鳳是兩個編著者之一,努力不懈,與讀者分享敦煌的魅力。敦煌莫高窟經歷了由北涼至元朝十個朝代,在千年歷史洪流中,留下了四百九十二個主要洞窟,其中與音樂題材有關的洞窟超過二百四十個,繪有樂器四千五百件,除了飛天樂伎、不鼓自鳴樂器等,壁畫內有不同大小類型樂團五百多組,彈琴作樂,敬佛禮讚,演奏出天上人間的音樂。遺憾的是,古代只有文字記載,沒有錄音。聽得到的敦煌音樂已經失傳,幸好有敦煌壁畫及藏經洞內的文獻和曲譜,留下不少唐代樂器的原貌,如琵琶、笙、古箏等都是唐代音樂使用的樂器,對後世研究中國音樂史價值無窮。1537413515877

詳細內容

馬勒在深圳《復活》

張國勇指揮深圳交響樂團演出馬勒二《復活》,為這曠世作品在深圳留下雄渾強音。周光蓁,香港大學中國音樂史博士、現任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文化課程主任、香港藝術發展局審批員。著有《中央樂團史1956-1996》(2009年)、《一位指揮家的誕生——閻惠昌傳》(2013年)、《香港音樂的前世今生——香港早期音樂發展歷程1930s-1950s》(2017年)等。上期介紹指揮家張國勇暢談交響樂團現況,本文集中評述他指揮深圳交響樂團(深交)演出馬勒第二交響曲。演奏這首標題《復活》的龐大交響曲要求極高,除了四管編制(即每個木管聲部有四位成員,海頓、莫扎特作品大多為雙管編制),銅管方面需要八支圓號、六支小號,另加後台七人銅管小合奏,以及雙定音鼓、敲擊聲部、管風琴,還有兩位獨唱,和合唱隊。由於技術要求和成本俱高,香港管弦樂團四十多年以來只在二零零六年演過一次。大陸的首演是一九九四年由旅美指揮家葉聰領導上海交響樂團演出,一年後,即作品面世一百週年時,中央樂團作北京首演,由美國著名馬勒二專家卡普蘭(Gilbert Kaplan)執棒,擔任女高音是現居香港的饒嵐。一九九八年卡普蘭到上海指揮《復活》,演出前為樂隊擔任預排的,正是當時剛剛從莫斯科音樂學院完成指揮博士學位的張國勇,距今剛好二十年。這次《復活》交響曲音樂會,是深交自一九八二年創團以來的首次。四月二十日在深圳音樂廳的單場演出,雖然一千六百八十個座位沒有坐滿,但在場聽眾的水平相當高,不少是馬勒樂迷,也有音樂同行到場,例如澳門樂團汪加、北京中央民族樂團劉沙、港樂行政總裁Michael MacLeod等。1525318978545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