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神觸動社會公正之痛

中國電影《我不是藥神》上映首七天,票房逾十八億,預料將比前票房冠軍《戰狼二》更加賣座。有別於《戰狼二》民族主義情緒掛帥,《我不是藥神》訴說普通人面對高藥價之痛,揭示中國社會公正問題。中國電影《我不是藥神》上映首七天,截至七月十一日,票房即超過十八億人民幣(折合約二億七千萬美元),預料將比過去的票房冠軍《戰狼二》更加賣座。文化評論網站豆瓣評分奇高,民間一片正面的迴響。有別於《戰狼二》的民族主義情緒掛帥,《我不是藥神》選擇了訴說一般老百姓治病面對高藥價之痛,揭示中國社會公正問題。這部片子由寧浩、徐崢共同監製,徐崢演出,它不是《泰囧》的插科打諢,而是回歸現實,人物有血有肉,形象不落俗套,沒有典型的英雄、「高大全」的角色,擲下臉譜,還原老百姓的生活。主人公程勇人到中年一無是處,暴戾易怒,妻子改嫁,父親重病,每日開著接近散架的破舊「小麵包」車販賣印度神油,是典型的油膩中年男。他生命的改變源於慢粒白血病人呂受益的突然造訪,程勇認識了仿製藥物的印度「格列寧」,最初為了賺錢,後來卻為了救人,即使虧本,依然堅持賣藥,因此超越自我,成為以救人為宗尚的英雄,最後,入獄一刻引來病友十里相送,完成了由普通人到救贖的昇華。本片的巨大迴響源於反映現實,還原了數年前造成社會轟動的真實案件。影片中的程勇對照著現實世界中的陸勇,購進價值不足正版藥價格十分之一的印度仿製藥,為慢粒白血病患者提供廉價的藥源,承受原藥公司的壓力,在法律與人情之間作出艱難抉擇。導演文牧野塑造出不同立場、形式各異的小人物,這些形態各異的普通人願望卑微而現實,沒有任何政治訴求,卻在衝擊既有制度的荒謬,他們卑微的願望使觀眾容易代入,綜觀電影,觀眾總能找到一個角色,觀照到自己的人生。《我不是藥神》展示民眾的焦慮情緒、對患病的恐懼、對社會資源分配的不滿、還有對醫療體系的質疑,是一部「白色巨塔籲天錄」。中國版「白色巨塔」《我不是藥神》把社會的殘酷現實展示於銀幕之前,電影裏的醫院百態是觀眾們觸手可及的,看病難,藥貴,病人處於制度下的無力感牽動心靈,醫生在這過程裏也無能為力,電影主角程勇求醫生能否減低醫療價格,結果醫生也無奈而決絕地回應:「價格是醫院訂的,不是我訂的,要找,就找醫院去。」程勇為了錢鋌而走險,賣仿製藥,病人為了命而買仿製藥,也在冒險,形成詭異的迴圈,使得法律邊緣上的生死一線觸人心弦。中國電影開明化曙光電影從立項到過審,是中國電影露出開明化的曙光。電影將瑞士製藥公司代表推做最大的惡人,執法者警察曹斌面對人性與法條的角力,成為了弱勢一方的砝碼,為病人的哭訴而感動,把所有病人釋放。與此同時,警察局長卻在咆哮:「法大於情的事情見得還少嗎?執法者當然要靠在法律一邊。」電影中警察內部的矛盾折射了體制內的矛盾,改革還是執法,抑或走上第三條路——消極執法,這些選擇在制度裏都是艱難的,都是不由自主,被推著走,因此執法者也被塑造成了個性飽滿的人物。電影的過程是曲折的,但結局畢竟還是光明的,電影裏的「格列寧」和現實裏的「格列衛」經歷數年的糾纏,最終成為醫保藥物名單的一部分,幾番鼓與呼後,正義終於來臨,人民可以享用較廉價的藥物,擁有免於為藥價逼害的自由。電影最後數幕,程勇在法庭中自述:「今後都會越來越好吧,希望這一天早點來。」比起曾經的極低存活率,如今的慢粒白血病已經成為了存活率達百分之九十五的「慢性病」。電影熱的直觀成果是,全民爭相議論罪過論後所分得的個體責任。故事雖然把犯法者的形象正面化,也抨擊了現有的醫保制度以及訴說部分警察的無情,但卻因為程勇的溫和、結局的光明,在嚴格的電影審查裏得以逃出生天。生存權的張力命就是錢,反過來說,錢也是命,電影另一個主題是生存權的張力。電影中的瑞士諾華製藥公司的代表們堅持賺盡利潤,但現實之中藥廠研藥所需要經費甚大,藥物研製成功,用專利換取利潤,才可以把藥廠延續下去。同時,長貧難顧,電影主角程勇為救助病人,甚至願意虧本,同時也面對電影裏「現實」的嘲弄,賣假藥的販子張長林跑路前,就嬉笑著對程勇說﹕「世界上只有一種病,就是窮病,這種病是你救不了的。」生存權與貧窮問題成為電影、現實裏最具張力的畫面。為女兒治病而當舞女的母親劉思慧、為家庭而勇敢生存的父親呂受益、為了教友及自己治病的劉牧師,還有農民工出身的病患者彭浩,慢粒白血病改變了他們人生的命運,被拋擲到制度的黑洞,電影主人公程勇本來也只是社會的普通人,卻因制度問題、病患糾紛,最終拋棄了成為「精緻的利己主義者」的想法,不由自主地走上販賣仿製藥的道路。《我不是藥神》的敘事沒有刻意的濫情,每個人的抉擇都是真實而貼近生活,因此能夠打破臉譜化的刻版印象,真正讓故事走入人心,電影裏面沒有一個是完全的壞人,連那個騙子張院士,也在被警察逮捕後,堅決不供出男主角程勇。電影突顯醫改困境故事光明的結果也讓觀眾對未來有憧憬,對國家懷抱一定程度的希望。這也當然是本片可以通過檢查的原因。但在現實世界,中國的公共醫療系統如何改善,解決看病難與重病費用昂貴的問題,也是繞不開的問號。讓人民生活得幸福是政治最大的使命,《我不是藥神》卻揭示了中國作為社會主義國家、大國崛起背後弱勢人物的悲涼命運,也訴說了人物走向維權路、衝擊法制背後的無奈。《我不是藥神》是特別的文化現象,更是社會現象,有別於《戰狼二》、《紅海行動》宣揚國威的崛起夢,更代表了人民關心大時代下生活的質素、社會分配是否公義、生命是否得到尊重,代表普通人的電影也可以是銀幕裏的主角。■1531366484747

詳細內容

宇宙螻蟻可大可小

《蟻人與黃蜂女》(Ant-Man and the Wasp)導演:派頓.瑞德編劇:克里斯.麥肯納、艾瑞克.索默斯、保羅.路德、安德魯.鮑爾、加百利.法拉利演員:保羅.路德、伊凡潔琳.莉莉、麥克.道格拉斯、蜜雪兒.菲佛、麥可.潘納、勞倫斯.費許朋、漢克娜.約翰.卡門1531366484825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