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說特朗普粵劇大突破

《粵劇特朗普》哄動香港和國際,穿梭歷史與虛幻之中,人物包括毛澤東、江青、尼克遜、伊萬卡、劉少奇、周恩來、張春橋、林肯及金正恩夫婦等,幽默諷刺,期望世界和平。香港北角新光戲院大堂在四月十五日晚上人聲鼎沸,《粵劇特朗普》最後一夜公演,戲院門口早早掛起了「全院滿座」的紅旗。對一間被視為粵劇界地標建築、常有各大藝術團體開鑼演出的大劇院來講,這本不是什麼新鮮事。不過戲迷常有,而「後生仔」不常有。排隊等候入場的隊伍中,除了中老年粵劇發燒友之外,竟有不少像是下班趕到、年紀在二三十歲上下的年輕人,亦有些穿校服的學生背著書包,自成一組;最令人稱奇的是,人群裏尚有幾張外國面孔。旁人眼中的粵劇是只能吸引中老年粉絲的傳統藝術,無論是年輕人還是外國人,似乎都與粵劇格格不入。不過,在《粵劇特朗普》面前,這一切都顯得順理成章。這部在傳出排演消息時震驚世人、被質疑「惡搞」的「粵劇新戲寶」,開演前後卻一票難求,成為香港年輕人之間熱議的話題,更引得英國BBC、美國CNN電視台、俄羅斯衛星通訊社等多國媒體爭相報道。連《粵劇特朗普》的創作者李居明本人都說,這樣的情形在粵劇歷史上尚屬首次。身為香港風水大師,同時也是知名編劇的李居明,其創作的《粵劇特朗普》,全名叫作《毛澤東之虛雲三夢之二粵劇特朗普》。嚴格意義上講,它是一部續集——前作是二零一六年上演於新光戲院的《粵劇毛澤東》,同樣由李居明所撰,亦都是一部「語不驚人死不休」、以現當代歷史為背景的粵劇。劇中演員龍貫天一人分飾特朗普、川普(台灣譯「Trump」為「川普」)及毛澤東,神態動作不僅似足了「金毛總統」和「毛主席」,舉手投足更富有大老倌風範。「特朗普」和「川普」怎能是兩個角色?他與毛澤東之間又如何能扯上關係?既然標題是「虛雲三夢」,故事自然由「夢」開始。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的女兒伊萬卡·特朗普偶然在父親物件中翻到一本《毛澤東語錄》,正深感疑惑之時,時光便流轉回到一九七二年的中國:恰逢前一年「乒乓外交」大有成效,美國總統尼克遜(尼克松)便藉機訪問中國,中美關係實現破冰。但其時「文化大革命」風頭正勁,周恩來與江青、張春橋等人之間暗流湧動,鬥爭不斷,局勢頗不平靜。奧巴馬成為創作靈感按照這樣的發展,《粵劇特朗普》很可能脫胎成為一部七十年代文革背景的歷史劇。然而編劇卻藉此開始發揮想像力:話說尼克遜訪華的隊伍中,有一個年輕人,是美國新晉富豪,最喜歡打一條紅領帶——沒錯,正是年僅二十六歲的特朗普。而特朗普訪華的目的更是不單純,他在晚宴上向周恩來提及,自己有一個流落在中國的弟弟!編劇李居明解釋,「特朗普弟弟」的劇情安排,靈感來源於美國前任總統奧巴馬的一樁軼聞:奧巴馬有一同父異母的弟弟,名為馬克·恩德桑喬(Mark Ndesandjo),旅居中國多年,不僅在深圳有自己的燒烤店生意,還迎娶了一位河南姑娘做老婆。《粵劇特朗普》中的特朗普,也多了生活在河南開封的弟弟川普。川普的身份是一名火葬場工人,每天面對的都是在文革中含冤而死的死者屍體。他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對屍體說話,讓他們「放下來吧」,意指無論冤屈還是怨恨,都請留在今生,放下來,才能走過去。川普心中對「祖國」,即自己生長的土地中國有著赤誠的熱愛,甚至被身為中國人的女友蓓麗指患有「愛國病」。所以,當川普在火葬場偶然救下化名為「劉衛黃」的前國家主席劉少奇,並目睹他的死亡之後,川普放棄了和女友一起逃向美國的機會,而選擇守住劉少奇的骨灰,等待為他平反昭雪。如果說特朗普隨尼克遜訪華是填補歷史空白的想像,特朗普的中國弟弟是根據他人(奧巴馬)經驗的借題發揮,那麼讓「骨子裏的外國人」川普「丹心一片」地熱愛中國,還要他打救劉少奇,則充滿了天馬行空的錯落感。然而這仍比不上劇中出現在美國的朝鮮人令人嘖嘖稱奇。編劇筆下的特朗普,將現實世界裏從未訪美的金正恩和夫人李雪主請進白宮作客,兩人還交換了對於中國與美國大打貿易戰、科技戰的深刻體會:在特朗普眼中「世界關係如鬥獸棋」,而「爭鬥」竟是因為「手機」——無論是「華為事件」還是5G技術的未來發展,唱詞當中都有所指涉,其與時事新聞和熱門議題之間的關係亦十分密切。在《粵劇特朗普》的舞台上,毛澤東和尼克遜大打乒乓球,特朗普向周恩來大膽求證「中國還有沒有娼妓」,伊萬卡和李雪主坐在白宮花園喝茶,而金正恩更是要為特朗普烹煮芝士火鍋……看似「九唔搭八」(莫名其妙、風馬牛不相及)的歷史人物拼貼,卻也同時富有「無厘頭」的趣味——所以當故事的結尾開始出現外星人元素,甚至「鬼魂」在台上現身時,也不會有人覺得奇怪。在戲中,一切都有可能,一切都只是夢而已。這也正應了《粵劇特朗普》宣傳時喊出的口號:「沉悶的香港需要一些匪夷所思的創意」,觀眾對這種天馬行空的快樂,是照單全收。充滿「和為貴」精神雖然類似的歷史混搭,在粵劇史上並非首次,祖師爺那一輩早有《甘地會西施》震驚世人;然而在李居明「充分享受一國兩制創作自由」的號召下,《粵劇特朗普》的確是少有的以現當代史為背景並引入時事、國際政治等元素的「新派粵劇」。這也使得它順利走進年輕人視野——說到看粵劇沒什麼興趣,但誰不想關心一下遠在美國的「侵侵」(香港網民對Donald Trump特朗普的暱稱)呢?但脫下奪人眼球的外殼,《粵劇特朗普》的內核,仍然充滿著傳統文人「國為重,和為貴」的精神價值。在「夢」的最後,一心稱霸的美國總統特朗普遠離了地球,去了金星,總統之位交給了懂「放下」、與世無爭的川普。川普不僅希望中美關係能尋回「破冰」時的和諧,更希望世界各國都忘記紛爭,聯合起來,才能造福人民。這樣的美好祈願,大概也只能出現在「一夢千年」的戲劇舞台上吧。■1555473810430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