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瀛成人節外籍新人激增

日本舉行平成時代最後一次成人節。目前僅二十歲的在日外籍成人共有六萬四千八百多人,比五年前激增逾三萬一千,總人數相當於翻了一番。日本平成時代最後一次成人節一月十四日在日本各地舉行,共有一百二十五萬俊男靚女成為社會人,大街小巷中身著「振袖」艶麗和服與踩著木屐花枝招展的新成人,成為開啓日本新紀元的第一道迷人風景。令人驚詫的是,這個本來屬於日本特色的成人節日益增添了國際化的亮色,也為日本社會發展注入了新活力。目前,年滿二十歲的在日的外國籍新成人已達六萬四千人,比五年前翻了一番。其中,東京都豐島區今年三千多名新成人中,外國籍新成人佔到近四成。成人節被視為日本青春與美麗的最好記憶。在每年一月第二週的星期一,日本各地都要為年滿二十歲的青年男女舉行多姿多彩的成人祝賀儀式,在送上祝福與歡樂的同時,也寄予成年人為自己人生負責的社會責任。據日本總務省統計,今年全日本年滿二十歲的人數為一百二十五萬人,較去年新成人增加了二萬人。其中男性為六十四萬,女性六十一萬。而全日本出生於舊曆亥年(生肖豬)的總人數為一千零五十五萬人,在日本十二生肖人數中排名第七。挑戰自我是實現夢想的開始。在日本最高樓的大阪阿倍野海闊天空大厦,今年舉行了別開生面的成人禮。一百零四名新成人以挑戰全新自我的勇氣,肩挎寫有將來夢想和抱負的白色條幅,參加被稱為「攀登成年人的階梯」的徒步登樓活動。經過整整一個小時的努力,這些身著振袖和服或西裝的新成人終於踏過了一千六百三十七個台階,到達了離地三百米的六十層最高樓。新成人代表在致詞說:「憑著一己之力爬上日本最高樓,使我增添了信心。我將把在頂層看到的美景牢記在心,邁向未來的人生。」一名身穿振袖和服登上最高樓的大學女生感慨中展露幸福:「登樓比我想像的更辛苦。在朋友們的相互鼓勵下,終於登上最高層,十分開心。」東京迪士尼樂園舉行的成人式成為東瀛成人節中最為歡樂豪華的成人式。灰姑娘城堡前的華麗舞蹈和歌聲,還有米老鼠等卡通人物送來的祝福,令千葉縣浦安市一千六百多名新成人沉浸在「編織從平成到新時代」的熱切希望中。東京都豐島區今年首次推出了以動漫音樂會為特色的成人式,豐島區吹奏樂團分別為新成人演奏了《你的名字》、《名偵探柯南》等動漫影片主題曲,引起熱烈共鳴。動漫的魅力激發青年人實現夢想。日本成人禮古已有之,現代的成人節卻始於一九四六年,正式發祥地在埼玉縣蕨市。戰後的蕨町百廢待興,青年團長高橋莊次郎發起舉辦了「青年祭」,為成年的年輕人鼓勁加油。此舉猶如寒冬中的一把火,點燃起希望,隨後「青年祭」在全國逐漸普及。一九四九年,日本政府正式指定每年一月十五日為成人節。二千年後根據日本節日法,將成人節確定為元月第二週的星期一。二零一八年日本國會通過《民法修正法》,將成人年齡由現行的二十歲下調至十八歲。該法將於二零二二年四月一日起實施,這是日本自一八七六年在《太政官布告》中將成人年齡定為「二十歲」以來,時隔近一百四十年調整法定成人年齡。現行成人節和成人儀式是否會改變,目前尚在研討中。值得關注的是,隨著在日外國人總人數不斷增加,在日外國人子女人數同樣「水漲船高」。日本法務省最新統計顯示,在日外國人總人數目前已經超過二百六十三萬人。其中,僅二十歲的在日外國人就有六萬四千八百多人,這比五年前激增了三萬一千多人,總人數相當於翻了一番。從生活所在地看,東京都二十歲的外國人最多,達一萬四千多人,其次是愛知縣有五千多人,大阪府以四千多人緊隨其後,名列第三;而二十歲外國人增幅超過二倍的則有沖繩縣、熊本縣和宮城縣。國際化都市「標竿」亞洲週刊在東京都豐島區的採訪調查中發現,該區今年共有二十歲成年人三千一百零九人,其中在日外國人就有一千一百一十二人,佔該區新成人總數的百分之三十九。而去年二十歲的三千一百多名成人中,在日外國人同樣佔到了三成八。從今年二月至十一月,豐島區政府還將首次舉辦二零一九豐島「東亞文化都市」系列活動,讓豐島區成為東京都推進多元化國際化都市的「標竿」。陪同女兒前來參加成人式的在日華人于洪莉對記者說,來日三十多年一直居住在豐島區,女兒成人了,現在在尚美大學就讀,而豐島區也越來越有國際化的色彩,特別是中華街呼之欲出,越來越有生機。■1547695519593

詳細內容

緬甸退休大將丹瑞 幕後下指導棋

緬甸軍政府前最高領導人丹瑞大將二零一一年退位,但輿論相信他至今都在幕後操控,主因是他主導通過的憲法保障了軍隊參政權力,文人政府受到掣肘。二零一一年以前的大約二十年間,緬甸最為人畏懼的人物莫過於軍政府的最高領導人丹瑞大將。他之所以令人畏懼,主因就是他在緬甸遂行鐵腕統治,對於反對人士甚至於他認為懷有異心的同志,處理起來絕不手軟。另一方面也因為他自己是心戰專家的背景,他行事一向莫測高深也從不多言,永遠讓人猜不透真正的動機。就以丹瑞「退休」一事來說,二零一一年三月三十日當天是由一位緬甸官員出面,指稱軍政府最高領導人丹瑞和副主席貌埃當天退位,同時下令解散國家和平與發展委員會(軍政府),並將政權移交新的文官政府。四月四日,緬甸官方正式宣布,統治國家十九年的強人丹瑞將會卸下軍事領導人的職位,移交權力於總統登盛及三軍統帥敏昂良。這就是丹瑞的全部「退休」過程,並無一字一句出自他本人之口;但他確實也從過去幾乎每日都出現的媒體版面上消失。但他真的退休不管事了嗎?很多人都懷疑,而且相信他至今都在幕後操控。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在二零零八年主導通過憲法,保障了軍方利益,保證包括他自己在內的軍方領導人能安穩過退休生活,並且無虞受到任何法律追訴。簡單地說,緬甸的憲法保障了軍隊的參政權力,使得枱面上的文人政府處處受到軍方掣肘,而丹瑞在幕後下指導棋的痕跡也隱隱可見。最近,傳出丹瑞在位於首都內比都寓所會見帕奧少數族裔領袖的消息。其實這七年以來,一向行事低調的丹瑞不但每天都注意緬甸國內外事態的發展,也經常跟他身邊的參謀人員、軍方領導甚至於包括昂山素姬在內的政府人員見面商談,只不過都未見諸報端。丹瑞還在擔任緬甸最高領導人時就與昂山素姬見過面,當時昂山素姬陣營顯然是想與軍政府達成某種形式的政治安排,但也顯然沒有成功,只不過兩人交談內容究竟為何,為什麼沒有成功,至今沒有任何細節流出。丹瑞「退休」之後還和昂山素姬做過數次未公開的晤面。第一次應該是二零一五年十二月當昂山素姬所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全民盟)在國會大選中贏得壓倒性勝利之後,當時傳出丹瑞向昂山素姬表達只要她是真心為國家努力,他將給予「全力支持」。那時就有評論指出,丹瑞的表態似乎意味著緬甸有可能修改憲法,讓昂山素姬出任總統。緬甸憲法規定本人或子女為外國國籍者不得出任總統,這個條款一般被稱作「昂山素姬條款」,因為昂山素姬嫁給英國已故學者麥克‧阿里斯,她的兩個兒子也都是英國籍。憲法專家高倪另闢蹊徑事後的發展證明緬甸軍方仍然無意讓昂山素姬出任總統;但昂山素姬陣營卻另闢蹊徑,由全民盟印度裔憲法專家高倪設計出有權無責的「國務資政」,讓昂山素姬得以凌駕於總統之上,成為緬甸的實質領導人。高倪後來繼續研究推動修憲,結果在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九日赴印尼首都雅加達參加會議回國時,在仰光國際機場遇刺身亡。很多人都認為高倪之所以遇刺,是因為他設計出「國務資政」一職,讓軍方十分不滿,再加上他隨後成為全民盟推動修憲主設計師,軍方擔心他又找到什麼竅門修憲,讓二零零八年憲法「破功」,所以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將他除去。二零一八年三月緬甸前總統廷喬辭職之前,丹瑞和昂山素姬也曾數度會面。據稱昂山素姬試探性提出修改「昂山素姬條款」,但丹瑞未讓步,所以不久後由人民院議長溫敏出任總統,昂山素姬仍保有國務資政職位。二零一七年八月,中國共產黨中央對外聯絡部主任宋濤赴緬甸訪問時,也特地去內比都會見丹瑞,一方面見證了丹瑞仍然有不可忽視的影響力,另一方面也顯示出中國在緬甸的滲透力及影響力。機密報告仍送呈丹瑞目前並不清楚丹瑞是否還有直接控制緬甸軍方的力量,但顯然他對軍方的幾個派系確實還能施加影響。曾經有匿名消息來源向異議刊物《伊洛瓦底雜誌》透露,緬甸戰情辦公室仍然將註記「機密」及「極機密」的報告送呈丹瑞。這位消息人士表示,「戰情辦公室完全無必要將機密報告送呈退休將領,現在不但繼續送,而且還註明送呈『丹瑞大將』」。丹瑞已經無軍事頭銜,戰情辦公室還稱他為「丹瑞大將」,是一時改不過來還是另有意義,也頗耐人尋味。另外,美國聖地牙哥大學可視中心兼職教授兀溫指稱,根據他對丹瑞住宅附近二零零八及一零年衛星空照圖的研究,他相信緬甸在朝鮮協助之下為軍政府領導人興建的地下碉堡應該已經完成,而其中一個地下碉堡的入口就設在離丹瑞住宅大約六英里的地方。兀溫表示,根據空照圖,丹瑞的住宅位於很重要的戰略位置,在通往丹瑞住宅的路上也有一處直升機停機坪,可以很迅速將他送往地下碉堡。另外,距離丹瑞住宅一英里處的一個村莊也已經被軍事單位取代。雖然在國際媒體及國際社會上,丹瑞經常遭到批判甚至妖魔化,但在下屬及一些緬甸觀察家的眼中,丹瑞卻深獲軍中將領敬重,對他所提出的各種大戰略也嘆服不已。舉例來說,他在二零一零年根據二零零八年憲法舉行大選,將政權移交給親自挑選的繼承人登盛,順利把軍政府變為其實是「半軍政府」的文人政府,登盛政府隨即在二零一五年大選中平穩過渡為昂山素姬所領導的文人政府,但與此同時,軍方的利益卻獲得完整保留而隱身幕後,成為真正有權無責的贏家。以羅興亞難民事件來說,軍方完全為所欲為,但真正受到國際責難的,卻是昂山素姬及其所領導的政府。丹瑞「退休」之前,曾經特地造訪中國、印度等近鄰鞏固關係,事後也證明了確實有遠見。他為自己所安排的「安全下莊」機制至今為止運作得十分平順,很難想像緬甸現政府有機會對這位民主人士口中「惡名昭彰」的獨裁者進行任何法律追訴。事實上,許多和他打過交道的聯合國或東盟外交官都形容丹瑞是位非常聰明的人,對區域內的事情也瞭如指掌,他們一致的結論就是,「絕不要低估他(丹瑞)」。■1547695519765

詳細內容

緬甸民族地方武力 若開軍爭取邦聯地位

緬甸若開軍短時間內崛起,已是緬甸國防軍最感頭疼的民族地方武力,其政治目標就是要為若開邦爭取「邦聯」地位。今年一月四日緬甸獨立日,若開軍對布帝洞鎮(Buthidaung)四個邊界警察哨所發動攻擊,造成十三名邊界警察身亡,緬甸國防軍隨後發動猛烈攻擊,並且動用了空軍,才迫使若開軍退兵,並於次日釋放了俘虜的十八名警察。這是若開軍近幾個月來所發動的攻擊行動之一,已儼然成為緬甸國防軍最感頭疼的一支民族地方武力(民地武)。國際通訊社路透社在報道這則新聞時,標題用的是「若開邦佛教徒在獨立日對緬甸警察哨站發動攻擊,殺害了十三人」。緬甸政府及民間都對該則報道十分不滿,認為外國媒體故意將事件導引至宗教衝突,完全不符合事實,路透社隨後將「佛教徒」三個字從標題及內文移除,才平息了風波。路透社的報道確實是昧於事實,特別是近一年來羅興亞人難民在若開邦是極為敏感的問題,把攻擊事件強調為佛教徒所為,只會把事情更加複雜化。若開軍的領導人物敦蔑年少將(Tun Myat Haing)就不只一次公開宣稱,若開軍的政治目標就是要為若開邦爭取「邦聯」的地位。他說,「我們希望能像佤邦一樣,與緬甸中央政府形成『邦聯』的關係」。他更進一步表示,「『邦聯』要比『聯邦』好得多,更能符合若開邦一直以來的歷史現實,也是阿拉坎人(若開人)共同的願望」。敦蔑年指出,「在『邦聯』之下,國防體系共享,但我們有自行做出決定的權利,市場經營及外交政策彼此協作,如此一來,我們就可以控制自己的命運,這是所有少數族裔的渴望」。他說,若開邦資源豐富,但若開人未能受益而陷於貧困。1547695519858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