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秀蓮反對拔管挺法治與張善政聯合聲明

台灣前副總統呂秀蓮和前閣揆張善政以台大校友身份發表聯合聲明,支持管中閔按台大校長遴委會的結果就任校長,藍綠領袖罕見聯名挺法治。五月十二日台灣大學寫下歷史的一頁,在面對教育部無所不用其極地駁回該校準校長管中閔的遴選結果之際,台大展現出作為台灣高等教育領頭羊的氣魄,向教育部伸出的黑手說不,此一大學自治的勝利一掃原先學界的陰霾。五月七日,教育部「拔管」公文終於到了台大,但是用語模糊,不敢引用任何法條指責校長遴選委員會或管中閔個人。但是此文一來,台大必須決定如何應對。十二日,台大召開臨時校務會議,討論是否重啟遴選,經表決,以七十六對四十三票決議維持既有立場,要求教育部應依「大學法」等處理台大校長遴選結果,盡速發聘管中閔提案。台大勇於捍衛學術自由,所展現的高度與骨氣贏得各方敬意,甚至引發藍綠聯名支持台大的震撼效應。被視為獨派指標人物的前副總統呂秀蓮與藍營人氣頗高的前閣揆張善政以台大校友身份,共同以「不是挺管,是挺法治」為題,各自發表聲明,支持台大校務會議決定,呂張齊聲說,「我們並非支持任何個人,而是呼籲任何爭議必須回歸法治解決」。兩人在共同新聞稿中表示,為了追求高品質公共政策,需要一個透明而公平開放的環境;同時,必須共同堅守民主法治的基本是非,這正是台灣價值的基礎理念,他們兩人樂見其實踐。針對五月十二日台大校務會決議:建請教育部依據「大學法」第九條規定,予以聘任。1526527578358

詳細內容

台灣人治司法陋習背後

台灣充斥著人治司法,前總統馬英九洩密罪二審逆轉,處四月徒刑;民進黨創黨元老張俊宏假釋後再度被定罪,註銷假釋後須再入獄,司法成為政治打壓的工具。司法被形容是「皇后的貞操」,不容懷疑,但長期以來台灣的司法卻不被信任,根據中正大學犯罪研究中心所公布的調查報告,有百分之八十四點六的台灣民眾不相信法官處理案件具有公平公正性,百分之七十六點五的民眾不相信檢察官辦理案件具有公正性。五月十五日,前總統馬英九涉洩密罪,二審逆轉,改判有罪,應處四月徒刑,消息一出,各界嘩然。政黨輪替後,總統蔡英文大力推動司法改革,召開司改國是會議,可惜這場司法大拜拜並未能扭轉民眾對司法的惡感。司改國是會議中,最重要的變革是導入人民的參與,藉以消弭民眾對司法的不信任,但究竟應採「參審制」或「陪審制」,意見分歧,前者設置國民法官,類似港英政府時期曾經施行的「太平紳士」,後者則是師法美「陪審制」,最終表決時以七比七打平,未成結論,但司法院長許宗力卻執意採用「參審」的國民法官制,並於四月十三日將《國民參與審判法》草案送入立院審查,引發陪審團推動聯盟不滿,五月五日號召上千民眾上凱達格蘭大道支持陪審制。台灣陪審團協會理事長張靜指出,「國民法官」制為參審制,運作上雖由三名職業法官、六名國民法官共同參與案件審理,實際上恐受職業法官權勢壓迫,無法根除恐龍法官問題。張靜認為,陪審團制度才是釜底抽薪的辦法。反對參審制的東吳大學法律系教授陳清秀接受媒體訪問指出,不少法官被批評是年紀太輕、不食人間煙火、欠缺社會閱歷的「奶嘴法官」,司法院應增加法官的人生歷練;但根據參審制草案,二十三歲就能當國民法官,等於是「奶嘴法官」的翻版。陳認為,參審制其實是「問道於盲」的制度,若由法律門外漢主導審判,相當危險。民眾大部分無意審案事實上,民眾對參與審判並無興趣。根據司法院公布委託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做的民調,顯示七、八成的民眾認為法官定罪、量刑的想法「與社會多數人想法不一樣」,電訪民眾超過半數不想當國民法官,且不想當國民法官的半數是因自認不懂法律等內容。台灣司法改革主要資源投注在審判品質的加強,往往忽略了受刑人人權保障。監獄是台灣最黑暗、最不被社會關注的角落,以致於號稱是「人權立國」的台灣仍充斥「人治司法」。近日台灣陪審團協會與中華國家法治改造促進會在立法院舉辦「受刑人人權VS獄政管理」公聽會,邀請矯正署官員、立委、學者、專家與會,針對現行假釋制度的爭議有激烈討論,對於矯正署引用「違法、違憲」的「註銷假釋」,侵害受刑人人權,與會人士幾乎一面倒批評。假釋是指受刑人應服的刑期期滿之前,因為具備一定的法定條件,准許提前出獄。如果出獄後、剩下刑期內,或者是一定時間內,假釋未經撤銷,剩下刑期則視為已經執行完畢,只是執行地點不在監獄。「註銷假釋」與「撤銷假釋」是類似概念,但前者為「行政命令」,法未明定。國家法治改造促進會秘書長陳振瑋指出,不管註銷或撤銷,都是屬於侵害人民身體自由的處分,按照目前大法官解釋或憲法規定,對於人身自由的限制屬於法律的絕對保留事項,需要法規明文規定,才能限制人民自由,關於撤銷假釋的效果,在刑法七十七條、七十八條皆有明文規定,但是現在有爭議的是註銷假釋部分,遭法務部所屬的矯正署濫用。前監察委員李復甸表示,台灣相關立法中全無「註銷」二字,明顯違反刑法七十九條第一項規定。第四屆監察委員曾為此糾正法務部,且史無前例兩度依監察法第二十五條辦理「質問」法務部長,但至今仍未改正。當天公聽會與會人士包括張靜等人皆質疑矯正署無法無天,竟可以用未明定的註銷假釋狐假虎威。對於學者專家的批評,矯正署副署長黃建裕幾乎招架不住。他解釋說,該署從一九八七年就開始執行此規定,行之有年,但他也自知理虧,因此也認同有關註銷假釋確有修法必要。最近遭矯正署註銷假釋的案例是張俊宏,這位民進黨創黨元老去年初假釋出獄,今年三月,最高法院再依違反證交法等罪判他二年徒刑,合併執行五年七月,張須再入監,台北地檢署兩度傳喚他報到發監執行未果,日前對他發布通緝。法律界人士指出,撤銷假釋是針對假釋期間有再犯行為,才可以撤銷,但張俊宏並不符合撤銷假釋的要件,他在假釋期間遭判刑是過去舊案,而非「再犯」,矯正署便宜行事,將張註銷假釋。更誇張的是,矯正署心虛,不敢將註銷假釋的處分書送交張俊宏,而是透過北檢通知。張的友人表示,三月間張遭判決後,向北檢要求暫緩執行,但北檢回函表示,張已遭矯正署註銷假釋,卻未收到矯正署通知,至今已近兩個月,但矯正署並未將通知或處分書送交張,相當可議。他激動表示,「自己(矯正署)違法不敢講,怕我們又拿去監察院投訴或跟媒體爆料」。在張俊宏遭註銷假釋過程中,北檢和矯正署互踢皮球,讓人見識到台灣司法之所以遭外界質疑,絕非偶然。一位了解張案人士表示,北檢把註銷假釋責任推給矯正署,說這是矯正署做出註銷假釋處分,既然假釋註銷,就要依法執行刑期,矯正署又推給檢察官,說這是檢察官依法執行,令人大開眼界。「明顯他們知道錯了,但要怎麼承認呢?」一位了解張俊宏的人士說,「所以就將錯就錯了」。前述人士質疑表示,台灣法條竟然可以「轉彎」,變成司法的工具,誰被這個緊箍咒箍住,就只能自認倒楣。「它變成隨時可辦、看人而辦,這個陋規可以因人而異,需要時就拿出來用」。他暗示這個陋規一旦被當權者掌握後,就可能成為打壓異己的「暗器」。張俊宏的身體狀況並不佳。張友人質疑,這個案子背後有人在操作,張患有心臟病高血壓,須長期服藥,今年並診斷出疑似罹患腦膜瘤及中耳不平衡。他說,張不斷在思考台灣的未來,去年曾提出世界和平宣言,要求國際共管朝鮮核問題,以及邀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來台等。他不解,為何這樣一個對台灣有遠見的人卻不容於民進黨當局?民進黨前主席許信良質疑,張俊宏已經八十歲,他一生奉獻給台灣民主,到今天還要坐牢,他深深覺得這是很讓人難過的事。「司法都是很公平的嗎?司法沒有問題嗎?」很多人跟他一樣發出疑問。■1526527578436

詳細內容

香港慰安婦銅像哀愁

香港保釣行動委員會於日本駐港領館外擺放三座慰安婦銅像,要求日本正視歷史。委員會也上訪北京,要求把慰安婦及侵華歷史列入教材。菲律賓慰安婦雕像最近在日本壓力下拆除。中日關係近期回暖,但釣島和慰安婦問題卻揮之不去,尤其在慰安婦問題上,香港、台灣、韓國、菲律賓等都不斷有民間團體抗議,要求日本政府承認責任、道歉並賠償。五月十三日,兩年前獲得回鄉證(港澳居民來往內地通行證)的香港保釣行動委員會召集人曾健成(阿牛)率團到北京上訪,要求將慰安婦及釣島歷史列入中國大陸的教科書,並要求中國郵政局製作釣魚台郵票。二零一七年七月,正值「七七事變」八十週年,保釣行動委員會在日本駐港總領事館外天橋擺放三個分別代表中國、韓國和菲律賓的慰安婦銅像,當局沒有拆除。銅像吸引不少人圍觀,其中以韓國人參拜的最多。給阿牛最深印象的是,有一位韓國女士「三跪九叩」跪拜銅像近半小時,痛哭流涕,最後為銅像掛上項鍊才離去。慰安婦銅像佔據了天橋很長時間,曾經引起日本領館投訴,但警方只是關注,並無要求移走銅像,保釣行動委員會也準備了另外兩尊銅像,用以遊行示威。香港日治時期曾經有婦女被強徵為慰安婦的歷史,甚至在灣仔一帶有慰安所,但香港的慰安婦礙於家人壓力,不敢出來。大陸遊客對銅像的反應較為冷淡,阿牛覺得這是國民教育問題,讓他們不懂表達對政治問題的想法。但在鑄造銅像和保釣運動上,就能看到大陸民眾的熱血。保釣行動委員會委託大陸工廠代鑄銅像,該廠房面對政府壓力也堅持製作,甚至被封廠一段時間。當年「啟豐二號」出航保釣後受損,曾有珠海的船廠願意幫忙維修,並且免費替船隻更換零件,但礙於政府壓力,最後不了了之,但船廠也捐款表示支持。1526527578498

詳細內容

香港科研實力被低估 北京新政一夕喚醒

香港由於制度設計不佳,導致高校豐厚待遇和優秀人才都未能發揮香港科研力量。北京支持香港成為國際創科中心、容許高校申請大陸資助,一夕喚醒長期被低估的香港科研實力。香港的科研力量長期以來被低估。由於制度設計不佳,香港高等院校豐厚的待遇和優秀的人才都未能讓香港的科研發揮力量,沒有在國際市場中崛起,也沒有在中國廣大的創意產業中佔一席之地。一些重要人才都無法在香港紮根,反而在中國大陸另放異彩。但最近北京與香港出現良性互動,一夕喚來變革的春風。二十四名香港的中國科學院及中國工程院院士去年六月去信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表達發展創新科技、報效祖國的熱情與盼望,並提出希望國家科研項目經費可以跨境在港使用。日前,習近平做出「重要指示」,首次表示對香港科創產業發展的高度關注,並支持香港成為「國際創新科技中心」,加強大陸與香港的科技合作。香港被低估的科研實力一夕喚醒,各界期待香港成為粵港澳大灣區的科研領軍力量。這次習近平親自回信,科技部及財政部也公布了試行計劃:港澳公立高等院校和科研機構可透過「競爭摘優」方式承擔項目及獲得大陸資助,顛覆以往只容許大陸機構申請的慣例,料將激起一波「申請熱」。港府將之形容為「大突破」。香港創科潛力不容小覷,二零一七至一八年度QS全球大學排名中,香港有五所名列前百,奪全球主要城市之首。據香港科技大學於五月十四日發表的報告,在生物科技、金融與大數據技術等方面,香港皆有著較高的學術和科研能力,屢獲國際及國家級殊榮。在中國學術金字塔頂尖的中國科學院及工程院,香港曾出產三十六名兩院院士及十名兩院外籍院士。從無人機到無人船傳奇享譽全球的無人機龍頭大疆創新(DJI)也於香港誕生。來自浙江、香港科技大學畢業的汪滔當年沒有獲得香港政府太多支持,因而轉往深圳發展,深圳當局提供給他一塊土地,以及各種優惠,終使大疆成為全球無人機龍頭,佔全球無人機份額的七成,成為香港創科成功的傳奇。另外,同樣在科大畢業的成亮創立珠海雲洲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推動無人船技術,如今是中國海軍的秘密武器,可以在怒海中成為制敵機先的利器。新藥對抗艾滋病毒今年四月,香港大學還研發出可預防和清除艾滋病病毒的新藥,並成功在小鼠體內完成實驗,引發全球生物科技領域關注。這些成就,離不開香港開放自由的學術環境和平等包容的機會,香港作為科技創新的搖籃,有能力為中國、為世界帶來卓越貢獻。港府五月推出「科技人才入境計劃」,延攬大陸和海外科技人才來港就業,而這次中國政府宣布的政策支持將給香港高校科研帶來質和量的飛躍。香港高校科研有著其他地區無可比擬的優勢,例如多所世界一流名校、機會均等、全英文科研環境、研究設備完善及教授待遇優厚等,吸引大批人才赴港深造,但無奈香港留不住畢業人才,原因是香港生活成本高企、創新成果分配機制跟不上時代、產業鏈脫節、市場規模小等,令大部分科技人才流向具有更多資源和優待、市場更龐大的大陸及海外地區。香港要守住人才,對過時的制度做出檢討是當務之急。香港大學教授對申請專利提不起興趣,遑論將科研成果轉化為產品推出市場。一方面,教授薪水高,不在乎專利帶來的報酬;另一方面,香港專利申請程序複雜,沿用上百年的「再註冊」制度,要求專利申請前先獲得其他數個地區的專利審批結果,通常耗時四五年,且專利制度偏袒高校,七成報酬收歸大學,科研者收益只有三成,反觀大陸,報酬分配是三成歸大學,科研者獲得七成。相較之下,科研者當然更期待能夠將自己的研究成果帶去大陸發揮更大效益。教授高薪但博士後低薪研究生物材料與人體再生醫學的王翀是回流大陸的香港大學博士後,二零零九年來港修讀港大機械工程系博士,之後在該校從事博士後研究,也曾擔任香港城市大學高級副研究員。二零一六年,他決定回流大陸,前往東莞理工學院機械工程學院任教。在他看來,香港的科研環境有一定優勢,但也存在一些問題。優點在於政府提供的教育經費充足,在支付教授薪水上也非常慷慨,他舉例港大機械工程系教授最高年薪可達兩百萬港元(約合二十五萬美元),副教授有一百萬元左右。此外,部分教員還額外享有住房津貼。相比教授們的優渥薪資,博士及博士後的津貼待遇就低了許多,博士後平均僅不到兩萬港元月薪。「深圳為這類研究人員提供高額補貼,例如確保在深圳從事研究工作的博士後每人每年的稅後收入達二十四萬人民幣(約合三萬八千美元),但香港博士後最高每月只能拿三萬港幣,而且僅一成人能達到此頂薪,其他的平均月薪均低於兩萬港元」。王翀表示,香港對於科研人員薪酬的落差,也是大量中堅研究者尋求「北上」發展的原因之一。香港需加強STEM教育習近平的指示給香港的科創未來明確了方向、增添了信心。今天的香港科創環境存在不少隱憂與挑戰,亟待肩負歷史使命的執政者大刀闊斧改革。由於政府此前教育改革方向不明朗,令中學對STEM(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的教育力度不足,學生銜接高等教育存在一定困難,未來政府的經費需更多地投入到STEM教育,而且年齡段越早越好。港澳辦副主任黃柳泉稱,「香港擁有雄厚科技技術和人才,是國家重大力量」,這反映兩地產業合作是互利共贏而非大陸單方面讓利。香港近年對高等教育的投入和對創科的重視已陸續產出耀眼成果,為兩地擴大科技合作增添了動能,也為香港登上「國際創科中心」寶座貢獻力量。■1526527578576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