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級灣區蝶變步伐堅實

南沙大橋建成通車,灣區「血脈」日漸暢通,粵港澳大灣區正邁入一小時生活圈。世界級港口群、機場群通達全球,核心區路網密度已超世界三大灣區,逾四萬家高新技術企業蓬勃發展,廣深港澳科技創新走廊加快構建。廣東自貿區四年累計吸引超二十五萬家企業落戶,日均新增一百七十多家企業,大灣區(肇慶)特別合作試驗區區內建八平方公里「香港城」,總投資一百億元人民幣。獅子洋入海口,新的「超級工程」南沙大橋飛架而過。這是一座中國廣東省境內連接廣州市南沙區與東莞市沙田鎮的跨海大橋,為廣州—龍川高速公路的西端部分,是繼港珠澳大橋之後,珠江三角洲又一座世界級橋樑工程。全長近十三公里、總投資一百一十二億元人民幣(約合十六點二二億美元)的南沙大橋,於二零一九年四月二日建成通車。大橋通車後,從廣州到東莞的行程縮短十公里、車程縮短半小時,為粵港澳大灣區增添新的大動脈。南沙大橋是二零一九年二月十八日,中南海發布《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下稱《規劃綱要》)後的首個投用的重點工程。除了有南沙大橋的「加持」,不久的將來珠江還將有兩條新跨江通道屹立兩岸。預計二零二四年建成通車的深中通道建設提速,已進入整個項目最難的「沉管隧道時光」。連接江門和珠海的黃茅海大橋工程可行性報告已經順利通過評審,二零二零年動工,將與港珠澳大橋、虎門大橋、黃埔大橋、南沙大橋、深中通道以及正在推進的前期籌建的蓮花山過江通道等共同組成粵港澳大灣區重要跨江通道。灣區「血脈」日益暢通,大灣區正邁入一小時生活圈。粵港澳三地居民同飲珠江水,二千多年同根同源、血脈相通的嶺南文化,是粵港澳大灣區的突出優勢。「一個國家,兩種制度,三種貨幣,三個單獨關稅區,四個核心城市」,不僅是「一國兩制」2.0版,更是經濟發展的再升級版。有評論認為,「一旦試驗成功,隨之產業升級、政策磨合,外加經濟一體化,必能發揮『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從『一帶一路』具有的回復大中華昔日榮光的概念出發,加上運用現代國際資本手段,大灣區極可能成為實現『中華復興』的啟動平台」。作為中國開放程度最高、經濟活力最強的區域之一,粵港澳大灣區的五點六萬平方公里熱土,雖只佔全國國土面積不到百分之一;七千萬人口,數量約佔全國總人口的百分之五,其經濟總量卻達十萬億元人民幣。《規劃綱要》擘畫了粵港澳大灣區未來的宏偉藍圖:要建設充滿活力的世界級城市群、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國際科技創新中心、「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支撐、中國內地與港澳深度合作示範區,以及宜居宜業宜遊的優質生活圈,成為高品質發展的典範。方向已明,熱潮澎湃而起,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由此進入嶄新階段。1558582013023

詳細內容

首屆粵港澳大灣區媒體峰會

峰會主題為「一流灣區、媒體擔當」,匯集一百一十一家海內外媒體。到場媒體人碰撞思想,為進一步加強粵港澳三地媒體交流獻計獻策,達成「媒連粵港澳、融通大灣區」的共識,共奏和諧新樂章。孟夏廣州,萬物競茂。走進白雲山下的國際會議中心,處處看到同一個蔚藍色的大幅主體圖形:雄偉的中國結橋塔之下,港珠澳大橋飛騰在湛藍的大海上,大氣而獨特,這是首屆粵港澳大灣區媒體峰會的標誌,寓意著粵港澳三地文化交融、媒體協同,共創大灣區未來。五月十九日舉行的大灣區媒體峰會,是一場匯聚粵港澳三地媒體的盛會,為大灣區建設注入活力。海內外媒體及媒體人的目光一齊投向這片熱土,探討合作交流、協同發展之策,共同奏響大灣區建設「進行曲」。這場以「一流灣區、媒體擔當」為主題的峰會,設置了一個主題論壇和三個平行分論壇,圍繞「灣區建設與媒體融合創新」、「灣區建設與人文精神」、「灣區建設與『一帶一路』」等議題,眾多資深媒體人、專家紛紛支招,開啟了一場關於媒體融合的頭腦風暴。他們分析粵港澳大灣區媒體轉型發展面臨的機遇與挑戰,探討新時代實現媒體融合創新的方向與路徑,就加強深度合作、實現互通共贏、講好大灣區故事等相關議題達成了一系列共識。峰會雲集三百七十名各界人士,到會媒體總數達一百一十一家。與會人士共商如何進一步加強粵港澳三地媒體交流合作,思想在碰撞,共識在凝聚。「媒連粵港澳、融通大灣區」,成為三地媒體共識所在。峰會對外發布了《首屆粵港澳大灣區媒體峰會倡議書》,呼籲大灣區媒體加強深度合作、實現互通共贏,希望粵港澳三地政府機構、媒體行業協會以及社會各界,加強溝通與交流,支持媒體在參與和促進建設一流灣區發展目標方面發揮更大作用,為媒體融合發展營造良好環境,攜手開創大灣區更加美好的未來。組委會在倡議書重申,將堅守新聞媒體的職業倫理和社會責任,堅持真實、客觀、公正、公平記錄和報道,以更豐富的內容、更多元的表達、更立體的傳播,圍繞「充滿活力的世界級城市群」、「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國際科技創新中心」、「『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支撐」、「內地與港澳深度合作示範區」、「宜居宜業宜遊的優質生活圈」等粵港澳大灣區五大戰略定位,傳播好大灣區聲音。1558582013584

詳細內容

任正非未雨綢繆不懼貿易戰風雨

中美貿易戰再次升級,美國將華為及旗下七十家子公司列入黑名單,谷歌、ARM等應美國商務部要求,宣布與華為停止合作,頓時讓華為陷入不明朗的困局。華為董事長任正非信心滿滿,表示華為早已未雨綢繆,有足夠能力自給自足,不怕美國的打壓,更要脅可能退出美國市場。中美貿易戰風高浪急,美國最新的打擊對象就輪到中國通信霸主華為,不惜祭出對華為的「出口禁令」,要求美國科技公司禁止對華為輸出產品,將華為及七十間子公司納入「出口管制名單」。但事件峰迴路轉,特朗普突然又暫緩禁令九十日,華為董事長任正非卻似乎無懼美國打壓,又不在乎是否有暫緩禁令,怡然自得,頗有談笑用兵姿態。他認為特朗普「低估了我們的力量」,指出華為具有能力做出和美國一樣的芯片,可以自給自足,又強調一直以來華為買美國的芯片,是「融入世界」的象徵,事實上華為自己的芯片比美國的公司成本更低。再者,華為的供應鏈涵蓋諸多美國公司,包括歐洲、日本等企業,特朗普舉起的大棒事實上是「七傷拳」,傷人先傷己,會使部分美國公司與華為的生意轉到了歐洲、日本企業手上,最終損害美國公司的利益。華為面對美國的打壓,看似四面楚歌,但任正非強而有力的反擊充滿自信,反映了他主張的「狼性文化」,更反映他相信華為具有過硬的技術儲備、芯片儲備,可以打一場持久戰,孤軍奮戰到底,更在五月十九日接受日本傳媒採訪時,威脅退出美國市場,表示即使日後美國邀請他們建設5G網絡也不會接受,力抗美國的「新圍堵」。任正非面對美國的打壓,展現出了前所未有的自信,同時也反對中國人有民粹主義的情緒。任正非認為雖然他是華為的董事長,但家裏兒女都使用蘋果產品,認為這沒有問題,呼籲不要上綱上線,「我的小孩用蘋果,就是不愛華為了?不能這麼說。我講的是事實,不能說用華為產品就愛國,不用就是不愛國。華為產品只是商品,如果喜歡就用,不喜歡就不用」,不主張盲目的民族主義和排斥美國貨物,也希望日後繼續可以購買美國芯片、原料。任正非說雖然華為要買美國的芯片,但不買也沒有問題,他說:「果真出現供應不上的情況,我們沒有困難。因為所有的高端芯片我們都可以自己製造。在和平時期,我們從來是『一加一』政策,一半買美國公司的芯片,一半用自己的芯片。儘管自己芯片的成本低得多,我還是高價買美國的芯片,因為我們不能孤立於世界,應該融入世界。」反映任正非認為華為完全有能力在芯片上自給自足,不需要仰賴美國。事實上,在二零一八年,華為花費了七百億美元採購零件,其中一百一十億是向美國企業買的,尤其是高端芯片,例如基帶芯片、射頻芯片、高端交換路由芯片、高速介面芯片都仰賴美國公司的,在二零一五年,華為就向高通購買了十八億美元的芯片,亦向英特爾購買了六點八億美元的芯片。數據反映華為似乎依然很難離得開美國芯片。再者,華為引以為傲的麒麟系列芯片,以及最近在中國媒體熱炒「備胎轉正」的鯤鵬九二零服務器芯片,事實上也是仰賴於英國的ARM(Advanced RISC Machine)公司提供的「ARM架構」。麒麟芯片設計來自英國華為的芯片技術事實上仍仰賴於英國的「ARM結構」作為設計的藍本,使用來自ARM的「架構授權」,ARM雖然是英國公司,但在美國有子公司,因此亦受到美國司法「長臂管轄權」(Long Arm Jurisdiction)的限制,ARM也收到美國政府的信件,要求禁止對華為輸出產品。五月二十二日,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ARM公司的內部文件指示員工停止與華為及華為子公司的所有合作,以遵守美國商務部的禁制令,成為華為一大隱憂。另一方面,設計芯片的技術美國也處於領先地位,電子設計自動化(Electronic Design Automation)的三大軟件公司Cadence、Mentor和Synopsys都是美國公司。因此,即使是華為自主研發的芯片,從設計軟件到設計架構都仍然仰賴於美國公司,華為所說的「備胎轉正」是否路漫漫兮,難以一蹴而就?中美貿易戰的科技戰不單是針對華為,近日美國國土安全部亦隔空不點名批評大疆,指大疆的無人機具有安全性漏洞,會將飛行資料回傳到中國,似乎有擴大科技封鎖線的意圖。貿易戰陡增的關稅額由百分之十加到百分之二十五,影響也漸漸浮現,國際知名鞋廠都批評特朗普的增加關稅政策,包括知名品牌耐克(Nike)、愛迪達(Adidas)在內的一百七十三間鞋類企業就在五月二十日聯署去信特朗普抗議,要求重新考慮關稅政策,認為這不過是增加消費者的成本,結果消費者每年需要支付七十億美元的關稅,事實上是在懲罰消費者。鞋廠的集體開砲,也反映了諸多公司的心聲,不希望關稅使消費者的成本上升,再者,美國企業在華利益巨大,尤其是汽車業,更是以中國為主要市場,美國通用汽車在二零一八年在華銷量達三百六十四萬輛,而美國銷售量只有二百九十萬輛,美國汽車在華市場已經超過美國市場,如果受到貿易戰的影響,這些汽車企業也將面對沉重損失。中國在貿易戰上暫時還是處於挨打狀態,但稀土牌最近似乎成中方反擊點。在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金燦榮提出「稀土牌」是中國對抗美國的「小王牌」後,國家主席習近平連同主責對美貿易談判的副總理劉鶴一同視察位於江西的金力永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了解當前的稀土產業情況,而金力永磁所在地江西贛州則是中國大陸重稀土主要生產地,全球每年百分之七十的重稀土都產自這裏,這次考察的戰略意義昭然若揭,帶同對美談判的劉鶴同行,反映著與中美貿易戰有密切關係。中國或打稀土牌目前全球稀土產量百分之七十源自中國,中國在稀土戰略有相對大的話語權,但如果要使美國蒙受損失,中國恐怕不能單向美國停止輸出稀土,也需要限制向中國購買稀土的國家不得轉售予美國,否則,其他國家仍能把稀土轉售予美國,使「稀土牌」難以奏效。■1558582013771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