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賭球是世界盃最大贏家

世界盃作為全球盛事,吸引無數球迷觀看,同時讓賭球金額大增,網絡的賭博莊家是這屆世界盃的最大贏家。大馬成為賭博集團的兵家必爭之地。俄羅斯世界盃足球賽雖然步入尾聲,但最大贏家不是有機會問鼎「大力神盃」的四強——法國、比利時、英格蘭和克羅地亞,而是博彩界的網絡莊家。在這場旋風式的足球嘉年華背後,網絡投注成為熱門手段,手機App、網站、微信等成為賭徒的常規工具。世界盃全面開打,為俗稱「外圍」的非法地下賭博集團帶來巨大的商機。根據香港馬會援引大學研究發現,全球八成以上的外圍賭博都在亞洲進行,全球外圍利潤最高的十個國家及地區中,七個在亞洲,中國和韓國分奪冠亞,而香港則排在第四,今年度的外圍利潤會高達一百三十億港元(折約十六億美元),其中百分之六都由世界盃「提供」。華人人口較多的馬來西亞與新加坡更是全球非法賭球集團的重鎮。馬新兩國華人稱賭球集團成員為「卜基」(bookies音譯),兩地大小卜基四處冒起,他們也充分利用現代科技收注,增加賭注的同時,也讓警方更難追蹤。大馬對賭博活動的懲罰不重,吸引外國賭博集團進駐。檳城總警長達威甘指出,這些外國賭球集團主要來自澳門,在大馬找到代理人後,讓其在本地招收卜基向賭徒收注,每名卜基最高收注額達五萬馬元(折約九千七百美元)。他說,外國賭球集團通過代理利用手機軟件向賭徒收注,只要該名賭徒擁有信用卡,便能在指定的網站下注。網上下賭往往也吸引一些年輕人下注,一名十九歲華裔女生就因此輸了約三萬馬元,差點被迫跳樓自殺。大馬武吉安曼警察總部一名高階警官對媒體指出,根據警方在今年俄羅斯世界盃足球賽進行期間展開的「反賭球行動」首輪報告資料顯示,大馬賭球情況以華裔賭客和代理的情況最為嚴重。他說,警方在取締行動中總共逮捕了三百四十三名賭客和代理,其中三百零四人為華裔男女,超過總逮捕人數的百分之八十八。在世界盃開踢兩週,警方共進行四百三十五次取締行動,起獲近三十九萬馬元。馬來西亞信心戒賭會副總幹事梁順儲表示,該會自零三年成立至今,共處理約六千個案件,其中百分之九十都參與過賭球活動,而且絕大部分從校園開始。他指出,十二年前三十五歲至六十歲者佔賭徒比例的百分之九十五,六十歲以上者佔百分之五;如今二十歲至三十歲賭徒的比例從百分之五提高至百分之二十五,他們有些還是中學生、學院或大學生。他認為,這可能是因為當今的賭球管道比十年前更普及,人們只需在網站開個戶戶頭就能下注。港警大規模打擊外圍新加坡賭球活動雖然是合法的,不過非法賭球仍大有人在,警方估計非法賭博集團在過去短短兩週的收注額超過四百萬新幣(折約三百萬美元)。新加坡警方在世界盃首兩週內總共逮捕了三十一人。而在香港,截至世界盃四強賽事未開打為止,香港警方雖然展開大規模反賭博行動,但仍未破獲億元以上外圍「波纜」,只有零零星星「散莊」被捕,如七月八日在大埔拘捕一男子,檢獲約九萬港元投注記錄;七月五日在旺角一賭檔檢獲約二十萬港元波纜,三十八歲盧姓男子涉「收受外圍賭注」被捕;七月四日於西貢白沙灣村拘捕一名二十八歲男子,檢獲約二百四十萬港元懷疑非法投注記錄等等。外圍賠率高、玩法多、又不需要立刻結帳,種種誘因導致外圍猖獗。但對於那些非「職業」賭徒的球迷而言,賭球只是為了響應世界盃風潮,希望多點參與感,他們不會選擇違法的外圍,而是投注在合法博彩機構上。二十七歲的香港球迷Steve Chan告訴記者,他平常會踢球,也對參賽球隊有一定了解,這屆世界盃也有投注,但因為馬會開出的賭盤中,熱門球隊賠率都較低,因此他每一注都要購買至少兩百到五百港元才能「有肉吃」,最近一次八強賭局中,法國對陣烏拉圭、比利時對陣巴西,法國及巴西是熱門,他購買了熱門法國、冷門比利時晉級,法國賠率是一點六倍,而比利時則是二點六倍。至於一些首名入球等的低機率小項目,他也用了十元在巴西對陣比利時的十六強賽事中購買了比利時球星德布勞內(Kevin Bruyne),最終以十七倍獲勝。不過要數本屆的「威水史」,他說:「我在小組賽階段,德國對陣墨西哥,以二十三元購買了墨西哥淨勝一比零的波膽,最終以一百倍贏了二千三百。」被問到是什麼吸引他賭球?他說,自己平常會看球,但沒有賭球習慣,知道賭球規則但不精於此,世界盃會投身賭博是因為身邊朋友、同事天天都在談各式各樣的賠率話題,加上他們知道自己有看球習慣,經常來問自己看法,「這樣的全民風潮下,獨善其身是不可能」。華人經常被喻為「最愛賭博」的民族,中國人賭博也有千年歷史,基本上什麼都可以拿來賭,貴為「國粹」的麻將不用說,鬥雞、鬥狗、鬥蟋蟀,層出不窮。世界盃賭博,中國人一定不會缺席,根據中國國家體育總局體育彩票管理中心數據,中國在世界盃的第一週,足球競技彩票的銷量就突破了七十三億人民幣(折約一億九千萬美元),而二零一四年巴西世界盃的總體投注額還僅有一百二十九億,但截至今年七月二日,世界盃首三週投注就超過三百億,為二零一四年世界盃總額的兩倍有多,決賽更是投注熱點,因此投注額最後可能達到四百億。中國賭球狂歡,卻讓網絡賭球的命運坐上過山車,先是大熱,後被整頓。二零一五年中國八部委緊急叫停網絡彩票,處於漫長的冰封期。儘管如此,基於龐大的利益誘惑,網絡賭球遊走在灰色界線幾年,地方政府也採取默許,甚至是鼓勵的態度,讓這些民營的網絡賭球平台興起。三年來的默許,讓中國的科技巨頭也紛紛進入網絡賭球市場,騰訊投資了天天中彩票、網易有網易彩票、中國最大足球網站「懂球帝」亦有相關競猜遊戲,一時間網絡賭球如雨後春筍,遍地開花。在世界盃首週賽事期間,這些網絡平台依然能夠正常運作,據業內人士透露,中介人分成可達投注額的百分之五,一般從業者一月下來有數千元分成不是問題,業務能力強的更可以在月內分成十七萬,中介人尚且獲利豐厚,背後的網絡投注平台利潤更可想而知。網絡賭球被封賭球資本的衝動引起了中國政府的關注,賭球平台雖然得到地方政府支持,但也得罪了其他地方政府,因為網絡賭球平台無遠弗屆,能穿州過省,賭徒不限於投注在自己所在地的地方政府,使其他地方政府的利益受損。更嚴重的是,網絡賭球涉及的金額巨大,引起中國國家體彩中心不滿,因為網絡彩票事實上侵犯了國家體彩中心旗下實體彩票業務的利益。因此,這些網絡賭球平台在六月十九日晚開始陸續被封,翌日,多數平台被關停、相關程式被下架,即便沒有下架,最低投注額也大幅度提升至五十元人民幣,甚至是一百元,讓許多散戶望而卻步。業內人士更透露,因為網絡彩票的低迷,他們的分成也因此下降,中介由原本百分之五的分成降至百分之三。中國彩票行業於是又由網絡回到實體店,門庭若市的畫面再度浮現。但是,彩票行業由國家管理,還是民企也可以參與的爭論依然在延續。在海峽對岸,雖然台灣是有名的「足球沙漠」,代表隊在國際足協全球排名只列第一百二十一位,但這並不影響原本就很盛的賭風,今年世界盃足球賽掀起運彩投注熱,隨著賽事進行到尾聲,比賽更加血脈賁張,彩迷更加瘋狂,打出「瘋世足‧買運彩」的口號,下注金一再破表。台灣運動彩券公司總經理林博泰表示,「本屆(下注金額)破新台幣五十億元(折約九千八百萬美元)沒問題」,上屆世界盃跟本屆一樣都是六十四場,上屆運彩下注金額二十四億元,本屆熱到破表,下注金估計突破五十億元大關。除了押球賽勝負、比數等,台灣運彩今年還增加「世界盃進球王」、「金球獎得主」、「金手套得主」等多項特別項目提供投注,極大地掀動彩迷的心。台灣賭球玩法多全台灣約五百家運彩投注站加入二十四小時服務的行列,提供便利的消費者購券服務,經常可以看到投注站到了深夜還是聚集了很多彩迷。一位正在服役的青年表示,自己支持巴西隊,玩運彩原因是「比賽參與感」,讓他更關注比賽,每屆世界盃都會試一下「手氣」,今年他押了五場比賽,全部「槓龜」(台語,失敗),總共賠了一千元新台幣後不敢再進場。他覺得台灣運彩的投注方式很有趣,有很多玩法供選擇。不過今年世界盃頻頻爆冷門,包括阿根廷、德國、西班牙等足球強權都早早打包,彩迷損失慘重,但有一彩迷逆向思考,都押注弱隊,反而「賓果」,賺了一百多萬,成了大贏家。台灣運彩早在今年三月就開始為世足暖身,開賣的各項冠軍投注玩法,包含預測「二零一八世界盃冠軍」、「晉級冠軍賽球隊」、「晉級四強球隊」等,德國獲得廣大台灣消費者的支持,希望德國繼二零一四年奪得冠軍後,再次蟬聯王座。換言之,台灣人一面倒地看好德國衛冕世足冠軍,沒想到德國在第一輪最後一場賽事輸給韓國,打道回府,眾多彩迷大失血,莊家台灣運彩成了通吃的最大贏家。台灣運彩也砸錢刺激買氣,提供的各項大獎極具吸引力。不限球種投注台灣運彩,單筆滿一千元新台幣以上並上網完成登錄,就有機會可以把大獎帶回家,包含三輛賓士汽車、三十輛電動二輪車等。台灣運彩宣傳「買運彩‧看比賽‧更精彩」,但運彩硬體不佳,頻頻當機,調整賠率時容易出現狀況,許多彩迷錯失投注時機,投書表達抗議。■1531388560865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