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國危急總統求援 北京50億貸款換石油

委內瑞拉面對美國制裁與政變疑雲陰影,總統馬杜羅訪華求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雪中送炭,提供50億美元貸款換石油,解燃眉之急。繼委內瑞拉副總統羅德里格斯九月十號訪華後,總統馬杜羅也於十三至十六日對中國進行國事訪問。期間除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討論雙邊關係和「共同感興趣」的問題外,兩國元首更一起見證了關於共同推進「一帶一路」建設諒解備忘錄等雙邊合作檔的簽署,習近平表示「中方始終從戰略高度和長遠角度看待和發展中委關係」。第十次訪華的馬杜羅十三日晚間抵達機場接受採訪時,稱中國是「我們的大姐」。十四日他前往毛澤東紀念堂瞻仰獻花,並對遺體行三鞠躬。據委內瑞拉官方電視台報道,馬杜羅稱讚毛澤東是「一位偉大的締造者」。去年七月底美國財政部凍結馬杜羅在美國管轄地區的一切資產,理由是他侵犯人權,並稱他授權的修憲公投是在打造極權政府的非法行為。今年五月二十一日,美國認為馬杜羅以欺騙手段贏得總統選舉完全違反民主原則,因此宣布對委內瑞拉實施經濟制裁。近來又傳出美國總統特朗普曾考慮在委內瑞拉發動政變,使美、委關係雪上加霜。中國外交部拉美司司長趙本堂在題為《走進新時代的中拉關係》一文中強調,「委內瑞拉是我國在拉美的重要合作夥伴」,並譴責「別有用心的勢力……炒作『中國攫取拉美資源、推高拉美債務』等不實論調」。中國社科院榮譽學部委員徐世澄則認為﹕「在美國對委內瑞拉官員實行制裁的時候,馬杜羅強調同中國發展穩定關係的重要性。」中國及時雪中送炭不僅促進中委關係,更有助在拉美建立良好形象。上個世紀末拉美出現以秘魯藤森政權為代表的「委託式民主」(delegative democracy),本世紀以來查韋斯曾以高度的個人魅力(charisma)將其提升到「民選獨裁」(Democradura)。二零一三年馬杜羅競選口號之一雖為「我是查韋斯,我們都是查韋斯」,但查韋斯的個人魅力絕非平庸的馬杜羅所能複製。委國政治經濟外交缺失馬杜羅的平庸可用「民粹政治失靈、經濟發展失策、國際盟友失勢」的「三失」概括。先看民粹政治失靈。馬杜羅完全不具備民粹領袖的魅力。美國胡佛研究所前研究員雷立夫(William Ratliff)對馬杜羅的形容相當傳神:「拉美魔幻寫實小說中的人物。」委內瑞拉在智庫統計的「世界痛苦指數」(World Misery Index)排名連續六年(二零一三至二零一八)蟬聯全球第一。次看經濟發展失策。二零一四年委內瑞拉原油每日產量約二百七十萬桶,比一九九九年查韋斯上任總統時少百分之十三。根據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的資料,今年八月委內瑞拉原油產量下降至每日一百四十四萬八千桶,是在二零零二年十二月至二零零三年二月期間罷工外三十年來的最低水平。末看國際盟友失勢。馬杜羅二零一三年五月就任總統後,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七日阿根廷鐵桿盟友——女總統費南德斯所屬的「勝利陣線」(FPV)在期中選舉中遭挫敗,導致她在十二月黯然下台後馬杜羅頓失取暖對象。近年來馬杜羅因在南美鄰國造成「難民海嘯」(tsunami of refugees),委內瑞拉繼二零一七年八月遭「南方共同市場」(Mercosur)中止會員國資格後,今年四月第八屆美洲國家高峰會主辦國秘魯更撤銷對馬杜羅的邀請函。面對外界質疑委國還款能力,中國外交部表示兩國合作進展順利,發言人耿爽說:「所簽貸款合同完全符合國際規範,所有操作都依法合規進行,所取得成果也都用於造福當地人民。」並謂委內瑞拉是中國的戰略和經貿合作夥伴,馬杜羅訪華有利推動雙邊關係和助其恢復穩定發展。中委以貸款換石油互利中國是委內瑞拉主要債權國。過去十年間,中國借貸給委內瑞拉約五百億美元,委國則用石油償還債務,也就是所謂「貸款換石油」(loan for oil)模式。儘管委內瑞拉仍積欠中國約二百億美元,但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梅新育駁斥了所謂「壞賬」的說法。他表示「首先到目前為止,委內瑞拉在償還中方債務方面並沒有出現任何違約的行為。其次,委內瑞拉石油資源儲備正常,委仍具備償還中方貸款的能力」。清華—卡內基全球政策中心的學者陳懋修(Matt Ferchen)認為,委內瑞拉雖然一直優先考慮償還中國債務,但中國將再續貸五十億美元,委內瑞拉很有可能無法履行債務,因為委內瑞拉「是全球風險系數最高的國家」。針對償還貸款和石油運輸的條款反覆修改,中國對新一輪貸款必須得到馬杜羅本人的背書,否則「貸款換石油」模式恐將無法持續。儘管委內瑞拉違約的機率不小,但跟委內瑞拉的合作有地緣經濟戰略的意義。一九七四年中委建交以來,雙方在國際和多邊事務中保持密切合作,委內瑞拉是最早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的拉美國家之一,同時在台灣、西藏、南海等涉及到中國國家核心利益的問題上始終堅定支持,特別是積極支援「一帶一路」倡議向拉美的延伸。委國具有地緣政治意義中國駐委內瑞拉大使李寶榮強調「雙方共同建立的『能源加金融』兩個輪子一起轉為核心的中委合作模式」。他對委內瑞拉未來經濟形勢的判斷是﹕「雖然有風險,但從戰略上看好雙邊經濟合作。從長遠來看,委內瑞拉是個擁有巨大經濟發展潛力的國家,這裏石油探明儲量三千多億桶,是世界第一,可開採三百四十年,所以有理由對委內瑞拉的經濟發展前景充滿信心。特別是在人家最困難的時候,一定要伸出援助之手,因為委內瑞拉是中國在拉美運籌大國關係的支點。」因此這樣做就算中國在帳面上可能虧損,但能增加在拉丁美洲影響力,甚至有助於人民幣國際化。今年九月「一帶一路」提出屆滿五週年,六月底《紐約時報》曾在《中國一帶一路專案放緩,借貸風險引發擔憂》一文中指出﹕「帶路倡議中過多的海外項目可能造成了浪費的『白象』,從而拖累中國公司和當地合作夥伴。」白象係指大而無當、造價昂貴、不實用的東西。儘管中委都期待「雙方要優化創新務實合作,以簽署共建『一帶一路』諒解備忘錄為契機,加緊對接、推進落實雙方業已達成的合作共識」,但是否成為另一隻變種的「白象」不僅決定「貸款換石油」模式的成敗,更將決定馬杜羅政權的存亡。■1537413512757

詳細內容

性侵醜聞發酵考驗梵蒂岡智慧

天主教會屢爆性侵醜聞,輿論也指責主教包庇掩護下屬神父。梵蒂岡明年二月召開全球主教峰會,讓主教接受訓練識別性侵,並討論如何調查處理。但監管神父是否「透明化」,涉及教會「放權」問題,掀起內部爭議。對天主教會而言,今年夏天很不平靜,有關性侵犯的醜聞排山倒海而來。七月間前華盛頓總主教麥卡里克在證據確鑿的情況下,黯然交出樞機的頭銜。八月美國賓夕凡尼亞州的大陪審團報告,指控在七十年的時間內約三百名神職人員性侵上千名兒童,長期被各教區掩蓋。接著德國主教會議委託非教會機構研究調查,揭發一九四六到二零一四年間,有三千六百餘件兒童性侵的個案,牽涉一千六百七十位神職人員。此外,澳洲、智利等國也有驚人的披露。美國主教會議主席迪納爾多樞機主教為首的四位高層領導來到梵蒂岡,向教宗方濟各面陳教會內部情況。迪納爾多是德克薩斯州休士頓地區的總主教,不料後院起火,自己被指控掩蓋教區內的性侵。在此同時,西維吉尼亞州的一位主教因涉嫌性侵去職。華盛頓現任總主教武爾在擔任匹茲堡地區主教時,包庇一些被指控對兒童性侵的神父,有的僅是調動職位,或是在離職後復職;他表示將向教宗提出辭呈。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教區大規模性侵醜聞震撼美國社會後,不斷有受害者站出來指控,後來受到「Me Too」反性侵運動的鼓舞,匯成海嘯般的衝擊。這次指責的重點不在犯罪本身,而在於主教包庇掩護下屬的神父。這些主教有很大的權力,而他們處理的方式給教會和信眾帶來極大的傷害。梵蒂岡認識到神職性侵是全球性的問題,宣布明年二月將召開全球性的主教峰會,討論保護未成年人,針對神職人員性侵指控及主教袒護來採取行動。前梵蒂岡駐美大使維嘉諾總主教撰文稱,方濟各多年前就得知麥卡里克的惡行,遲遲不採取行動,反而讓他在教會內節節高升,教宗應該為此辭職。其實,麥卡里克多年官運亨通,源於若望保祿和本篤十六世提拔,而摘掉他樞機紅帽子的是方濟各。這三位教宗都認識到性侵問題可能成為定時炸彈,給教會帶來嚴重的傷害。本篤還是拉辛格樞機時,向教宗若望保祿建議集中建立兒童性侵檔案。他當了教宗後,繼續推進這個工作。他公開譴責性侵,而且親自接見受害者。二零一二年召開的國際會議有心理學家、法律專家參與,從各方面來了解這個問題。本篤肯定教會要承擔責任,然而沒有明確行動範圍。麥卡里克退休隱居在一所修道院,並沒有為弄得滿城風雨的事件劃上句點,而一切才剛開始,考驗梵蒂岡是否下決心來增加透明度及建立問責制。麥卡里克在美國宗教界位高權重,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在二零零五年邀請他訪華,來了解中國教會情況,後來他也參與過美國與古巴復交的談判。他多年的劣行幾乎成為公開秘密,他的上級什麼時候知道,如何反應,要有一個交代。在零容忍原則下,包庇性侵同樣要受處罰。當神父被指控猥瀆未成年人,如果調查證據十足,該接受法律處罰,教會內外均無異議,然而上級包庇掩蓋罪行,由誰來調查?應有怎樣的處分?除了引咎辭職外,沒有法則制度上的懲罰。兩年前,智利教會內性侵醜聞爆發,方濟各模板式的回應,尤其是對受害者的冷漠,廣受批評,於是他開始改變作風。今年五月間,召集了全體的智利主教到梵蒂岡開會,嚴厲譴責他們中有些人不但對性侵視而不見,而且銷毀證據,阻礙司法犯罪的調查。會後所有的主教提出辭呈,後來只有五位的辭呈被接受,其他人低調復職。明年二月要召開的主教會議或許以智利主教會議為藍本,來表明教宗解決問題的決心,或至少避開目前各方批評的鋒頭。但是智利和全球問題的規模不能相比,媒體的關注度也不同。若是處理不得當,方濟各的聲譽將受到嚴重打擊。這個為期三天的會議事前必定有密切溝通,如果只是走過場,簽署早已擬定的文件宣言,維持表面和諧,將令人失望。主教為了維護教會的尊嚴,一向採取的措施是不與受害者會面、保持沉默、盡量掩蓋、用錢打發、達到息事寧人的目的。主教的縱容造成問題,寄望主教們自身改革,是否緣木求魚?如果不是由主教來監管神父,那麼誰來管呢?在普遍要求「透明化」的呼聲中,教會內的信眾能以什麼方式來參與監督?這就涉及教會「放權」的問題,難度非常大,一般觀察人士不看好。改革派與傳統派之辯教會內的改革派認為自有人類以來,就有邪惡之輩,教會中亦不例外;只有警覺、發現、繩之以法,才能得到控制,所以問責制就特別重要。教會要打破自以為是的封閉,允許非神職人員監督。可是教會內傳統派嚴守教權與世俗分離的界線,深怕一旦敞開大門允許世俗人參與,就可能架空天主教正統,演變成類似新教中的公理會(Congregationist church),由會眾自行自治。這個事關天主教會定位的大話題在馬丁.路德宗教改革的五百年後怎麼討論,需要很高的勇氣和智慧。為什麼神職人員性侵如此困擾天主教會?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二零一三年調查發現,美國有同性戀傾向的人佔人口百分之一點六,而教會內性侵案例中八成是男性侵犯男性。一種解釋是神父人選必須是不結婚的男性,於是吸引了較多有同性戀傾向及孌童癖的人。這個條件限制了許多願意獻身教會服務、但也希望結婚生育的男性當神父。若從源頭尋求解決這個問題,就該改變目前神職准入標準,允許神父結婚,甚至開放給女性。但傳統派仍深信「守貞」是神職聖潔操守的核心部分,不可動搖。兩派立場南轅北轍,提到議程上的可能性微乎其微。CNN民調顯示,美國天主教徒對方濟各的擁護度從一年半前的百分之八十三,跌至目前的百分之六十三。網絡的發達帶給各路意見領袖迅速傳播的渠道,加劇了對問題看法的極端化。以維嘉諾公開呼籲教宗下台為例,文中含沙射影的指責梵蒂岡內部和美國一些主教在同性戀議題上沆瀣一氣,來顛覆天主教教義,這種陰謀論在美國傳統派圈內大有支持者。挺方濟各派則以人身攻擊來詆毀維嘉諾,譏諷他因為沒有當上樞機主教,對方濟各懷恨在心,轉而把個人恩怨裝扮成正統衛道;而且指出發文正趕上性侵醜聞如急風驟雨般打擊著教會的時刻,他的用意莫非是想把公眾對麥卡里克的憤怒轉移到教宗方濟各身上。雖然目前倒方濟各派是少數,但是撕裂一個以聖統為核心的天主教會,後果堪憂。台港澳主教列席峰會明年二月主教峰會將有約一百位主教參加,據傳會上主教們將接受訓練來識別性侵,也討論以何種方式介入調查處理及傾聽被害人等議題。中國大陸目前的主教團不被梵蒂岡認可,不在被邀之列,然而台灣、香港、澳門都將有主教列席。■1537413512835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