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自由主義青年對素姬感失望

緬甸年輕自由主義分子對昂山素姬希望幻滅;地方議會補選,她領導的全民盟戰績大倒退。緬甸實質領袖、國務資政昂山素姬所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在歷次選舉中,不論是大選或是議會補選,從來都是壓倒性的勝利,但在十一月三日所舉行的一場地方議會補選中,全民盟雖然一如預期獲勝,但只贏了十三席中的七席,勉強過了半數,更指標性地輸掉在二零一五年大選時贏得的仰光省港口區、實皆省德穆區、孟邦羌宋區以及欽邦的一個選區的四個席次,其中前三個議席更是輸給了由軍方人員改頭換面的聯邦鞏固發展黨,欽邦的議席則輸給了當地的欽邦民主民族聯盟。這個選舉結果對全民盟乃至昂山素姬的意義是,二零二零年的大選,全民盟也許還是會贏,但是否能複製過去的壓倒性勝利,則已經大有疑問。尤有甚者,眼看昂山素姬上台兩年多以來的表現,對緬甸民意頗具影響力的年輕自由主義分子已經顯現出頗為失望。今年二十七歲的網絡節目《三十以下》主持人婷札?順蕾宜原來是昂山素姬的死忠支持者,如今她卻成了昂山素姬最激烈的批評者之一。她說,「我失去了我的偶像,我感到困惑、沮喪和迷失。大多數民權分子和青年如今都在自問『接下來會怎樣?會出現什麼情況?我們該怎麼辦』?昂山素姬現在我行我素,沒人能影響她,民權組織的意見她都聽不進去」。對此,全民盟也並不是沒有警覺,發言人藐鈕就指出,全民盟正設法通過增加教育撥款、支持技術訓練計劃來贏取年輕人的心。他坦言,「年輕人和人民對我們政府期望很高。我們也承認無法達到他們的期望,但正盡力而為」。對全民盟施政不滿的其他因素包括經濟未見起色;政府與少數民族武裝組織的和談停滯不前;全民盟未能利用在國會的多數議席優勢來廢除殖民時期遺留下來的壓制異議法令,不但新聞自由受到限縮,民權組織的活動也受到箝制。近幾個月,民權組織多次發動示威,包括五月份在仰光舉行反戰遊行,最終以警民衝突收場;共有包括婷札在內的十七人被控非法示威。婷札指出,「現在,敏感的議題被禁止討論,示威者被捕遭毆打」。另外,根據緬甸鼓吹自由言論組織「聲音」反映,自全民盟政府上台以來,已經有四十四名記者和一百四十二名民權分子被控上法庭。■1544067105223

詳細內容

貝托魯奇的遺憾

 林沛理,專欄作家,最新的著作是《英為中用十大原則》,商務印書館出版。[email protected] 剛離世的意大利導演貝托魯奇(Bernado Bertolucci)集電影人的最高榮譽於一身:奧斯卡金像獎、金球獎、英國電影學院獎、凱撒電影獎、威尼斯金棕櫚獎和康城(戛納、坎城)影展終身成就獎。可是,他始終意難平的,是他沒有像父親Attilio Bertolucci那樣,成為傑出的詩人。年輕的貝托魯奇曾經步父親後塵寫詩,卻是一個失敗的詩人。於是,(受父親)影響的焦慮(anxiety of influence)變成挫敗的創傷(trauma of defeat),詩成為他畢生追求、可望而不可及,這樣近又那麼遠的境界,就像「偉大的蓋士比」(The Great Gatsby)相信的那盞綠燈。這所以他念茲在茲、津津樂道的總是「電影詩的境界」(poetry of cinema)。他的成名作《同流者》(The Conformist)敍事期期艾艾,其實是不合格的政治驚慄片。然而它的人物造型、畫面構圖、場面調度、配樂、色彩搭配和美術指導,以及最重要的、令人目眩神迷的影機運動(camera movement),真的有詩的雲淡風輕和柳暗花明。故事不重要,怎麼說才是重點,成為貝托魯奇的簽名式樣(signature style),這也是我們給詩人和詩人給自己的特權。他最為人熟悉的《末代皇帝》(The Last Emperor)獲奧斯卡金像獎九項大獎,令他由影評人寵兒搖身一變,成為全球知名、將藝術與商業「無縫接合」的大導演。這套在紫禁城實景拍攝、講中國近代滄桑史的電影題材沉重,但拍來舉重若輕。記得三十年前看此片,走出戲院後想到的是鄭愁予詩作《醉溪流域》的「壯觀如一座地震的城」。寫詩是寂寞的事業,名成利就、知名度早已遠超父親的貝托魯奇若仍有一絲遺憾,那是因為他知道導演的作者身份根本無法跟詩人相提並論。他電影裏那些像舞步和飛行一樣的推軌鏡(track shot)、高架鏡(crane shot)和變焦鏡(zoom)的確詩意盎然,但它們百分百是貝托魯奇的筆觸嗎?他最喜歡用的攝影師、曾三奪奧斯卡最佳攝影獎的斯托拉羅(Vittorio Storaro)不是跟他一樣有資格被稱為這些鏡頭的「作者」嗎?四十五年前,美國的權威影評人姬爾(Pauline Kael)看完《巴黎的最後探戈》(Last Tango in Paris)後驚為天人,自此成為貝托魯奇在北美最死心塌地的擁護者和辯護士。可是,不要忘記,她在那篇經常被引述的《紐約客》影評是這樣寫的:「白蘭度與貝托魯奇改變了現代電影的面貌」(Brando and Bertolucci altered the face of modern cinema)。在她眼中,《巴黎的最後探戈》不是貝托魯奇單獨一人的作品,而是他與男主角馬龍·白蘭度的「合著」。今日看電影,常常看到「某某導演作品」的字樣。這是上世紀四十年代後期,法國影評人提出的「作者論」(auteur theory)製造的美麗誤會。「作者論」其實是誤稱,它雖然提出「導演是作者」(director as author)和「攝影機是書寫工具」(camera-pen)的概念;但它所說的「電影作者」,是指那些能夠在利潤先行的片場制度下,將自己的個性、風格和視野一以貫之地從不同的電影彰顯出來的導演。所以,與其說導演是作者,倒不如說是電影其中但最重要的一個「意義製造者」。這與文學作品的「唯一作者」(sole authorship)完全是兩回事。■1544067109591

詳細內容

沒有最蠢,只有更蠢

 美國近期最流行的潮語是「out-stupid」。這個在字典上找不到的新字脫胎自「outsmart」(智取,在智力上勝過),意思是跟人拼愚蠢,看誰的智力更低。很明顯,這個字的矛頭直指特朗普,例如說「You can’t out-stupid Trump」(不要跟特朗普鬥蠢,你沒有可能勝過他)。實情是特朗普再蠢,也蠢不過「衣帶漸寬終不悔」、一直支持他的那些美國人。特朗普自參選到執政從未掩飾自己的醜陋、狂妄和短視,更曾多次揚言即使他在光天化日下向人開槍,支持者也不會「變心」。在這個意義上,他的支持者是予其「知情同意」(informed consent)的「有用的白痴」(useful idiots),讓他可以名正言順地將美國帶上由盛轉衰的道路。美國的「民主內傷」其來有自。長久以來,在沒完沒了的意識形態紛爭,以及政黨、財團、利益團體與媒體無孔不入的操縱下,廣泛而深刻的無知與集體愚蠢已在社會落地生根,美國人逐漸失去分辨真相與判斷是非的能力。美國前桂冠詩人西米克(Charles Simic)對此深感憂慮,曾經以《無知的年代》(The Age of Ignorance)為題,撰文哀悼美國人的民智每況愈下;並指由於無知的人比有識之士更容易宰割,愚弄和瞞騙公眾已經成為美國發展蓬勃的本土工業。從美國的例子可見,民智是實踐民主的基本條件。即使你相信民主是普世價值,放在任何社會皆可造福人民,也不得不承認有效和運作良好的民主制度(functioning democracy)不可能出現於充斥無知與集體愚昧的社會。這其實是常識。你讓人民選賢與能和當家作主,便要確保他們有能力根據事實並充分考慮自身和社會的整體利益作出明智的選擇。否則,就是把一支裝上子彈的手槍給小孩子把玩。在全球民主國家的選舉中,從英國的脫歐公投到美國總統大選,選民違反自身與國家利益的投票行為正好說明問題。■1544067109653

詳細內容

台港兩次選舉改寫政治新局

台灣和香港的選舉傳遞出明確民意訊息﹕「拒中」會失票,不重民生只會失民心,應該求發展、少吵鬧。陳建強,香港專業人士協會會長,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副會長。 在中美貿易冷戰,亦在取得初步共識的氛圍下,接連兩天的台灣「九合一」選舉和香港立法會九龍西補選,勝負各有因由,也談不上變天,但流失的每一票就都是一記清脆的耳光,由選票體現出來的民意傳遞出一個明確訊息,就是「拒中」會失票,不重民生只會失民心,必須重回求穩求發展少吵鬧的正途。台灣的「九合一」選舉只是縣市級的地區換屆選舉,也與香港沒有直接關連,但有很大的示範效應,因為民進黨「全面執政」才剛兩年多,卻在第一次選舉檢示下,政治版圖大減逾半,掌控的縣市由原本的十三個萎縮到六個,特別是失去主政二十年的高雄市和主政十三年的雲林縣,除了國民黨高雄市市長候選人韓國瑜以「不分藍綠」、「共拚經濟」為號召而掀起的「韓流」,更彰示以民粹政治為綱的民進黨已經超「離地」,「拒中」就是害己,完全悖違人心思穩思定思發展,大家都已厭倦沒完沒了的「統獨」操弄和政爭對抗的意向。有台灣評論指,民眾的訴願其實好簡單,就是選票不能白投,更不能不停含淚投票。作為從政者需有政治良心,真誠為民服務,專注發展經濟改善民生,共創和共享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紅利」。其實,在過去多年的選舉中,民進黨操弄「統獨牌」催票,嚐到了不少甜頭,更曾出現「寧願肚扁扁,也選陳水扁」的說法,但民進黨「全面執政」才剛兩年多,今次的中期選舉已經出現民意逆襲崩盤的困厄,為甚麼?主要是中間選民不是傻瓜,不會任由政治口號擺弄,更不甘願隨政治口號「陪葬」,而是要關心自己和家人的現在和未來,如果經濟民生搞不好,甚麼也不用說。意識形態掛帥累己誤人關鍵當然還是與中國內地的關係,歷史回眸,四年前的「太陽花」一夕暴紅,但所謂的「天然獨」在政壇、在社會上有甚麼貢獻?在香港的「佔中」和「旺暴」的主持者和參與者又為香港做了甚麼?畢竟,口號可以自己說,民意就由票數定,選戰的無情掌摑,說明無論是香港或台灣,「拒中」只會自招惡果,若任由意識形態掛帥,最終只會累己誤人,台灣「綠地變藍天」,香港也正政治版圖大挪移。在「後佔中」時期,香港多名議員為求「出位」,競相在就職宣誓時違法闖鬧,淪為全球議會的「笑話」,部分過份者更因而被依法褫奪議席。如此失禮,原因既在於部分政客的天真幼稚,還在於市民對這些政客作出更天真幼稚的縱容。立法會九龍西選區補選建制派由三月的小勝,到今天的大勝,一再打破泛民主派歷年號稱在直選中,選票與建制派「六四黃金比例」的神話。當年借乘民粹和公民運動順風升空的政治力量已經無以為繼,亦無法逃避選票的教訓,台灣和香港都一樣。面對全新並且更趨複雜的經濟和民生議題,若仍只顧拚政治、拚鬥爭、拚分化,還能得到支持?新形勢要有新格局、新觀察。第一,政治生態嬗變。中美貿易戰雖已暫時紓緩,達成九十天內再談判的共識,但中美兩強間的「修昔底德陷阱」既已出現,位處中美經貿夾縫的香港便應知所進退,早作謀劃。連續兩次補選結果所透析出的民意亦很清楚,就是香港要經濟優先、穩定發展、政爭讓路、對立退位。你可以不理民生談政治,亦可以在網上繼續與同路人「圍爐取暖」,但絕不能「拒中」違憲違法損民生。畢竟,選民的眼光是雪亮的,不會任由政治口號「騙票」,只有得民心才能得議席,若仍倒行逆施,只會越選越輸。每一票都是選民掏出的心,非建制派必須反躬自省,究竟想為香港做甚麼?憑甚麼吸引選民的支持票?第二,選舉文化新面向。選舉就是市民對政黨、政客的全面檢驗,無論是台灣的「韓流」,還是香港的「陳凱欣旋風」,勝選的主基調就是少談政治、著重民生,從頭到尾不作人身攻擊、不打負面選戰。勝選為王,希望能由此形塑出優質選舉文化,避免深墮泛政治泛民粹的向下螺旋。第三,培育政治梯隊。「老人政治」沒有問題,關鍵點是這些人是否「有料」,還只是「霸位」?大家都心中有數,重要的是實現世代交替,培育政治梯隊,讓政界「換血」,讓候選人能「接地氣」,體現政治的正面意義。兩次補選都是新人勝舊人,不是個別偶然,而是政治現實新常態。選舉結果清晰指出,沒有新生代就沒有前途,若沒有政治梯隊就只能接受「變天」的現實,選票和議席從來不是理所當然,沒有新梯隊,就沒有新動力,怎能讓市民有希望?怎能續延市民福祉?還能奢談政圈光環?第四,外國力量明顯干預但無力。在這兩場選舉,以美國為首的國際勢力「顯而不隱」,並且持續高調介入,但選票告訴大家,無論是「台灣牌」和「香港牌」都不得人心,刻意碰觸中央的政治紅線,只能自承政治後果。兩次選舉性質不同,但對香港很有借鑑啟示的價值,就是香港若仍將社會政治化、鼓吹「港獨」,肯定沒有出路,發展經濟、改善民生始終是首務。港人必須堅決摒棄政爭,集中精力謀發展,重拾競爭力。■1544067105301

詳細內容

中新合建陸海貿易新通道

中國與新加坡合建南向通道,不僅可提高民眾的生活水平,更有利推動地區發展,幫助中國-東盟命運共同體的建設。香港可以把握機遇,成為物流、融資的平台,培養更多人才。中國廣西作為「南向通道」的重要節點,正借助自身「三大定位」以及東博會永久舉辦地等金字招牌,力求將「南向通道」打造成為東盟商品進入中國、中國內陸商品走向世界的最便捷通道。七年之前,人們很難想像,榴槤、火龍果、紅毛丹等東盟特產水果現今會便宜得像本地水果一樣。越南火龍果的價格從曾經的每公斤三十元人民幣(折合約四美元),降至今天的幾元,奢侈水果就這樣走進尋常百姓家。便利的貿易環境,意味著人們可在本地市場購買到質優價廉的進口商品。而與中國—東盟自貿區建設一樣,「南向通道」給中國與「一帶一路」建設參與國家帶來的好處,不僅有助於提高生活水平,更將有利於推動地區發展,乃至推動中國—東盟命運共同體的建設。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香港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發布《海陸聯動.共建「南向通道經濟走廊」》研究報告。一國兩制研究中心受「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香港中心委託,就「南向通道」的發展潛力以及對香港的挑戰和機遇展開研究。研究發現,隨著「重慶—廣西—新加坡」這一鐵海聯運通道的發展,四川和雲南等多個西部省份也參與共建南向通道,並增加鐵路、公路、海運等多種物流組合方式,形成多點、多線的「泛南向通道」格局。一國兩制研究中心分析認為,「泛南向通道」的進一步發展必然要求整合物流資源,提高物流效率,進而在樞紐地區形成資源的匯聚和規模經濟,吸納更多投資和生產,最終以物流通道推動貿易發展。為滿足快速增長的貿易、解決西部出海通道問題,中國與新加坡在中國西部地區開展繼蘇州工業園、天津生態城之後的第三個政府間合作項目,即「中新戰略性互聯互通」項目框架下,提出建設「南向通道」,透過發展「鐵海聯運」,構建經甘肅、重慶、貴州和廣西的內陸出海捷徑。中新「南向通道」提出一年九個月後,於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二日正式更名為「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與訪新的中國總理李克強共同見證了中新「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諒解備忘錄的簽署。新中雙方此前使用「南向通道」名稱,始於二零一七年二月舉行的中新(重慶)項目首次聯合協調理事會,指的是重慶經廣西北部灣港再通往新加坡的戰略通道。之後,更多中國中西部省市和東南亞國家陸續參與,使得南向通道的地理範圍逐步擴大。受訪專家分析認為,新名稱意味互聯互通建設的地域範圍與方向更廣泛,項目也更緊密與「一帶一路」倡議銜接。少了「南向」二字,互聯互通建設的範圍與方向可以更廣泛、多元,例如從重慶東向銜接上海、寧波等沿海地區,進一步開拓中國西部的對外連通性。「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的名稱更明顯突出與「一帶一路」的銜接性。據新加坡貿工部文告說,前稱「南向通道」的「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是一條依託多式聯運並多面向的經濟連道,將發揮橋樑作用,銜接一帶一路中的「絲綢之路經濟帶」與「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其實,「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的概念此前數度被中新雙方領導人提及。早在一年多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見訪華的李顯龍時就提到中新在地區層面帶動其他國家共同參與「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建設。新加坡貿工部長陳振聲前不久也提到這一通道不僅南向,也是一條北向通道,把中國西部與亞細安經濟體連接起來,剛好也將「一帶一路」銜接起來。1544067105379

詳細內容

民進黨敗選黨內揪戰犯

台灣九合一選舉落幕,民進黨潰敗,總統蔡英文秋後算帳,北農總經理吳音寧、農委會主委林聰賢、交通部長吳宏謀、環保署長李應元等「戰犯」被請辭,但因改組幅度不夠大,藍綠皆表不滿。九合一選舉落幕,台灣從綠地變藍天,民進黨輸到只剩下六席縣市長,開始學習「謙卑」,總統蔡英文啟動「傾聽之旅」,為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暖身,同時間秋後算帳也不留情展開,一週內蔡政府已有四名「戰犯」「被請辭」,但因改組幅度不夠大,藍綠皆表不滿。民進黨大潰敗,身兼黨主席的蔡英文率黨務主管在十一月二十四日開票當晚召開記者會宣布,辭去黨主席一職,但頗不尋常的是,在這麼重要場合,輔選兩大推手、行政院長賴德和總統府秘書長陳菊雙雙神隱,被認為是在逃避敗選責任,讓蔡獨自面對外界責難。同屬新潮流系的賴德和陳菊在這次選戰中角色吃重,賴選前在民進黨執政縣市大撒新台幣七千億(約合二百二十八億美元),遭藍營指控政策買票,卻還是買不到人心;做過高雄市長的陳菊以史上最有權的總統府秘書長南北征討,甚至把所有資源都挹注高雄,還是無法挽救衰頹的選情,慘遭民意大屠殺。民進黨慘敗,賴陳難辭其咎,雖然他們都曾向蔡英文請辭,但僅是「口頭」而已,被認為是政治動作,無法割捨派系利益,並非真的要辭,蔡一「慰留」,他們立刻就回到崗位。不過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透露,賴會在適當時機請辭,有一說是在總預算審查過後離開,差不多是明年一月間。民進黨敗選檢討,第一刀就揮向台北農產運銷公司(北農)總經理吳音寧,北農是台北市府下的一個小單位,之前因為新潮流系覬覦她的前任、準高雄市長韓國瑜的職位,吃相難看,才讓北農受到關注。1544067105457

詳細內容

中美貿戰熾熱台商自處之道

台灣前交通部長葉匡時將出任高雄副市長,他在香港演講,為中美貿易戰下的台商給出建議:升級轉型、分散出口區域、分散投資風險。高雄候任市長韓國瑜走馬上任前,在十二月三日公布了首波高雄市府成員,馬英九時代的交通部長葉匡時確定接任高雄市副市長,此前一天,葉匡時赴香港亞洲台灣商會聯合總會「香江講座」演講並「順便為高雄招商」,只低調表示「有可能」出任,如今看來是還未上任就開始為高雄拼經濟。演講由香江文化交流基金會主席江素惠主持,以「中美貿易新挑戰下的台商自處之道」為主題。貿易戰中,受影響最大的是中國大陸台商和台灣台商,東南亞台商也受到外溢影響,葉匡時分析了貿易戰的形勢,也為台商提供了務實建議。葉匡時從中美貿易爭端的時代背景談起,他引用「ChiMerica」的概念來形容中美兩個超級大國在經濟上深深綁定的關係,只是過去的合作關係演變為競爭關係,這點燃了貿易衝突的導火索。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台後強調的「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就是要維持美國獨霸世界的地位,而中國正在落實的「中國夢」,包括推廣可取代世界銀行和IMF部分角色的「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輸出制度和價值觀的「一帶一路」戰略等,令美國擔心中國地緣勢力進一步擴張,挑戰區域霸權。這樣的大背景下,中美貿易戰硝煙四起,兩國難以平衡的貿易關係是衝突的根本所在。截至二零一七年底,中國對美國的商品貿易順差金額為三千七百億美元。美國指責中國不重視知識產權,比起關稅,不公平的貿易競爭更是在中國做生意的絆腳石。1544067105535

詳細內容

韓國瑜旋風吹向大馬 刺激馬華公會改革

台灣選舉颳起的「韓國瑜旋風」吹向馬來西亞,在野的馬華公會總會長魏家祥呼籲黨員參考韓國瑜模式,掌握小市民語言,提出經濟論述,製造話題性,將民怨轉化為選票。馬華在五月份的大選僅贏一席,淪為在野黨。馬來西亞今年五月大選由馬哈迪領導的希望聯盟(希盟)成功推翻執政六十一年的國民陣線(國陣)令國際矚目,激勵一些國家與地區的在野黨,紛紛學習大馬在野黨集合力量推翻執政黨的樣板。然而,台灣日前舉行的「九合一選舉」所掀起的「韓國瑜現象」成功令國民黨擊敗民進黨,在地方選舉中翻盤,鼓舞了還不習慣當在野黨的國陣成員黨馬華公會,希望向韓國瑜學習,將日積月累的民怨轉化為對馬華的支持。馬華新任總會長魏家祥日前在第六十五屆黨代表大會上告訴黨員,韓國瑜對於經濟的論述非常簡單扼要,直透民心,而韓國瑜在選舉中掀起的「韓流」也成功把民怨轉化為全台灣泛藍的選票,讓國民黨奪下大部分失土。他表示,韓國瑜能夠讓國民黨成功執政高雄的首要原因是其力拼經濟,貼緊民心,而馬華只要掌握這個要點,相信來屆大選也能夠重獲選民的支持。他說:「馬華應該力拼經濟論述,掌握小市民的語言。」魏家祥也指責希盟執政後,最引人詬病的是承諾不斷跳票,政策不斷U轉。他指出:「選前希盟告訴人民他們很有路,跟著走就一定會看到路,想不到上台至今一直走錯路,搞到人人看不到路。本來期待的是走新路,結果政府給了條老路,人民想跟著找出路,政府就帶大家兜遠路,商家急求一條生路,反而被他搞到迷路,人民給出去的是前途,政府卻拿過來當賭注。」魏家祥也是馬華目前唯一的國會議員,他認同通過不一樣的手法經營選區,能夠拉近選民之間的距離,甚至能夠用最少的資源創造最大的記憶點和話題性。他說,韓國瑜用的手法有兩個,即製造希望,尤其在經濟層面,他最強的一句話是「打造高雄,全台首富」;其次包裝政績,韓國瑜推出的是他擔任北農總經理的成績。魏表示,韓國瑜用希望和過往政績,在民怨和選票之間築起一座橋,把民怨轉化為人民對他的支持,對未來有了希望。所以馬華要掌握小市民語言,輸出經濟論述,才可以打造有共鳴感的希望。1544067105613

詳細內容

俄烏海峽爭奪記愛恨情仇

烏克蘭與俄羅斯發生海上衝突,烏克蘭在一半的領土上宣布「戰爭狀態」,俄羅斯也在鄰近烏克蘭周邊集結數十萬士兵。烏克蘭總統被指製造衝突以挽救選舉敗象。俄烏歷史文化政治交纏,愛恨情仇難斷。十一月下旬,烏克蘭武裝部隊總參謀部試圖從奧德薩發送船隊,通過刻赤海峽大橋經黑海進入亞速海,引發俄烏海上衝突。事件本質源於雙方對亞速海和刻赤海峽的主權之爭。該海峽和其所連接的亞速海和黑海,因二零一四年克里米亞危機而完全被俄方控制。烏克蘭和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都不承認俄方所聲稱的主權,烏克蘭政府也通過了一項法律,即克里米亞被俄羅斯非法佔領。這場衝突導致烏克蘭在一半的領土上宣布「戰爭狀態」,十六歲至六十歲的俄羅斯男性被禁止進入該國,並採取措施沒收俄羅斯公民的銀行儲蓄、俄企業和宗教組織的財產。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並於十一月二十五日晚聚集了國家安全和國防委員會,他們在一份軍事情報報告後聲稱,俄羅斯已經從烏克蘭周邊各個方位聚集了數十萬士兵,準備攻擊烏克蘭,因此需要動員烏克蘭人民參加戰爭。十一月二十六日,烏克蘭議會開會討論該事件。直到晚上,烏總統和軍方都在試圖說服代表們在烏全國實施六十天「戰爭狀態」,但但被否決。因為根據現行法律,在戒嚴期間,總統和議會,甚至市長抑或法官都不能舉行選舉。同時,任何競選前的宣傳活動都不允許進行,而根據烏法律,相關活動需要在選舉日期前九十天進行。總統選舉現定於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一日舉行,而議會選舉則在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七日。由於烏總統波羅申科的支持率較低,未來選舉已顯敗象。烏總統的關於「戰爭狀態」的提議明顯是想通過此次危機而避免未來極有可能輸掉的選舉。該提議也頗讓德國和美國當局不安,他們通過電話與烏克蘭總統交談,希望其打消該念頭。這也不禁讓人困惑,這次事件的發生是否就是烏總統和軍方刻意導演出來的一齣戲?最後,烏克蘭議會通過實施三十天「戰爭狀態」,這不會妨礙在本年度十二月二十六日烏克蘭十個地區的地方選舉。在衝突發生前幾天,烏克蘭代表通過了一項法律,規定外國人從俄羅斯進入克里米亞和頓巴斯領土將意味著禁止進入烏克蘭,俄羅斯人在這種情況下將會被送入烏克蘭監獄。烏克蘭媒體對該衝突進行了廣泛的的討論。烏克蘭美國自由廣播電台的專欄作家維塔利.波特尼科夫認為,烏克蘭的衝突對烏非常有利,西方國家極有可能由此對俄再次實施制裁。而烏克蘭則需要時時警惕與俄羅斯保持距離,因為俄語在克里米亞(烏克蘭東部)和頓巴斯的廣泛存在,俄羅斯可以輕易奪取和同化這些地區。他認為,烏克蘭有必要弄清楚如何與俄羅斯人有更多的不同,不能僅僅靠著俄羅斯對美國和北約干預的恐懼去阻止俄羅斯奪取烏克蘭。該論調得到烏民衆的極大支持,除了反映烏克蘭人民的反俄傾向,也說明烏克蘭公民已經不是簡單地把烏克蘭作為一個政治實體和俄羅斯區分開,更希望徹底從文化語言上甚至民族性上和俄羅斯隔離。著名政治分析家、烏克蘭未來研究所所長和分析出版物Khvylya的負責人尤里.羅曼年科表示,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顯然想利用與俄羅斯的衝突中奪權,但在烏克蘭,儘管有著非常糟糕的民主,卻仍然奏效,所以波羅申科的策劃是不可能成功的。該意見也得到當地民衆的支持,頗有用烏克蘭民主制度和俄羅斯對比的意味,實際則在暗諷普京的專權和俄羅斯的民主制度。而在俄羅斯,官員們最初幾乎沒有對這場衝突發表任何評論。俄羅斯總統普京稱這次對抗是一場無關緊要的「小邊界衝突」。他認為這場衝突是烏克蘭特種部隊的挑釁,以便讓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取消他可能輸掉的選舉。他更強調,是烏克蘭的船隻自身在俄羅斯邊境附近「表現得很危險」,但是其實它們可以穿越俄羅斯邊境。在俄總統普京發表關於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別有用心發動海上衝突言論後,幾乎所有的俄羅斯媒體和專家都重複了普京的版本。在兩國關係進一步緊張的同時,數百名烏克蘭居民襲擊了俄羅斯駐烏克蘭境內大使館和所有的領事館。針對這一情況,十一月三十日,俄羅斯外交部官方代表瑪利亞.扎卡羅娃在一次通報中表示,俄羅斯不會關閉或轉移其在烏克蘭的外交機構。她聲稱,這不是必需的。她的舉例更是頗讓人玩味,她談到,在克里米亞,曾經有一個俄羅斯領事館,現在它是俄羅斯領土。這種情況同樣可以發生在俄羅斯的其他領事館。而烏克蘭認為這一聲明確認俄羅斯準備奪取整個烏克蘭領土。此外,俄羅斯駐歐盟大使弗拉基米爾.奇佐夫在十一月三十日晚間表示,俄羅斯不會容忍在其海岸附近存在北約艦艇,如果他們想要靠近刻赤海峽,就會像對待烏克蘭船隻那樣襲擊它們。西方國家對烏克蘭和俄羅斯之間持續的衝突感到震驚,因為在此之前,烏克蘭和俄羅斯之間並沒有發生過真正的武裝衝突。俄羅斯對克里米亞佔領幾乎沒有使用武器,因為烏克蘭軍方當時收到政府的命令,不向俄羅斯士兵開槍。在包括盧甘斯克和頓涅茨克地區在內的頓巴斯,其俄羅斯士兵沒有任何標記或者已經不在俄軍隊服役,這讓普京有理由說他無法對俄羅斯普通公民的行為負責。儘管如此,法國和德國拒絕對俄羅斯實施新制裁,因為他們認為對俄羅斯已經實施足夠的制裁。此外,烏克蘭的鄰國基本上並不急於表態支持烏克蘭,因為當前烏政府由於語言政策幾乎與所有鄰國失和,原因是烏克蘭國會代表決定在幾年內禁止教授除烏克蘭語言外的其他語言。所有這一切都疊加在這樣一個事實上:歐洲已經厭倦了只進行外部改革的烏克蘭政府。在今年,烏克蘭已經成為歐洲大陸上人均國內生產總值最低的國家。此外,在某種程度上,歐盟因為自身事務繁多並不關心烏克蘭。英國將於二零一九年三月從歐盟退出。而意大利通過了一項民粹主義預算,承諾向所有公民支付最低收入,無論其工作與否,這可能導致歐洲新的金融危機。在波蘭和匈牙利,因其政府削弱其公民的自由,也迫使歐盟對其實施制裁。然而,關於歐盟的最終表態下結論仍舊為時尚早。在今年十月二十三日,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費德里卡.莫格里尼表示,歐盟正在密切關注俄羅斯在亞速海的行動,有可能對其實施制裁。 在十一月三十日晚,一百餘名歐洲議會代表呼籲歐盟對俄羅斯實施新的嚴厲制裁。針對該衝突,美國聲稱會仔細研究這一情況,並再次威脅要對從俄羅斯到德國的Nord Stream-2天然氣管道建設的參與者實施制裁。該建設通過烏克蘭境內,囊括了從俄羅斯向德國和歐洲供應天然氣的需求。美國堅稱俄羅斯不可信任,希望通過美國的油輪銷售能源到歐洲,因此歐洲人必須建造處理液化天然氣的終端。與此同時,美國對俄羅斯實施新制裁的極有可能出現,美國總統特朗普於十二月一日在阿根廷舉行的G20峰會上取消了與俄總統普京計劃的兩小時會談。對俄政治專家評論,不排除針對俄羅斯的海上行動,俄羅斯可能被列入贊助恐怖主義的國家名單,以及與國際支付銀行系統SWIFT脫節。但最有可能的決定將在明年作出,因為現任美國國會議員的大部分任期即將結束,而新的國會議員將於二零一九年一月三日就職。雖然西方在此次事件中以一個旁觀者第三方的身份出現,但是爭端背後的歷史動因卻無處不是西方的影子。美國政治學家亨廷頓在《文明衝突論》中認為,烏克蘭正好跨越了西方文明與東正教文明的斷層線,烏克蘭西部傾向歐洲東部傾向俄羅斯。即使俄烏本屬同源的東斯拉夫民族,可早在十四世紀後期,金帳汗國逐步衰落之後,波蘭立陶宛王國向東擴張,控制了當代烏克蘭疆域中第聶伯河以西的部分,受到天主教文明的影響較大。當代烏克蘭疆域中位於第聶伯河以東部分的居民則保持了基輔俄羅斯時代的東正教信仰,在文化和心理上與日益強大的俄羅斯接近。逾四成烏克蘭人操俄語除此之外,現實的人口和語言使用習慣也對烏東西部的分野密切相關。從十九世紀開始,俄羅斯人大量移居烏克蘭的東部和南部地區,蘇聯領導人赫魯雪夫就是在十四歲時從俄羅斯移居烏克蘭東部的。這些地區的很多烏克蘭族人在俄羅斯移民的影響下,母語變為俄語。一九五六年,由俄羅斯劃歸烏克蘭的克里米亞也是俄語為母語的人口為主。這導致烏克蘭公民中母語為俄語比例(二零零一年統計為百分之二十九,二零零四年基輔國際社會學研究所的調查顯示家裏使用俄語的比例高達四成三至四成六)大大超出了俄羅斯族在烏克蘭總人口的比例(一般認為不到兩成)。由此可見,烏克蘭歷史、文化和現實的複雜性,無論「脫俄入歐」還是「脫歐入俄」,都不僅僅是當下的政治經濟利益考量問題,而更深處是烏克蘭面對東西方歷史文化的猶豫和糾結。也許正如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所說,烏克蘭需要成為東西方的橋樑才能免於滅亡。(烏克蘭的相天使對本文有所貢獻)■1544067105940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