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馬變天背後力量 馬來海嘯結合華人改革激流

馬來西亞首次政黨輪替,馬哈迪領導的希望聯盟在大選中擊敗執政六十一年的國陣,執政中央,背後是不分種族的人民力量,馬來海嘯結合華人改革激流,加上東馬民族的求變訴求,用選票將涉及弊案的納吉政權拉下台。政權和平移交也展現大馬成熟的民主;安華夫人旺阿茲莎出任大馬史上首位女性副首相、林冠英出任財長,掀開超越性別與種族的政治新氣象。安華獲特赦即時獲釋並可參政。自獨立以來就統治馬來西亞的執政黨國民陣線(簡稱國陣,前身為聯盟)在日前的大選中被現年九十三歲的前首相馬哈迪領導的在野黨聯盟—希望聯盟(希盟)推翻,結束六十一年的統治,大馬首次迎來政黨輪替的新局面。在全國兩百二十二個國會議席中,國陣贏得七十九席,希盟則奪下一百一十三個議席,而親希盟的沙巴人民復興黨則攻克八個議席。希盟也獲得三名獨立人士的支持,這使希盟的議席總和達一百二十四席,單打獨鬥的伊斯蘭黨則贏得十八席。在上屆大選,國陣贏得一百三十三個席位。大馬變天背後的力量就是不分種族的人民力量,馬來海嘯結合華人改革激流,以及東馬民族的求變呼聲,要求變革,拒絕貪腐。執政黨嚴重的貪污舞弊及行政偏差所積累的民怨過深、因消費稅引發的通貨膨脹導致人民生活困苦,以致人民怒火爆發。城市及半城鄉區馬來人、華人、印度人、沙巴巴夭-蘇祿人、砂勞越比達友人、在海外定居及工作的遊子、婦女及年輕選民一同揭竿起義,掀起了六十年一遇的全民海嘯,把選前仍信心滿滿的國陣及首相納吉徹底淹沒。大馬人民自一九九零年開始就提出兩線制的口號,不過因在野黨貌合神離,始終無法實現。九八年前副首相安華被革職後引發的「烈火莫熄」(Reformasi,馬來文改革之意)運動雖然獲得馬來選民的支持,不過華人選民受九八年印尼排華事件的陰影拒絕回應,改朝換代仍然無法達成。二零零八年由於華裔、印度裔選民及城市選民的覺醒,在野黨取得大突破,成功奪下國會逾三分之一席位,同時掌控五個州政權,奠定兩線制的基礎。一三年華裔選民與城市及半城鄉選民回應改朝換代的呼喚,不過鄉村馬來選民無動於衷,改朝換代功敗垂成。本屆大選在馬哈迪的領軍下,鄉村馬來選民對推翻馬來民族利益至上的巫統(國陣主幹政黨)的恐懼消除,配合華人、印度人、東馬人及城市與半城鄉選民的行動,一舉推翻在大選中大打撥款及種族牌的巫統與國陣,讓世人驚歎大馬人民追求民主的決心與毅力。這也是大馬自一九五七年獨立以來首次發生政黨輪替,並且是和平過渡,為大馬政局帶來新氣象。本屆大選也讓退位十五年後的馬哈迪重返政治核心,二度拜相,寫入大馬歷史。現年九十三歲的馬哈迪也是全球年齡最大的國家領袖。安華夫人旺阿茲莎被委為新政府副首相,成為大馬第一位女性副首相,而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被委為財政部長,讓華人在相隔四十四年後重掌此重職,掀開超越種族與性別的政治新氣象。全民海嘯的力量除了把國陣驅趕出布特拉再也(行政中心),喪失中央政權,也令國陣勢力在全國大潰退,原本控制的十個州政權減少至三個。目前國陣控制的州只有砂勞越、彭亨及玻璃市,希盟在守住檳城及雪蘭莪之外,也奪下了柔佛、馬六甲、森美蘭、霹靂、吉打及沙巴。伊斯蘭黨則是另一個贏家,該黨選前完全不被看好,甚至被許多民調預測將保不住吉蘭丹州政權,不過在馬來選民最後時刻大幅度轉向後,伊斯蘭黨不僅保住吉蘭丹,還拿下了丁加奴。雖然前首相納吉及前副首相阿末扎希保住議席,不過國陣有四個成員黨的黨魁落選,他們是馬華總會長廖中萊、民政黨主席馬袖強、國大黨主席蘇巴馬廉及人聯黨主席沈桂賢。在全民海嘯中,共有八名原任部長、十九名原任副部長及兩名州務大臣落敗,足見此次海嘯力不可擋。公正黨領袖羅志昌對亞洲週刊說,對此次大選成績比希盟預估的還要好感到驚訝,他指出,納吉夫婦不討喜的形象、一馬公司(1MDB)醜聞、消費稅及生活成本高漲,都是人民全面揭竿起義的主因。此外,他說,希盟使用統一標準競選、選前內定馬哈迪與旺阿茲莎為正副首相、馬哈迪在馬來社會的高人氣,以及國陣在選舉期間一系列的錯誤決策,包括定下週三而不是週末為投票日、剪掉希盟競選看板中的馬哈迪肖像,引起選民,尤其是中間選民的強烈不滿,都在此次大選成績中反映出來。他表示,希盟沒有想到砂勞越的比達友人會有反風,這讓希盟在比達友選民較多的選區意外獲勝,進一步鞏固希盟的全國力量。希盟成員黨行動黨是以華裔為主,該黨此次在砂勞越比達友選區在比達友反風協助下,首次奪下非華裔選區,為該黨擴大政治版圖鋪墊基礎。羅志昌指出,比達友人是砂勞越原住民中教育水平較高的族群,主要住在半城鄉區,不少人是專業人士,因而較能夠接受希盟的改朝換代理念。獨立民調默迪卡民調中心研究部經理陳承傑對亞洲週刊分析說,國陣原想通過選區劃分把馬來選民高度集中及教唆伊斯蘭黨脫離希盟並在大選中攪局,以達到三角戰坐收漁人之利,可是人算不如天算,這個策略反而令巫統最受傷害。他指出,在西海岸,巫統的傳統馬來支持者轉向支持希盟,而東海岸的巫統支持者擁抱伊斯蘭黨,這讓巫統在東西海岸都受挫。半島五十四個馬來人高度集中的墾殖民區議席一向來都是巫統的票倉,在上屆選舉,巫統只輸掉三個議席,本屆選舉卻失去了二十六個議席,約半江山都失去了,這也證明了馬來海嘯的存在。經歷二零零八年及二零一三年大選兩次改朝換代不成功後,希盟在選前擔心華裔選民會出現「改朝換代疲勞症」,一些公民社會組織因對希盟議員的表現不滿也鼓吹投廢票運動,對希盟選情不利。行動黨在本屆大選主攻華裔選區,他們的選戰目標是維持華人的支持率在二零一三年的百分之八十五投希盟的水平,底線則是維持在二零零八年的水平。陳承傑透露,根據該中心的初步分析,本屆大選華人對希盟的支持不僅沒有下滑,反而是再次衝高,至百分之九十。華人選民從零八年開始就支持改朝換代,此次支持熱度不跌反升,除了是對納吉的不滿及對馬哈迪的支持,也可能是因選委會把投票日定在工作日觸怒了華人選民,尤其是在海外工作的約五十萬名選民,他們之中大部分是華人。羅志昌以其親人的例子指出,他的親人居住在彭亨一個小鎮直涼,不過是在新加坡工作,在獲悉投票日落在週三後,憤怒不已的親人聯合在新加坡工作的鄉親,花費九千馬元(約二千二百五十美元)租用三部大巴回鄉投票。在國內,一些選民則是夫婦不在同個州屬投票,相隔數百里,為夫者從檳城把太太載到逾四百公里的文冬家鄉投票後,自己則再駕車直奔逾兩百公里遠的丁加奴甘馬挽老家。讓他堅持下去的只有一個信念:換政府。在投票日接近時,無法回國投票的海外遊子開始憂慮,由於選委會此次不允許海外選民到駐地大使館投票,他們必須把選票寄回來,一些選民抱怨沒有收到選票,許多遊子不滿太遲收到選票,來不及寄回。部分海外選民集資籌募機票讓其中一人把他們的選票帶回來,有者則在臉書發出求救信號,要求回國的國民幫忙帶票回鄉。海外選民人數佔總選民人數比率不高,然而他們對投票執著,對祖國的期盼,感動了國內無數同樣信念的鄉親父老。餐廳免費餐食支持選民為了鼓勵民衆投票,許多餐館或咖啡廳自動提供免費餐食給當天投票的選民,在改朝換代成功後,賣雞、賣蛋小販或是餐館經營者,為了慶祝勝利,當天把所有販賣的雞或雞蛋免費贈送,一些顧客甚至包下整間餐館的食物,讓當天進來餐館的顧客享用免費餐食。無論朝野也許都預想不到,這些無名英雄的舉動,一點一滴匯成大海,掀起了驚濤駭浪,創造歷史,印證了毛澤東所說的:人民才是推動歷史的動力。預測大馬種族政治結束選前各主要外國媒體,包括法新社、路透社、彭博社等皆預測國陣將會繼續保住政權,國陣也以他們的報道在大選期間大作文章。外媒也對大馬的選舉結果感到意外,認為希望聯盟大勝,代表大馬將終結種族政治。經濟學人智庫(EIU)認為,在國陣採用選區重劃的招數下,希盟依然可以擊敗國陣贏得執政權,這是最驚人的事情。該單位全球經濟學家西蒙巴迪斯指出,大馬選舉是東盟國家近年來難得的例子,變得更民主了。他認為,馬來西亞接下來要改革的事項就是要落實機制的改革,包括限制首相任期、首相不能兼任部長職位等。不過,他相信,偏向幫助馬來人的土著政策將不會改變。他也警告,希盟必須謹慎落實一些經濟政策,例如提升燃油補貼以及取消消費稅,將會帶來風險。馬哈迪在宣誓就任首相後表明稱,希盟將會兌現競選承諾,在未來廢除消費稅,並恢復銷售與服務稅(Sales and Services Tax, SST)制度。希盟在選舉期間的群衆大會上提到廢除消費稅時,受到群衆的熱烈歡呼。選舉成績公布當晚,雖然希盟各地黨工傳來的消息已經取勝,不過選委會遲遲沒有公布成績,讓人對選情是否會出現逆轉感到擔憂。馬哈迪在確定希盟已經贏得組織政府所需的一百一十二個席位後,於凌晨十二時在希盟領袖集合的酒店召開首個記者會向選委會施壓,指控選委會扣押選舉成績不發;選委會隨後作出回應否認指責,並逐步公布各州選舉成績,人們在電視機前終於可以看到各州逐一落入希盟手中,國陣兵敗如山倒。馬哈迪隔天上午十時舉行記者會,向世人宣布希盟已經贏得勝利,並準備當天舉行首相宣誓儀式。上午十一時,原任首相納吉召開記者會,向世人展示他準備反撲。在沒有記者詢問的簡短記者會上,納吉表明接受選民的裁決,不過沒有表明敗選。他也提醒希盟,基於沒有「單一」政黨取得簡單多數議席,新首相人選應由國家元首決定。國陣雖然有十三個成員黨,不過它們都是以共同的標誌競選,在大選中國陣取得七十九席。希盟共有四個成員黨,它在半島共同使用公正黨的標誌競選,不過在東馬卻以各自的標誌出戰,在公正黨旗幟下贏得的議席只有一百零四席,行動黨在東馬贏得九席。而支持希盟的沙巴人民復興黨也贏得八席。根據憲法,首相人選必須是由獲得最多議員支持的人選產生。消息人士對亞洲週刊說,國家元首在成績揭曉日當晚召見公正黨主席旺阿茲莎,相信與首相人選有關。馬哈迪在納吉記者會後的一小時再次召開記者會回應,他出示希盟各成員黨及復興黨領袖的簽名書,證明本身已獲得多數議員的支持出任首相。馬哈迪解釋說,由於希盟各黨候選人本屆都使用公正黨旗出戰,因此國家元首傳召贏得最多議席的公正黨主席,而非直接召見他。馬哈迪強調,首相人選是由國會中掌握多數議席的代議士所推舉,而非根據得席最多的政黨來推舉。他表示,由於前任政府已經終結,新政府需要盡快成立。他也堅持首相宣誓儀式必須在當天進行。下午三點,國家元首親自會見希盟各成員黨領袖,證實他們支持馬哈迪出任首相後,宣誓儀式就在當晚九時四十五分進行,新政府宣告成立,人們的焦慮終於解開。在馬哈迪宣誓出任第七任首相後,納吉也恭賀馬哈迪,並稱將會協助政權轉移。行動黨組織秘書陸兆福對亞洲週刊說,希盟領袖在確定贏得政權後當晚就聯絡政府首席秘書及警察總長,確保政權得以順利轉移。他透露,在馬哈迪宣布希盟已經贏得過半議席後,警方派出特別行動隊到馬哈迪等人召開記者會的現場,保護馬哈迪等人的安全,警察總長弗茲也呼籲各方接受選舉成績;政府首席秘書阿里韓沙也呼籲公務員尊重大選成績,履行為民效力的職責;他在當晚也遵循馬哈迪的指示,宣布選後兩天為全國特別假期。選舉之前,希盟號稱將掀起「馬來海嘯」,伊黨則提出「綠色海嘯」的說法相抗衡。雙方的說法都正確,因為希盟橫掃了西海岸,伊黨則席捲了半島的東海岸。國陣的選票大量流失給希盟和伊黨。初步的統計顯示,希盟贏獲約百分之四十五的票數,國陣百分之三十二,伊斯蘭黨百分之十六。本屆大選最大的意義是,大馬人在這次選舉中,以選票拒絕巫統/國陣的種族和宗教恐嚇手段,一舉擺脫束縛糾纏。人們在之前也擔憂,選後若出現懸峙國會,由巫統主導的國陣會與伊斯蘭黨組織種族宗教聯合政府,推行極端種族及宗教政策,而此次選舉國陣贏得的七十九席,加上伊斯蘭黨的十八席,遠遠無法成立聯合政府,甚至就算馬哈迪領導、以馬來人為主的土著團結黨十三名議員也加盟他們,他們的議席仍然無法過半,消除了人們的疑慮。大馬在一夜之間山河變色,希盟支持者沒有上街慶祝,也沒有公開歡呼,他們私底下與家人及朋友互相祝賀,慶幸這一生終於有機會看到政黨輪替的實現。本屆大選投票日是在五月九日,距離四十九年前五月十三日發生的種族衝突事件只有四天之差,人們出奇的平靜,生活一如既往,人們腦中雖然偶爾會掠過五一三的符號,不過很快就被改朝換代的喜悅所掩蓋。部分城市居民在投票日買些糧食備用,一些老闆則在投票後全家出國旅行,不過這種情況微不足道,可能是在野黨在選前的群衆大會上積極消毒的作用。馬哈迪再度上台成為首相,首要任務是發展國家經濟,尤其解決青年失業的嚴重問題等。希望聯盟政府將重新調查一馬公司案件,以及涉嫌一馬案的納吉。由於是聯合政府,馬哈迪在組閣時必須平衡和滿足成員黨的要求,無法迅速組閣,被迫先設立十人內閣,除了他與旺阿茲莎分別出任正副首相,林冠英擔任財長,土團黨主席慕尤丁出任內政部長,誠信黨主席末沙布擔任國防部長,他也將先委任經濟部、交通部、鄉村發展部、教育部、外交部,以及多媒體、科學與工藝部部長人選。此外,馬哈迪也成立國策顧問團,協助穩定、整頓及發展經濟。前任財長達因為該理事會主席,其他委員包括大馬首富郭鶴年、前國家銀行總裁傑蒂、前國家石油公司主席哈山馬力肯及經濟學家佐摩。該顧問團成立後立馬開會,了解當前的國家經濟與財務狀況,同時協助新政府維持股匯市場的穩定。達因表示,顧問團將每天開會,直到新政百日才會休息。在該顧問團的監督下,股匯市場第一天的反應沒有出現人們預期的崩盤,讓新政府度過第一關。新政府在一百天內如何履行承諾,同時進行艱苦的體制改革,將關係到國家未來的發展,也關係到希盟是否能繼續執政。或重新調查蒙古女郎命案納吉二零零六年任副首相兼國防部長期間發生的蒙古女郎阿丹杜雅命案再次引起關注。阿丹杜雅是軍火掮客阿都拉薩巴京達的情人,零六年十月在吉隆坡附近遭人以軍方才擁有的C4炸藥殺害,案件撲朔迷離,疑點重重。此外,在新政府的建議下,由國家元首為首的寬赦局日前開會決定全面寬赦安華,除了讓安華比刑期更早一個月釋放,同時也恢復安華的一切政治權利,安華可以在任何時候參與選舉及出任任何官職。安華在獲得元首寬赦後從醫院獲釋,他與夫人被元首召見,他抵達國家皇宮時,受到馬哈迪等領袖的迎接。安華隨後回返吉隆坡住家,大批支持者在其住家外等候,高喊「烈火莫熄」口號。安華是在二零一五年因肛交罪成立而被法庭判處入獄五年,同時失去議員資格。其刑期原定今年六月八日屆滿。安華支持者堅持認為,有關判決帶有政治動機,其目的是要瓦解安華領導的在野黨聯盟,使其無法再對國陣形成有力的威脅。不過巫統內部的鬥爭導致馬哈迪退出巫統另組土團黨,並聯手安華組織新政治聯盟希盟。馬哈迪在選前尋求安華的合作時同意,一旦希盟勝選,他將尋求國家元首寬赦安華,並將在出任首相兩年後,把首相職移交安華。根據大馬憲法,任何人若被判處坐牢超過一年,出獄後五年內不可參選。若沒有獲得元首的全面寬赦,這意味著現年七十一歲的安華只能在七十六歲時才能參選。此次安華出獄將在新政府扮演什麽角色,是否會觸發安華與馬哈迪的權爭,備受人們關注。安華的太太、也是候任副首相兼公正黨主席旺阿茲莎表示,希盟新政府的當前要務是進行改革,而不是忙著推舉她的丈夫安華接棒首相位置。她說,公正黨希望由馬哈迪率領的新政府能夠順利運作,以達到他們所追求的改革。■1526527576127

詳細內容

第十四屆大馬大選亮點

 ‧第一次實現政權輪替,希望聯盟擊敗從獨立以來即執政長達六十一年的國陣。‧馬哈迪以九十三歲之齡成為大馬年齡最大的首相,並且是第一位在退休後再出任首相的領袖。‧安華夫人旺阿茲莎成為大馬首位女性副首相。‧林冠英出任財政部長,是大馬相隔四十四年後再次由華裔出任財長。‧變天後安華獲國家元首特赦,即時出獄並可立即參政。 馬哈迪上任後雷厲風行‧禁止前首相納吉夫婦出境。‧徹查納吉政府期間的「一馬公司」(1MDB)等弊案。‧取消納吉政府實施的消費稅(GST),並改課銷售與服務稅(Sales and Services Tax, SST)。‧撤換總檢察長、反貪會首席專員。‧整肅公務員體系中的納吉人馬。‧成立國策顧問團,協助國家經濟發展,成員包括前財長達因、首富郭鶴年等五人。成立五人的體制改革委員會。希望聯盟政府面對的挑戰‧聯盟內的政黨由於各自實力相差不大,且理念有差異,容易出現分歧,易出現人事鬥爭,不易擺平。‧馬哈迪一旦退位,安華或其他接班人能否有此號召力和影響力貫徹施政?‧巫統仍是大馬最多議席的單一政黨,具反撲實力。‧以落實伊斯蘭刑法為目標的伊斯蘭黨有十八個國會議席並執政兩個州,是重要的「第三勢力」,其攪局作用不容小覷。‧取消消費稅後每年高達四百多億馬元之收入缺口如何填補?‧人民對希望聯盟政府的期望過大,是否失望越大?1526527577671

詳細內容

馬哈迪清洗舊勢力

前首相納吉夫婦及一些前高官被禁止出國,多位前朝高官辭職。統治大馬六十一年的國陣政府倒台後,希盟首相馬哈迪一邊著手組成新內閣及振興經濟,另一手則開始洗舊政府勢力。前任首相納吉及與納吉關係密切的高官紛紛落馬,一些甚至被禁止出國,包括前全國總警長卡立;前朝任命的一萬七千多名政治委任公務員被辭退,大馬官僚體系預料將會大洗牌。納吉夫婦原訂大選後乘坐私人飛機出國「度假」,這個消息在社交媒體傳出後,被網民廣傳,希盟支持者當天甚至前往機場,嘗試阻止納吉夫婦出國。不過,納吉夫婦並沒有按原定時間出現,他們在吉隆坡的私邸則有警察駐守,嚴格審查進出的車輛。由於納吉被指需要為一馬公司醜聞負責,公民社會及希盟支持者要新政府對納吉採取行動。曾任反貪會情報局主任和調查局主任的阿都拉薩依德利斯日前也向反貪污委員會舉報納吉濫權及擁有不明財產;他促請反貪會調查納吉是否涉嫌利用他的職位濫權,阻止反貪會調查一馬公司案和退休基金局案,以及擁有不明財產。他也要求納吉申報財產。在一馬公司醜聞鬧得沸沸騰騰時,納吉撤換總檢察長,並委任阿班迪接任。公民社會指責阿班迪不願追究一馬公司事件,同時指責他在任職期間,將諸多希盟領袖提控上庭,包括現任財長林冠英、公正黨領袖拉菲茲等人。馬哈迪出任首相後,阿班迪是第一個被令休假的高官,他也被禁止出國。馬哈迪已表明,他可能會在短時間內向納吉採取法律行動。他強調,若發現一馬公司案件出現任何不當行為,他絕對不會妥協,不會與納吉達致任何協定。「短期內我們會向他(納吉)採取法律行動。」1526527577734

詳細內容

大選敗退國陣面臨分崩離析

國陣大潰敗,部分東馬成員黨退出,分崩離析,納吉辭主席職。只剩一個席位的馬華公會前景迷茫,黨內有意見建議轉型為多元種族政黨,也有建議以非政府組織的形式運作。在國陣最大成員黨巫統喪失政權之時,也是巫統建黨七十二週年之日。五月十一日在巫統總部舉行的黨慶活動上,只有三百名黨員參與誦經,黨主席納吉也沒有發表演說,場面靜默無語、士氣低沉。在總部大廈外,一批黨員集會抗議,要求納吉就敗選負責而下台。納吉隨後也宣布辭去國陣兼巫統主席職位,並由前任副首相、國陣署理主席兼巫統署理主席阿末扎希接任。丁加奴前任州務大臣阿末賽益說,巫統在大選後陷入窘境,大多數黨員認為巫統很難東山再起;他指納吉現在辭職來得太遲,他應該在察覺政局不對勁時就辭職。巫統當前面對的另一個危機是,該黨因超過黨章規定的期限進行黨選,目前面對註冊被撤銷而解散的危機。一旦巫統被解散,國陣預料也將因此瓦解。由十三個成員黨組成的國陣在選後也迅速面對分崩離析的命運,又以沙巴與砂勞越反應最快,兩個國陣沙巴成員黨已表明要退出國陣,而砂勞越國陣即將召開緊急會議,探討去留。國陣在本屆大選中贏得的七十九國會議席當中,十九席來自砂勞越,十席來自沙巴(七席為巫統所有)。沙民統黨代主席威弗烈在選舉出爐確定希盟贏得中央政權後,第一時間宣布退出國陣,與親希盟的沙巴民興黨聯盟共組沙巴政府。沙民統在沙巴贏得一國五州議席。沙巴自由民主黨主席張志剛則表示該黨有意退出國陣。他說,該黨在此次大選中全軍覆沒,遭受重創;沙巴自由民主黨已聽到大馬人要求改變的心聲。他說:「我與大部分最高理事討論後,共識是退出國陣。」1526527577812

詳細內容

大馬政黨輪替 馬中關係受考驗

希盟政府主張重新談判部分外資項目,主要是中資項目,尤其是五百餘億馬元的東海岸鐵路計劃,拒絕不平等合約,可能影響馬中關係。希盟政府支持一帶一路。馬來西亞在大選後出現新政府,與中國維持密切關係的國陣倒台,並由前任首相馬哈迪領導的在野黨希望聯盟(希盟)出任政府,前朝政府與外國簽署的協定是否會受到檢討,大馬的外交政策是否會出現重大的轉變,都受國際社會及外國投資者的關注,這其中,在選前及競選期間被挑起的中國投資問題是否會受到衝擊,更受中國政府及媒體的關切。在前任首相納吉任期後期,由於全球經濟不景氣,外國投資減少,大馬轉向積極向世界推動一帶一路、擁抱期待尋找出口點的龐大中國資金。野村最近公布的一份報告顯示,大馬是從中國投資計劃中獲益最多的亞洲經濟體之一,一帶一路相關基礎設施項目就達到三百四十二億美元。不過,中國對大馬的直接投資並不高,在二零一七年只有二十三點六億美元,佔外國直接投資總額的百分之七。在一帶一路名目下過於快速及龐大的資金流入引起馬來社會的憂慮,同時也受到在野黨及公民社會的質疑,他們抨擊納吉政府借引入中國資金拯救因醜聞纏身而面對金融黑洞的「一馬公司」(1MDB)。銜接西海岸吉隆坡及東海岸吉蘭丹的東海岸鐵路計劃備受詬病,根據兩國簽署的協議書,全長六百八十八公里、時速不及三百公里的鐵路計劃將耗資五百五十億馬元(約一百三十七億美元)。希盟認為有關計劃只需三百三十億馬元,並質疑額外兩百二十億馬元的去向與用途。馬哈迪是當時其中一個最尖銳的批評者,他在選前表明,希盟一旦執政,將檢討有問題的外國投資項目,而被他點名的是全長近七百公里的東海岸鐵路計劃及在新加坡邊上大事發展的森林城市計劃。馬哈迪曾以中資碧桂園投資一千億美元在柔佛州填海建造的「森林城市」房產項目為例,批評該項目的商品房價格均在二十六萬美元以上,一般大馬人根本無力購買。因此這是面向外國房產投資者的開發行為,並且計劃引入七十萬外國人,引起周邊馬來村民的不滿。希盟也指有關工程從建築材料、工人、技術等都由中國輸入到大馬,這對馬來西亞的經濟幾乎沒有什麽幫助。1526527577874

詳細內容

新加坡眼睛看大馬變天

新加坡的強大,就是靠種族平等精神,為何大馬不可以?大馬和平變天,也予新加坡啟示,如何透過選舉的力量,制衡傲慢的權力。新加坡怎麼看大馬變天?香港《信報》五月十五日的林行止專欄赫然出現「星馬合併時機再現」的文章,指新加坡和馬來西亞建立一種如「一國兩制」的合併,絕非妙想天開。但熟悉兩國國情的人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在星馬兩國也沒人談論。新加坡只有已故建國總理李光耀提過兩國可商議再合併,但現任總理李顯龍在任十四年間從未提過,而重掌大馬首相職的馬哈迪當年也與新加坡關係不佳。更重要的是,馬新兩國立國理念南轅北轍,新加坡重視不分種族的平等,大馬則是馬來人優先,寫在憲法上。加上兩國經濟水平差距太大,合併是天方夜譚。但這樣的言論,對大馬的民主發展是一大啟示,也就是新加坡的強大,就是靠它的內部種族平等精神,沒有法律的歧視,不會在「土著優先」的名義下,將赤裸裸的種族偏見「合法化」,讓大馬很多的華人都有「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的浩歎。事實上,在新加坡工作的大馬人估計至少有幾十萬,他們這次大部分都有請假回大馬投票,參與變天,自然也會在勝利喜悅之後,反思為何新加坡可以種族平等,而大馬不可以?不容否認,對馬國變天憂慮最深莫過於新加坡。下台的大馬首相納吉與新加坡總理李顯龍關係良好,連帶馬新兩國發展也一帆風順,未來則需要新加坡更多經營。然而對李顯龍的執政黨來說,最大隱憂是變天背後對新加坡人的啟示。新加坡長期一黨獨大,異議人士近年遭受打壓時有所聞,人民多不願觸碰敏感政治課題,反對黨平時也溫順。然而馬國「造反」成功,若施政能出現新局面,包括馬國移民在內的許多新加坡人就難免更大膽,發出更多對執政人民行動黨的挑戰。1526527577937

詳細內容

那一個不眠的晚上的焦慮

在吉隆坡那一個不眠的晚上,儘管焦慮與不確定,但對馬來西亞政治改革來說,沒有熬不過的黑夜,也沒有盼不到的黎明。這是不眠的晚上。多少從全球各地趕回馬來西亞的選民,都希望用自己手中的一票,改變了歷史的進程。他們心中有很多的忐忑不安,有很多深藏的焦慮。他們恐怕成功變成失敗,讓美夢成為夢魘。因為他們恐怕一旦反對派的票數佔優勢,會激起當權派勢力的反撲,甚至會用非常的手段,發動暴亂,重演一九六九年「五一三事件」的悲劇,讓多少華人被殺害。尤其是一些老一輩的華人,對於昔日種族暴亂的血腥與殘酷,記憶猶新。他們會警戒年輕一代,不要掉以輕心,不要認為掌權六十年的勢力會輕易地放手。當權派擁有軍隊、特務與警察的勢力可以動員,可以動用《內部安全法》,一旦選情不利,就會發動選舉舞弊的指控,挑撥離間,製造混亂,最後軍警高壓鎮暴,取消一切選舉結果,改由軍事強人來統治。一些家庭甚至儲備糧食,買了一大堆速食麵、乾糧、瓶裝水,以備萬一出現暴亂,也可以緊閉門戶,亂中求生。有些有錢人甚至傳出,準備了交通工具,萬一出事,即可以逃亡到安全的地方。但最後一切恐懼的場景都沒有發生,大家都鬆了一口氣。這都顯示大馬的民主與法治的成熟,政權的和平轉變成為天經地義,不會擔心會被「強力部門」干預,不會被軍警來插手,不會用「安定團結」的名義來宣布實施戒嚴。君不見泰國上次的民主選舉,最後就被軍隊偷走,以王室與人民的名義,實行軍事統治,全面接管政府,直到今天,還沒還政於民。但馬來西亞不是泰國。這個實施英國式議會民主的國家雖然長期以來是一黨獨大,但民主與法治的理念已經深入民心,而這次掀起的投票熱潮恰恰是要推翻那些貪腐的官員,不容權力的傲慢腐蝕大馬的國家機器,也不容那些狡猾的當權派用各種下三濫的手段來戀棧權位。而這一切都因為社交媒體的威力,讓全民監督不再是夢。民間的動員不僅掀起了「馬來海嘯」,也在所有的族裔中發酵,讓全社會的政治神經末梢都變得極為敏銳,對於所有的候選人都全面監督。即使選區被執政黨重劃,不利於反對黨;即使輿論機器都是當局所控制;即使投票日打破慣例從假日改為工作日,但民間在社交媒體的強大動員下,海外的大馬公民紛紛返鄉投票,要用手上的一票,改變這個國家的命運。等待開票與最後的官方結果,仍然是充滿懸念。但最後的局勢發展,也顯示貪腐集團只是「紙老虎」。他們就像美國猶太裔哲學家阿倫特(Hannah Arendt)所說的「平庸的邪惡」(Banality of Evil)。他們以為可以永遠逃離法網之外,以為可以永遠控制法網與權力的遊戲規則。但如今證明,人民才是控制權力的關鍵。在那一個不眠的晚上,儘管焦慮與不確定,但對馬來西亞政治改革來說,沒有熬不過的黑夜,也沒有盼不到的黎明。■1526527574910

詳細內容

中美外交探戈的變幻舞步

美國與中國外交探戈的舞步變幻,時而急速粗野,時而緩慢溫柔,互有進退,但舞步的基本調子從來沒有變化,誰也離不開誰,在全球化的樂聲中,中美是一對永恆的、愛恨交織的舞伴。美國總統特朗普對華政策似乎在一夕間急轉彎,他在五月十四日推特上宣布,對中興案重新審理,要避免這家中國公司的眾多工人失業,說已經指示美國商務部對此作出處理,又說和習近平有良好的關係。這和他過去一個月來的嚴峻口吻完全不同,也讓中美外交探戈舞出迷幻舞步,舞影凌亂,讓人摸不著邊際。但朝鮮也在一夕間急轉彎。五月十六日的凌晨,朝鮮發表聲明,說美韓堅持舉行針對朝鮮的聯合演習,是挑釁行為,因此緊急停止原定當天舉行的朝韓高級官員會議,並且警告,如果美方只是要求朝鮮單方面棄核,平壤考慮不會參加原定六月十二日在新加坡舉行的金正恩特朗普高峰會議。美朝的急轉彎,其實都是圍繞與中國的關係。特朗普對中國示好,因為他發現中方對美國農產品輸華施加強壓,而朝鮮的急轉彎,則是發現中國是它的堅強後盾,要提高價碼,在峰會前搞一個突襲。金正恩這樣的風格,其實師特朗普的故智。特朗普作為一位商場的交易老手,也喜歡在關鍵時刻搞突襲,讓對方措手不及,吃定對方如果立刻翻臉,只會損失重大,最後只有在談判中陷於被動,一步一步地墮入對方的陷阱。特朗普較早前對中國放出求和訊號,其實也是美國對華政策的微妙轉變,在於不斷在戰術上作出調整。美國月前在中興芯片事件中的嚴厲與高傲的姿態,配合要提高中國鋼鋁進口的關稅,都是高舉「美國第一」的旗號,爭取美國本土選民的支持,讓年底中期選舉萬無一失。但美國發現中國在低科技領域反擊,擊中了美國最敏感的部位,中國限制美國大豆的輸入,並且在各種新鮮農產品的進口上,都採取行政手段或明或暗地阻擾,那些農產品在碼頭上接受更嚴格的檢查,讓美國的貿易商吃盡苦頭,也導致美國農業州的利益嚴重受損。特朗普看在眼裏,當然要找到應變方法。但美國感受到中方的最大壓力,卻是朝鮮問題中的中國角色。六月十二日的新加坡美朝高峰會越來越近,美國發現朝鮮的背後其實就是中國。週前金正恩前往大連與習近平密談,就是要討論有關峰會的中朝共識,北京肯定誓為平壤的後盾,確保朝鮮擁有強大的底氣,才可以與華府平起平坐,才可以不卑不亢,不輸人也不輸陣。關鍵就是中方對朝方的強大支持,不會容許美國強壓得分,甚至讓美國覺得,如果條件談不攏,即使最後不歡而散,也在所不惜。這對特朗普來說是一大壓力。如果美朝峰會談砸了,肯定會使得年底中期選舉更為兇險,陷特朗普於危急淵藪中。同時美國對北京的秘密武器就是打出「台灣牌」,因此推動「台灣旅行法」,要變相推翻《上海公報》,也等於揮別基辛格主義。但問題是北京從另一個方向展開反擊,總理李克強訪問日本,打破這幾年的堅冰,兩國關係開始好轉,也使得日本要對台灣「保持距離,以策安全」。也就是說,北京的「日本牌」可以連消帶打地化解美國的「台灣牌」,讓小英政府依賴美日的布局缺了一大塊,無法對北京形成犄角之勢。同時北京也在拉丁美洲積極撬動台北的邦交國家,使台灣外交上陷於四面楚歌的狀態,對美國的「台灣牌」都非常不利。歐洲國家也對美國在伊朗核子協議中的作為非常不滿,因為美國要強迫歐洲國家加入美國全面制裁伊朗的行列,也立刻損害歐洲經濟上的巨大利益。空中巴士和很多重要商品都要被迫選邊站,也都義憤填膺,對於美國「自鳴正義」(self-righteousness)的做法極為不滿。這也導致北京與歐洲可以聯合起來,對美國形成新的制衡。同時,美國共和黨內部發現,特朗普的單邊主義其實損害了華爾街的利益。美國若長期反對全球化的布局,勢必使得美國在全球的生產鏈斷裂,從關稅到各種的限制自由貿易措施看似損人,最後不但不會利己,還會倒過來反撲,害了自身的利益,形成了一種奇特的「回力球效應」(boomerang effect)。面對北京反擊以及內部的壓力,特朗普思前想後,還是對北京換上笑臉,不再在中興事件上咄咄逼人,爭取北京在這些議題上尋求雙贏,既要保持美國經濟上的利益,也要在外交上取得勝利,成為特朗普的外交政績。這也解釋了中美外交探戈的舞步凌亂,時而急速粗野,時而緩慢溫柔,但它的舞步的基本調子其實從來都沒有變化,就是爭取在適當的時機,將美國的利益極大化。此刻特朗普採取了戰術的撤退,但戰略的目標非常清楚,就是要壓制中國的崛起。這是一場有進有退的外交探戈,舞影變幻,但誰也離不開誰,在全球化的樂聲中,中美還是一對永恆的、愛恨交織的舞伴。■1526527578015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