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海峽爭奪記愛恨情仇

烏克蘭與俄羅斯發生海上衝突,烏克蘭在一半的領土上宣布「戰爭狀態」,俄羅斯也在鄰近烏克蘭周邊集結數十萬士兵。烏克蘭總統被指製造衝突以挽救選舉敗象。俄烏歷史文化政治交纏,愛恨情仇難斷。十一月下旬,烏克蘭武裝部隊總參謀部試圖從奧德薩發送船隊,通過刻赤海峽大橋經黑海進入亞速海,引發俄烏海上衝突。事件本質源於雙方對亞速海和刻赤海峽的主權之爭。該海峽和其所連接的亞速海和黑海,因二零一四年克里米亞危機而完全被俄方控制。烏克蘭和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都不承認俄方所聲稱的主權,烏克蘭政府也通過了一項法律,即克里米亞被俄羅斯非法佔領。這場衝突導致烏克蘭在一半的領土上宣布「戰爭狀態」,十六歲至六十歲的俄羅斯男性被禁止進入該國,並採取措施沒收俄羅斯公民的銀行儲蓄、俄企業和宗教組織的財產。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並於十一月二十五日晚聚集了國家安全和國防委員會,他們在一份軍事情報報告後聲稱,俄羅斯已經從烏克蘭周邊各個方位聚集了數十萬士兵,準備攻擊烏克蘭,因此需要動員烏克蘭人民參加戰爭。十一月二十六日,烏克蘭議會開會討論該事件。直到晚上,烏總統和軍方都在試圖說服代表們在烏全國實施六十天「戰爭狀態」,但但被否決。因為根據現行法律,在戒嚴期間,總統和議會,甚至市長抑或法官都不能舉行選舉。同時,任何競選前的宣傳活動都不允許進行,而根據烏法律,相關活動需要在選舉日期前九十天進行。總統選舉現定於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一日舉行,而議會選舉則在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七日。由於烏總統波羅申科的支持率較低,未來選舉已顯敗象。烏總統的關於「戰爭狀態」的提議明顯是想通過此次危機而避免未來極有可能輸掉的選舉。該提議也頗讓德國和美國當局不安,他們通過電話與烏克蘭總統交談,希望其打消該念頭。這也不禁讓人困惑,這次事件的發生是否就是烏總統和軍方刻意導演出來的一齣戲?最後,烏克蘭議會通過實施三十天「戰爭狀態」,這不會妨礙在本年度十二月二十六日烏克蘭十個地區的地方選舉。在衝突發生前幾天,烏克蘭代表通過了一項法律,規定外國人從俄羅斯進入克里米亞和頓巴斯領土將意味著禁止進入烏克蘭,俄羅斯人在這種情況下將會被送入烏克蘭監獄。烏克蘭媒體對該衝突進行了廣泛的的討論。烏克蘭美國自由廣播電台的專欄作家維塔利.波特尼科夫認為,烏克蘭的衝突對烏非常有利,西方國家極有可能由此對俄再次實施制裁。而烏克蘭則需要時時警惕與俄羅斯保持距離,因為俄語在克里米亞(烏克蘭東部)和頓巴斯的廣泛存在,俄羅斯可以輕易奪取和同化這些地區。他認為,烏克蘭有必要弄清楚如何與俄羅斯人有更多的不同,不能僅僅靠著俄羅斯對美國和北約干預的恐懼去阻止俄羅斯奪取烏克蘭。該論調得到烏民衆的極大支持,除了反映烏克蘭人民的反俄傾向,也說明烏克蘭公民已經不是簡單地把烏克蘭作為一個政治實體和俄羅斯區分開,更希望徹底從文化語言上甚至民族性上和俄羅斯隔離。著名政治分析家、烏克蘭未來研究所所長和分析出版物Khvylya的負責人尤里.羅曼年科表示,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顯然想利用與俄羅斯的衝突中奪權,但在烏克蘭,儘管有著非常糟糕的民主,卻仍然奏效,所以波羅申科的策劃是不可能成功的。該意見也得到當地民衆的支持,頗有用烏克蘭民主制度和俄羅斯對比的意味,實際則在暗諷普京的專權和俄羅斯的民主制度。而在俄羅斯,官員們最初幾乎沒有對這場衝突發表任何評論。俄羅斯總統普京稱這次對抗是一場無關緊要的「小邊界衝突」。他認為這場衝突是烏克蘭特種部隊的挑釁,以便讓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取消他可能輸掉的選舉。他更強調,是烏克蘭的船隻自身在俄羅斯邊境附近「表現得很危險」,但是其實它們可以穿越俄羅斯邊境。在俄總統普京發表關於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別有用心發動海上衝突言論後,幾乎所有的俄羅斯媒體和專家都重複了普京的版本。在兩國關係進一步緊張的同時,數百名烏克蘭居民襲擊了俄羅斯駐烏克蘭境內大使館和所有的領事館。針對這一情況,十一月三十日,俄羅斯外交部官方代表瑪利亞.扎卡羅娃在一次通報中表示,俄羅斯不會關閉或轉移其在烏克蘭的外交機構。她聲稱,這不是必需的。她的舉例更是頗讓人玩味,她談到,在克里米亞,曾經有一個俄羅斯領事館,現在它是俄羅斯領土。這種情況同樣可以發生在俄羅斯的其他領事館。而烏克蘭認為這一聲明確認俄羅斯準備奪取整個烏克蘭領土。此外,俄羅斯駐歐盟大使弗拉基米爾.奇佐夫在十一月三十日晚間表示,俄羅斯不會容忍在其海岸附近存在北約艦艇,如果他們想要靠近刻赤海峽,就會像對待烏克蘭船隻那樣襲擊它們。西方國家對烏克蘭和俄羅斯之間持續的衝突感到震驚,因為在此之前,烏克蘭和俄羅斯之間並沒有發生過真正的武裝衝突。俄羅斯對克里米亞佔領幾乎沒有使用武器,因為烏克蘭軍方當時收到政府的命令,不向俄羅斯士兵開槍。在包括盧甘斯克和頓涅茨克地區在內的頓巴斯,其俄羅斯士兵沒有任何標記或者已經不在俄軍隊服役,這讓普京有理由說他無法對俄羅斯普通公民的行為負責。儘管如此,法國和德國拒絕對俄羅斯實施新制裁,因為他們認為對俄羅斯已經實施足夠的制裁。此外,烏克蘭的鄰國基本上並不急於表態支持烏克蘭,因為當前烏政府由於語言政策幾乎與所有鄰國失和,原因是烏克蘭國會代表決定在幾年內禁止教授除烏克蘭語言外的其他語言。所有這一切都疊加在這樣一個事實上:歐洲已經厭倦了只進行外部改革的烏克蘭政府。在今年,烏克蘭已經成為歐洲大陸上人均國內生產總值最低的國家。此外,在某種程度上,歐盟因為自身事務繁多並不關心烏克蘭。英國將於二零一九年三月從歐盟退出。而意大利通過了一項民粹主義預算,承諾向所有公民支付最低收入,無論其工作與否,這可能導致歐洲新的金融危機。在波蘭和匈牙利,因其政府削弱其公民的自由,也迫使歐盟對其實施制裁。然而,關於歐盟的最終表態下結論仍舊為時尚早。在今年十月二十三日,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費德里卡.莫格里尼表示,歐盟正在密切關注俄羅斯在亞速海的行動,有可能對其實施制裁。 在十一月三十日晚,一百餘名歐洲議會代表呼籲歐盟對俄羅斯實施新的嚴厲制裁。針對該衝突,美國聲稱會仔細研究這一情況,並再次威脅要對從俄羅斯到德國的Nord Stream-2天然氣管道建設的參與者實施制裁。該建設通過烏克蘭境內,囊括了從俄羅斯向德國和歐洲供應天然氣的需求。美國堅稱俄羅斯不可信任,希望通過美國的油輪銷售能源到歐洲,因此歐洲人必須建造處理液化天然氣的終端。與此同時,美國對俄羅斯實施新制裁的極有可能出現,美國總統特朗普於十二月一日在阿根廷舉行的G20峰會上取消了與俄總統普京計劃的兩小時會談。對俄政治專家評論,不排除針對俄羅斯的海上行動,俄羅斯可能被列入贊助恐怖主義的國家名單,以及與國際支付銀行系統SWIFT脫節。但最有可能的決定將在明年作出,因為現任美國國會議員的大部分任期即將結束,而新的國會議員將於二零一九年一月三日就職。雖然西方在此次事件中以一個旁觀者第三方的身份出現,但是爭端背後的歷史動因卻無處不是西方的影子。美國政治學家亨廷頓在《文明衝突論》中認為,烏克蘭正好跨越了西方文明與東正教文明的斷層線,烏克蘭西部傾向歐洲東部傾向俄羅斯。即使俄烏本屬同源的東斯拉夫民族,可早在十四世紀後期,金帳汗國逐步衰落之後,波蘭立陶宛王國向東擴張,控制了當代烏克蘭疆域中第聶伯河以西的部分,受到天主教文明的影響較大。當代烏克蘭疆域中位於第聶伯河以東部分的居民則保持了基輔俄羅斯時代的東正教信仰,在文化和心理上與日益強大的俄羅斯接近。逾四成烏克蘭人操俄語除此之外,現實的人口和語言使用習慣也對烏東西部的分野密切相關。從十九世紀開始,俄羅斯人大量移居烏克蘭的東部和南部地區,蘇聯領導人赫魯雪夫就是在十四歲時從俄羅斯移居烏克蘭東部的。這些地區的很多烏克蘭族人在俄羅斯移民的影響下,母語變為俄語。一九五六年,由俄羅斯劃歸烏克蘭的克里米亞也是俄語為母語的人口為主。這導致烏克蘭公民中母語為俄語比例(二零零一年統計為百分之二十九,二零零四年基輔國際社會學研究所的調查顯示家裏使用俄語的比例高達四成三至四成六)大大超出了俄羅斯族在烏克蘭總人口的比例(一般認為不到兩成)。由此可見,烏克蘭歷史、文化和現實的複雜性,無論「脫俄入歐」還是「脫歐入俄」,都不僅僅是當下的政治經濟利益考量問題,而更深處是烏克蘭面對東西方歷史文化的猶豫和糾結。也許正如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所說,烏克蘭需要成為東西方的橋樑才能免於滅亡。(烏克蘭的相天使對本文有所貢獻)■1544067105940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