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未雨綢繆不懼貿易戰風雨

中美貿易戰再次升級,美國將華為及旗下七十家子公司列入黑名單,谷歌、ARM等應美國商務部要求,宣布與華為停止合作,頓時讓華為陷入不明朗的困局。華為董事長任正非信心滿滿,表示華為早已未雨綢繆,有足夠能力自給自足,不怕美國的打壓,更要脅可能退出美國市場。中美貿易戰風高浪急,美國最新的打擊對象就輪到中國通信霸主華為,不惜祭出對華為的「出口禁令」,要求美國科技公司禁止對華為輸出產品,將華為及七十間子公司納入「出口管制名單」。但事件峰迴路轉,特朗普突然又暫緩禁令九十日,華為董事長任正非卻似乎無懼美國打壓,又不在乎是否有暫緩禁令,怡然自得,頗有談笑用兵姿態。他認為特朗普「低估了我們的力量」,指出華為具有能力做出和美國一樣的芯片,可以自給自足,又強調一直以來華為買美國的芯片,是「融入世界」的象徵,事實上華為自己的芯片比美國的公司成本更低。再者,華為的供應鏈涵蓋諸多美國公司,包括歐洲、日本等企業,特朗普舉起的大棒事實上是「七傷拳」,傷人先傷己,會使部分美國公司與華為的生意轉到了歐洲、日本企業手上,最終損害美國公司的利益。華為面對美國的打壓,看似四面楚歌,但任正非強而有力的反擊充滿自信,反映了他主張的「狼性文化」,更反映他相信華為具有過硬的技術儲備、芯片儲備,可以打一場持久戰,孤軍奮戰到底,更在五月十九日接受日本傳媒採訪時,威脅退出美國市場,表示即使日後美國邀請他們建設5G網絡也不會接受,力抗美國的「新圍堵」。任正非面對美國的打壓,展現出了前所未有的自信,同時也反對中國人有民粹主義的情緒。任正非認為雖然他是華為的董事長,但家裏兒女都使用蘋果產品,認為這沒有問題,呼籲不要上綱上線,「我的小孩用蘋果,就是不愛華為了?不能這麼說。我講的是事實,不能說用華為產品就愛國,不用就是不愛國。華為產品只是商品,如果喜歡就用,不喜歡就不用」,不主張盲目的民族主義和排斥美國貨物,也希望日後繼續可以購買美國芯片、原料。任正非說雖然華為要買美國的芯片,但不買也沒有問題,他說:「果真出現供應不上的情況,我們沒有困難。因為所有的高端芯片我們都可以自己製造。在和平時期,我們從來是『一加一』政策,一半買美國公司的芯片,一半用自己的芯片。儘管自己芯片的成本低得多,我還是高價買美國的芯片,因為我們不能孤立於世界,應該融入世界。」反映任正非認為華為完全有能力在芯片上自給自足,不需要仰賴美國。事實上,在二零一八年,華為花費了七百億美元採購零件,其中一百一十億是向美國企業買的,尤其是高端芯片,例如基帶芯片、射頻芯片、高端交換路由芯片、高速介面芯片都仰賴美國公司的,在二零一五年,華為就向高通購買了十八億美元的芯片,亦向英特爾購買了六點八億美元的芯片。數據反映華為似乎依然很難離得開美國芯片。再者,華為引以為傲的麒麟系列芯片,以及最近在中國媒體熱炒「備胎轉正」的鯤鵬九二零服務器芯片,事實上也是仰賴於英國的ARM(Advanced RISC Machine)公司提供的「ARM架構」。麒麟芯片設計來自英國華為的芯片技術事實上仍仰賴於英國的「ARM結構」作為設計的藍本,使用來自ARM的「架構授權」,ARM雖然是英國公司,但在美國有子公司,因此亦受到美國司法「長臂管轄權」(Long Arm Jurisdiction)的限制,ARM也收到美國政府的信件,要求禁止對華為輸出產品。五月二十二日,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ARM公司的內部文件指示員工停止與華為及華為子公司的所有合作,以遵守美國商務部的禁制令,成為華為一大隱憂。另一方面,設計芯片的技術美國也處於領先地位,電子設計自動化(Electronic Design Automation)的三大軟件公司Cadence、Mentor和Synopsys都是美國公司。因此,即使是華為自主研發的芯片,從設計軟件到設計架構都仍然仰賴於美國公司,華為所說的「備胎轉正」是否路漫漫兮,難以一蹴而就?中美貿易戰的科技戰不單是針對華為,近日美國國土安全部亦隔空不點名批評大疆,指大疆的無人機具有安全性漏洞,會將飛行資料回傳到中國,似乎有擴大科技封鎖線的意圖。貿易戰陡增的關稅額由百分之十加到百分之二十五,影響也漸漸浮現,國際知名鞋廠都批評特朗普的增加關稅政策,包括知名品牌耐克(Nike)、愛迪達(Adidas)在內的一百七十三間鞋類企業就在五月二十日聯署去信特朗普抗議,要求重新考慮關稅政策,認為這不過是增加消費者的成本,結果消費者每年需要支付七十億美元的關稅,事實上是在懲罰消費者。鞋廠的集體開砲,也反映了諸多公司的心聲,不希望關稅使消費者的成本上升,再者,美國企業在華利益巨大,尤其是汽車業,更是以中國為主要市場,美國通用汽車在二零一八年在華銷量達三百六十四萬輛,而美國銷售量只有二百九十萬輛,美國汽車在華市場已經超過美國市場,如果受到貿易戰的影響,這些汽車企業也將面對沉重損失。中國在貿易戰上暫時還是處於挨打狀態,但稀土牌最近似乎成中方反擊點。在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金燦榮提出「稀土牌」是中國對抗美國的「小王牌」後,國家主席習近平連同主責對美貿易談判的副總理劉鶴一同視察位於江西的金力永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了解當前的稀土產業情況,而金力永磁所在地江西贛州則是中國大陸重稀土主要生產地,全球每年百分之七十的重稀土都產自這裏,這次考察的戰略意義昭然若揭,帶同對美談判的劉鶴同行,反映著與中美貿易戰有密切關係。中國或打稀土牌目前全球稀土產量百分之七十源自中國,中國在稀土戰略有相對大的話語權,但如果要使美國蒙受損失,中國恐怕不能單向美國停止輸出稀土,也需要限制向中國購買稀土的國家不得轉售予美國,否則,其他國家仍能把稀土轉售予美國,使「稀土牌」難以奏效。■1558582013771

詳細內容

比特幣強勢反彈 幣圈再掀革新風雲

比特幣由於具有避險特性,最近自谷底強勢反彈,告別地獄,重上八千美元,比特幣升跌與中美貿易戰的局勢相關。同時區塊鏈亦在探討突破技術。以比特幣為首的加密貨幣(Cryptocurrency)的價格波幅非常之大,一年以來的走勢是「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以比特幣為例,在二零一七年的高峰期,一個「比特幣」的價值達到一萬九千美元左右,在去年十二月最低點跌至大約三千八百美元,但在最近又反彈至約八千美元。比特幣跌至五千美元以下時,市場一度認為要觸發比特幣的「礦難」,使比特幣市場崩潰。與此同時,區塊鏈(Blockchain)以及其衍生的加密貨幣的命運在近年備受關注。幣圈內的代幣發行方法推陳出新,各種使區塊鏈有實際應用的嘗試也方興未艾,反映區塊鏈行業仍然具有活力。比特幣的「挖礦」(Mining)成本約在四千至五千美元之間,一旦比特幣市值跌至「挖礦」成本以下,那麼相當於「挖礦」無利可圖,變相會引發比特幣生態圈的崩潰,但在近月彷彿打破了這個魔咒,比特幣重上八千美元,似乎反映比特幣的價格有一定韌性。綜觀比特幣的走勢與中美貿易戰以及中國政治局勢有密切關係,局勢動盪之際,比特幣的價格就會上漲,例如最近中美貿易戰加劇,比特幣的價格就重上八千美元。比特幣一度被視為與黃金一樣,是「避險貨幣」,能夠有保值的效果,但事實上比特幣波幅遠遠比黃金要高。中國比特幣的「挖礦」產業是世上規模最大的地方,佔了全球挖礦量百分之七十,中國公司「比特大陸」就是世界上最大的「挖礦」公司,甚至擁有全球百分之十二點五的比特幣。中國可謂也是世界上比特幣產業最發達的地區。長期觀察比特幣的升跌,不難發現與中國政策有密切關係,比特幣在幣圈裏眾所周知是中國資本外逃的重要工具,比特幣具有交易難以被追溯的特性,因此能夠作為資本轉入、轉出的工具,而當中國政府一旦介入,加密貨幣的牛市便告結束,在二零一七年一月開始,比特幣處於前所未有的高峰時,中國禁止加密貨幣交易以及首次代幣發行(Initial Coin Offering,簡稱ICO),就開始了加密貨幣的熊市,二零一九年二月,比特幣暴瀉,最低點甚至跌至七千美元左右,及後一度重上一萬美元,但之後直至今日,都未能夠升穿一萬二千美元,反映比特幣中國市場的重要性,以及比特幣與當局政策的密切互動關係。1558582018935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