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裁判員制度提升公信力

日本的裁判員制度實施十年,得到廣泛的社會認同,也獲得最高法院的肯定,被視為日本司法制度的進步。裁判員制度也讓國民覺得司法更中立和值得信賴。一場靜悄悄的司法審判制度改革,顛覆了日本長期來在重大刑事案件審判中唯有法官「獨斷專行」的局面,確立了在一些重大刑事案件審判中必須由民眾參與擔任「共同法官」進行共同審理判決,以增強司法審判的公平透明與公正不阿,彰顯現代法制社會的法理情相融相合的文明進步。這項被稱為「裁判員制度」在日本施行十年,結出有益果實,也得到最高法院肯定和日本社會廣泛認同。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一日正式實行的日本裁判員制度,被日本政府稱為「戰後六十年來促進司法公平的最大改革行動」。十年來,由國民中抽選出來正式出庭擔任裁判員的人數從最初的一千一百八十四人增加到九萬三百三十九人;參與審理的各類重大刑事案件約一萬兩千件;而作為備選的候補裁判員總人數超過二百八十萬人。儘管大部分被抽選擔任裁判員的國民起初均不太願意,但經過參與實際法庭案件審理後,有百分之九十五點七的裁判員認為參審是非常好的體驗,顯示國民參與裁判員實際審理產生的良性效果。日本裁判員制度是按照有關法律之規定的條件和程序,從普通國民中隨機選任裁判員,讓其與法官共同參與刑事訴訟程序,對特定範圍的一些重大刑事案件進行審理和裁判的國民參與司法制度。它既不同於大陸法系的參審制,也有別於英美法系的陪審制。根據規定被抽選確認成為裁判員的國民不僅僅是象徵性的陪審,而是與包括裁判長在內的三名法官一起,組成由六名裁判員參加的合議庭,對一些特定的可以判處死刑或無期徒刑等重大刑事案件,如殺人罪、搶劫致傷亡罪、傷害致死罪、非閒置建築物縱火罪、強姦致死罪、危險駕駛致死罪等案件進行審理並作出判決。也有一些案件可由一名法官加四名裁判員進行審理判決。這當中裁判員擁有跟職業法官共同參與案件審理,根據證據認定事實,決定被告人有罪或無罪,並進行量刑的權限。對專業的訴訟程序判斷和法律解釋問題,只有職業法官才擁有最終的判斷權。日本裁判員制度最大亮點是賦予國民擔任的裁判員具有實質參與權力,從制度上改變了過去只有職業法官依靠經驗與相同案例單獨判案的「精密司法」的閉鎖性,「迫使」檢方提供和公開更多案件證據,擴大並充實了庭審中對證據認定和證人詢問等事實調查。同時也增強了作為普通國民的裁判員以自己經歷對案件證據事實進行質疑判斷,令案件審理更加透明、公正與公平。二零一零年十二月,由裁判員參與的鹿兒島地方法院首次對鹿兒島高齡夫婦被殺害事件進行審理,最終對檢方求刑被告人死刑的此案作出無罪判決,這也是日本裁判員制度實行以來第一次否決檢方死刑求刑的案例。中國遊客洗脫運毒罪二零一一年一月,東京地方法院通過由裁判員參與的法庭審理,一審判決一名涉嫌走私四點五公斤興奮劑的中國籍被告無罪。該中國籍男子於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三日早晨以旅遊簽證入境日本後,於當天在東京都內收到了從香港用國際郵寄來的紙箱,裝有四點五公斤價值三億六千多萬日圓(折合約三百萬美元)的興奮劑,隨後被逮捕起訴。但經東京地方法院法官與裁判員共同審理,認定檢方起訴證據不足,從而判決中國籍被告無罪。一七年十二月曾在中國大陸網民中引起極大轟動的陳世峰在日殺害中國女留學生江歌案,也是由裁判員與法官共同審理的一起重大案件。江歌案判刑二十年經過六次法庭審理,東京法院通過法官與裁判員合議,以恐嚇、殺人罪一審判決江歌案凶手陳世峰徒刑二十年。這也是法庭充分考慮裁判員對此案凶犯「罪不可恕、情理難容」後作出的嚴厲處罰,因為根據日本「司法判例」,此類殺人案一般最高刑期為十八年。日本裁判員制度實施以來,有關案件的平均審理時間從過去的三點七天增加到十點三天,重視證據和證人詢問等現場主義審理打破了過去刑事訴訟中固有的「精密司法」傳統,裁判員積極參與並多視點評議,也令重大刑案審理更為公平公正與透明。據日本最高法院統計,十年來,裁判員參與的一審判決在上訴二審中被駁回的佔比為百分之八點七五,較實行裁判員制度前的平均百分之十七點六減少了一半。約有四成日本國民認為司法裁判比實施前「更加公正中立」和「更加值得信賴」,有三成以上認為裁判結果「比實施前更加被國民接受」,顯示國民參與的裁判員制度有利於提高裁判的公信力和國民對司法機關的信賴。■1558582014973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