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務大臣不懼邪教魔咒 麻原彰晃等七人伏法

日本東京沙林毒氣案發至今逾二十年,法務大臣上川陽子不懼「邪教魔咒」,對主犯奧姆真理教原教主麻原彰晃等七人執行死刑,其果斷勇敢受民眾肯定。今年七月六日註定成為日本司法和社會史上的歷史性一天﹕日本法務大臣上川陽子「不懼邪教魔咒」,宣布當天內對「邪教魔祖」麻原彰晃等七人執行死刑,創下戰後日本一天內處決同案死囚最多的紀錄,同時也為歷時二十三年之久在東京沙林毒氣事件中無辜死傷的六千多名受害者討回了社會公道,為平成(現任天皇年號)三十年來日本最大惡性恐怖襲擊案帶來的社會驚悚劃上句號。日本嚴控恐襲犯罪七月六日午後十二點四十五分,上川陽子在法務省召開臨時記者會,宣布對策劃並製造東京地鐵沙林毒氣襲擊的日本奧姆真理教原教主麻原彰晃(松本智津夫)等七人執行死刑。亞洲週刊記者在現場觀察到,當天法務省十九樓的記者會見室擠滿了媒體記者,身著藏青色套裝的上川神情嚴肅並略顯緊張。她首先埋頭宣讀了對七名死刑犯執行死刑的命令及案情概要,強調以麻原彰晃為首實施的一系列重大案件令社會震驚,「甚至使用了化學武器,無差別的恐怖襲擊給全世界造成了衝擊」。上川表示,沙林毒氣等案件對被奪走生命的受害者以及遺屬帶來難以想像的恐懼、痛苦和悲傷,由此,在慎之又慎的判斷後作出了對麻原彰晃等七人執行死刑的命令。她強調,史無前例的東京地鐵沙林毒氣襲擊等一系列犯案是有組織有預謀,今後決不能再度發生,彰顯日本將嚴控並打擊社會恐怖襲擊犯罪。此次被同時執行死刑的是奧姆真理教集團犯罪中被三審確定死刑十三名罪犯中的七人,也是該集團一系列重大犯罪的主謀及骨幹。由於東京一天內最多只能處決三名死囚,因此除了麻原彰晃、土谷正實、遠藤誠一在東京行刑外,早川紀代秀、井上嘉浩、新實智光、中川智正四人分別被移送到福岡、大阪和廣島刑務所執行。同一天內分四處對七名死刑犯執行死刑,這在日本戰後歷史上尚屬首次。1531366482516

詳細內容

日本雨災首相陷輿論暴雨

日本西部出現特大暴雨,受災嚴重,已造成一百五十九人死亡,五十六人失聯。在氣象廳已發出暴雨災害通知下,首相安倍及政要大臣卻把酒言歡,令執政自民黨陷入「輿論暴雨」中。日本西部地區七月六日起連日降下數十年罕見的特大暴雨,造成廣島、岡山和愛媛等十二個府縣嚴重受災。截至七月十日晚統計,此次特大暴雨災害已造成一百五十九人死亡,五十六人失聯,安危不明。此外,據目前不完全統計,住宅浸水和被淹受損或毀壞的數量至少有近二萬棟,約有近二十七萬戶斷水,至少有三萬多人在避難所避難;水災還造成五十多條鐵路停運。這也是平成(現任天皇年號)三十年來遭受損失最嚴重的暴雨災害。日本政府設立了「非常災害對策本部」,調集自衛隊等各方力量七萬五千人以及四十多架直升機展開緊急救援。為何一場暴雨卻造成西日本災情如此慘重?日本氣象廳七月九日將此次災害命名為「平成三十年七月暴雨」。氣象廳在七月六日預測稱將發生數十年一遇的重大災害,並向京都、廣島、岡山、兵庫、岐阜和愛媛等一府十縣發出了「大雨特別警報」。與此同時,氣象廳在九十三個觀測地點,紀錄到截至八日的兩天雨量刷新了日本氣象觀測史上的新高。其中岐阜縣中部關市為最多,降雨量高達七百四十二毫米;福岡久留米市的降雨量也達到三百八十三毫米;耳納山的降雨量則有四百四十毫米。瞬間強降雨導致河水泛濫,引發泥石流等衝垮橋樑和圍堤,重創陸路交通,有部分村落因此與外面隔絕,日本西半部地區十多條鐵路也暫停服務。在岡山縣倉敷市真備町地區的小田川發生兩處堤壩決堤,約一千二百公頃土地被淹,造成至少三成以上的民居被淹,其中更有超過一千人因潰堤河水淹沒家園而爬上屋頂避難,等待直升機和橡皮艇救援。七月十日,自衛隊和警察等救援隊在真備町地區又發現了十八具遺體,令該地區因水災死亡人數增至四十六人,佔岡山縣此次災害死亡人數的八成以上。據日本國土交通省統計,包括七號颱風導致的災情在內,岡山縣等七個地點發生潰壩。中央政府管理的三十六條河流中有一百二十三處、道府縣管理的八十三條河流中有九十一處發生了雨水越過堤壩的漫壩,以及沒有堤壩之河流的河水泛濫等災情。七月十日,廣島縣府中町的榎川發生泛濫,該町向河流周邊地域發出了疏散指示。罕見的特大暴雨災害也給企業和商店帶來打擊。交通網斷裂導致物流混亂,許多超市缺乏增補食品。馬自達的廣島縣府中町的總部工廠和山口縣防府市的防府工廠從七日停工至十日。大發工業也決定,大阪府池田市的池田工廠、京都府大山崎町的京都工廠、滋賀縣龍王町的滋賀第二工廠、大分縣中津市的大分工廠等四家工廠至九日繼續停工。松下公司透露,受暴雨影響被水淹,生產商用攝像機的岡山工廠九日繼續停工。久保田的阪神工廠尼崎事業所也遭水淹,部分生產線停工。為了迅速救災,日本政府設立了「非常災害對策本部」,首相安倍晉三強調,救災是跟時間賽跑,必須全力以赴。同時已準備好預備費,迅速推進對災民的緊急援助。安倍表示,為解決災區食物等生活物資不足的問題,擬把向當地便利店等運輸物資的車輛作為應急車輛對待。日本自衛隊等緊急派出陸海空救援部隊,投入救災官兵二萬九千五百人,出動艦艇十三艘、直升機三十八架等,截至七月十日成功救出二千二百五十九名孤立無援的災民,支援供水一萬三千五百多萬噸以及其他救援物資,再次在突發災害中發揮了「主力軍」的重要作用。罕見的一場暴雨也暴露了日本從中央到地方政府對此次雨災危害預估不足,對應不力。此次暴雨災害遇難者人數最多的廣島縣相繼發生大規模滑坡災害,形成泥石流湧入住宅區。其實二零零四年廣島市北部就曾發生過類似災害並由此建立防砂壩,但計劃範圍過大,至今未能完工,留下隱患。此次岡山縣等七個地方發生潰壩,其中倉敷市真備町一瞬間成為一片「汪洋」,防洪堤壩檢查修繕存在諸多「漏洞」。儘管日本國土交通省考慮到超過堤壩的暴雨頻發的現狀,在去年修改了日本《水防法》,納入了三十項以上緊急行動計劃,但大多沒有落實。此外,日本在抗震耐震防災中經驗頗豐,但對於颱風暴雨造成洪水泛濫、山體滑坡等災害的預防捉襟見肘。由於日本城鎮地區的民房中,舊制木房的比例特別高,所以對於洪水和泥石流的抵抗力十分脆弱。民眾怒火指向安倍政府值得關注的是,隨著暴雨災情擴大,日本社交媒體及網民開始將怒火指向安倍政府,質疑救災不力,令執政自民黨陷入「輿論暴雨」之中。事緣日本內閣官房副長官西村康稔和原經濟產業大臣政務官片山皐月在自己的推特上發文發圖稱,七月五日晚在赤阪議員宿舍會館與安倍及政要大臣一起喝酒言歡,「會場氣氛非常熱烈」。出席此次名為「赤阪自民亭」年輕議員交流會的不僅有安倍,還有自民黨政調會長岸田文雄、總務會長竹下亘和防衛大臣小野寺五典、法務大臣上川陽子等數十名議員。雖然西村和片山隨後刪除了自己的推文圖片,但這些截圖立即引起了日本網民的質疑與批評,指出在氣象廳已經發出暴雨災害通知下,安倍等卻在忙著「吃吃喝喝」,沒有在第一時間警惕與預防暴雨災害。在暴雨成災的六日及七日,也沒有及時組織救援,直到八日才成立「暴雨災害對策本部」並召開第一次會議。有網友稱:安倍八日才提出「救災就是與時間賽跑」,那前兩天幹什麼去了?組織此次交流會的自民黨總務會長竹下亘九日在記者會上表示:「無論怎樣的指責我都接受。我自己也沒想到會演變成如此嚴重的災害。」■1531366486011

詳細內容

日本憂慮被邊緣化

日本在朝鮮半島無核化進程中被邊緣化,對朝外交面臨嚴峻考驗。朝鮮半島無核化迎來柳暗花明又一春。朝韓首腦金正恩與文在寅四月二十七日在板門店携手跨出了歷史性一步,為即將舉行的美朝首腦會談鋪墊氣氛,也令一直強調對朝鮮採取最嚴制裁和極限施壓的日本陷入了完全被「邊緣化」的尷尬之中,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轉口表示,要與金正恩舉行日朝會談並解決日本人質綁架問題,目前這變成了一種「單相思」。日本媒體大幅報道了此次朝鮮領導人金正恩與韓國總統文在寅在板門店韓國一側「和平之家」進行的歷史性首腦會談,日本主要電視台還在朝韓會談新聞中心設置了現場直播平台,報道朝韓領導人會晤的進展情況與取得的成果。在朝鮮半島一度戰雲密布卻突然峰迴路轉,出現歷史性緩和的大變局中,日本輿論憂慮日本在朝鮮半島無核化進程中已被邊緣化,而舉行日朝會談,解決日本國民關注的朝鮮綁架日本人質問題等懸案遙遙無期,安倍對朝外交面臨嚴峻考驗。制裁朝鮮的急先鋒近年來,日本追隨美國,成為對朝鮮採取最重制裁、推行極限施壓的「急先鋒」。日本除了執行聯合國對朝制裁決議外,還發起至今多達九次的對朝「單獨制裁」,涉及朝鮮八十四個團體和一百零八人。日朝進出口貿易八年為零,甚至嚴厲到在日本向朝鮮匯款,連十萬日圓(約九百一十一美元)也要進行嚴格審查。日朝關係處於歷史上最為緊張對立局面。而日本政府取消在日朝鮮人學校的教育補貼,不僅激起在日朝鮮人學校的強烈不滿,而且也令在日韓國民間團體「揭竿而起」,每週前往日本文部科學省進行抗議。1525318973412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