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韓惡鬥戰火升級 美國幕後牽制韓國

日韓貿易戰戰火升級,兩國民眾相互厭惡感急速上升,韓國「不買日貨」運動日益擴大,韓國更聲稱要廢棄《日韓軍事情報保護協定》,中止軍事安保合作。如果韓國中止《日韓軍事情報保護協定》,這將使日本在掌握朝鮮導彈發射等軍事行動中失去了「眼睛」與「耳朵」。美國幕後有在高新科技上牽制韓國勇猛發展的意圖,以保護美國的高新科技優勢,漁翁得利,但也要面對韓國朝鮮暗通款曲之反彈。 年年八一五,今又八一五。全球目光聚焦東京靖國神社,儘管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沒有前往參拜,但仍有近百名日本超黨派國會議員整隊集體進行參拜,讓清算二戰日本侵略歷史問題難以劃上句號。由歷史問題引爆的日韓貿易戰也在此間越演越烈,從日本對韓實施關鍵高科技核心原材料「斷供」,到相互「拉黑」優惠國「白色清單」,日韓民眾相互厭惡感急速上升,韓國「不買日貨」運動日益擴大,韓國更聲稱要廢棄《日韓軍事情報保護協定》,中止軍事安保合作。美國幕後隱然有在高新科技上牽制韓國勇猛發展的意圖,以保護美國的高新科技優勢,美日韓的三角關係似乎往美日合作傾斜,但也面對韓朝暗通款曲的反彈。日韓互掐升級,戰火擴大,開始危及美日韓在東北亞區域遏制朝鮮與中國的軍事合作框架,令美國坐立不安。美國新任防長埃斯珀(Mark Thomas Esper)緊急出訪日韓斡旋,總統特朗普罕見向韓國總統文在寅喊話:決不能跨越拋棄日美韓軍事合作框架的「紅線」。美國「王牌」效應能否緩解日韓緊張對立關係?朝鮮近期來多達七次試射近程彈道導彈,究竟是要為日韓對立「添堵」還是要幫助美國避免日韓關係徹底「破局」?美國對韓國試圖廢棄日韓情報保護協定反擊日本「零容忍」,但對日本以難以替代的高科技半導體原材料制裁韓國,「卡脖子」拖累韓國電子產業在世界的領先地位則是袖手旁觀,甚至暗暗竊喜。因為這有利於削弱韓國高新電子產業對美國挑戰,確保美國高新電子產業在全球市場的優勢。日本憂慮韓國「朝鮮牌」特朗普的如意算盤是,若韓國電子產業整體產能因為日本的抵制而受到重創,漁翁得利的就是美國電子產業,讓美國矽谷(硅谷)可以藉此壓住三星等韓國高新科技集團的勇猛發展。美國借日壓韓,背後也是另有算計,用心良苦了。但日本也擔心韓國的「朝鮮牌」,擔憂韓國聯合朝鮮反擊日本。朝鮮最近試射了七次短程導彈,八月份發射了三次近程導彈,令日本認為這是朝鮮新的挑釁,擔憂對日本構成新的威脅。如果韓國中止《日韓軍事情報保護協定》,這將使日本在掌握朝鮮導彈發射等軍事行動中失去了「眼睛」與「耳朵」。八月七日,美國新任國防部長埃斯珀在日本首相官邸與安倍晉三舉行會談,就合作實現自由開放的印太戰略達成一致。作為前陸軍司令和對華鷹派先鋒的埃斯珀表示,美中對立加深,中國迅速擴張軍備和擴大軍事行動以及掠奪性經濟行為正在威脅國際規則,試圖聯合日本在軍事與經濟方面牽制中國。在與日本防衛大臣岩屋毅舉行的會談中,美日防長一致認為,包括《日韓軍事情報保護協定》在內的日美韓繼續合作十分重要。據亞洲週刊了解,埃斯珀上任不到兩週,就展開了對澳洲、日本和韓國等國的訪問,除了要推進落實今年六月美國國防部發表的《印太戰略報告》,將印太視為美國國防部的優先戰區的軍事戰略外,還要為美國退出中導條約後在亞洲地區部署中短程導彈「投石問路」。埃斯珀更重要的緊急任務是要為日韓摩擦升級可能導致日韓「撕破」軍事情報保護協定進行協調,確保這個事關美日韓軍事情報合作框架不能破局。美國除了要求日本方面自制外,更要求韓國方面不能跨越「紅線」,貿然中止日韓情報保護協定。八月九日上午,埃斯珀與韓國國防部長鄭景斗舉行會談,其中最重要的議題就是敦促韓國不能中止執行日韓情報保護協定。為此,美國已提出日韓雙方在不採取新措施的狀態下進行談判的調停方案。美國總統特朗普八月九日在白宮通過媒體向日韓兩國喊話,敦促日韓必須緩和對立。特朗普表示,「日韓明明是同盟國,卻將美國逼入艱難立場」,「日韓不能總是吵架,必須改善關係」。美國構築加強美日韓安保日本和韓國都是美國的軍事同盟國,也是美國在東亞駐軍的兩個「大本營」與一對「小兄弟」。然而,由於日本殖民朝鮮半島與二戰留下的歷史問題,日韓關係經常會鬧彆扭,在對待朝鮮問題上也存在著明顯的「溫度差」。在美國加強構築美日韓「鐵三角」安保戰略推動下,二零零九年日韓首腦就「日韓新時代共同研究計劃」達成共識,隨後秘密開始在軍事安全保障和相互提供軍事物資合作以及軍事情報保護協定等展開磋商。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九日,就在日韓雙方正式簽署《日韓軍事情報保護協定(GSOMIA)》前一小時,韓國方面突然變卦提出延期,令日本驚愕不解。隨後經過四年多擱置,最後由美國在背後強力敦促韓國,終於在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在首爾韓國國防部舉行了非公開的簽署儀式。根據該協定,日韓兩國將可直接並及時共享雙方的軍事機密情報。協議以一年為期自動更新;如要中止協議需在協議更新期限的九十天前即八月二十四日前通告對方。日韓情報保護協定對日本而言,更有利於其應對朝鮮突發彈道導彈時準確判斷與緊急處置,也能有效避免過去朝鮮試射彈道導彈已經越過日本上空後日本才向國民宣布朝鮮導彈警報的尷尬。美國從日韓貿易戰初始的「袖手旁觀」到如今出面救急,根本上還是出於美國在亞太區域的戰略算計。一旦韓國無力抗抵日本對其高科技電子原材料的致命打擊,採取廢棄《日韓軍事情報保護協定》的反擊舉措,這勢必令美國好不容易在背後促成的日韓軍事合作框架「破產」,更會導致美日韓「軍事鐵三角」關係的瓦解,令美國在東亞地區構築強化對朝鮮和中國軍事遏制戰略「打水漂」。這是美國急於派出國防部長埃斯珀緊急訪問日本與韓國阻止日韓軍事合作破局的真正目的。正是在美國的斡旋與施壓下,八月八日,日本經產大臣世耕弘成出人意料地宣布了批准對韓國出口一批EUV光刻膠。這是自七月以來日本首次批准原來對韓出口管控的高科技半導體原材料,事實上對韓國作出一定妥協。八月九日,埃斯珀飛赴首爾對韓暗中施壓。八月十二日,韓國總統文在寅在青瓦台主持召開幕僚會議時表示,面對日本的經濟報復不能感情用事,要冷靜地思考根本對策,做好長期打算。這事實上也為八月二十四日前不會採取中止日韓情報保護協定反制措施埋下伏筆。美日半導體戰歷史回顧上世紀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面對日本半導體產業強勢崛起,勢如破竹衝擊了美國半導體產業,美國發起了對日本的貿易戰,以「廣場協議」和「日美半導體協定」雙管齊下,壓制住了躍居世界第二的日本經濟成長和世界領先的半導體產業,令日本在九十年代後期陷入泡沫經濟崩潰。隨後,在沒有強烈競爭對手中,由電腦作業系統Windows的微軟和CPU的英特爾在半導體和個人電腦市場席捲世界。美國藉此在新千年先行於IT革命,再次在世界高新電子產業成實現「王者歸來」,奪回了電子行業的霸權。綜觀上世紀八十年代,當時牽引半導體市場的應用程式包括電腦、文字處理機等OA機器(搭載16K、64K的DRAM)、錄影機(影像處理IC)、CD播放器(音頻用IC)等電子產品,日本電器(NEC)、日立製作所、東芝、富士通、松下電器、三菱電機等三十家大型半導體廠商的銷售額高達近二萬億日圓(約一百八十八億美元),至平成元年的一九八九年更創下了四萬億日圓,完全擊潰了美國的半導體企業。由此,美國發起了從一九八三年至九六年的對日半導體貿易戰,通過簽訂「日美半導體協定」等手段,壓制日本半導體產業在全球風行。一九八七年,美國甚至祭出了以第三國市場傾銷為理由的對日制裁報復措施,對日本製造的電腦、電視及電動工具等實施史無前例的百分之一百的報復性關稅,硬生生地把如日中天的日本半導體產業「腰斬」於發展途中。韓國半導體產業發展始於上世紀八十年代後期,也就是韓國利用了日美半導體大戰的機遇趁勢孕育了其電子產業,在記憶半導體存儲器等領域採取了大規模設備投資。同時,隨著存儲器半導體的微細化,韓國廠商主要還是依靠日本提供世界上通用的、誰都無法簡單製作的半導體核心裝置和材料。另一方面,韓國大型電子廠商三星電子、SK海力士和LG等為了擴大產量和搶佔市場佔有率,偏向於注重不斷購買引進半導體核心裝置和材料,特別優化發展了小品種大量生產的存儲器半導體,並由此成長為世界級的超一流企業。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日本獨佔世界鰲頭的半導體存儲晶片等電子產品,如今已被韓國所取代。目前,全球前三大半導體公司中韓國佔據兩席,三星電子和SK海力士分別位居第一和第三。其中,三星電子取代了英特爾自一九九二年以來連續的「世界霸主」地位,成為「全球老大」,其生產的DRAM內存晶片已佔全球市場百分之四十四點五,而海力士的市場份額則達到百分之二十七點九,兩者相加已接近全世界市場的七成。然而鮮為人知的是,支撐韓國電子產業在世界飛黃騰達的一些關鍵性原材料卻有七成至九成控制在日本企業手中。更甚者,能夠製造出確保半導體商務最重要的成品率的核心裝置與材料,絕大部分出自於難以替代的日本半導體企業。二零一八年,韓國從日本進口的半導體等製造裝置和電子部品及原料品就高達一萬一千二百多億日圓,佔韓國從日本進口貿易總額的近二成。從某種程度上說,正是如東京電子、旭化成、森田化學、昭和電工等向韓國提供了大半的核心裝置與豐富材料,才造就了三星電子等韓國企業在世界半導體存儲業界名列前茅。日本掌握核心原材料此外,據國際半導體設備與材料協會(SEMI)統計,在全球半導體材料約五點八萬億日圓市場規模中,日本企業佔據的份額達到百分之五十。其中用於製造高性能半導體、利潤率高的尖端材料方面估計超過百分之八十。在矽晶圓方面,日本信越化學工業和SUMCO兩家公司則擁有全球市場百分之六十的份額。此次制裁韓國三種原料之一的光刻膠,是將電路版製成半導體晶片時必須用到的塗覆在半導體基板上的感光劑,而這一重要核心原材料的九成市場份額掌握在JSR和東京應化工業等日本企業手中。此次日本對韓的貿易制裁目前還只是限於氟化聚酰亞胺、光刻膠及高純度的氟化氫三種高科技原材料,就讓韓國電子產業遭到致命性打擊。如果制裁擴大到核心半導體製造裝置以及半導體電子零部件等領域,則韓國電子產業整體產能都會受到重創,漁翁得利的可能就是美國的電子產業。這也就是美國在日韓貿易戰擴大到相互取消最惠國待遇的「白色清單」,相互拉黑時也不出手調停,卻在可能撕毀軍事情報保護協定之時出手救急的關鍵內情:日韓在貿易上摩擦互掐,無損甚至有利於美國,但軍事合作破裂則會損害美國在亞洲的軍事戰略遏制能力,根本上是美國利益第一。日韓兩國由於殖民歷史而至今難以釋懷。由此在戰時強徵勞工和慰安婦等問題上風波不斷,引致此次兩國陷入建交半個世紀多以來最惡化的狀態。日本最新的民調顯示,支持日本政府對韓採取出口管制(制裁)的佔多數。其中,NHK電視台五至七月的民調:支持的佔百分之四十五,不支持的佔百分之九。《朝日新聞》:認為妥當的佔百分之五十六,不妥當佔百分之二十一。《產經新聞》:支持的佔百分之六十七點六,不支持的有十九點四。日本內閣府去年的國民調查顯示,日本民眾對韓國感到親切感的比例只有百分之十點二,有些親近感的為百分之二十九點三,而沒有親近感或不感到親近的為百分之五十八。認為日韓關係良好或還算好的佔三成,認為關係不好的有百分之六十五點七。此外,六月十二日發表的由韓國民間智庫東亞研究院與日本非營利團體「言論NPO」共同進行的輿論調查顯示,日本人對韓國印象良好的佔百分之二十,較上次調查下降二點九個百分點;百分之六十的日本人認為韓國人在歷史問題上存在著過度反日的行動。八成韓國人不買日產品韓國政府強烈反對日本對韓國進行的高科技電子原材料管控(制裁)措施,並稱這是日本對韓國的政治報復。韓國民眾抵制日貨的情緒也日益高漲。八月十日,在韓國首爾市中心的日本駐韓大使館前,約有一千五百多名韓國民眾集會抗議日本對韓加強出口管制,譴責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該集會已連續每週舉行,此次是第四次。此外在南部釜山也有反對日本加強出口管制的集會。韓國蓋洛普公司發布的一項民調結果顯示,八成韓國人不願購買日本產品,韓國民眾抵制日貨的情緒出現不分地區、年齡、性別、政治傾向並逐漸高漲。各地超市等先後下架了日本啤酒、拉麵等食品。日本NHK電視台在首爾調查採訪了五十家超市等,發現有大部分的商店已把日本食品「下架」。民調機構Realmeter進行的調查結果顯示,有百分之六十二的韓國人正在參與抵制日貨行動,較兩週前增加;回答「將參與抵制日貨行動」的受訪者佔到百分之六十八點八。韓國蓋洛普的另一項輿論調查結果顯示,回答「對日本沒有好感」的應答者佔比高達百分之七十七,「有好感」的比例為百分之十二,百分之十持保留意見,創下了二十八年來的新低。日本雖然祭出了對韓國的殺手鐧,但在全球化供應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緊密型分工協作中,斷鏈也意味著日本半導體產業也將遭受莫大損失,日本與韓國一樣都在焦慮如何避免兩國對立抗爭的長期化。日韓關係轉圜的出口在哪?值得關注。■1565840875214

詳細內容

專訪:華東政法大學教授管建強

解決日韓之間僵局的關鍵是要澄《日韓請求權協定》效力範圍。一把鑰匙開一把鎖。這次日韓爆發有史以來最嚴重對立衝突,如何突破瓶頸,化解爭議?上海華東政法大學法學教授管建強在接受亞洲週刊專訪時認為,澄《日韓請求權協定》效力範圍是解決韓日僵局的關鍵,將紛爭交由國際法院(ICJ)審理判決更合適。管建強表示,二零一八年,韓國最高法院先後判決,新日鐵住金公司等日本企業需承擔二戰時期強徵韓國勞工的賠償責任並作出賠償,認定《日韓請求權協定》並不妨礙個人索賠請求權。此舉引發日本政府強烈反應,表示日本政府的立場是原被徵勞工的索賠權問題因一九六五年《日韓請求權協定》已經「完全和最終解決」。該判決意味著韓國違反國際法,要求韓方予以處理。由於新日鐵住金公司並未執行韓國法院所做出的賠償判決,韓國原告於今年一月七日宣布已向韓國一家法院申請扣押該企業在韓部分資產。對此,日本主張,根據《日韓請求權協定》規定,兩締約國之間遇有協定的解釋及實施的紛爭,可以首先通過外交途徑解決。若無法解決紛爭,日韓雙方的任何一方自提出要求起三十天內各任命一名委員,再加上這兩名委員同意的第三國一名委員,共三人組成仲裁委員會。今年一月九日,日本向韓國提出磋商,韓國並無回應。五月二十日,日本向韓國提出建立仲裁委員會的解決路徑,也未獲得韓國的明確回覆。由此,日本於七月一日宣布,對三種出口韓國的高科技原材料進行出口管制。強徵勞工問題激化為貿易戰,並越演越烈。管建強認為,解決日韓之間僵局的關鍵是要澄《日韓請求權協定》效力範圍,這包括首先是要確認日本強徵勞工的性質,同時確認協定中日本無償提供三億美元援助和二億美元低息貸款是否明確包含對徵用勞工等個人賠償,以及協定所稱的兩締約國及國民之間的關於請求權問題已得到完全且最終解決;同時還需要確認《日韓請求權協定》效力範圍不可牴觸國際強行法和不可超越締約主體的許可權等。1565840889223

詳細內容

日韓相距最近又最遠

日韓兩國民眾互厭情緒急升,揭示雙方社會心態與民族性的差異溝壑。橫亙在日韓之間的對馬海峽,直線距離只有五十點四公里。從九州坐飛機去首爾只需約一個半小時,坐船去釜山也只需三個半小時。地理上最近的日韓兩國本來應該成為最接近的親善之鄰,為何於現實中卻在斷絕的距離感中越走越遠?兩國民眾互厭情緒此起彼伏,相互好感度都跌至二成以下,深刻揭示了兩國社會心態與民族性的差異溝壑。日韓兩國也有各自的狹隘民族主義。韓國的狹隘民族主義情緒更加激烈無序甚至於張狂,在日韓紛爭中,往往群情激怒,打砸燒並舉,反日抗日情緒高昂,硬逼著日本認錯道歉。反觀日本的民族主義就相對內斂許多,雖然冥頑不靈,死不認錯,也可開著黑色大卡車在街上狂呼亂叫一通,甚至集會大聲抗議,但基本上不會打砸燒,在人數上也屬少數。日本政治學者望月宸認為,日韓之間狹隘民族主義的差異,實際上反映了日韓兩國雖同屬於民主社會但在政治形態與社會心態中成熟度並不一樣。韓國的不成熟在於在現代民主法治的框架下,仍然殘留「爭權奪利」和「政治算」負資產,也沒有充分發育良好的現代民主政治「契約守信」精神,再加上民選政治家相當程度上還要受到高句麗系或新羅系兩大民族代表的政治訴求左右,令韓國民主政治陷入「一任算一任」、「一任否定一任」的怪圈,甚至不惜丟棄國際間的和約或協定。現代日韓關係中兩國民眾相互好感度下滑,距離感擴大,首先是由於日韓在戰時勞工和慰安婦問題上再起衝突,但背後的深層次原因與兩國歷史恩怨糾纏和各自的民族特性有關。日本國際關係論專家杉山徹宗在分析韓國人為何厭惡日本人時認為,朝鮮在元明時期一直是中華帝國的附屬國,朝鮮民族歷史上長期以來視日本為倭國,對歷史上倭寇的多次侵擾忿忿不平,蔑視日本為倭寇國。其次是豐臣秀吉率兵對朝侵略,燒殺搶掠留下了對日的恐怖與憎恨。日戰爭後發生日本軍警暗殺閔妃引起朝鮮人反抗而被鎮壓。隨後自一九一零年始,日本對朝鮮進行了長達三十六年的殖民統治,儘管殖民期間日本幫助朝鮮修建了鐵路、公路、橋樑、醫院和大學等,但朝鮮人認為這是日本為了搾取而投資,並對日據時代日本強徵勞工和慰安婦等耿耿於懷,仇恨難消。因此,日韓恢復邦交後半個世紀以來,韓國對日本的歷史性怨恨和屈辱感一直沒有消弭,自尊自大的民族主義情緒在日本強於自身的自卑感中發酵,成為對歷史問題的糾纏不休。1565840893778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