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吉兒子台灣泡妞掀風波

大馬前首相納吉次子納茲夫丁在父親被控涉貪上庭的第二天,即到台北與演員張東晴幽會,把酒言歡,態度親密,被狗仔隊跟拍,掀起風波,大馬網民在張東晴臉書開罵,指責納茲夫丁是否花人民的錢到台灣泡妞。馬來西亞前首相納吉因涉及失信及濫權而在七月四日被反貪會提控上庭,他的次子納茲夫丁卻被台灣媒體踢爆隔天飛往私會台灣鄉土劇女演員張東晴,頓時成為馬台兩地熱議新聞,大馬網民更在張東晴臉書貼文謾罵,並提醒張東晴納茲夫丁父親的背景,指責納茲夫丁是否用人民的錢去台灣泡妞。根據媒體報道,張東晴與納茲夫丁是在一家餐館共進晚餐,兩人還把酒言歡,顯得非常熟絡。飯後兩人離開餐廳還貼身一起走進電梯,期間納茲夫丁伸手摸張東晴臉頰及頭髮。隨後兩人到酒吧繼續尋歡,在等計程車時,納茲夫丁從背後環抱張東晴,態度曖昧。凌晨一點,兩人始見一起進入君悅飯店電梯。新聞曝光後,張東晴被網民惡言辱罵,一些網民甚至使用「妓女」的字眼,張東晴經紀公司一方面勸告張東晴不要閱讀臉書留言,一方面則代她澄清,指她在酒吧喝完酒就叫計程車離開,並沒有過夜,她不否認兩人曾經手牽手,但就是當天氣氛不錯,牽手不到一分鐘就放開;無論如何,她否認兩人有接吻,表示那只是一種「say goodbye」的方式。據張東晴友人透露,納茲夫丁是她新加坡友人的朋友,因此認識,而納茲夫丁一年前就開始追求她,但因她當時有男友沒有太直接,近來因她感情處於空窗期,納茲夫丁加強追求攻勢,但兩人目前是處於曖昧,還沒有在一起。張東晴所屬經紀公司代表尹慧文也在張東晴的臉書發文澄清,張東晴「沒有收錢」、「沒有收禮」,她僅是「盡地主之誼請朋友吃飯」,因此要網友冷靜,勿再抹黑。她表示在閱讀到網友的留言後,才了解大馬人民的不安與心情上的苦難,她感到很遺憾,也謝謝網友的勸阻與建議。她保證這件事「不會延續了」。至於部分網友對張東晴公然侮辱、恐嚇、霸凌的留言,尹慧文表示該公司將會存證並保留法律追訴權。儘管如此,還是有許多網民繼續辱罵,並把兩人被偷拍的照片重貼指證,嗆問:「這不是接吻,難道是在借位?拍戲嗎?」許多網民也呼籲張東晴應該和納茲夫丁斷絕來往,並提醒她:「這個家族貪了多少錢,你知道嗎?」納茲夫丁政治不高調納茲夫丁在政治上並不高調,不過他在今年五月大選前出人意表地公開宣布退出政治一段時間,讓人懷疑他是否有其他任務在身。在其父親納吉被提控當天,納茲夫丁還在手機上發文支持父親,認為他被控貪污是政治操弄。不過他轉身就與張東晴度過浪漫之夜,這與他的控訴非常不一致。在大馬,穆斯林是不能喝酒、單獨與女性相處及與異性有肌膚接觸,這可被提控。因此,納茲夫丁在台灣大啖紅酒的畫面在大馬也引起議論。三十四歲的張東晴具有越南血統,外型亮眼,身材火爆,在三立電視台八點檔《金家好媳婦》裏飾演集團總裁的性感貼身助理張海倫。她因在劇中倒酒動作太純熟,被網民質疑是否曾在酒店坐台。被偷拍是故意安排?張東晴在演藝圈只屬三四線藝人,知名度不高,就連維基百科都沒有她的資料。善於經營的張東晴也開設美甲店和貓旅館。畢業於基督書院英文系的她,英文流利,因此能和納茲夫丁流利溝通。張東晴也曾與前F4成員言承旭傳過緋聞,以致讓人懷疑此次她與納茲夫丁密會被偷拍到底是媒體無意間的「撞破」,還是有人故意安排?巧合的是,《金家好媳婦》目前正在大馬電視台播出。納茲夫丁現年三十二歲,未婚,是納吉與第一任妻子(彭亨州公主)所生的第二個兒子,他有同父母的一兄一姐,另有同父異母的弟弟和妹妹各一名。納茲夫丁曾赴英國諾丁罕大學攻讀電腦科學,並於二零零二年轉讀美國洲際大學,取得國際商務學士學位,隨後再赴英國倫敦大學城市學院卡斯商學院進修。他最初在香港UBS瑞銀工作三年,接著返回大馬經商。大馬資深政治領袖林吉祥也關注納茲夫丁在台灣引起的騷動,不過他的不是媒體所關注的桃色新聞,而是納茲夫丁赴台的目的。他發文告質問納茲夫丁:「到底在台灣做什麽?什麽事情那麽重要,需要一天來回?」他表示,很少人會相信納茲夫丁到台灣一日遊,只是會晤三十四歲女星張東晴,飲紅酒吃個飯。他認為,此事就只有納茲夫丁能回答,還問「他會回應嗎?」納吉家族也被指與大馬通緝犯劉特佐關係密切,劉特佐被當局懷疑是一馬公司(1MDB)弊案主謀之一,因此被當局通緝,但他始終沒有露面,行蹤成謎。大馬警方相信劉特佐目前是居住在與大馬沒有簽署引渡條約的澳門,而媒體之前也報道,劉特佐曾在香港及台灣出現,而大馬與台灣也沒有簽署引渡條約。■1531366482438

詳細內容

網絡賭球是世界盃最大贏家

世界盃作為全球盛事,吸引無數球迷觀看,同時讓賭球金額大增,網絡的賭博莊家是這屆世界盃的最大贏家。大馬成為賭博集團的兵家必爭之地。俄羅斯世界盃足球賽雖然步入尾聲,但最大贏家不是有機會問鼎「大力神盃」的四強——法國、比利時、英格蘭和克羅地亞,而是博彩界的網絡莊家。在這場旋風式的足球嘉年華背後,網絡投注成為熱門手段,手機App、網站、微信等成為賭徒的常規工具。世界盃全面開打,為俗稱「外圍」的非法地下賭博集團帶來巨大的商機。根據香港馬會援引大學研究發現,全球八成以上的外圍賭博都在亞洲進行,全球外圍利潤最高的十個國家及地區中,七個在亞洲,中國和韓國分奪冠亞,而香港則排在第四,今年度的外圍利潤會高達一百三十億港元(折約十六億美元),其中百分之六都由世界盃「提供」。華人人口較多的馬來西亞與新加坡更是全球非法賭球集團的重鎮。馬新兩國華人稱賭球集團成員為「卜基」(bookies音譯),兩地大小卜基四處冒起,他們也充分利用現代科技收注,增加賭注的同時,也讓警方更難追蹤。大馬對賭博活動的懲罰不重,吸引外國賭博集團進駐。檳城總警長達威甘指出,這些外國賭球集團主要來自澳門,在大馬找到代理人後,讓其在本地招收卜基向賭徒收注,每名卜基最高收注額達五萬馬元(折約九千七百美元)。他說,外國賭球集團通過代理利用手機軟件向賭徒收注,只要該名賭徒擁有信用卡,便能在指定的網站下注。網上下賭往往也吸引一些年輕人下注,一名十九歲華裔女生就因此輸了約三萬馬元,差點被迫跳樓自殺。大馬武吉安曼警察總部一名高階警官對媒體指出,根據警方在今年俄羅斯世界盃足球賽進行期間展開的「反賭球行動」首輪報告資料顯示,大馬賭球情況以華裔賭客和代理的情況最為嚴重。他說,警方在取締行動中總共逮捕了三百四十三名賭客和代理,其中三百零四人為華裔男女,超過總逮捕人數的百分之八十八。在世界盃開踢兩週,警方共進行四百三十五次取締行動,起獲近三十九萬馬元。馬來西亞信心戒賭會副總幹事梁順儲表示,該會自零三年成立至今,共處理約六千個案件,其中百分之九十都參與過賭球活動,而且絕大部分從校園開始。他指出,十二年前三十五歲至六十歲者佔賭徒比例的百分之九十五,六十歲以上者佔百分之五;如今二十歲至三十歲賭徒的比例從百分之五提高至百分之二十五,他們有些還是中學生、學院或大學生。他認為,這可能是因為當今的賭球管道比十年前更普及,人們只需在網站開個戶戶頭就能下注。港警大規模打擊外圍新加坡賭球活動雖然是合法的,不過非法賭球仍大有人在,警方估計非法賭博集團在過去短短兩週的收注額超過四百萬新幣(折約三百萬美元)。新加坡警方在世界盃首兩週內總共逮捕了三十一人。而在香港,截至世界盃四強賽事未開打為止,香港警方雖然展開大規模反賭博行動,但仍未破獲億元以上外圍「波纜」,只有零零星星「散莊」被捕,如七月八日在大埔拘捕一男子,檢獲約九萬港元投注記錄;七月五日在旺角一賭檔檢獲約二十萬港元波纜,三十八歲盧姓男子涉「收受外圍賭注」被捕;七月四日於西貢白沙灣村拘捕一名二十八歲男子,檢獲約二百四十萬港元懷疑非法投注記錄等等。外圍賠率高、玩法多、又不需要立刻結帳,種種誘因導致外圍猖獗。但對於那些非「職業」賭徒的球迷而言,賭球只是為了響應世界盃風潮,希望多點參與感,他們不會選擇違法的外圍,而是投注在合法博彩機構上。二十七歲的香港球迷Steve Chan告訴記者,他平常會踢球,也對參賽球隊有一定了解,這屆世界盃也有投注,但因為馬會開出的賭盤中,熱門球隊賠率都較低,因此他每一注都要購買至少兩百到五百港元才能「有肉吃」,最近一次八強賭局中,法國對陣烏拉圭、比利時對陣巴西,法國及巴西是熱門,他購買了熱門法國、冷門比利時晉級,法國賠率是一點六倍,而比利時則是二點六倍。至於一些首名入球等的低機率小項目,他也用了十元在巴西對陣比利時的十六強賽事中購買了比利時球星德布勞內(Kevin Bruyne),最終以十七倍獲勝。不過要數本屆的「威水史」,他說:「我在小組賽階段,德國對陣墨西哥,以二十三元購買了墨西哥淨勝一比零的波膽,最終以一百倍贏了二千三百。」被問到是什麼吸引他賭球?他說,自己平常會看球,但沒有賭球習慣,知道賭球規則但不精於此,世界盃會投身賭博是因為身邊朋友、同事天天都在談各式各樣的賠率話題,加上他們知道自己有看球習慣,經常來問自己看法,「這樣的全民風潮下,獨善其身是不可能」。華人經常被喻為「最愛賭博」的民族,中國人賭博也有千年歷史,基本上什麼都可以拿來賭,貴為「國粹」的麻將不用說,鬥雞、鬥狗、鬥蟋蟀,層出不窮。世界盃賭博,中國人一定不會缺席,根據中國國家體育總局體育彩票管理中心數據,中國在世界盃的第一週,足球競技彩票的銷量就突破了七十三億人民幣(折約一億九千萬美元),而二零一四年巴西世界盃的總體投注額還僅有一百二十九億,但截至今年七月二日,世界盃首三週投注就超過三百億,為二零一四年世界盃總額的兩倍有多,決賽更是投注熱點,因此投注額最後可能達到四百億。中國賭球狂歡,卻讓網絡賭球的命運坐上過山車,先是大熱,後被整頓。二零一五年中國八部委緊急叫停網絡彩票,處於漫長的冰封期。儘管如此,基於龐大的利益誘惑,網絡賭球遊走在灰色界線幾年,地方政府也採取默許,甚至是鼓勵的態度,讓這些民營的網絡賭球平台興起。三年來的默許,讓中國的科技巨頭也紛紛進入網絡賭球市場,騰訊投資了天天中彩票、網易有網易彩票、中國最大足球網站「懂球帝」亦有相關競猜遊戲,一時間網絡賭球如雨後春筍,遍地開花。在世界盃首週賽事期間,這些網絡平台依然能夠正常運作,據業內人士透露,中介人分成可達投注額的百分之五,一般從業者一月下來有數千元分成不是問題,業務能力強的更可以在月內分成十七萬,中介人尚且獲利豐厚,背後的網絡投注平台利潤更可想而知。網絡賭球被封賭球資本的衝動引起了中國政府的關注,賭球平台雖然得到地方政府支持,但也得罪了其他地方政府,因為網絡賭球平台無遠弗屆,能穿州過省,賭徒不限於投注在自己所在地的地方政府,使其他地方政府的利益受損。更嚴重的是,網絡賭球涉及的金額巨大,引起中國國家體彩中心不滿,因為網絡彩票事實上侵犯了國家體彩中心旗下實體彩票業務的利益。因此,這些網絡賭球平台在六月十九日晚開始陸續被封,翌日,多數平台被關停、相關程式被下架,即便沒有下架,最低投注額也大幅度提升至五十元人民幣,甚至是一百元,讓許多散戶望而卻步。業內人士更透露,因為網絡彩票的低迷,他們的分成也因此下降,中介由原本百分之五的分成降至百分之三。中國彩票行業於是又由網絡回到實體店,門庭若市的畫面再度浮現。但是,彩票行業由國家管理,還是民企也可以參與的爭論依然在延續。在海峽對岸,雖然台灣是有名的「足球沙漠」,代表隊在國際足協全球排名只列第一百二十一位,但這並不影響原本就很盛的賭風,今年世界盃足球賽掀起運彩投注熱,隨著賽事進行到尾聲,比賽更加血脈賁張,彩迷更加瘋狂,打出「瘋世足‧買運彩」的口號,下注金一再破表。台灣運動彩券公司總經理林博泰表示,「本屆(下注金額)破新台幣五十億元(折約九千八百萬美元)沒問題」,上屆世界盃跟本屆一樣都是六十四場,上屆運彩下注金額二十四億元,本屆熱到破表,下注金估計突破五十億元大關。除了押球賽勝負、比數等,台灣運彩今年還增加「世界盃進球王」、「金球獎得主」、「金手套得主」等多項特別項目提供投注,極大地掀動彩迷的心。台灣賭球玩法多全台灣約五百家運彩投注站加入二十四小時服務的行列,提供便利的消費者購券服務,經常可以看到投注站到了深夜還是聚集了很多彩迷。一位正在服役的青年表示,自己支持巴西隊,玩運彩原因是「比賽參與感」,讓他更關注比賽,每屆世界盃都會試一下「手氣」,今年他押了五場比賽,全部「槓龜」(台語,失敗),總共賠了一千元新台幣後不敢再進場。他覺得台灣運彩的投注方式很有趣,有很多玩法供選擇。不過今年世界盃頻頻爆冷門,包括阿根廷、德國、西班牙等足球強權都早早打包,彩迷損失慘重,但有一彩迷逆向思考,都押注弱隊,反而「賓果」,賺了一百多萬,成了大贏家。台灣運彩早在今年三月就開始為世足暖身,開賣的各項冠軍投注玩法,包含預測「二零一八世界盃冠軍」、「晉級冠軍賽球隊」、「晉級四強球隊」等,德國獲得廣大台灣消費者的支持,希望德國繼二零一四年奪得冠軍後,再次蟬聯王座。換言之,台灣人一面倒地看好德國衛冕世足冠軍,沒想到德國在第一輪最後一場賽事輸給韓國,打道回府,眾多彩迷大失血,莊家台灣運彩成了通吃的最大贏家。台灣運彩也砸錢刺激買氣,提供的各項大獎極具吸引力。不限球種投注台灣運彩,單筆滿一千元新台幣以上並上網完成登錄,就有機會可以把大獎帶回家,包含三輛賓士汽車、三十輛電動二輪車等。台灣運彩宣傳「買運彩‧看比賽‧更精彩」,但運彩硬體不佳,頻頻當機,調整賠率時容易出現狀況,許多彩迷錯失投注時機,投書表達抗議。■1531388560865

詳細內容

大馬最激烈選舉朝野生死之戰

大馬選舉提名期結束,執政黨國陣除一州議席不戰而勝外,所有議席均面對在野黨挑戰。選戰被視為是對納吉和馬哈迪的公投,納吉若敗有機會背上官司,馬哈迪敗則未來十年都沒有領袖能挑戰國陣執政地位。馬來西亞大選在四月二十八日舉行提名,執政黨國陣除了一個州議席不戰而勝,在所有二百二十二個國會議席及五百零四個州議席均面對在野黨的全面挑戰。除了國陣和使用公正黨旗幟上陣的希望聯盟(希盟)兩大陣線的對決,另有二十一個政黨出戰本屆大選,候選人多達兩千三百三十三人。由看守首相納吉領軍的國陣在本屆大選中面對前首相馬哈迪統率的希盟強大挑戰,脫離在野黨陣線獨自上陣的伊斯蘭黨則扮演攪局角色。根據選委會公布的資料,國陣在此次大選競逐兩百二十二個國會席,由行動黨、公正黨、土著團結黨及誠信黨組成的希盟則競選兩百零三席;希盟的盟友、由執政成員黨巫統前副主席兼前任鄉村發展部長沙菲宜領導的人民復興黨則在沙巴競選十七席;自稱將在大選後扮演造王者角色的伊斯蘭黨則競逐一百五十八席;另有多個小黨及獨立人士也參與混戰。根據憲法,大馬每五年必須舉行選舉,大馬承繼英國議會民主制,每個席位得票最多的政黨將贏得該議席,而政府是由贏得最多議席的政黨組成,而非取得最大總得票率的政黨。上屆大選是在二零一三年舉行,國陣當時取得百分之四十九的得票率,不過卻贏得近六成議席,而當時由行動黨、公正黨及伊斯蘭黨組成的在野黨陣線雖然贏得百分之五十一的選票,卻還是無法贏得政權。本屆選舉被形容為「選舉之母」,也是對納吉與馬哈迪的公投;這也是歷來最激烈的選舉,雙方都把此役視為「生死之戰」。納吉若在此次大選丟失政權或不能保持上屆選舉的成績,二零零九年前首相阿都拉因選舉成績不理想而面對黨內逼宮下台的事件將會重演,而他也可能面對官司,因為在野黨已放話,一旦推翻國陣,在野黨將調查「一馬公司」(1MDB)醜聞。1525318973553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