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哈迪與柔佛王室博弈風波

馬來西亞柔佛州務大臣換人事件,牽扯出首相馬哈迪與柔佛王室的博弈,蘇丹表示委任大臣是其權力,馬哈迪表示大臣應由執政黨決定。風波最終化解。馬來西亞半島最南端的柔佛州日前撤換州務大臣人選,現年四十三歲的沙魯丁順利取代原任大臣奧斯曼,成為柔佛第十七任州務大臣。沙魯丁順利接任,消除了柔佛政局可能動盪的局面,同時也化解王室與政府就撤換大臣進行的博弈可能產生的憲障危機。沙魯丁來自土著團結黨(土團黨),而且也是柔佛希望聯盟(希盟)總秘書,他在接任大臣前是行政議員,擁有印尼孟加錫哈山努丁大學醫學學士學位。從政前他是一名醫生,設有診所。原任大臣奧斯曼現年六十七歲,他是在去年希盟成功擊敗國陣後成為柔佛第一個希盟大臣,可惜在任期間風波不斷,以致在短短十一個月內就被迫下台,成為任期最短的柔佛大臣。奧斯曼也是柔佛土團黨和希盟聯委會主席,他在大選時協助希盟擊敗國陣奪下國陣的堡壘州居功至偉,因而順理成章出任柔州大臣職。然而他就任後的第一個新聞發布會上,就因恫言不會撥款給柔州反對黨議員,與希盟的立場出現分歧,引來希盟成員黨及在野黨的非議。前柔州大臣卡立諾丁頻頻對奧斯曼作出抨擊,他多次批評奧斯曼沒有任何的新概念推動柔州發展,只是「抄襲」前朝政府的概念。今年一月,馬新發生海域主權糾紛,奧斯曼乘船進入爭議性海域巡視浮標船,新加坡就此提出抗議,引起馬新外交風波。隨後希盟政府被揭發多名高官涉假文憑,引起全國熱議,奧斯曼不幸也被牽扯進來,他公開承認未完成馬來亞農業學院會計課程文憑,其網站的學歷資料有誤,因而向人民道歉。今年三月巴西古當金金河發生嚴重的化學品污染事件,近五百人受影響尋求治療。然而在毒霾事件爆發期間,奧斯曼繼續前往印尼峇淡島進行工作訪問,引起公衆不滿。導致奧斯曼下台的最後一根稻草,相信是香港與大馬企業聯營、在新山水域建設的全球最大船對船中心發展計劃。該計劃經媒體報道後,柔佛王儲東姑依斯邁抱怨政府未曾諮詢柔佛意見,柔佛王室對此事毫不知情,首相馬哈迪就此與柔佛王儲在媒體上激烈交鋒。令馬哈迪不快的是,在他強頂柔佛王儲的抱怨時,奧斯曼發表符合王儲的言論,稱自己身為大臣也對此項目不知情。馬哈迪隨後召見奧斯曼並宣布後者已辭職,不過馬哈迪沒有立刻宣布新大臣人選。在馬哈迪宣布奧斯曼辭職期間柔佛蘇丹依布拉欣人在國外,在社交媒體極為活躍的柔佛王儲東姑依斯邁隨後通過推特發言,指「蘇丹早就諭令要換大臣了,但其他人卻要在此事件中『領功』」王儲也提醒各方,「委任州務大臣是屬於蘇丹絕對的權力」。王儲希望新任大臣不是只會對中央政府唯命是從的人。王儲言論掀爭議馬哈迪就此作出反駁,他指出,新大臣人選應交由勝出州選舉的政黨決定,而非柔佛蘇丹。馬哈迪強調,委任新大臣「是政治決定」。馬哈迪提醒東姑依斯邁,他與其他國人一樣,均不能凌駕於法律之上。馬哈迪說:「他可以像他們一樣說話,只要不違法。如果他發表任何煽動性言論,我們將對他採取行動。」柔佛王儲並未就此示弱,他說,若他確實發表任何煽動言論,他準備面對刑事提控。他說:「請做。如果我為了捍衛憲法、馬來統治者和回教而倒下,沒問題。你知道哪裏可找到我。」他強調:「如普通公民一樣,我有權提出問題及給予意見。」在馬哈迪與王儲交鋒時,柔州蘇丹依布拉欣也表明,將會在適當時機宣布大臣人選,並告誡各方停止將委任大臣的課題政治化。蘇丹在臉書貼文說:「停止為了政治利益渲染這項課題,並專注國家發展。」他提醒:「不要干涉柔佛的事務,它是一個擁有主權的州屬,還有蘇丹掌權。」他說:「我會在適當的時機,為人民作出適當的選擇。」柔佛州蘇丹依布拉欣再次聲明,柔佛州有自己管治州內事務的方法及習慣,不需要外人干預。他說:「柔佛州政府存在很久了,有自己那一套方法去治理州屬。」他希望,柔佛州的自主權、伊斯蘭、馬來特權,不能給仗著人權之名的外人干涉。君主立憲非君主專制馬哈迪對民選政府委任大臣的權力絲毫不讓步,他強調,柔佛大臣的人選是一項政治委任,因此柔佛蘇丹在這當中並沒有角色。馬哈迪進一步指出,大馬在立國時推出一系列的法律及聯邦憲法,其中就闡明馬來亞聯邦是執行君主立憲制,並非專制君主制度。所以,他說,即使柔佛有類似的法令,也是直接作廢,因為柔佛也認同大馬的制度。馬哈迪指出,人民選擇了有權挑選州務大臣的政黨,如果人民的這個權力被否定,挑選首相及州務大臣的權力是在王室手中,那麽大馬就不再屬於民主國家。屆時,大馬將成為一個專制君主國。「因為即使人民選擇了有權挑選州務大臣的執政黨,他們的權力還是被剝削了。」他說,若大馬不再是依據原有的體制,即蘇丹在聽取大臣的意見後行事,意味著執政黨挑選州務大臣的權力已被廢除,那就不用再舉行大選。針對不要干涉柔佛政務之事,馬哈迪回應說:「柔佛州也是馬來西亞的一部分。」他說,只要柔佛是聯邦政府的一部分,政府就有權力去評論柔佛州的事務。他說:「我相信,柔佛是這個國家的一部分。除非它(柔佛)是外國,當然,我不會干預外國的事務。」馬哈迪對王室持強硬態度並不令人感到意外。在一九八二年至二零零三年出任首相期間,馬哈迪就兩度通過修憲削弱王室的權力,以致當前法令一旦經由國會通過,就算國家元首不簽字批准,它仍然將自動生效。王室與政府也曾多次就州務大臣人選發生摩擦,在馬哈迪強勢領導期間,這種現象相對少,不過在阿都拉及納吉出任首相期間,由於執政黨地位不穩固,王權重新冒起,中央政府往往得按照王室意願委任大臣。根據憲法,大臣的委任是由執政黨推薦,並須獲得蘇丹委任。當前由馬哈迪領導的希盟政府在國會並未掌握三分二的議席,因此馬哈迪無法一如之前那般對王權採取強硬的態度。雖然時代進步了,蘇丹在馬來社會仍然享有崇高的地位,而當前馬來社會三分天下,希盟、巫統與伊斯蘭黨各有支持者,在巫統與伊斯蘭黨合作後,希盟爭取馬來社會的支持更具挑戰,也限制了馬哈迪的發揮空間。將續撤換大臣與部長?馬來政治分析師莫哈末道菲認為,這次撤換大臣事件,顯示柔州王室有一定的影響力;他相信,撤換柔佛大臣只是一個開始,接著霹靂州州務大臣將會被撤換。希盟執政近一年,表現不令人滿意,以致最近三場補選都敗北,讓人對希盟的前景不表樂觀。此次撤換柔佛大臣,可能因而啓動了撤換表現不佳的大臣及部長,以贏回人民對希盟的信心與支持。■1555473807513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