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樂團開鑼炫技

香港中樂團舉行《大川音揚》音樂會,為新樂季開鑼炫技;此前中國巡演也留下不絕迴響。周光蓁,香港大學中國音樂史博士、現任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文化課程主任、香港藝術發展局審批員。著有《中央樂團史1956-1996》(2009年)、《一位指揮家的誕生——閻惠昌傳》(2013年)、《香港音樂的前世今生——香港早期音樂發展歷程1930s-1950s》(2017年)等。  承蒙香港中樂團邀請,出席了該團十月五日在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舉行的第四十二樂季開幕音樂會。演出前酒會上,前任特首董建華百忙中偷閒出席,為樂季揭幕。須知中樂團二零零一年公司化,就在董任內進行。此外,樂團樂季前的京滬、蘇浙巡演亦有董氏慈善基金會等支持。樂季首演同時為巡演壓軸,亦作返港匯報演出,具多重意義。音樂會以《大川音揚》為題,七首作品中不少是樂團炫技之作,難怪巡演各地留下極好印象。例如開場的《阿佤山》,由樂團委約駐京頂級作曲家之一郭文景創作,自一九九四年首演以來已經成為樂團亮麗的名片,全團九十人對作品千錘百煉,合奏水乳交融,其中彈撥聲部似乎較以往更為響亮。弦樂在引子廣板段落顯得委婉飄逸,為接著下來行進式的漸強樂段,一直推演到雄渾全奏高潮,過程自然。接著藝術總監閻惠昌指揮陝西同鄉趙季平經典電視劇《大宅門》配樂,由耳熟能詳片頭曲開始,一輪京胡、鑼鼓合奏,弦樂拉出滄桑主題,勾起劇中各幅情景,相當懷舊。之後該作品副題《蘆溝曉月》首先由琵琶聲部彈出主題,輾轉進入全奏,嗩吶吹奏突出,濃濃音樂織體中更顯出中國(京劇)敲擊樂的厲害。樂曲結束時返璞歸真,從全奏回到京胡獨奏,重複開始時樂句,前後呼應,詩意無限。演出《廣東小調聯奏》前,閻惠昌以流利廣東話請樂隊成員介紹演奏該曲的特色樂器,例如「竹提琴」、「廣東二弦」、「短喉管」等。接著演奏出地道調皮廣東風味,與剛才的京腔大相徑庭,凸顯樂隊掌握不同地域音樂風格,靈敏多端。現場聽眾對自家嶺南音樂,反應熱烈。接著是音樂會兩首協奏曲的第一首,由板胡大師沈誠深情演繹他在一九九五年創作的《莽原情》。作品由四個標題樂章組成,不間斷演奏。作曲家對西北黃土高原的感性抒發,全然表達在音符中。板胡獨奏音色較二胡高亢,但在沈誠手中流露出對故鄉一絲絲的孤寂和思念。獨奏遊走於樂隊,猶如牧童在黃土荒山,頗有莊子名句「天地與我並生,萬物與我為一」的意境。主題旋律及變奏讓人想起著名陝北民歌《蘭花花》,只是更為抒情、憂怨。一輪熱烈掌聲後,沈氏加演由老師劉明源編寫的東北民歌《月牙五更》,絕對權威演繹。獨奏全程不用擴音,值得鼓掌。如果樂隊稍為縮減,效果應該更好。下半場以劉文金編曲的《茉莉花》開始,由笛子、笙等木管樂器領奏普契尼歌劇《杜蘭朵》中著名旋律,然後融入原中國民歌版本,形成一幅中西合璧的音畫。最後樂隊由嗩吶帶動全奏歌劇旋律。音色之豐滿,忽發奇想:《杜蘭朵》歌劇能否來一個中樂伴奏版本?接著一輪喧嘩,原來是人氣甚高的古箏演奏家蘇暢出場,演出由《梁祝》作曲家之一的何占豪創作的《臨安遺恨》。這首取材於岳飛就義的單樂章作品,從曲式結構到布局與《梁祝》相類似。從緩慢節奏開始,中段加快、華彩段、全奏高潮、徐徐結束。難道中國歷代封建皇朝下的悲劇都是如此格局?蘇暢演出魅力四射,較幾年前在港演出更為成熟,對作品的掌握和處理胸有成竹,與樂隊合奏平起平坐,每個休止符和重音都完成得幾乎完美。用香港大學中文系講師、同樣是專業古箏演奏家王爽博士的短信:「全曲的表現具有張力,同時獨奏家對細節的處理十分細膩,鏗鏘而不躁,細膩而不散。華彩部分在原譜基礎上有所改編,將旋律中低音加以重複,使情感表達更為深沉,也賦予觀眾更豐富的想像空間。」掌聲後閻惠昌透露此為蘇暢初為人母的首演,而蘇暢直言孩子還未斷奶,因此她思念孩子,演繹岳飛在獄中思念親人、故鄉有所共鳴。她亦知悉近日超級颱風「山竹」襲港,當時香港中樂團正在大陸巡演,也當然思念在港親人。為此,她宣布加演著名箏曲《戰颱風》﹕「送給香港市民,就他們在慌亂的情況下,井然有序,對抗颱風!」一輪熱烈掌聲後,樂隊演出音樂會最後作品、由程大兆創作的《黃河暢想》。這是堪稱香港中樂團國際文化大使的招牌歌,每次演出都幾乎是壓軸好戲,原因是作品要求台上台下互動,揮動各人手中的布郎鼓。當晚外籍人士不少,聽得相當投入。同樣投入的是八人敲擊聲部,加演《送你一枝玫瑰花》時像個舞會。最後《射鵰英雄傳》全場叫喊此起彼落,樂此不疲。■1539833575637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