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才德兼備的許曉暉

香港前民政局副局長許曉暉熱愛文化,涵蓋雅俗,她優雅謙遜,長年幫助本地藝團。周光蓁,香港大學中國音樂史博士、現任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文化課程主任、香港藝術發展局審批員。著有《中央樂團史1956-1996》(2009年)、《一位指揮家的誕生——閻惠昌傳》(2013年)、《香港音樂的前世今生——香港早期音樂發展歷程1930s-1950s》(2017年)等。 十二月三日下午傳來四十四歲的香港前民政事務局副局長許曉暉(1974-2018)因癌病離世的消息,心情久久不能平復。我為英文《南華早報》提供兩段引述句:「她是少有了解雅俗文化的官員,亦能以優雅、謙遜的風度作即興講話。她在民政局工作的那些年,可能是我認識為眾多本地藝團作支援的唯一高官。她對文化的支持沒有因為文化局出缺而受影響。」翻查短信記錄,看到她微信號「曉日春暉Florence」十一月仍轉載她在《信報》的專欄。該報總編輯郭艷明告知,許曉暉十二月一日還通知報社要暫停專欄。至於短信,她給我發的最後一條是十月十八日,看過本欄關於香港中樂團的開季音樂會的評論,勉勵說:「As good as always, learning from you」(如常地好,向你學習)。翌日各傳媒報道訃聞,不少將焦點放在二零一二年梁振英競逐特首政綱中包括成立文化局,局長人選正是許曉暉。記得當時傳媒指這位自二零零八年棄商從政的民政事務局二把手缺乏文化背景,其任命乃政治欽點,任務之一是硬推爭議甚大的國民教育云云。結果文化局沒能成事,許曉暉亦因此背負某程度的負面標籤。我對她的認識,正是從那個時候開始。與她近距離接觸,首先是通過香港書展文化活動顧問團會議,她代表政府出席甚頻,從不空談官話,而是經常提出對文化的深刻認知,有需要時更提供資源和人脈,所答應過的事,必然跟進。當時才發現,她說話時的招牌式笑容和柔和語調,並不只是在鏡頭前,其實就是她的個人氣質,跟她的高官位置不甚對稱。就如教授她大女兒的鋼琴老師閻韻所言,第一次見面時根本不知道她面對的這位媽媽是位高官,而是一位很關心女兒心智成長的母親:「當時她告訴我,上課時不要用兒語,因為她平常也不用,那時孩子約五歲,但說話頗為老成持重。」我第一次冒昧採訪許曉暉,是二零一五年香港地鐵以禁止大型樂器為名騷擾學生。首先她以短信回覆,指措施可能會影響音樂教育發展。來回幾條短信後,索性讓我致電給她,當時她在車上,給我說了她的看法,探討了幾個角度,全部從學生的利益出發,前後談了十分鐘。那一番話讓我感覺到,她雖然沒有文化局長之名,但執行文化局長職能之實,用心用力,這是當日批評她的人有所不知。其實文化局當頭的,有文化背景又如何?正在紐約接受審訊的香港前民政局長何志平既是醫生,又是傑出小提琴家。證明主管文化的,最重要就是修養、正心,加上能力、視野,這些條件許曉暉全部擁有。此後每逢有關文化或文化人物我需要引述句,許曉暉有求必應。例如今年年初國學大師饒宗頤仙逝,她毫不猶疑在電話中表示她的哀思,還說原本打算到大師家拜年,可是再沒有機會了。雪中送炭多於錦上添花自從二零一四年另一位具有文化底蘊的民政局常任秘書長楊立門提早退休後,許曉暉幾乎獨自挑起該局藝術、文化不同範疇活動的責任。之後在不同藝術文化場合,都看到她的身影。出席之餘,不時作即席鼓勵的講話。那些團體大多以中小型為主,旗艦團體的不多。也就是說,她似乎樂於雪中送炭多於錦上添花。那些民間團體有需要,她都樂意出席在小劇場的活動。我目睹她出席的包括二零一四年在柴灣青年廣場紀念黃霑、同年由資深音樂教育家葉惠康成立的香港專業管樂團首演禮,以及眾多中樂、聲樂等的演出等,偶爾還帶著兩位女兒一起觀賞。兩位女兒都受音樂訓練提到她的兩位女兒翟庭悅、翟庭希,二人從小接受音樂訓練,現在俱為葉氏兒童樂團的大提琴樂手,小女兒同時學習小提琴。據葉惠康回憶,兩個孩子每星期到文化中心七樓參加排練﹕「她們都是很努力而又聰明的女孩!」另外許曉暉曾一口答應出任由葉氏四十年前創辦的泛亞交響樂團董事,當時精神飽滿。葉博士回憶說:「我們說要發給她一個委任狀,她說免了,然後說:『我答應了就會支持你,就一定做。』那是十月四日中午,現在回想,我特別傷心!」我記得去年二月香港演藝學院組建新合奏,首演後籌備到維也納演出。我告訴即將辭任的許曉暉。誰知她二話未說,馬上約請音樂學院院長蔡敏德見面,把所有資源及申請渠道逐一分析。之後把話題轉到中國書法、繪畫,甚至武術、詠春。蔡博士回憶說:「之後她把幾本書送到我的辦公室,讓我十分感動。」謹以此文遙祝Florence安息!■[email protected]

詳細內容

梵音頌唱菩薩交響曲

譚盾最新大型作品《慈悲頌》在香港作亞洲首演,星雲大師形容為首部「菩薩交響曲」。周光蓁,香港大學中國音樂史博士、現任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文化課程主任、香港藝術發展局審批員。著有《中央樂團史1956-1996》(2009年)、《一位指揮家的誕生——閻惠昌傳》(2013年)、《香港音樂的前世今生——香港早期音樂發展歷程1930s-1950s》(2017年)等。 兩年一度的「新視野藝術節」今年亮點之一,無疑是譚盾最新大型作品《慈悲頌》。這首集獨唱、舞蹈、合唱和管弦樂隊的唱劇,由德累斯頓音樂節、紐約愛樂、洛杉磯愛樂和墨爾本樂團聯合委約,今年五月以來先後在德國、澳洲上演,十一月二日在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是第三次演出。作品的英文名字Buddha Passion,讓人想起巴赫講述耶穌基督生平的著名聖馬太、聖約翰受難曲(Passion)。《慈悲頌》則根據敦煌莫高窟壁畫記述佛陀教誨,六幕音樂以佛祖悟道、涅槃作為首尾,中間四幕通過佛經故事,帶出平等、奉獻等發人深省的普世價值。每段皆由合唱以不同方式唱出「南無阿彌陀佛」作結,相似巴赫的眾讚歌(chorale)。據譚盾在演後藝人談介紹,他為了這部作品先後往返敦煌十五次,另走訪全世界收藏有關敦煌資料的各大博物館,經過五年時間研究、整理古籍樂譜,期間專程到台灣拜訪星雲大師求教,大師形容作品為首部「菩薩交響曲」;完成後今年五月在德國首演。1543462209831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