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樂大師桃李滿門匯演

歌唱家費明儀、江樺的一眾弟子,在舞台散發老師的藝術基因,更突出尊師重道美德。周光蓁,香港大學中國音樂史博士、現任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文化課程主任、香港藝術發展局審批員。著有《中央樂團史1956-1996》(2009年)、《一位指揮家的誕生——閻惠昌傳》(2013年)、《香港音樂的前世今生——香港早期音樂發展歷程1930s-1950s》(2017年)等。 香港七月份炎炎夏日,三天內兩場聲樂音樂會,展示兩位逾半世紀殿堂級女高音的一眾弟子,各自在舞台散發前輩的藝術DNA。所言者是明儀合唱團和江樺合唱團在七月中旬的演出。兩個團分別以傳奇聲樂巨擘費明儀、江樺為名,整個節目從設計、統籌到演出,全部由二人的學生們出錢出力製作,就是台下聽眾也不少是兩位大師的多年摯友、粉絲和家人,例如坐在我身旁的前《明報》總編輯劉進圖,原來也是江老師的聲樂弟子之一。還有隔行的資深傳媒人程翔,他的太太劉敏儀乃江樺合唱團的成員之一。明儀方面,在座的包括資深文化高官陳達文、作曲家陳永華、鋼琴家吳美樂等。費明儀、江樺都是香港自上世紀六十年代音樂文化建設的主力。二人除了均為女高音以外,其藝術人生還有不少相似之處。例如二人均來自上海,五十年代定居香港。二人也曾參與電影製作,最後都選擇音樂專業。一九五六年費明儀隨中英樂團到訪廣州演出後前往法國深造,一年後江樺同樣隨團在中山堂演出,之後到意大利羅馬鑽研歌劇。六十年代初二人學成回港。費明儀的中國民歌、江樺的《蝴蝶夫人》,成為香港正統音樂的傳奇。幾十年積累桃李滿門的徒弟、徒孫們在舞台上的功架,除了顯出兩位大師的藝術傳承之外,更突出中華傳統尊師重道的美德。說回兩場音樂會,首先是明儀合唱團,七月十五日晚在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的演出,那是該團一九六四年成立以來第五十四年恆常音樂會,也是自從費女士去年初去世後,第二年沒有費明儀的明儀週年演出。據團長區載佳在場刊序言中透露,費女士生前原以音樂劇為去年音樂會的主題,然而年初驟然離世,「我們大膽地違背了費老師的旨意」,改為紀念音樂會。結果演出音樂劇這個遺願,體現在本年度音樂會幾乎整個上半場的曲目,包括《仙樂飄飄處處聞》、《夢斷城西》、《歌劇魅影》等膾炙人口旋律,由明儀合唱團演繹。儘管二十五女、十男的總體音量不高,但音樂感卻十分討好,我覺得各人是微笑著為費老師而唱。心情較為沉重的是由費老師二十多年前一手提拔的首席鋼琴伴奏梁佩珊,首次在明儀音樂會以獨奏身份,演出舒伯特晚期創作的三首鋼琴曲,歌唱性的旋律以及起伏的音符表達出對恩師的懷念。下半場以中文合唱作品為主,其中以《紅豆詞》最為動聽。我兒時聽費明儀獨唱此曲,萬萬沒想到幾十年後以顧問身份建議演出此曲。已故作曲家黃友棣所編寫的四部合唱,由明儀合唱團以一貫背譜、女聲旗袍演出服深情演唱曹雪芹的不朽名句,字裏行間感覺到費女士的雍容優雅猶在。為展示明儀「踵事增華樂鏗鏘、中西薈萃音韻揚」的新目標,音樂會請來由十五女、十一男聲組成的「香港兒童合唱團青年合唱組」演出《讚美頌》等兩首外語作品後,最後兩個團在明儀客座指揮曹丁領導下,「老中青交會大合唱」演出新疆民歌《阿拉木汗》。緊接兩天後,江樺合唱團在香港大會堂音樂廳舉行盛大演出,以誌恩師九十華誕。演出以獨唱為主,合唱為輔,伴奏除了鋼琴,也用上一部電子琴,模仿弦樂等管弦效果,個別曲目更有佈景、戲服,突出了江老師歌劇、美聲等教學傳統。例如威爾第《茶花女》中著名《祝酒歌》的喧鬧場面作開場,為音樂會喜慶、共樂定調。接著一輪喝采,原來是主角江樺出場,以九十高齡演普契尼歌劇La Boheme含羞答答女主角咪咪,以原調演唱《冰冷的小手》,很可能是一項紀錄。老師藝高人膽大,在該劇第一幕結束前步出舞台後與男角唱Amore一句,竟然以不折不扣的高音C完成,讓人折服。下半場江老師再接再厲,以奪目耀眼的鮮紅裙子配以紅花頭飾,演繹風情萬種的卡門,一曲哈巴涅拉舞曲,迷倒一眾橄欖綠兵哥們。音樂會另一焦點是江氏弟子王帆、馮志麗夫婦先後獻唱,擔任鋼琴伴奏的是他們的女兒、著名歌手兼演員王菀之。音樂會最後以一個冠以「九十」的生日大蛋糕添慶,江老師在眾弟子簇擁下切餅慶祝,最後以流利廣東話說:「感謝我的學生、徒孫,還有我自己!」■1534391058945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