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鷹派vs鴿派 中美峰會峰迴路轉

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阿根廷G20峰會上的晚宴,由外界擔心的「鴻門宴」,變成了休戰慶功宴。中美同意貿易戰停止升級,「休戰」九十天,顯示在美國對華鷹派與鴿派的博弈中,鷹派暫時受挫,鴿派暫時佔上風。習近平堅持與特朗普當面會談,敲定「管控中美分歧」的和解細節。特朗普在美中貿易戰暫停中收穫的政經及外交利益,遠超過美國反華鷹派給他描繪的「擊垮中國」的遠景誘惑。一場外界擔心的「鴻門宴」,變成了休戰慶功宴。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阿根廷的G20峰會上,舉行了一場舉世矚目的「晚宴峰會」,爆出了好消息,雙方就貿易問題達成共識,決定停止升級關稅等貿易限制措施。宴會結束時,會場響起了掌聲。根據中美雙方發布的聲明來看,至少在短期內,中美在貿易戰上避過了「修昔底德陷阱」,取得了習特雙贏的局面,也顯示在美國對華鷹派與鴿派的博弈中,鷹派暫時受挫,鴿派暫時佔了上風,給即將來臨的耶誕節和中美建交四十年送上了一份大禮,也開啓了中美兩極影響世界格局的新時代。六個月前,中美經過三輪談判後,中國副總理劉鶴訪美,在白宮會見特朗普之後,宣布貿易戰不打了,中美發表聯合聲明,稱雙方同意採取有效措施實質性減少美對華貨物貿易逆差,有意義地增加美國農產品和能源出口,還就擴大製造業產品和服務進行討論,並同意繼續保持高層溝通。誰知,特朗普翻臉比翻書快,高興沒幾天,白宮宣布推翻共識,貿易戰全面開打。貿易戰博弈六個月,中美再度進入休戰狀態,這次是雙方主帥親征,親自拍板定局,真的讓世界驚艷。而深陷「通俄門」調查的特朗普,在去阿根廷前緊急取消與俄羅斯總統普京的會面,最終把時間用在了延長了跟習近平把酒言歡的晚宴上。這個峰會宴會,竟然無意中顛覆了喧囂已久的特朗普要「聯俄制華」的傳言,再度彰顯中美關係仍然是全球最重要的雙邊關係,可謂意義重大。從今年二月份貿易戰硝煙乍起,到九月份特朗普宣布加碼對兩千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百分之十的關稅,並定下十二月底的談判最後期限,中美之間幾度過招,可謂針鋒相對,戰雲密布,沒有絲毫休戰的跡象。但是,雙方最高主帥並沒有直接撕破臉面,無論特朗普如何對中國說重話,他從來沒有突破一貫尊習的底線。同樣,拋出「以牙還牙」和「準備自力更生」的強硬回應的習近平,也從來沒有對特朗普進行過個人攻擊。顯然,中美雙方在激烈過招的時候,仍然給特朗普習近平通過高峰會一舉解決爭端留下了空間和餘地。這是因為雙方團隊都十分清楚,習近平和特朗普都是具有強烈個人意志的政治強人,他們對國家的決策具有「一言九鼎」的最後決定權。當特朗普決定缺席在巴布亞新幾內亞召開的亞太經合組織峰會(APEC)後,國際社會已經將年底前遏制貿易戰擴大化的最後希望,寄託在阿根廷舉行的二十國峰會之上。事實上,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在十月份就表明,中國願意做出讓步來結束貿易戰。外媒也引述中國副總理劉鶴的意見,謂美國提出的清單三分之一中國即刻可以讓步,三分之一可以通過談判解決,而涉及中國發展自主性的三分之一則沒有讓步的可能性。美國鴿派的策略被納入對華鴿派的美國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庫德洛(Larry Kudlow)也強調,習特會的安排,有助於解決中美之間的貿易爭端。而特朗普的女婿庫什納(Jared Kushner)也是鴿派,他長期熱衷中美貿易,與華爾街的猶太精英集團關係密切,也都反對鷹派的魯莽與咄咄逼人。而他的太太、特朗普的女兒伊凡卡,和傳媒大亨梅鐸的前妻鄧文迪關係良好,而鄧文迪更被美國媒體形容為中國遊說集團的一員。鴿派的策略就是要避免倉促攤牌,了解時間是站在他們的一邊。因為貿易戰的負面衝擊在市場上會影響民生,在價格上可以反映出來,但這需要時間,才可以顯示價格的滯後效應。也就是說,時間越久,對鷹派越來越不利。在習特會之前的一段時間,國際輿論對峰會已經從期望跌入谷底。這是因為美國鷹派全面出擊,大有故意讓習特會流產的態勢。在亞太組織峰會上,代替特朗普出席的美國副總統彭斯一點都不顧及中方的面子,高調抨擊中國,並提出五項強硬立場,表示中國如果不在發展戰略的方向和方式上做根本的改變,美國不會停止貿易戰。之後,曾經在四月份說出中國是騙子這樣重話的白宮貿易委員會主任納瓦羅(Peter Navarro),對習特會大潑冷水,並將主張對華溫和的華爾街和高盛視為是「沒有身份的外國特工」,令世界譁然,以至於庫德洛不得不出面反擊,稱他的話不代表特朗普,也不代表美國政府。至於對華強硬派的主將、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則拋出了無關經貿的「限制出境」話題,在人權問題上對中國發難,讓峰會增添了節外生枝的麻煩。不過,最令人感覺不安的是特朗普搖擺的態度,他一方面稱讚中國給出了一個很好的讓步清單,暗示習特會會有很好的結果,一方面又說中國不讓步,美國已經準備好在新年祭出更嚴厲的制裁措施。面對這樣的混亂資訊,本來預定提前去阿根廷參加與美國談判的劉鶴突然安排了訪德行程,中美的會前會自然就無疾而終了。這讓外界十分驚訝,紛紛解讀習特會可能不會有積極結果。而到了出發前,白宮把本來排除在中美雙方會面名單的納瓦羅再度納入名單,以至於讓鷹派團隊的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納瓦羅以及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與鴿派的財政部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 Jr)以及庫德洛一起出席峰會,外界驚呼這樣的「布陣兇多吉少」。但事實證明,國際輿論界的擔心是多餘的,在星期六的歷史性晚宴中,習近平和特朗普的「特殊關係」發揮了臨門一腳的作用,特朗普對華貿易戰團隊全員出席峰會,並非是在談判中向中國刁難,反而是表達了對中國的和解,以及為貿易戰暫停做出了「背書」,讓中方不要顧慮白宮會再度出爾反爾。在中美四十年的關係上,首次出現了雙方領袖公開認同他們之間的「信任關係」,克服了足以動搖合作基礎的危機。在雙方開始晚宴時,特朗普稱他與習近平有一段「不可思議的友誼」,而這種特殊的關係是取得雙贏的「首要原因」。可見,習近平與特朗普通過海湖莊園會談、中南海家宴以及多次的熱線電話建立起來的私人關係,在某種程度上超越了共和黨政策和對華鷹派的基本立場,成為美中化干戈為玉帛的一個重要因素。更有輿論認為,特朗普的實用主義和獨斷專行的性格特徵,反而成了中美關係特殊的穩定器。特朗普轉變的契機特朗普的談判策略是「極限施壓」,但喜歡現場真人秀的他,也擅長「出其不意」,爭取最大程度的「吸眼球效應」。在今年初夏的首次金正恩、特朗普峰會前,特朗普玩了一手放棄會談到突然談判成功的「精采遊戲」。從表面上看,特朗普在這次晚宴峰會問題上,似乎也複製了這個手法,以獲取最大的媒體轟動效應。但是,從深度來說,強硬的特朗普為何在最後兩個小時(晚宴時間)放棄對華鷹派給他建議的劇本,願意暫緩放下對準中國的槍口,對中國一百四十二項讓步清單「欠缺」的「四、五件大事」給予更多的談判時間,除了他說的「尊習」以及特朗普信奉的實用主義以外,還是有數項客觀的因素,讓特朗普改變了擴大與中國進行「貿易戰」的計劃。美國政局變化是催化劑毫無疑問,美國國內政治變局是重要催化劑。十一月六日美國中期選舉之後,特朗普雖然保住了參議院的多數基本盤,但卻讓民主黨時隔八年重奪衆議院主導權。這讓特朗普的國內政策推動遭遇巨大挑戰,衆議院擁有調查權將嚴重制約特朗普善用的「總統行政命令」。不僅如此,獨立檢察官穆勒選後突然加快「通俄門」調查速度,並開始拉網收尾,而跟隨特朗普多年的私人律師科恩最終認罪,也帶來特朗普家人可能遭遇檢控的陰影,總統遭遇彈劾的可能性隱隱出現。更可怕的是,特朗普一貫拿來吹噓政績的紐約道瓊斯指數從高峰連續下跌,他刺激經濟的龐大基建計劃也面臨民主黨的挑剔而難產。除此以外,關稅戰帶來的大豆和豬肉產品滯銷和物價波動在開始發酵,形成對關稅戰的巨大反彈。這一切因素,都導致特朗普在內政的推動上將出現嚴重瓶頸。經濟發展一旦停止,甚至後退,特朗普政權的「命脈」就會懸於一線。對華鷹派為牽制中國打出的「台灣牌」,隨著台灣地方「九合一選舉」民進黨的大幅度挫敗而逐漸失效,拿下高雄市長的韓國瑜更是明確贊成「九二共識」,並將組織國民黨控制的十五縣市與中國大陸經濟互動,形成「地方包圍中央」的政治態勢,博爾頓等鷹派利用台獨來進行「見縫插針」已無可能;而朝鮮金正恩也因為某種因素拖慢無核化的進程,讓特朗普單獨解決半島危機變得不可能。在南海,菲律賓、越南、馬來西亞等東南亞國家也不願意與中國紛爭,它們要通過「一帶一路」分享中國經濟發展的成果,菲律賓可謂是典型,總統杜特爾特明確提出要與中國共同開發南海,而馬來西亞和新加坡領袖甚至呼籲要承認中國在南海的權力,新加坡更是升級了與中國的自貿區。這些新情況的出現,讓鷹派說服特朗普與中國幹到底的可能性大幅度下降。而這些鷹派也看得很清楚,特朗普倒下,鷹派也無棲身之地,更不用說推動他們遏制中國的議程。因此,為了幫特朗普脫困,他們只能聽從特朗普,幫助特朗普拿出外交成績來脫困,並拉抬美國出現下滑跡象的經濟。特朗普在中期選舉後透露出大幅度改組白宮團隊的信號,也讓這些嚐到權力滋味的鷹派出現戀棧情緒,不敢力勸特朗普「放棄小利」,堅持圍堵中國。中南海在二十國峰會的前夕,推動了更為細膩的孤立美國鷹派的外交行動。除了持續「尊特」之外,北京大手筆舉辦首屆上海進口博覽會,送出北京願意採取實際行動、進一步開放市場的強烈信號,沖淡輿論界「與美國硬抗到底」的主戰氛圍。中共高層通過中央政治局會議的決定,向美國釋放出習近平擁有對美讓步問題上「定於一尊」的拍板權。之後,「救火隊長」│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出馬,在九月份與華爾街巨頭進行金融圓桌會議之後,又在十一月初跟美國前財長保爾森在新加坡共同主持首屆「創新經濟論壇」,進一步釋放與美國和解的信號,明確表示「中方願與美方就雙方關切問題開展磋商,推動經貿問題達成雙方都能接受的方案」。更加值得關注的是,王岐山會後將中美關係的奠基人之一基辛格請到北京,習近平和王岐山分別與基辛格懇談,強調「中美合則兩利、鬥則兩傷」的求和立場,要求基辛格當「和事佬」,向特朗普傳話的企圖十分清晰。此時,美國中期選舉已經塵埃落定。中方並沒有在特朗普失去眾議院控制權的情況下「落井下石」,強化與特朗普對著幹,相反對特朗普送出了橄欖枝。美國鷹派感受到北京「柔性」策略的厲害,故而由納瓦羅出面放狠話,謂中國是不可信任的,隨後,彭斯在亞太峰會發表強硬講話。但是,習近平並沒有被激怒,而是秉持他在十一月一日與特朗普通話定下的主基調,要在二十國峰會與特朗普當面會談,敲定「管控中美分歧」的和解細節。在地緣政治上,中國在提升與東盟國家的關係之後,也突然與日本和解,邀請特朗普的「鐵桿朋友」安倍晉三在時隔八年後走訪北京,形成中日合作的新形勢。把美國鷹派的牽制牌剝奪殆盡。鷹派料會繼續施壓嚴格而言,習特會敲定的並非「貿易戰終戰」,而是停止貿易戰升級,並設下了九十天談判緩衝期。有媒體分析,在購買美國農產品、能源產品、工業製造品方面,北京早就承諾,雙方談判的焦點會在結構性改革上,特別是強制性技術轉讓、知識產權保護、非關稅壁壘(政府補貼等)、網絡入侵及盜竊等議題。可以預料,在習特會上遭挫的白宮鷹派團隊會在這些問題上向中國施壓,並乘機重燃貿易戰戰火,將關稅從百分之十上升到百分之二十五,達到拖垮中國經濟的目的。但是,北京在成功避免美國對中國進行人才、教育、技術的制裁後,會充分利用九十天的緩衝期調整內部擴大改革開放的步伐,推動真正的機制改革,以適應中美關係的新形勢。更重要的是,劉鶴率團在十二月中旬與美方談判,將會給特朗普帶去「難以想像」的利多,遠超關稅給特朗普帶來的數以十億計「真金白銀」,從而給特朗普應付內政困境「經濟輸血」,或可贏得更多的民意支持,讓特朗普在維護基本盤、啓動龐大的基建計劃、增加政府營運實力、擺脫「通俄門」糾纏,帶來意想不到的積極影響。而外界較少著墨的是中國將芬太尼定為管制物品,這對美國乃至加拿大解決毒品過量吸毒死亡的危機意義重大,這場被反華人士抨擊為中國加諸給美國和西方的「新鴉片戰爭」,已經導致美國數以萬計的吸毒者死亡,其中不乏青年精英,並消耗數以十億計的政府預算。美國之所以將其列為峰會後聲明的首項內容,就是因為它帶來的社會影響難以預計。此外,一旦中國積極斡旋,朝鮮危機的進展也會快速推進,從而讓特朗普收穫歷史性的外交成果。換句話說,特朗普在美中貿易戰暫停中收穫的政經及外交利益,遠超過美國反華鷹派給他描繪的「擊垮中國」的遠景誘惑。更何況,在九十天中,如今白宮鷹派團隊能否在特朗普啓動的白宮人事風波中安然無恙,避免有如班農般被逼辭職的下場,也是一個未知數。在這波習特峰會中,美國對華鷹派暫時受挫,他們深刻體認到,自己也只是特朗普商業治國中的一枚棋子而已。■1544067103023

詳細內容

美鷹派精英白邦瑞看中國

白邦瑞是中文流利的「中國通」,從親華蛻變為鼓吹「中國威脅論」的鷹派。曾經服務過列根和老布殊政府的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可能取代基辛格成為特朗普政府中最為重要的對華政策「幕後頭腦」。目前擔任美國智庫「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中國戰略中心主任的白邦瑞,是一個對中國文化和歷史浸淫極深的「中國通」,漢語極流利。當基辛格在尼克遜政府中大權在握,成為譽滿全球的戰略家之際,白邦瑞正作為中央情報局和聯邦調查局網羅的間諜,在國際機構中接受基辛格頒下的任務,全力搜集中國情報,為基辛格的對華政策服務。在四十多年橫跨情報界、政界、學界的間諜及智庫生涯中,白邦瑞的對華觀察和立場發生了兩個重大轉變。一是他從基辛格對華策略的贊成者,轉變成批判者;二是他從「擁抱熊貓者」的對華鴿派,轉變成鼓吹「中國威脅論」的對華鷹派。這些轉變的心路歷程和史料證據,都可以在他二零一五年出版的暢銷書《百年馬拉松-中國取代美國稱霸全球的秘密戰略》(The Hundred-Year Marathon)中找到軌跡。這本坦率承認自己受騙的中國問題專著,論述了紅色中國對美國和西方進行戰略欺騙的歷史和目標。白邦瑞認為,中國自從一九四九年毛澤東時代開始,就有一個雄心勃勃的計劃,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的霸主。而為了實現這個計劃,中國一定要得到美國和西方國家的幫助,在經濟、科技和軍事方面強大起來,所以中國一定要隱藏自己的真實戰略意圖,臥薪嘗膽,韜光養晦,在二零四九年的時候一舉超越美國。針對中國的欺騙戰略,白邦瑞也提出了十二項反制策略,最有意思的就是,他建議學習中國的戰略文化來反擊中國的對美戰略,即所謂的「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這種提法,彰顯他作為「中國通」的自信。1544067104724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