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科研實力被低估 北京新政一夕喚醒

<2張圖片>

文/羅悅軒

香港由於制度設計不佳,導致高校豐厚待遇和優秀人才都未能發揮香港科研力量。北京支持香港成為國際創科中心、容許高校申請大陸資助,一夕喚醒長期被低估的香港科研實力。

香港的科研力量長期以來被低估。由於制度設計不佳,香港高等院校豐厚的待遇和優秀的人才都未能讓香港的科研發揮力量,沒有在國際市場中崛起,也沒有在中國廣大的創意產業中佔一席之地。一些重要人才都無法在香港紮根,反而在中國大陸另放異彩。但最近北京與香港出現良性互動,一夕喚來變革的春風。

二十四名香港的中國科學院及中國工程院院士去年六月去信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表達發展創新科技、報效祖國的熱情與盼望,並提出希望國家科研項目經費可以跨境在港使用。日前,習近平做出「重要指示」,首次表示對香港科創產業發展的高度關注,並支持香港成為「國際創新科技中心」,加強大陸與香港的科技合作。香港被低估的科研實力一夕喚醒,各界期待香港成為粵港澳大灣區的科研領軍力量。

這次習近平親自回信,科技部及財政部也公布了試行計劃:港澳公立高等院校和科研機構可透過「競爭摘優」方式承擔項目及獲得大陸資助,顛覆以往只容許大陸機構申請的慣例,料將激起一波「申請熱」。港府將之形容為「大突破」。

香港創科潛力不容小覷,二零一七至一八年度QS全球大學排名中,香港有五所名列前百,奪全球主要城市之首。據香港科技大學於五月十四日發表的報告,在生物科技、金融與大數據技術等方面,香港皆有著較高的學術和科研能力,屢獲國際及國家級殊榮。在中國學術金字塔頂尖的中國科學院及工程院,香港曾出產三十六名兩院院士及十名兩院外籍院士。

從無人機到無人船傳奇

享譽全球的無人機龍頭大疆創新(DJI)也於香港誕生。來自浙江、香港科技大學畢業的汪滔當年沒有獲得香港政府太多支持,因而轉往深圳發展,深圳當局提供給他一塊土地,以及各種優惠,終使大疆成為全球無人機龍頭,佔全球無人機份額的七成,成為香港創科成功的傳奇。另外,同樣在科大畢業的成亮創立珠海雲洲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推動無人船技術,如今是中國海軍的秘密武器,可以在怒海中成為制敵機先的利器。

新藥對抗艾滋病毒

今年四月,香港大學還研發出可預防和清除艾滋病病毒的新藥,並成功在小鼠體內完成實驗,引發全球生物科技領域關注。這些成就,離不開香港開放自由的學術環境和平等包容的機會,香港作為科技創新的搖籃,有能力為中國、為世界帶來卓越貢獻。

港府五月推出「科技人才入境計劃」,延攬大陸和海外科技人才來港就業,而這次中國政府宣布的政策支持將給香港高校科研帶來質和量的飛躍。香港高校科研有著其他地區無可比擬的優勢,例如多所世界一流名校、機會均等、全英文科研環境、研究設備完善及教授待遇優厚等,吸引大批人才赴港深造,但無奈香港留不住畢業人才,原因是香港生活成本高企、創新成果分配機制跟不上時代、產業鏈脫節、市場規模小等,令大部分科技人才流向具有更多資源和優待、市場更龐大的大陸及海外地區。

香港要守住人才,對過時的制度做出檢討是當務之急。香港大學教授對申請專利提不起興趣,遑論將科研成果轉化為產品推出市場。一方面,教授薪水高,不在乎專利帶來的報酬;另一方面,香港專利申請程序複雜,沿用上百年的「再註冊」制度,要求專利申請前先獲得其他數個地區的專利審批結果,通常耗時四五年,且專利制度偏袒高校,七成報酬收歸大學,科研者收益只有三成,反觀大陸,報酬分配是三成歸大學,科研者獲得七成。相較之下,科研者當然更期待能夠將自己的研究成果帶去大陸發揮更大效益。

教授高薪但博士後低薪

研究生物材料與人體再生醫學的王翀是回流大陸的香港大學博士後,二零零九年來港修讀港大機械工程系博士,之後在該校從事博士後研究,也曾擔任香港城市大學高級副研究員。二零一六年,他決定回流大陸,前往東莞理工學院機械工程學院任教。在他看來,香港的科研環境有一定優勢,但也存在一些問題。優點在於政府提供的教育經費充足,在支付教授薪水上也非常慷慨,他舉例港大機械工程系教授最高年薪可達兩百萬港元(約合二十五萬美元),副教授有一百萬元左右。此外,部分教員還額外享有住房津貼。相比教授們的優渥薪資,博士及博士後的津貼待遇就低了許多,博士後平均僅不到兩萬港元月薪。

「深圳為這類研究人員提供高額補貼,例如確保在深圳從事研究工作的博士後每人每年的稅後收入達二十四萬人民幣(約合三萬八千美元),但香港博士後最高每月只能拿三萬港幣,而且僅一成人能達到此頂薪,其他的平均月薪均低於兩萬港元」。王翀表示,香港對於科研人員薪酬的落差,也是大量中堅研究者尋求「北上」發展的原因之一。

香港需加強STEM教育

習近平的指示給香港的科創未來明確了方向、增添了信心。今天的香港科創環境存在不少隱憂與挑戰,亟待肩負歷史使命的執政者大刀闊斧改革。由於政府此前教育改革方向不明朗,令中學對STEM(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的教育力度不足,學生銜接高等教育存在一定困難,未來政府的經費需更多地投入到STEM教育,而且年齡段越早越好。港澳辦副主任黃柳泉稱,「香港擁有雄厚科技技術和人才,是國家重大力量」,這反映兩地產業合作是互利共贏而非大陸單方面讓利。

香港近年對高等教育的投入和對創科的重視已陸續產出耀眼成果,為兩地擴大科技合作增添了動能,也為香港登上「國際創科中心」寶座貢獻力量。■

1526527578576http://fs1.mingpao.com/yzz/2018-20/S00003/1526547849687SL_7D763748812E772163631AEE664E65F1.jpg習近平關注香港科創(圖:新華社);http://fs1.mingpao.com/yzz/2018-20/S00003/1526547858727SL_3CD0A6AFAC692E17C152160FF747FD10.jpg香港科技園創新核心(圖:HKG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