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流外溢效應的內在張力

文/邱立本

韓流外溢效應帶來的內在張力,不但衝擊民進黨,也讓韓國瑜在國民黨內部具有新的領袖地位,更有資格競逐二零二零的總統大位。

外溢效應,乍看是一個物理名詞,但卻是當下台灣最紅的政治名詞。韓國瑜的狂潮是否會「滿而溢」,惠及其他本來當選機會很低的國民黨候選人?如果外溢成功,本來處於劣勢的丁守中、盧秀燕乃至台南的高思博最後會「逆轉勝」,創造奇蹟?

這也是十一月二十四日投票的懸念。如果逆轉勝成功,不但打破了民進黨在南部的霸權地位,還將動搖蔡英文與陳菊在黨內的地位,也使得民進黨要面對政治土石流的震撼,改變了黨內的權力結構,也改變了綠營的權力版圖。

但更大的懸念則是外溢效應所帶來的內在張力。如果韓流真的刺激國民黨起死回生,那麼韓國瑜就具有新的領袖地位,是否比其他人更有資格去競逐總統大位?

事實上,韓國瑜僕僕風塵在全台為國民黨其他候選人助選時,就有選民高喊他出來選總統了。也許就是他的「奇里斯瑪」(Charisma),具有莫名的「領袖魅力」,也許是他草根與接地氣的語言,讓選民覺得他是不二的總統人選。

這當然也為國民黨帶來困擾。按目前的權力安排,朱立倫應該是會代表國民黨參選二零二零的總統大位,但若韓國瑜的狂潮不息,黨內與社會上要求韓國瑜出馬的呼聲就會越來越多,也將導致國民黨內部權力博弈,鹿死誰手,肯定會形成內部強大的政治張力。

這樣的張力其實是刺激國民黨改革百年老店,將過去的「大老文化」與「宮廷文化」剷除,脫胎換骨,也刺激民進黨改革,告別「政治正確」與派系的漩渦,與草根的老百姓相結合。韓國瑜的特色就是「非典型」,他沒有意識形態的包袱,也不去爭議統獨問題,而是全心全意投入台灣的經濟突破,要用新的創意開拓幸福生活的空間。台灣再也不能在政治問題上糾纏,而是要將「失去的二十年」追回來,重現寶島在亞洲的光芒。

經濟的蓬勃發展也可以化解台灣當前內部的矛盾,不會陷入爭奪有限資源的鬥爭。韓國最近的人均GDP已經超過三萬美元,而台灣還是在二萬多美元的低水平。台灣目前的平均薪資不僅比香港、韓國、新加坡和日本都低,甚至比上海、北京與深圳還要低。這都讓台灣的老百姓受苦,而韓流的澎湃,正說明民眾對「拼經濟」的認同。

這也讓台灣在台海兩岸的關係中,發現新的動能。如果台灣的創新能力與經濟能量上升,肯定會在未來的兩岸談判中取得更好的地位,不會像現在處於劣勢,陷入欠缺籌碼的窘境。

因而韓流出現不僅在於一場選舉的勝利,而是在於治國模式的改變,要回歸對人民福祉的承諾,要不斷與周邊地區比較,讓台灣人不再被政治的天空所蒙蔽,轉而瞄準經濟的廣闊天地,發現被政客掩蓋的美麗新世界。■

[email protected]

1541648072452http://fs1.mingpao.com/yzz/2018-45/S00011/1541665062448SL_0C1E4CFF77BC7F27D59B565DB4DC2ECE.jpg韓國瑜的造勢大會:經濟的蓬勃發展可以化解台灣當前內部的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