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甜蜜的家化解香港的痛苦

文/邱立本

盡快讓香港百萬新一代住進公屋,讓年輕人視香港為「甜蜜的家」,而不會肆意砸爛地鐵。這是最佳「反殖」路徑,也是告別「戀殖」的不二法門。

在香港回歸二十二年之後,為什麼這城市會出現「戀殖」的聲音,在街頭的示威活動中飄揚英國國旗與美國國旗,讓長期為香港爭取民主的老將感嘆,為何在回歸後出生的新生代從來沒有經歷過殖民統治,但對當年的殖民歲月卻嚮往不已。

香港民主黨的元老李華明最近接受訪問時,對香港近期抗議運動中的「戀殖」與「港獨」的傾向加以批判,指出像他這樣的一代經歷殖民統治、也在西方留學多年的香港人,對於香港街頭出現高舉英美國旗的現象「很不舒服」,發現很多新一代香港人對殖民主義有很多的想像,但卻不明西方社會真相,令人扼腕。

李華明是民主黨內少見的敢言之士,敢於戳破泛民主派勢力「本土」的面具,揭發那些以民主之名,行戀殖與港獨之實的政治。李華明其實繼承了當年泛民司徒華等人的理想,堅持在一個中國人的框架下,爭取民主與政治權利,而不是躲在列強的旗幟背後,走上港獨的道路。

這也是當前香港政治光譜的懸念。為何在政治兩極化的局面下,無法讓中間路線抬頭。短期來說,止暴制亂是當務之急,但長期來說,則需要化解社會上的深層次矛盾,讓社會的資源分配更趨合理化,追求社會正義,而不是任由市場經濟的「無形之手」來決定。

這也牽涉到香港在暴亂之後的重建之路。儘管現在無人可以確定何時才會結束動亂,但大家都了解街頭火焰的熄滅,在於心頭火焰的熄滅,要有理性、智慧的聲音針對香港當前社會的弊端,踏出變革的第一步。

居住正義肯定是年輕一代所渴望,建制派已經提出如何用《收回土地條例》將當前很多可用的土地收回,盡速發展公共房屋,讓深受住房之痛的港人,可以解決「房事」問題,而不是被「房事不調」所纏繞。

年輕的單身人士或伴侶都應該列入優先的公屋居住名單,而不是長期被歧視,要等十幾年,從青年等到中年。目前的公屋輪候時間起碼要五年多。如果香港向新加坡學習,克服種種的官僚拖延,告別公文旅行,在未來兩三年內讓一百萬新一代沒有居住問題之痛,以實際的政績展現香港特區政府比殖民政府更能夠為人民服務,那麼今天的街頭怒火,就會化為社會推進器的燃料,煥發更多的創意,也解決當前社會的「戀殖」情結。

一切的政治,都要回歸個人的切身利益,讓香港人都有一個「甜蜜的家」,才會讓新一代視香港為「甜蜜的家」,而不會肆意砸爛這個城市,不會破罐破摔地毀壞鐵路與地鐵。這才是最佳的「反殖」路徑,才是徹底告別「戀殖」的不二法門。■

[email protected]

1568259199882http://fs1.mingpao.com/yzz/2019-37/S00011/1568278156871SL_6136433C804671BE93B39800F7BAD31C.jpg香港的公共屋邨:讓新一代沒有居住問題之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