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伏在香港的「木馬」

文/陳莊勤

只要一小撮外國國籍香港永久居民熱衷為宣揚港獨提供平台,香港將永無寧日。

陳莊勤,香港民主黨創黨成員、執業律師;畢業於香港大學社會科學系,後於香港大學獲中國商業法碩士。

 

因邀請鼓吹香港獨立的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到外國記者會(FCC)演講,而引起軒然大波的外國記者會副主席馬凱(Victor Mallet),十月在香港的工作簽證到期,申請續期不獲批准。馬凱在申請工作簽證續期期間離港再回到香港時,僅獲給予七天停留批准。馬凱是英國護照持有人,他入境香港只獲准七天逗留簽證,遠遠低於一般持英國護照進入香港的旅客可獲六個月逗留期的期限。

馬凱是《金融時報》亞洲新聞主編,在他的工作簽證續期被拒時,僅被給予七天時間逗留,一般相信與FCC邀請陳浩天演講宣揚港獨事件有關。對馬凱被拒續簽工作簽證,英國政府要求特區政府解釋,美國政府亦關注事件;香港的反對派則強烈批評拒絕馬凱工作簽證,嚴重損害香港的言論及新聞自由、動搖本地及國際對「一國兩制」的信心。

雖然特區政府以一貫態度不對個別簽證決定置評,但毫無疑問,對馬凱工作簽證拒予續期,並只給予七天逗留的決定,必然是政治決定;而且是向馬凱本人、在香港的外國媒體、以至國際社會傳遞一個重要的信息——不僅是中央政府、香港特區政府對宣揚港獨都是持零容忍的態度。

在十月向立法會宣讀施政報告後,特首林鄭月娥曾表示香港需要更大的政治包容,林鄭月娥的政治包容說法立即面對質問。她被質問政府拒絕給馬凱工作簽證續期,如何可以說服市民這不是打壓新聞自由或政治異己、而是政治包容時,便斬釘截鐵地表示,政治包容有前設,亦即不能觸碰「一國」底線。她更表示如果政府息事寧人,便會有人變本加厲,故政府不可迴避。

林鄭月娥的說法,差不多已很清楚表達了特區政府就馬凱邀請陳浩天到FCC演講,引致馬凱被拒續期工作簽證的立場,亦間接承認了馬凱被拒工作簽證續期與相關人士觸碰了「一國」底線有關。

沒有受過正規國民教育、甚至沒有讀好中國歷史如陳浩天這類年輕人對中國疏離,一面倒接受西方價值灌輸、不從多角度思考、拒絕接受自己的中國國民身份而導致思想混亂,對國家與民族的概念混淆不清,誤入歧途走火入魔,走上鼓吹港獨之路。

確實如香港的反對派所言,如陳浩天這樣不切實際鼓吹港獨的年輕人只是極少數。但鼓吹港獨威脅香港「一國兩制」的,不是這一小撮極少數的青年人,而是一些戀殖政客與仇恨中國共產政權人士、以至敵視中國的一些外國政府與外國媒體。他們對這些誤入歧途的年輕人不單視若無睹、甚而以捍衛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為藉口變相包庇與鼓勵這小撮年輕人在錯誤的道路亂闖,影響其他年輕人,把鼓吹港獨思維向其他年輕人散播。

特區政府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準備八百頁紙的證據才能引用《社團條例》把鼓吹港獨的香港民族黨定為非法社團予以取締;但對其他仍然或是以自決、或是以學術討論港獨、或是以新聞自由或言論自由或其他方式為借口變相包庇掩護鼓吹港獨的組織與活動、或對為鼓吹港獨組織提供平台的組織活動者無可奈何。

香港作為中國一個特別行政區在《基本法》下,有一個更複雜的因素是為鼓吹港獨者推波助瀾包庇掩護的不乏非中國籍的香港居民。任何政府決定觸碰到這些非中國籍的香港居民,便會引來外國政府的干預。二零一五年銅鑼灣書店事件主角之一的桂民海便是因為持有瑞典籍,所以瑞典政府便有權過問。同樣地,馬凱是英國人,英國政府在馬凱被拒絕工作簽證續期時,便有權過問,緊急要求特區政府解釋。

根據二零一六年中期人口普查,在香港七百三十多萬人口中,持有外國護照的香港居民人口比例,由零六年中期人口普查的百分之五上升到一六年的百分之七點七,人數由三十四萬二千一百九十八人上升到五十八萬四千三百八十三人。在這百分之七點七的外國籍人口中,約百分之四點七為菲律賓及印尼籍人士,相信大部分為外籍傭工,餘下佔香港人口百分之三的外國國籍人口中,基於英國與香港的特殊關係,英國籍(不計算沒有居英權的英國國民(海外)護照持有人)的香港居民有接近百分之零點五,超過三萬五千人。

在港享有領事保護權

香港作為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根據《基本法》第二十四條第(四)款規定,在香港合法居留的外國籍居民,除了是外傭外,居留超過七年的均可申請成為香港永久居民。外國籍香港永久居民與中國籍永久居民享有同等權利。然而更重要的是非中國籍永久居民在香港可以享有領事保護權,特區政府對這些類別的永久居民採取任何行動,相關的外國政府均有權介入干預。香港回歸中國二十一年仍未能根據《基本法》為國家安全立法,在目前香港並沒有國家安全立法的環境下,假若這些外國籍永久居民在香港進行損害中國國家安全、主權及領土完整的行為,特區政府不單不能如任何國家一般把這些外國人請走,更要面對這些人所屬國家政府的指點干預。以馬凱的例子,假若他已在香港連續工作超過七年,他便可成為香港永久居民。以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若公然鼓吹港獨,或為鼓吹港獨的任何團體提供平台,只要一天這些鼓吹港獨團體未被定為非法團體,在缺乏國家安全立法的情況下,特區政府對這些為鼓吹港獨團體提供平台搖旗吶喊的外國人也是無可奈何。

西方國家的雙重標準

在東方傳統與西方價值的爭論中,以西方價值為中心的西方國家政府、外國記者與媒體,視批評不按西方標準的行為為天公地道,反對或批評西方標準的,便被他們視為大逆不道。但西方國家也真的嚴格按他們的標準處理涉及國家安全的問題嗎?就以不久前美國司法部以散播網上謠言干預美國中期選舉為理由起訴一名俄羅斯女士為例,可以看見當涉及國家利益時,所謂言論自由,西方國家也早已拋諸腦後。事件中,美國聯邦調查局便明言起訴凸顯網絡宣傳對美國民主的威脅。西方國家便是這樣的雙重標準,非西方國家防範阻止網絡惡意宣傳的被視為侵犯言論自由、大逆不道,他們自己幹同樣的事情便是天公地道。

在香港,打擊宣揚港獨,站在中國人立場來看是天公地道,卻被西方國家政府、外國記者與媒體視為侵犯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的大逆不道。這種爭論實質便是爭奪話語權的信息戰爭。對香港社會觀察入微的潘麗瓊便以《木馬屠城記》的「木馬」譬喻如馬凱一般隱藏在香港打信息戰的西方媒體及人士,適時發難,在香港內部挑起爭端,為外部勢力對香港指指點點開路。

在任何國家,對國家民族的認同與效忠是一個非常嚴肅的話題,不會有任何國家讓這些問題任由非本國公民反客為主、說三道四。然而在香港,以立法會議員因宣誓效忠問題而被取消議員資格的司法覆核案件例子來說,為個別被取消資格議員在法庭陳詞的竟然是不懂華語的非中國國籍大律師,主審法官用英語審判用英文裁定一個議員以華語宣讀中文誓詞是否有效的案件,這便是面對關乎國家安全與利益問題時,香港遇上的特殊而荒謬的滑稽情況。香港一些主張本土與自決的年輕人為保衛粵語抗拒中國而甚至對在學校普及普通話也極度抗拒,然而,在香港這荒謬而滑稽的情況下,用英語聆訊及裁定涉及中國國家利益與價值觀的國家效忠議題,究竟是什麼人在掌握了話語權?

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規定特區政府須為國家安全自行立法,規定立法涵蓋除了包括禁止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政府、竊取國家機密等五項行為外,更包括了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進行政治活動、及禁止香港的政治組織或團體與外國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這兩項重要內容。

今天的馬凱,居港未足七年,特區政府可以拒絕讓他繼續居港,將事件了結。不清楚的是不知道將來會有哪一個如馬凱一般,但卻是持外國國籍的香港永久居民,以言論自由為借口為鼓吹港獨者搖旗吶喊提供平台,特區政府在缺乏相關國家安全立法下,除了眼巴巴任由外國政府說三道四、不斷抹黑香港外,特區政府將莫奈之何,也根本沒法把這些對「一國兩制」進行破壞、潛伏在香港的「木馬」請走。

來港工作的外國人對中國沒有國家效忠,這些外國人若成為外國國籍的香港永久居民,只要其中極少數熱衷參與涉及中國國家主權與統一的香港政治爭論,均將為已喋喋不休的香港政局帶來更多更複雜沒完沒了的爭論。

馬凱事件從另一個層面凸顯了《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的迫切性;也凸顯了香港作為國際城市在維護國家統一與安全所面對的複雜局面。■

1541648074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