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最蠢,只有更蠢

文/林沛理

 

美國近期最流行的潮語是「out-stupid」。這個在字典上找不到的新字脫胎自「outsmart」(智取,在智力上勝過),意思是跟人拼愚蠢,看誰的智力更低。很明顯,這個字的矛頭直指特朗普,例如說「You can't out-stupid Trump」(不要跟特朗普鬥蠢,你沒有可能勝過他)。

實情是特朗普再蠢,也蠢不過「衣帶漸寬終不悔」、一直支持他的那些美國人。特朗普自參選到執政從未掩飾自己的醜陋、狂妄和短視,更曾多次揚言即使他在光天化日下向人開槍,支持者也不會「變心」。在這個意義上,他的支持者是予其「知情同意」(informed consent)的「有用的白痴」(useful idiots),讓他可以名正言順地將美國帶上由盛轉衰的道路。

美國的「民主內傷」其來有自。長久以來,在沒完沒了的意識形態紛爭,以及政黨、財團、利益團體與媒體無孔不入的操縱下,廣泛而深刻的無知與集體愚蠢已在社會落地生根,美國人逐漸失去分辨真相與判斷是非的能力。美國前桂冠詩人西米克(Charles Simic)對此深感憂慮,曾經以《無知的年代》(The Age of Ignorance)為題,撰文哀悼美國人的民智每況愈下;並指由於無知的人比有識之士更容易宰割,愚弄和瞞騙公眾已經成為美國發展蓬勃的本土工業。

從美國的例子可見,民智是實踐民主的基本條件。即使你相信民主是普世價值,放在任何社會皆可造福人民,也不得不承認有效和運作良好的民主制度(functioning democracy)不可能出現於充斥無知與集體愚昧的社會。

這其實是常識。你讓人民選賢與能和當家作主,便要確保他們有能力根據事實並充分考慮自身和社會的整體利益作出明智的選擇。否則,就是把一支裝上子彈的手槍給小孩子把玩。在全球民主國家的選舉中,從英國的脫歐公投到美國總統大選,選民違反自身與國家利益的投票行為正好說明問題。■

1544067109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