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供加上高鐵衝擊馬新關係

大馬希望調整水價,新加坡卻似乎並不買賬;對於大馬喊停馬新高鐵,獅城也態度強硬。

執政六十年的國陣被推翻,由馬哈迪領導的希望聯盟翻身上台,馬哈迪也取代納吉重新出任首相後,馬來西亞與周邊國家的關係開始出現微妙變化,其中尤以對中國及新加坡的衝擊最大。

馬哈迪在一九八一年至二零零三年出任首相期間,馬新關係非常僵;馬哈迪退位阿都拉接任後,馬新關係回春,不過沒有太大突破;而在納吉於二零一三年出任首相後,馬新關係趨向密切,部分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獲得處理,兩國銜接新加坡至新山的地鐵計劃及銜接新加坡至吉隆坡的高鐵計劃也很快就得以簽訂及執行。

隨著納吉被推翻,馬哈迪重掌政權,馬新關係雖然不是從天堂跌到地獄,但也是跌到地面。希盟執政後,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第一時間趕到吉隆坡會見馬哈迪,其中一個原因是要摸底,看看這九十三歲的老人家是否有改變,同時也嘗試建立關係。馬哈迪與李顯龍的父親李光耀向來不咬弦,這是公開的秘密。

馬哈迪上台後以國家債務太重而喊停東海岸鐵路和馬新高鐵計劃,衝擊馬中及馬新關係。馬哈迪隨後又提起要檢討馬新水供合約,調整他認為不公平的水供價格,在在刺激到新加坡人的神經線。新加坡的食水目前是依賴柔佛供應,九十年代馬哈迪執政時期,水供問題一直困擾兩國,新加坡人好不容易盼到馬哈迪下台,水供不再成為爭議點,馬哈迪重返後,水供爭議就猶如陰魂般纏繞。

在一九六二年馬新水供協議下,新加坡公用事業局每天可從柔佛河抽出兩億五千萬加侖生水,長達九十九年至二零六一年。根據協議,大馬售賣給新加坡的生水售價是每一千加侖馬幣三仙(約零點零零七美元),新加坡供應給柔佛的淨化水售價則是每一千加侖五十仙。馬哈迪認為這份協議不合理,大馬財政部長林冠英則希望新加坡展現「善意和理解」,考慮調整水價。不過新加坡對此似乎並不買賬。

新加坡對大馬喊停馬新高鐵計劃態度強硬,獅城外交部長維文表示,若大馬導致隆新高鐵計劃終止,新加坡會根據雙邊協定及國際法來處理大馬應賠償款項的問題。新加坡基礎建設統籌部長兼交通部長許文遠提醒說,大馬越早正式通知新方它對高鐵項目的立場,就能減少有關賠償。他也強調,要一個國家的納稅人為另一國家的行動承擔費用,對他們是不公平的。新加坡這種強硬態度對上吃軟不吃硬的馬哈迪,一場好戲似乎在後頭。■

1531366482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