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風17與中國反美軍介入

文/蔡翼

台海一旦發生衝突,美軍將面臨「距離劣勢」的挑戰;中國大陸已發展出以導彈拒止美軍介入的戰法。

蔡翼,台灣國際關係學者,東亞統合研究中心執行長。

 

美國軍事與國防安全論壇亞斯彭戰略小組(Aspen Strategy Group)在近期的年會中,與會的美國學者與前國務院官員表示,估計大陸與台灣約在二零二零年前後有三成以上機率發生重大危機,但從過去十年美國智庫所舉行的十多場模擬台海軍事對抗的結果,顯示美方都沒有能力贏得勝利。

台灣海峽一旦發生衝突,美軍將面臨「距離劣勢」的挑戰,快速反應部隊可以從日本及關島前來支援,但是剩下的力量需來自別處。若是有緊急情況,時間與距離會形成重大難題,在台海戰爭中「美國可能面臨決定性的軍事挫敗」,這些研究的結果將讓美國裹足不前。正在香港蔓延的示威暴動和台灣即將來臨的總統大選造成的危機,讓美國對中美關係面臨一個極其困難的抉擇與挑戰。

解決台灣問題是未來大陸軍方最重要、最棘手的問題,而關島以西、第一島鏈以東廣闊的海空域是解放軍執行戰場阻絕、拒止美國馳援台灣的主戰場。中國大陸汲取了一九九六年導彈危機時的教訓,發展出一套以導彈拒止美軍介入的戰法。

中國大陸除部署了大家所熟知的東風十六(琉球快遞)和東風二十六(關島快遞)之外,在大陸建政七十週年大閱兵前夕,大陸媒體大量報道了傳聞中的東風十七導彈。推測東風十七就是在東風十六上裝設了DF-ZF(高超音速滑翔彈頭)的第一種武器化型號,東風十六、東風十七和東風二十六將作為中國反介入\拒止的「新三劍客」。

東風十七利用傳統彈道導彈的火箭助推段,先將導彈送到大氣層外,然後導彈前部飛行體開始脫離,俯衝重返大氣層內太空後,開始進行十馬赫高超音速的滑翔飛行,飛行過程中飛行體還會進行一到三次打水漂似的躍升機動,到達目標區上空後,飛行體從目標上方的盲區以極大的速度和角度俯衝,直接擊毀目標,很不同於傳統的彈道導彈。

導彈配備高超音速滑翔彈頭(Hypersonic glide vehicle,HGV)後,不僅具備彈道導彈原本已很難攔截的高超音速飛行特點,再加上彈頭乘波體(Wave Rider)氣動外型所產生一定的升力,以高超音速在大氣層邊緣的內太空滑翔,下降的過程中透過空動舵或可變彎尾調整導彈飛行姿態和彈道軌跡,利用敏銳的雷達警示系統規避反導武器的攔截,進行複雜多樣的機動;並利用其所配備敏銳的光電及雷達導引系統和北斗衛星導航,發現、識別、鎖定目標。由於其側向滑行能力很強,可大範圍側向機動,加上飛行彈道較低,敵方預警系統很難在早期發現並預測它的飛行軌跡,所以很難加以攔截,是中國解放軍先發制人摧毀敵方防空和反導系統的利器,堪稱「薩德殺手」。

在相同釋放高度和速度下,無論縱向或側向的滑翔距離都遠超過傳統錐形彈頭,根據專家估算,裝有高超音速滑翔彈頭至少可以增加三分之一射程。以射程一千八百公里的東風十六為例,以東風十六為基礎,裝上高超音速滑翔彈頭的東風十七,射程估計至少可達二千四百公里或更遠。

外界認為中國軍方將把高超音速助推—滑翔彈頭安裝在遠程和洲際彈道導彈上,以增加它的射程、精確度和刺穿對方反導系統的能力,衍生幾款結合彈道導彈和巡航導彈優點的遠程和洲際快速打擊武器。

解放軍一直在努力建構一個摧毀航母戰鬥群的作戰體系。為能在遼闊的海洋上發現航母,連續跟蹤其航跡,並精確的為導彈指示目標,中國已經發射了四組海洋監視衛星以及超過四十枚各種型號的監測衛星,持續監測追蹤在遼闊海洋上行進中的航母戰鬥群,提供目標的速度與航向;加上大型遠洋電子情報船、長程電子偵察機、戰略無人偵察機、岸基超地平線雷達和空中預警機組成的監測網,原則上可以保持在每三十分鐘對航母的目標進行定位資料的更新。目前這些衛星對地表活動監測重訪的時間仍然間隔太長,沒辦法進行長時間的持續觀測,對敵國活動進行追蹤監視,漏失許多重要的情資與軍情掌握。

看得到,才能打得到

所以中國急需完善其天基衛星觀測、臨近空間平流層飛艇觀測系統和飛機及無人偵察機高解析度對地觀測系統,藉以形成一個能全天候、全天時、全球覆蓋的對地觀測能力,獲取全頻譜數據以及對全球任意地點十分鐘內重訪的能力,才能建立一個完整有效的空天作戰體系。

現在中國民間火箭發射能力快速成長,應該可以善加利用,同時通過政策的支持,以更高的效率、更少的經費完成空天衛星的布網計劃,早日完善中國的空天預警能力。■

1568259201379http://fs1.mingpao.com/yzz/2019-37/S00013/1568278797537SL_D526B11D81FC18C8D310E726ADD0431C.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