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超越親華反華的知華派

文/邱立本

美國的中國通須超越親華與反華,成為真正的知華派,要為中美的共同利益出謀劃策,而不是陷入陰謀論,作繭自縛,惶惶不可終日,最後成為歷史的笑柄。

二零四九年。這是美國對華鷹派學者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訂下的「大限」日期。他指出中國爭取在二零四九年,也就是北京政府慶祝新中國成立一百週年時,壓倒美國,成為世界的霸主,因此美國必須嚴陣以待,要對中國加以重重設限。

這位美國「中國通」,在他的暢銷書《百年馬拉松》(The Hundred-Year Marathon)就提出要對中國提高警惕。華府的政治圈傳言,特朗普政府官員都在看這本書,因為特朗普本人就很重視白邦瑞的論述。

但細觀白邦瑞的作品,發現他和年前流行一時的《中國即將崩潰》(The Coming Collapse of China)一書(美國華人律師章家敦Gordon Chang的著作),都是一體兩面,都是嚴重誤讀中國的作品。如果說《中國即將崩潰》是一個失敗的預言,將中國貶低為一無是處的國家,那麼《百年馬拉松》就是一個還要等待三十一年才被驗證的預言,但卻將中國捧為一個超級無敵、可以有能力毀滅美國的大國。

這都是美國「中國通」的通病,要嗎就是極度看不起中國,要嗎就是把中國看成一個神奇巨靈,可以讓美國人晚上睡不著覺。他們都是從一個「道德高地」,俯視中國的局勢,無論神州大地的發展是好是壞,都響起了他們內心深處的警鐘,都要加以「妖魔化」。

這也和中國老百姓的感覺嚴重脫節。今天中國人民越來越多成為中產階級,也都享受不斷上升的物質生活。但他們對於自己國家的缺點也了然於胸,知道兩億五千萬的農民工還沒有完全獲得國民待遇,而約六千萬在農村的「留守兒童」還要忍受父母都不在家,往往靠祖父祖母或外公外婆的撫養成長。中國雖然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僅次於美國,但如果用人均GDP來看,中國只有約八千美元,和美國的六萬多美元比較,差了好幾倍。

當然,中國人不僅是看經濟,也看制度的變革。中國當前的威權式統治,在基建和網絡效率很高,但在人權與權力制衡的制度建設上,卻是障礙重重。這是黨內改革派都承認的事實。中國不走美國的模式,但卻會吸收美國制度的優點。中國夢、一帶一路,也是讓中國的發展模式與國際的標準碰撞,在彼此的激盪中產生智慧的火花,有利於建立一個更能提升人民福祉的世界。

因而美國的中國通必須超越親華與反華的窠臼,要成為真正的知華派,要為中美的共同利益出謀劃策,而不是在「陰謀論」的錯誤前提下,作繭自縛,惶惶不可終日,最後成為歷史的笑柄。■

[email protected]

1544067102415http://fs1.mingpao.com/yzz/2018-49/S00011/1544085338678SL_B73CD9B245AD47C816A1196284349385.jpg章家敦作品《中國即將崩潰》:失敗的預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