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接班人王瑞杰浮出枱面

文/蕭翔

新加坡執政人民行動黨公布,財政部長王瑞杰將出任第一助理秘書長,根據行動黨傳統,意味著他將是黨秘書長的接班人,也就是總理李顯龍的接班人。貿工部長陳振聲出任第二助理秘書長。

新加坡政治領導層更新的局面最近終於在外界少許意外的情況下明朗化。

執政黨人民行動黨近日公布中央執行委員會職務名單,財政部長王瑞杰出任黨第一助理秘書長,本來備受看好的貿工部長陳振聲則擔任他的副手,出任第二助理秘書長。根據傳統,第一助理秘書長意味著黨秘書長(即總理)的接班人。

兩人在十一月二十三日共同主持記者會,宣布黨內這項重要的人事變動。總理李顯龍沒有出席記者會,顯示放手由兩人所代表的第四代領袖主持大局。根據《聯合早報》報道,王瑞杰在記者會上表示:「年輕部長推選我為他們的領導人,我也接受了這個職務。能為新加坡服務是我的榮幸,我也非常清楚我將肩負起的重大責任,帶領行動黨和治理新加坡是龐大而複雜的重任。」

同樣面帶笑容的陳振聲則強調將「全力以赴配合瑞杰,還有我們的團隊一起,為新加坡打造更美好的未來」。

根據行動黨傳統,總理人選並不由總理指定,而是由新一代領導班子商議決定。王瑞杰在記者會上公開這一過程時表示,他與陳振聲並沒有參與之前的多次討論,而是在大約一個月前大夥做出決定認定他為領頭羊之後告知他,他隨即找了陳振聲商議並要求對方當他的副手,「振聲很快就答應了,我們之後便著手討論需要做的事」。

據知,參與討論並作出決定的第四代領導班子共十六人,其中,文化、社區及青年部長傅海燕表示,新一代領導團隊在整個商議過程中,沒有拉票、投票,而是在「非常和氣,沒有黨派鬥爭,沒有火花」的情況下達成共識。

李顯龍當天在臉書上肯定了這兩名接班人選的能力,三十二名年輕政務官以及國會議長陳川仁則在同一天發表聯合聲明,支持兩人的領導。

原本也被視為接班人選之一的教育部長王乙康,出任中執委的助理財政。他在大局底定之後發文祝賀兩人,並對年輕團隊取得共識感到高興。

大團結場面和氣氛是人民行動黨一貫作風,一般預料之前坊間的猜測應該已經落幕。年輕團隊展現出來的態度是開始上緊發條,準備很可能在一年後舉行的下一場大選。那將是新領導團隊的主要考驗,繼續執政不成問題,但得票率多寡與是否失去議席,將影響黨內黨外對新領導層的評價。

一般相信,王瑞杰接班是否有意外,選戰的結果會有影響。不久前,李顯龍胞弟李顯揚與行動黨前議員陳清木高調會面,引發外界揣測是否結盟挑戰新團隊,在李顯龍執政的尾聲衝擊行動黨政權。這是新一代領袖感到必須嚴陣以待的原因,一旦有超強團隊挑戰集選區,年輕部長有人就可能要「陣亡」,對這一點,王乙康感受最深。二零一一年,他剛出道參與大選,就在集選區敗給工人黨,連同當時的外交部長楊榮文一起離開政壇。

選戰勝敗在民主國家本來稀鬆平常,但在行動黨一黨獨大六十年的新加坡,敗選部長卻損失慘重,不僅將失去未來多年的高收入,也將失去在政壇所累積的威望。

五十七歲的王瑞杰在高度共識下受到推舉,坊間有人相信其實是妥協下的共識。原本呈現競爭態勢的陳振聲與王乙康各擁人脈,在過去兩三年間都曾被網民指出偶有小動作,兩人才幹或許大致相當,坊間傳言各有優缺點,在黨中央依然強勢的局面下,競爭並沒有浮出枱面。有分析認為,或許正是這一隱性的相持不下局面,又可能出現超過原來疲弱反對黨的政治新戰場,才使得新一代領導團隊下決心尋求最大公約數的人選,那就是王瑞杰。

王瑞杰不僅在第四代中年齡偏大,在政治和政策運作方面資歷也最深,曾經多年擔任李光耀首席私人秘書,李光耀曾公開讚賞他在二零零八年金融海嘯中的表現,他當時是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央行)局長。他最近在電視節目上透露,那個時期不斷有傳言新加坡可能有銀行會倒閉,他在取得上級與總統的許可後,動用國家儲備金抵押銀行的貸款,一抵押就是兩年多,「每天都很難睡」,直到危機過去,他才鬆了一口氣。

綜合多方評價,精英教育背景出身的王瑞杰不僅聰明,而且為人友善容易相處,也善於解決問題。有別於軍旅出身的陳振聲和另一些部長,文官背景的王瑞杰在處事上樂意採取協商方式,具有同理心,透過聆聽和諮詢意見,令人更願意與他合作。

幾年前,李顯龍為二零一一年大選成績不理想而展開廣泛徵詢民意的全國對話會,就是由王瑞杰領導,那一項重大任務,讓他有機會全面性溝通全國不同層面,事後回看,也可能已經屬意於他。

財經背景、中文流利的王瑞杰也受到當地華商與華社的支持,他也跟李光耀父子一樣,能操馬來語。王瑞杰也是新一代領導人中較多與中國接觸的一位,他在公共領域服務二十七年間曾多次訪華,並在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與李克強訪新時出任侍從部長。今年九月,新中雙邊合作聯合委員會會議在新加坡舉行,王瑞杰以新方副主席身份出席會議。

曾在內閣會議上中風

不過,王瑞杰的健康情況也引起關注。兩年前曾經在內閣會議上中風的他,由於搶救及時,很快復原,他對自己的健康也表示有信心。

李顯龍孩子是黑馬?

評論界指出,王瑞杰出任總理時可能已經六十歲,以新加坡政壇慣例,他在位時間可能只有兩屆十年,那將是歷來最短的總理,因此是否被視為「暖席者」也未可知。到時相差八歲的陳振聲也還是可能接班,但任期也不長久,於是外界猜測,來屆大選中,是否有黑馬投入政壇才是看點,其中就包括李顯龍的孩子。

王瑞杰未來的挑戰顯然不小,新加坡跟全世界一樣,正處於經濟轉型,工業4.0的時代,人工智能將給職場面貌帶來巨大的挑戰,如何確保全民就業的環境持續下去,基層薪金穩定上升,民生問題、社會治理和基礎建設,在過去都已經做得不錯,但人民的要求與眼界不斷提高,與十年二十年前大不相同,社會文化追求更開放自由,都需要更多接地氣的處理手法。物價近年來節節攀高,已經帶來許多不滿,王瑞杰最近卻表示每個部門都需要錢,錢不夠用,令坊間感到詫異。

李顯龍近年在一些課題上收緊管束,加強控制,引發不少民怨。王瑞杰在接班之前,能不能像他自己說的讓人民有信心,爭取到普遍的認同,來屆大選很可能就是這名資優生最重大的考驗。■

1543462207600http://fs1.mingpao.com/yzz/2018-48/S00021/1543480451546SL_C7E4BD470040C74B5316768C776FD953.jpg新加坡財政部長王瑞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