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馬反種族歧視公約觸礁

文/林友順

馬來西亞希盟政府決定擱置簽署《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ICERD),以應對在野黨及保守馬來社群的反對,避免引發族群矛盾,但人權人士與開明穆斯林則不滿政府退卻,提出抗議。

十一月二十三日週五穆斯林中午祈禱結束後,馬來西亞數州的穆斯林從清真寺走上街頭,反對希盟政府簽署《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ICERD)。示威者主要是在野黨巫統及伊斯蘭黨支持者,他們是回應巫統與伊斯蘭黨的號召,參與集會。自首相馬哈迪在十月下旬在聯合國演講時表示大馬將簽署該公約,首相署部長瓦達穆迪日前宣布政府有意在明年第一季度簽署《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後,就引起許多爭辯。

馬來團體和政黨指責此舉將會侵蝕馬來裔及土著權益、削減皇室權利及影響伊斯蘭教神聖性。在巫統、伊斯蘭黨及馬來右翼組織的炒作下,各地陸陸續續爆發小規模的反公約集會,社交媒體更廣傳充滿種族及宗教激進言論。人們擔心,當巫統與伊斯蘭黨一旦十二月八日在吉隆坡聯手舉行大集會,局勢是否會失控。伊黨主席哈迪阿旺和巫統主席阿末扎希日前聯合出席「穆斯林團結集會」,並聲稱將在吉隆坡舉行抗議大集會,而在大集會舉行前,伊斯蘭黨也將在各州發動集會。

就在緊張氛圍不斷升高、大集會即將舉行之際,首相署日前發表聲明,表明大馬不會簽署這份公約。當局也表明:「政府會繼續捍衛聯邦憲法,這是我們建國時各族所同意的社會契約。」首相馬哈迪也向民衆喊話,表明只有在諮詢所有族群的看法後才會決定是否簽訂;馬哈迪也指希盟在國會並沒有控制三分二議席優勢,因此若要修改憲法條文中馬來人特殊地位的條文是不可能的決定。他承認這項課題相當棘手,畢竟各族群都對特定課題有一定的敏感度。

政府擱置簽署公約的舉動引起人權組織及自由派穆斯林的不滿,捍衛自由律師團顧問蘇仁德蘭抨擊希盟政府,選擇不簽署公約的舉動,讓大馬蒙羞,他形容那是「讓人羞恥的U轉」。他抨擊政府領袖沒能夠展示道德上的領導,而且是在人們最需要它的時候。他說:「希盟一些資深領袖在半路選擇棄船,公開要求展延簽署這項公約。這不可原諒。」他更指責希盟因為沒有團結和強而有力的聲音,最終導致政府在邁向簽署這份公約的路上選擇投降。他強調,ICERD不影響伊斯蘭教,並指幾乎所有穆斯林國家都已經簽署此公約,只有大馬和汶萊除外。

馬哈迪指考量民意

馬哈迪解釋說,擱置簽署公約不是因為擔心流失馬來選票,政府是在考量民衆和希盟領袖的意見後,才決定不簽署這份公約。此外,他說,希盟也考慮到任何修憲工作都必須掌握三分二議席優勢才能完成,而且政府內也有很多反對的聲音。他說:「我在紐約的時候已經闡明馬來西亞多元種族、宗教的國情。要簽署公約其實很複雜,我們沒說過必定會批准《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公約》,我們必須胥視民意。」他指出,很明顯地,人民並不接受此公約。

執政成員黨誠信黨宣傳主任卡立沙末否認政府決定不簽署公約,是因為向馬來人右翼分子屈服。他說,內閣是考慮到整個大環境的因素,才做出這樣的決定。他說,一旦政府簽署該公約,一些接收錯誤資訊的人們可能會認為政府違反了聯邦憲法,並且導致馬來人的權益受影響,繼而製造混亂。他指出,政府原本希望針對這項課題,舉行對話會,遺憾的是,人們根本沒有給政府機會對話。卡立沙末也批評伊斯蘭黨領導層甘於被巫統利用,聯手舉行大集會,事實上大集會只是巫統的詭計,以拯救他們一個一個被帶到法庭、面對舞弊和濫權控罪的領袖。他指出,兩黨持續玩弄ICERD課題的舉動,含政治目的。

公正黨主席安華認為,目前簽署公約不是希盟最主要的議程,大馬應該專注整頓經濟。安華提醒,希盟在今年五月的大選中僅獲得三成的馬來人支持,另外七成馬來人是支持巫統及伊斯蘭黨,因此政府在簽署ICERD上不能不顧及巫裔社群的反應。他說,馬來社會可能還需要更多時間去了解這項公約是否會影響他們的地位,所以政府不能操之過急,而他本身也認同內閣暫緩簽署這項公約。安華認為,這項公約不是不好,但是由於現階段所引發的社會壓力、部分族群覺得不安,以及種族間的緊張氣氛,他認為必須先暫緩簽署,並趁著這段時間讓各族取得共識更為重要。

聯合國是於一九六零年通過譴責違反聯合國憲章和世界人權宣言的種族、宗教及民族仇恨的行徑,隨後在六三年的聯合國大會接納ICERD的草案。ICERD是在反猶太主義事件和反對南非種族隔離制度情況下誕生,公約譴責種族歧視,並承諾立即以一切適當方法實行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與促進所有種族間的諒解的政策,保證人人有不分種族、膚色或民族或人種在法律上一律平等的權利,包括政治與公民權利、人身安全、免於暴力的傷害等。

希盟政府面對巫統與伊斯蘭黨的聯合行動必須在ICERD課題上退卻,這是執政六個月的希盟政府的一項挫折,其主因在於政府一旦簽署ICERD,它將成為在野黨攻擊政府的籌碼,同時失去馬來選民的支持。大馬選民百分之六十是馬來及穆斯林選民。獨立民調機構巧思中心研究今年大選後發現,儘管希盟成功擊敗國陣,但國陣在西馬半島仍獲得百分之四十六馬來選民支持,伊黨獲得百分之三十五;只有百分之十七的馬來選民支持希盟。

希盟擱置簽署公約也在於戰略考量,以讓這項緊繃的課題降溫,同時讓在野黨的大集會顯得不合時宜。內政部長慕尤丁表示,隨著政府已擱置簽署公約,在野黨的大集會最好是不必舉行。他警告,任何人不得因政府決定不簽署這項公約而發表或主導任何可能導致種族及宗教關係緊張或影響公共秩序的言論或行動。他提醒人們,煽動法令仍然有效,任何故意引發種族情緒者都將嚴懲不貸。不過,伊斯蘭黨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表示,該黨與巫統在十二月舉行的反公約大集會,仍舊繼續進行,但集會性質將從抗議變成「慶祝和感恩聚會」。他說,「集會會如期進行,而且民衆也已經表明願意參加集會,加上各州都已經做好了準備。」

行動黨資深領袖林吉祥指責一些不負責任人士企圖利用ICERD課題,煽動種族情緒來引發種族衝突;他說,如果簽署ICERD會引起類似(一九六九年)「五一三事件」的種族問題,他相信大馬人不會堅持要簽署這份公約。

回教國大部分已簽署

不過,林吉祥也指出,在伊斯蘭合作組織的五十七個國家當中,只有大馬和汶萊尚未簽署,而三十八個奉行君主制度的國家中,三十六個已經簽署ICERD,包括約旦與沙特阿拉伯,事實證明,這些國家的君主制度沒有因簽署了ICERD而被破壞。他說,ICERD的課題是給所有大馬人民的一記警鐘。它顯示要是人們允許政治投機分子和亡命之徒利用惡毒的謊言、仇恨、種族和宗教政治,以至爆發種族和宗教衝突的地步,那麽人民在今年大選創造的「新馬來西亞」願景,只是一場夢幻。■

1543462207148http://fs1.mingpao.com/yzz/2018-48/S00004/1543480803897SL_85FA2F475A98CFE162C95AC09CFB9A18.jpg反對簽署ICERD示威(圖:《星洲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