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煙鎖大馬 滅火逼在眉睫

除非印尼政府及大眾能嚴正看待,否則煙霾問題將世世代代禍害馬六甲海峽兩岸人民。

馬來西亞半島與東馬砂勞越近期煙霾瀰漫,可怕的是,煙霾帶有燒焦的味道,讓人呼吸很不舒服,也令尋醫治療呼吸管問題的病例增加。由西南季候風從蘇門答臘吹來的煙霾籠罩半島多個城市,一些面向馬六甲海峽的城市空氣素質更達到不健康水平,迫使教育局下令八個縣內的學校停課一天,所有學校的課外活動也必須停止。

這並不是大馬首次面對煙霾問題,多年的「苦難磨練」也讓政府懂得如何應對煙霾的困擾,包括規定如果空氣污染指數超過一百點,學校就須停止所有戶外活動,如果超過兩百點,有關地區或縣內所有學校須暫時停課。

大馬近期發生的煙霾問題與過去一樣,主要源自跨界煙霾,根據東盟氣象中心發布衛星圖像顯示,印尼共有一千三百九十三個熱點,包括蘇門答臘有三百零六個熱點和加里曼丹島有一千零八十七個熱點。大馬向印尼發出外交照會,希望印尼立即撲滅造成煙霾的林火。大馬能源科藝環境部長楊美盈說,環境部正與外交部合作,大馬駐印尼大使被安排會見印尼政府,表達大馬政府的關切;會面後,雙方還會安排一個電話會議,讓環境部長與對方通話,好讓印尼政府了解撲滅林火的急迫性。她表示大馬政府已準備提供任何形式的援助,幫助印尼在加里曼丹和蘇門答臘島滅火。

大馬、新加坡及泰國多年來皆受印尼煙霾禍害,此問題甚至被帶上東盟討論;印尼政府多次嘗試解決問題,但並不成功。今年八月,大馬在馬、新、泰、印部長級會議及跨境煙霾污染會議上提出煙霾議題四國達致協議,以便在八月至十月的乾旱期間,增強監督和增加預防措施,減少跨境煙霧問題。不幸的是,一個月後,印尼火災的情況並沒有好轉,反而更糟糕。

印尼是全球最大棕油生產國,自一九九零年代以來,一些企業和個人每到旱季就會在熱帶雨林放火墾荒,借此闢地種植油棕等,並把灰燼當肥料。放火是最簡易及節省成本的清除芭地的方法,然而也是最破壞環境的方法。煙霾不僅危及印尼人民的健康,也造成國際禍害。

印尼面對煙霾問題顯得有心無力,廖內省災害管理機構緊急應變主管加夫爾表示,強風、深泥炭地及自然水源距離是當地消防員撲滅林火的最大挑戰。然而,煙霾問題還涉及印尼政府官員、企業及民眾對環保的態度,除非上至政府下至普羅大眾能嚴正看待煙霾問題,願意加大對付焚燒芭地的開墾做法及教育民眾對環保的認識,否則煙霾問題將是馬六甲海峽的另一股季候風,世世代代禍害海峽兩岸的人民。■

1568259201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