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島嶼之爭新高潮 菲律賓與美國聯手制華

<5張圖片>

文/黃棟星

菲律賓與中國在南海再起波瀾,中國船隻近月頻頻在南海的中業島水域出沒,被指是抗議菲律賓最近在該島上進行建築工程。近日菲律賓與美國舉行的「肩並肩」軍演,地點在最靠近南海的三描禮示省與巴拉望省,菲美兩軍更展開兩棲作戰演習,被認為是劍指中國。菲律賓中期選舉將至,總統杜特爾特被反對黨批評過度親華,為了回應民意與爭取選票,杜特爾特也逐漸改變態度,向美國靠攏。

菲律賓與中國和美國的三角關係猶如南海般波濤洶湧,此起彼伏。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三年前上任後,外交政策大轉彎,改變以往親美立場轉為親中,擱置南海島嶼主權爭議,並獲得中國巨額經援。然而最近形勢變化,杜特爾特因中業島問題而對中國惡言相向,並與美國舉行聯合軍演,劍指中國,也藉此炒作,為即將在五月份舉行的中期選舉拉票。

菲律賓主流媒體「爆料」,自一月以來,至少有二百七十五艘被認為是中國海上民兵組成的中國船隻在希望島(Pag-asa,英語:Thitu,中國稱中業島)周圍監視。位於南海的中業島是南沙群島之一,除了菲律賓,中國和越南也主張擁有主權,目前由菲律賓實際控制。

第三十五次菲律賓和美國的「肩並肩」(巴利卡坦,Balikatan)演習四月八日在菲律賓首都馬尼拉奎松市的Aguinaldo軍營舉行開幕式。這次年度軍事演習是菲律賓和美國二百八十一項安全合作活動中規模最大的一次,來自美國特種作戰司令部的部隊已經部署了三到六個月。今年的「肩並肩」除了近年所舉行的海上安全、實彈射擊訓練、城市行動、航空行動和反恐應對外,菲美兩軍還進行兩棲作戰。演習的地點也返回菲律賓最近南海的三描禮示省與巴拉望省(Zambales and Palawan),過去兩年為免刺激中國,演習都避開這兩個地點。

這項演習由大約七千五百名菲律賓和美國聯合軍隊參加,持續到四月十二日。澳洲、新西蘭、加拿大、韓國、越南、日本、英國和泰國也派出了一小批觀察員。澳洲自二零一四年以來一直參加肩並肩演習,自二零一七年的馬拉維(Marawi)恐怖襲擊結束以來,澳洲地面部隊一直在培訓菲律賓陸軍部隊進行城市反恐戰爭。

尤為人注意的是配備F35B Lightning II隱形戰鬥機的美國兩棲攻擊艦黄蜂號USS Wasp首次加入演習。據報道,這艘美國海軍陸戰隊的直升機航母靠近中國控制的黄岩島(Panatag Shoal,Scarborough Shoal)約三十五至四十海里(黃岩島距中國大陸約一百六十海里)。

肩並肩演習美方的發言人Tori Sharpe中尉指出,USS黃蜂號和F35B戰鬥機的部署突顯了美國對其地區盟友和合作夥伴的支持。分析家認為,美國海軍陸戰隊F-35B的出現標誌著華盛頓已自過去與其長期盟友和前殖民地菲律賓的反恐合作與海上安全,轉變為華盛頓去年推出的新印度太平洋戰略。美國增加了在南中國海的軍事存在,同時與包括菲律賓在內的該地區其他國家加強聯盟,以制衡中國的海上擴展行為。這是一九五一年《共同防禦條約》(MDT)下演習的真正意圖。

菲美軍事同盟基石

今年二月二十八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河內出席完朝美首腦會晤後,直飛馬尼拉進行訪問。蓬佩奧在與菲總統杜特爾特的會晤中表示,如果菲在南海海域遭到襲擊,美將啟動美菲《共同防禦條約》。

菲美《共同防禦條約》簽署於一九五一年,是菲美軍事同盟的基石。去年年底,菲律賓國防部長羅仁扎納突然提出要求重新檢討該條約,主要原因是,條約規定美國對菲的防禦義務包括菲律賓本土,卻沒有說明是否包括南海。如果菲在南海被中國「欺負」,美軍是否相助是一個大問題。美國過去一直迴避,棱模不清,羅仁扎納因此要求澄清條約中的「模糊內容」,逼美國幫菲律賓協防南海。

作為一名退休將軍,羅仁扎納曾在華盛頓的菲律賓大使館擔任退伍軍人事務負責人,當時德爾羅薩里奧是駐美大使,此人在阿奎諾三世執政時任外長,炮製了向國際海洋法庭提出的「南海仲裁案」,仲裁庭否決中國的南海聲索,判菲律賓勝訴。羅仁扎納被視為親美派和在南海問題上的強硬派,他建議修改旨在決定「是否維護、加強或廢除條約」。羅仁扎納認為,條約應當反映二十一世紀的地緣政治現實,特別是中國崛起以及美國需與本地區進行更多接觸。菲律賓要求對《共同防禦條約》進行審查的主要目的,是要美澄清在南海問題上對菲律賓安全承諾的範圍和程度,並隨南海形勢變化對條約沒有覆蓋的情況進行補充。

美在菲核心利益未受損

美菲關係自冷戰結束以來經歷了一些波折,但基於歷史原因及應對共同威脅的考慮,兩國依然保持了緊密的同盟關係。杜特爾特上任後,出於其在對美問題上的立場傾向與中國加強經貿關係的現實考量,曾經公開發出廢除美菲《共同防禦條約》。儘管他「親中疏美」使美菲同盟合作受到些影響,但防務關係未有實質變化,美國在菲律賓的核心利益也未受到損害。

二零一八年底,美國歸還了美菲戰爭期間從菲掠走的巴蘭吉加大鐘,這是菲多屆政府努力尋求未果的事情,也是杜特爾特揚言要美歸還才訪美的先提條件,在美駐菲大使宋金與菲駐美大使羅慕禮示的努力下,百年古鐘重返故土,美菲關係回暖,也使杜特爾特訪美提上日程。儘管杜特爾特一再婉拒,但外交界靈通消息認為,杜特爾特任內訪美已無疑問,只是時間問題。這也可解釋了為什麽近期杜特爾特政權在南海議題上對中國的口氣日益嚴厲,因為中國議題成為中期選舉最重要的議題,況且現在又值菲美軍演劍指中國。

近期,反對派和親美份子集中火力攻擊杜特爾特,從南海議題、中國勞工議題、債務陷阱到處詆毀中國,唱衰杜特爾特政府。今年的菲律賓國家英烈節成為反對派和親美分子攻擊總統杜特爾特對中國的友好的戰場。

菲左翼政黨示威反華

菲律賓左翼組織新愛國聯盟(Bayan)、菲律賓主權聯盟(P1NAS)、青年黨(Kabataan)等多個政治團體四月九日在中國大使館前舉行示威,抗議一月以來數百艘中國船隻集結南海中業島周邊海域,約有一千多位民眾參與示威,多名參、眾議員候選人也加入示威。參與遊行民眾高舉「中國離開」、「尊重我們的主權」、「西菲律賓海是我們的」、「抵制中國債務陷阱」等標語,並沿路高喊「中國離開」。

反對陣營聯盟「八全勝」參議員候選人陸諾( Chel Diokno) 和科爾梅納雷斯(Neri Colmenares)以激烈的言論批評杜特爾特對中國的友好態度。陸諾表示:「我們非常關切中國漁船和其他船隻進入菲律賓領海,尤其是在西菲律賓海,我們也很關切政府與中國簽訂的許多雙邊協議,我們不知道裏面涵蓋哪些內容,政府對於這些協議的條款應該公開透明。」 科爾梅納雷斯說,西菲律賓海不是中國的,「我們要保衛西菲律賓海領海完整」,「我們需要一位會維護菲律賓領海完整和獨立外交政策的領導人,不是親中或親美,而是親菲律賓,這是當局應該主張的立場」,他批評杜特爾特對中國的友好態度導致中國在西菲律賓海的入侵事件增加。

他表示,當局與中國簽訂的赤口河灌溉計劃信貸協議非常沉重,將讓中國有機會控制菲律賓政府資產;當局已經讓中國影響菲國在西菲律賓海的領海完整,又要允許中國在菲國國內控制政府資產,這是不可接受的。

副總統羅布雷多參加在薩馬特山國家神殿舉行的第七十七屆英烈節紀念活動,並發表聲明,希望菲律賓人能夠像他們與殖民者和暴虐政權鬥爭的祖先一樣勇敢。「歷史上,菲律賓人為國家一直勇敢站了起來,無論是對入侵者或濫用制度的統治者,菲律賓是勇敢的搖籃。」

菲律賓軍方表示,二零一九年首季度,有超過六百艘中國船隻在這個海域去而復返。軍方表示,這些船隻可能是在監視菲律賓現時正在中業島進行的建築工程,然而雖然他們存在,但並不妨礙菲海軍在這個海域的巡邏,也沒有影響中業島建築工程的進行。

設於華盛頓的智庫「亞洲海事透明度倡議」(AMTI)此前已經以衛星相片大量報道這個海域的中國船隊,AMTI說:「這些船隻通常在海上停留不動,實際上並沒有在捕魚,而只是在恐嚇其他的主權聲索國。」AMTII主任波林說:「最重要的是菲律賓不應畏懼中國的霸凌,應繼續在中業島的建築工程計劃,我們不容許中國使用他們的民兵準軍事脅迫力量,而不必付出代價,而唯一可使他們付出代價的是激起國際的注意,這非常重要,美國及菲律賓必須加強他們的結盟力量以威懾來自北京的侵略。」

海事專家巴董描加教授表示,目前圍繞在中業島的情況仍可能會改變。他告訴媒體說:「這仍然有可能,因為船隻是可以移動的,中國要他們去那裏他們必須奉命行事。」

巴董描加強調,菲律賓應抗議中國的這種行動,要求中國透明化他們的海上民兵的行動。他說:「抗議是第一步,政府應繼續監視這些中國船隻的行動,應向民眾公布這些民兵船隻的數字及活動,特別是他們是否有在菲律賓海域內從事非法活動。」菲律賓大學歷史系學院公開聲明,杜特爾特政府對中國入侵該國水域的不作為正在培養失敗主義和對此問題的「懦弱文化」。

另一方面,前外交部長阿爾伯特.羅薩里奧(Albert del Rosario)和前監察署長康奇塔.卡爾皮奧.莫拉萊斯(Conchita Carpio Morales )三月代表菲律賓人在國際刑事法院(ICC)對習近平和其他中國高級官員提出起訴,指責中國頑固堅持擁有幾乎整個南中國海的侵略行動。

最高法院副法官安東尼奧.卡爾皮奧警告說,如果菲律賓拖欠對中國的貸款,該國可能會失去其自然資源,特別是其在禮樂灘(Recto Bank)的巨大天然氣儲備。卡爾皮奧警告菲律賓,不保證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將根據自己的規則解決爭端的公平訴訟程序。因為專家認定貸款協議受中國法律管轄,合同產生的任何爭議都必須由北京的仲裁機構解決。

菲民意認為中國不懷好意

菲律賓「社會氣象站」近期的一份民調稱,四成四的菲人認為中國貸款給菲律賓發展基建對菲律賓不懷好意。

在各方的壓力下,杜特爾特政權表現對中國前所未有的強硬。菲律賓政府四月四日指控中國數百艘船艇在今年前三個月「非法」出沒南沙中業島周邊。菲律賓外交部聲明,中國船艇出現在中業島附近和周圍,是「非法行徑」,「明顯侵犯菲律賓主權」。聲明也提到,中國的「人海戰術」令人對船艇的意圖起疑。批評者推測,北京當局企圖藉此對菲施壓,促其停止在中業島上進行基礎建設工程。

外長洛欽四月十日表示:「我們的立場是:西菲律賓海是『我們的』,中國奪走了它。世界最高法院已經做出裁定。現在的問題是如何收回它。我個人不怕戰爭。對一艘公共船隻的襲擊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美國將參戰。」洛欽早些時候曾提到,美國現在是、並將繼續是菲律賓「唯一的軍事盟友」。「美國現在是,未來仍將是我們唯一的軍事盟友。你不能以一個鄰近強國作為盟友——太近了不舒適。」

總統府也指出,在菲律賓專屬經濟區內「沒有中國的事」,任何中方船隻在菲律賓佔據的島礁附近的繼續存在,將被視為對菲方主權的一種「侵犯」。

總統府發言人班尼洛在評論一些中國船隻三月二十八日在Kota島(中國稱南鑰島)和Panata島(中國稱楊信沙洲)附近被發現一事。被問及現在是不是杜特爾特向中國提起仲裁判決的時候了,班尼洛說,這得由總統去決定。

國防部長羅仁扎納說,儘管中國的監視,中業島的改善工程將繼續。「他們已經監視著我們一段很長的時間,但我們的工程在進行中,並將會持續直至完工為止。他們沒有進行干預。」

杜特爾特更揚言說,如果中國進入菲律賓的希望島(中業島),他會命令士兵執行「自殺任務」。

杜特爾特在公主港出席菲人民主力量黨的競選集會時說:「我試圖告訴中國,希望島自一九七四年以來是我們的,如果是你們的,為何你們沒趕我們離開。我們可以保持朋友關係,但不要碰希望島,否則事情就不一樣了。」

在西菲海領土爭端中被批評與中國進行雙邊會談的杜特爾特表示,他並沒有以戰爭來威脅他的「朋友」中國,而是僅僅給他們一個「勸告」。他說:「我只是商量,我不會要求或請求,但我告訴你們,不要碰希望島,因為我在那邊有士兵,如果你們動它,這是另一回事了。我已經告訴我的士兵,準備自殺任務。」被問及政府將怎樣對付中國,杜特爾特說,他將同中國政府達成妥協。杜特爾特說:「我們以武力驅逐他們,我們能這樣做嗎?除非我們要自殺。如果你開戰,中國的第一步將是發射其導彈。在七分鐘,導彈將抵達馬尼拉。我們暫時妥協,因為如果我們開戰,如果有暴力衝突,我們絕不會贏,我們將遭受不可想像的損失。」

近期媒體也曝出杜特爾特家族財富暴漲、其長子涉毒的各種負面新聞,以致杜特爾特粗暴以對,杜特爾特警告批評者,他將暫停人身保護令的特權,逮捕反對者,並宣布成立「革命政府」直到其任期結束。二零一七年,杜特爾特威脅如果他的對手試圖驅逐他,他要成立革命政府。

正副總統不同調

副總統羅布雷多馬上表示,如果杜特爾特宣布成立一個革命政府,她準備好接替總統成為共和國的新任總統,因為這是憲法對副總統的授權。羅布雷多批評杜特爾特成立革命政府的威脅,表示這是違反他們在就職時宣誓要維護的憲法。她也無法接受杜特爾特威脅把其批評者標籤為叛亂分子、罪犯及吸毒者的言論。她提醒杜特爾特,即使面對許多問題,也要為自己的言論負責。羅布雷多一直在等待機會,一登大位。

政論家Federico D. Pascual Jr.認為,杜特爾特向公眾展示了他的潛意識,他指出,外交政策應該服務於國內公共利益。當總統作為國家的外交事務發言人被視為在與中國解決衝突方面出賣菲律賓人利益,只會破壞他的參議員和其他候選人在五月十三日中期選舉中的機會。菲律賓人鄙視或不同意杜特爾特親中國的立場和治理方式,但不能發洩對他的挫敗感,只好對他的候選人,特別是那些參議員候選人出氣。

在各方壓力下,杜特爾特政權表現對中國前所未有的強硬,甚至祭出南海仲裁牌,這是否反映杜特爾特已挺不住要向中國攤牌?應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之邀,杜特爾特將於四月二十四日前往北京,出席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這將是他在不到三年任期內第四次訪華。他與習近平的會談,對菲中的未來是走向對抗還是合作讓人關注。■

1555473806265http://fs1.mingpao.com/yzz/2019-16/S00001/1555488379239SL_D6239DB86177548EE6F5A94399D091BB.jpg;http://fs1.mingpao.com/yzz/2019-16/S00001/1555489768028SL_68FD6D7DF7783E69D147060B98E6C684.jpg;http://fs1.mingpao.com/yzz/2019-16/S00001/1555489783986SL_12368A16C7F9463EDD014A5EA19E1346.jpg美菲軍聯合軍演(圖:歐新社/法新社);http://fs1.mingpao.com/yzz/2019-16/S00001/1555489827370SL_70A4756144DFB66016477AFF1D51ACB9.jpg菲美聯合軍演開幕(圖:歐新社);http://fs1.mingpao.com/yzz/2019-16/S00001/1555489859132SL_B3E2463B10C403F5C2269F8167190792.jpg菲律賓民眾在中國領事館前舉行反華示威(圖:Nur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