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窮也不能窮教師的嘆息

文/邱立本

任正非認為,只有讓最優秀的人才去當教師,才能教出更優秀的人才。因此再窮也不能窮老師。華為被封殺事件背後就是教育的競爭,中國大學不能排斥寒門子弟。

再窮也不能窮教師。這是任正非的感嘆。作為全球最大通訊公司的領軍人,他深知人才培養的重要性。而一國的現代化,往往就是從小學老師的講壇上決定的。

任正非最近在央視接受主持人董倩訪問時,回憶自己的成長路上,難忘父母的叮嚀:「一生一世不准當教師。」這都是父母長期在偏遠地區當老師歷盡痛苦的經驗,不僅物質上極度匱乏,精神上也不斷在政治運動中被折磨,被鬥爭,才會對下一代作出如此悲痛的要求。 但恰恰是上一代這樣磨難,才讓任正非有更深沉的體會。這種歷經狂飆年代的反思,正是對中國教育改革的深切期許。華為的成功,就是網羅全球的最佳人才,讓華為的5G領先全球。任正非認為,只有讓最優秀的人才去當教師,才能教出更優秀的人才。因此再窮也不能窮老師,否則低水平的人去當老師,一代不如一代,成為「馬太效應」(Matthew Effect,即強者越強,弱者越弱)。任正非警告,如果中國不重視教育,就會重返貧窮,失去了國際競爭力。

他以華為被美國封殺為例,背後就是科技的較量,最後其實是教育的較量。因此要從基礎教育抓起,要尊師重教。老師就是澆花的人,如果不給他更多的資源,不給他事業心與強大的使命感,他也許少澆兩次水,花就枯萎了。

但中國當前的危機就是農村的花大都枯萎了,因為澆花的人都集中在富裕的城市。在那些資源充沛的名校裏,人才的花朵都可以欣欣向榮,爭妍鬥麗。這是不患寡而患不均,也是知識界長期所憂慮的問題。

這就牽涉國家的政策,如何加強對偏遠地區和底層的資源投入。日本北海道偏遠的鄉村都有來自東京的老師,確保基礎教育的素質。俄羅斯西伯利亞酷寒之地的小學也確保有來自莫斯科的老師教導,讓學生可以說標準的俄語。中國近年也推動城市人才去農村「支教」,但往往是杯水車薪,也沒有提供優渥的待遇,難以吸引最優秀的人才去當老師。

任正非的呼籲正是有感而發,他也許在午夜夢迴之際,忘不了父母當年的糾結,當上了一個缺水的澆花人,眼看那些本來可以繁茂茁壯成長的花朵,就在自己眼前枯萎,深感痛苦。

中國今年的高考剛剛結束,人才選拔的嚴酷格局,如何面對新時代的挑戰。任正非的忠告也在全球中國人的耳際迴響﹕再窮也不能窮老師,再窮也不能窮孩子,再缺人也不能缺澆花的人,再缺水也不能缺澆花的水……■

[email protected]

更正啟事﹕本刊上期封面筆記,有關麥克阿瑟將軍鎮壓退伍軍人的年份,應為一九三二年,文章誤植為一九三六年,特此更正,並向讀者致歉。

1560396442248http://fs1.mingpao.com/yzz/2019-24/S00011/1560414334481SL_E3C618F3A9A5E9BD060BA4CBB8A8FE65.jpg任正非接受央視董倩訪問:警告中國不重視教育,就會重返貧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