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中·太陽花·韓流民意逆襲

韓流的出現,是對佔中與太陽花的逆襲。香港人發現台灣最新民意與香港主流民意一樣,都是要追求更好的日子,而不是在意識形態爭議中糾纏,更不是搞分離主義。台灣最優秀的高中畢業生都選擇到中國大陸的北大、清華、復旦升學,而不是去台大或美國。從佔中到太陽花,新一代看清楚那些運動領袖的虛矯。台灣與香港的未來在神州大地,而不是在街頭搞政治內耗,更不是陷入香港政客語言「偽術」的魔咒中。

香港二零一四年佔中事件領導者被控違法的案件,最近進入了司法程序。但出奇的是,當年風頭一時無兩的領袖現在都面對社會的冷漠,因為整個社會的氛圍已經和當時不同。佔中開始之際,鼓動立刻香港普選,在年輕人與社會輿論中都有相當多的支持度。但後來出現曠日持久的抗爭,以及被一些港獨與激進派所綁架,佔中的群體逐漸失去了輿論的基礎,也予人「歹戲拖棚」的負面觀感。

這和台灣的太陽花運動一樣,都是經不起時間的考驗;開始時以年輕人的純情為號召,說是對抗財團和「買辦」壟斷兩岸貿易,指控國民黨在立法院通過的《兩岸服貿協議》缺乏程序正義,要全面推翻,獲得不少輿論撐腰,尤其在網絡上的聲勢也是一面倒的支持。一些運動的先鋒如黃國昌等,也藉此選進來立法院。但到了今天,這些被視為「小綠」的政治勢力由於越來越脫離民意,並且也暴露了自己台獨的顏色,在輿論上也受到更多的挑戰。黃國昌本人甚至曾經面對選民罷免,雖然最後驚險過關,但也反映民意開始逆轉。

而韓流的出現,更是對太陽花運動的一次成功「逆襲」,高舉中華民國國旗的十幾萬名群眾高唱「山川壯麗、物產豐隆」的《國旗歌》,無疑是對那些在太陽花運動中倒掛中華民國國旗的台獨勢力的一次巨大顛覆,而主張「九二共識」的韓國瑜最後以八十九萬多票的壓倒性票數勝出,更顯示台灣的最新民意,就是反對台獨,支持「一中各表」,認為台灣人也是中國人,反對兩岸的軍事化,期望和平解決爭端,更希望台灣從鎖國低薪的悶局走出來,迎向一個繁榮富裕的時代。

這和香港的情況一樣,在最近的立法會補選中,建制派的陳凱欣以大比數勝出民主黨的李卓人,都是對那些以群眾運動之名、搞分離主義為實的勢力予以「打臉」。最近泛民主派的立法會議員朱凱迪參選村代表時,被質疑不支持基本法,被褫奪參選資格,都顯示泛民勢力再也不能用言論自由的藉口,推動港獨;他們不能說自己不支持港獨,但支持港獨的言論自由。這都是玩弄語言「偽術」,也讓越來越多選民不滿。美國議員不能說他反對伊斯蘭國,但支持伊斯蘭國在美國的言論自由。事實上,美國聯邦調查局一旦在網上查獲有人在宣揚伊斯蘭國的理念時,就會立刻動手緝捕。這和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並無衝突,恰恰相反,這是為了維護國家利益的必由之路。皮之不存,毛將焉附;若一國不存,還有姑息國家分裂的自由?

韓流逆襲,也讓台灣的公投道出台灣大部分民意的心聲,對於那些天馬行空、說要「用愛發電」的綠營激進分子,打了一巴掌。台灣民眾再也不能忍受火力發電所帶來的嚴重空氣污染,而需要考慮「以核養綠」,就好像美國與法國,乃至於日本,都無法全面廢除核電。台中市國民黨候選人盧秀燕大勝民進黨現任市長林佳龍二十萬票,就是因為選民無法忍受台中市越來越嚴重的空污。壓倒性的票數,說出了台灣民意的最新聲音。

香港的民主運動在泛民某些政客的操弄下,逐漸向港獨等勢力靠攏,以「言論自由」來掩飾,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一場自欺欺人的把戲。這也肯定背叛了民主黨創辦人司徒華等人的理念。當年「華叔」等民主派先鋒堅持中華民族主義;保釣領袖雖然被英國警司打到頭破血流,但堅持不屈;他們在「中文合法化運動」上和英國殖民政府的鬥爭中取得成果。但如今那些號稱是他的後繼人選卻背叛了「華叔」的理想,也背叛了絕大部分香港人的價值觀。

也是在韓國瑜的爆紅中,香港人赫然發現台灣的最新民意與香港的主流民意一樣,都是要追求更好的日子,而不是在意識形態的爭議中糾纏,更不是要搞分離主義。事實上,台灣今年最優秀的高中畢業生都選擇到中國大陸的北大、清華、復旦升學,而不是去台大或是美國。這代表台灣年輕人發現,台灣的未來在神州大地,而不是在台灣的街頭搞政治的內耗。

不可否認,從佔中到太陽花,新一代看清楚那些運動領袖的虛矯,都是在美麗口號或是粗言穢語中自我過癮,但對現實的發展卻提不出可行的方案,不斷「打高空」,在憤怒與喧囂中迷失了自己。韓流的出現,打破了那些謊言與流言,告別意識形態的迷惑,為煥發競爭力、擺脫經濟困境而努力。■

1544067105067http://fs1.mingpao.com/yzz/2018-49/S00012/1544085483182SL_106F634317F2FF53172301739F995AC4.jpg韓國瑜支持者群眾大會:顯示台灣最新民意(圖;歐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