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詭異 地緣政治戰線對決

<5張圖片>

文/丁果

中美貿易戰爆發,出現意外的詭異發展。中美都不約而同在經濟以外開闢地緣政治戰線,分別打出朝鮮牌與台灣牌,企圖利用政治操作,讓對方投鼠忌器,在經濟上讓步。美國艦隊穿過台灣海峽,似是向中方示威,而朝鮮也在新加坡峰會後,首次對美國口出惡言,指責美國只是單方面向朝方提出「強盜般」無核化要求。中國也開拓阿拉伯世界,推動中東二百億美元的基建,穩定中東地區的油源。特朗普則計劃改善與俄羅斯關係,推高油價,對中國施加壓力。特朗普是否會贏得短期的經濟紅利,而輸掉長期的政治利益?中國是否在壓力下,刺激產業轉型,而取得長期的經濟與政治利益?

全球矚目的中美貿易戰終於爆發,出現意外的詭異發展。中美都不約而同,在經濟以外開闢新的政治戰線,利用地緣政治的優勢,分別打出朝鮮牌與台灣牌,企圖利用政治的操作,讓對方投鼠忌器,在經濟上讓步,同時中美也加強在外交戰線上的操作,中國開拓阿拉伯世界,推動中東二百億美元的基建,穩定中東地區的油源,對美國到處樹敵的中東政策作出制衡。特朗普則計劃改善與俄羅斯關係,推高油價,對中國施加壓力。

儘管美國商會與經濟學家都警告總統特朗普,貿易戰沒有贏家,對美國會帶來內傷。但戰幕甫展開,美國股市一度氣勢如虹,股票飆升,由於美國製造業看到短期的榮景,但也面對農業出口急跌的陰影。中方的反應針對美國的農業州,對大豆等農產品開徵百分之二十五關稅,也導致特朗普的選民受到打擊,衝擊今年十一月中期選舉的共和黨選情。

特朗普是否會贏得短期的經濟紅利,而輸掉長期的政治利益?中國是否在外貿戰線受挫的情況下,刺激產業轉型,而取得長期的經濟與政治利益?

貿易戰甫開始,中美雙方即尋求政治「子彈」,向對方施加壓力。美國悄悄地打出「台灣牌」,派出軍艦進入台灣海峽,也計劃在新建的美國在台協會(AIT)建築物內,派駐美國海軍陸戰隊,顯示美國與台灣的關係密切,藉此制衡北京。而大陸方面,則是打出朝鮮牌,讓平壤對美國的態度不再是客客氣氣,對美國國務卿來訪,也表示對美國單邊主義施壓,表示「遺憾」。

七月七日,美國在東亞兩個曾經是地緣政治中的最大「戰爭熱點」發力,引發了國際輿論和智庫的廣泛關注。因為貿易戰一旦擴大到地緣衝突,那收尾的途徑只有戰爭。

中美貿易戰是兩個超級大國的博弈,牽涉兩國全球戰略的衝突,為了穩住中東的石油資源,中國發揮「一帶一路」的戰略,在七月十日北京舉行的中國阿拉伯論壇上宣布,在中東投入二百億美元的基本建設,與中東建立「能源安全的合作共同體」。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主旨演講時宣布,中阿雙方同意建立戰略夥伴關係,同時提出「反對壓制性妥協」的立場,不能一家說了算,還強調要尊重主權,反對分裂割據,倡導包容性和解,反對壓制性妥協,反對恐怖主義,抓好民生建設。

七月一日起,石油輸出國組織與俄羅斯要增加每日百萬桶原油的輸出,特朗普此時又打出制裁伊朗的牌,顯然是一箭雙鵰,既打擊了全球石油進口的最大國家│中國,又給他即將見面的俄羅斯總統普京送了大禮。可見,貿易戰與中美全球戰略的博弈息息相關。

七月七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結束了他對朝鮮平壤的第三次訪問,啓程前往日本。這是在舉世矚目的新加坡特朗普金正恩峰會之後的平壤之行,顯然要落實特金會達成的朝鮮棄核的具體時間表。而特別弔詭的是,在特金會之前的兩次訪問,蓬佩奧都與金正恩會面談話,但在兩國元首舉行歷史性會晤之後的這次訪問,蓬佩奧卻沒有見到金正恩,只是同朝鮮勞動黨中央委員會副委員長、統一戰線部部長、朝鮮人民軍上將金英哲舉行了工作會談。

在特金會遭遇「夭折」危機的時候,蓬佩奧曾經與金英哲在五月三十一日就是否恢復高峰會在紐約進行過會面。更加令人覺得意外的是,對蓬佩奧金英哲的會談,華盛頓和平壤的資訊可謂南轅北轍。蓬佩奧強調會談「很有效率和基於善意」,並透露五角大廈的一個工作小組將於七月十二日與朝鮮方面的官員在朝韓邊境會面,討論朝鮮戰爭美軍遺骸歸還和銷毀核試驗基地設施的問題。不過,蓬佩奧並沒有解釋在一些領域「取得的進展」到底是什麽,含糊其辭。

但是,朝鮮官方媒體發出了與蓬氏截然不同的資訊。平壤對美方在兩天談判中的立場和態度表示「遺憾」,並指責美方「單方面且類似強盜般」的施壓要求平壤棄核,卻對建構半島和平機制閉口不談,由此造成平壤對原來堅定的「去核化決心」可能產生動搖,並對未來的會談「相當憂慮」。

美朝關係又生變

美朝對國務卿蓬佩奧的第三次訪朝結果出現了「各說各話」的現象,讓外界懷疑是否談判已經觸礁?特朗普是否也像中美貿易戰談判一樣,拉高了平壤難以接受的條件要求?抑或金正恩在得到北京的默許支持後,已經從新加坡的特金會立場上往後退?共和黨籍的美國參議員葛理漢已經公開批評中國,稱北京是金正恩立場轉硬的「幕後黑手」。

也是在七月七日,美國兩艘驅逐艦DDG-89、DDG-65在該日上午由台灣南部海域穿過台灣海峽,向東北方向航行。這是美方在十一年後首次有大型軍艦穿越台灣海峽。二零零七年,美國「小鷹號」航母因為是否可以停靠香港與北京發生不愉快,結果「小鷹號」航母和八艘護衛艦以穿越台灣海峽對北京表達了某種抗議。但是,如今中美貿易戰爆發,兩岸形勢又十分緊張,美國選擇在這個時候派遣軍艦巡弋台灣海峽,顯然與去年為跟蹤中國航母「遼寧號」而接近台灣海峽不同,有故意挑釁和蓄意打台灣牌的成分在內。問題是,這是針對南海問題,還是針對朝鮮核危機,抑或就是為打贏貿易戰玩的另一張籌碼,令人難以捉摸。

大國博弈,常常有「圍點打援」或者「項莊舞劍、意在沛公」的戰術性動作牽涉其中。最近一段時間以來,美國在打台灣牌的時候,可謂層層加碼。從「國防授權法」、「台灣旅行法」,到駐台灣辦事處進駐海軍陸戰隊、美軍艦穿越台灣海峽,特朗普不但打破中美建交以來的常態,還大有突破「一中政策」底線的態勢,目的是給處於內政外交困境中的蔡英文政府打氣,還是以此為籌碼要求中國在南海問題上降低姿態,令人難以捉摸。

不過,這張牌到了目前的時空背景下,為貿易戰助攻以及牽制北京在朝鮮問題上發力,應該是特朗普團隊的重要意圖。因為這兩個目的都有利於特朗普的中期選舉考量和個人形象提升。階段性打贏貿易戰,將使特朗普的經濟政策獲利,而美朝協商順利,則讓特朗普增加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機遇。當然,特朗普也一廂情願,認為可以把朝鮮複製成越南這樣的國家(蓬佩奧語),可以成為牽制中國的又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在短短的兩個月時間裏,特朗普眼裏的未來朝鮮,就從「南韓一樣的繁榮」轉變成「越南」。

問題是,特朗普的台灣牌,遇到了北京「朝鮮牌」的「阻擊」。

從目前的態勢來看,北京在克服美朝直接對話帶來的邊緣化危機之後,通過習金三會,在某種程度上掌握了「打朝鮮牌」的可能性。外界也一致認為,「金特會」的聯合宣言基本上是順著北京的思路而行,也正是習近平的建議,讓金正恩在峰會時要求特朗普暫停「美韓聯合軍演」,給金正恩帶來利多。問題是,這張朝鮮牌應該如何接著打,才能讓北京收穫重大的戰略意義和地緣政治好處。

以朝鮮換台灣,即北京在朝核問題上給美國開綠燈,美國在台灣問題上回到傳統的「一中政策」,這是一個可行的選項。北京要以朝鮮牌,換取特朗普在貿易戰上不要「把中國逼入死角」,也未必不可能。一年前特朗普就想跟中國打貿易戰,但他為了在半島問題上獲得外交突破,曾公開要求中國幫忙,對換的條件是延緩打貿易戰。如今,要想在朝鮮棄核上獲得進展,特朗普仍然需要北京幫忙(至少在制裁上不要放水)。

台灣問題失控是最大挑戰

但是,對北京最大的挑戰,不是短時間難以收尾的貿易戰,而是台灣問題的失控。因為一旦蔡英文政府乘特朗普打台灣牌打到「得意忘形」的時候,冒險推動公投邁向台獨,順勢把美國「拖下水」,北京將陷入不打不成、打也難勝的困境,這將觸發重大的危機。因此,北京以朝鮮牌應對華盛頓的台灣牌,是相當重要的戰略考量。

但是,北京也要慎防「朝鮮牌」失控,從而陷入多方被動。國際輿論判斷,金正恩不會輕易放棄最低限度的核武(短程運載),而特朗普也不會逼金正恩全面棄核,雙方是在演戲。半島一旦無核化,美國軍力留在韓國就「師出無名」。

不僅如此,台灣可能就成為美國影響力續留東亞的唯一藉口。此外,金正恩掐算精準,在華盛頓和北京之間玩「兩手遊戲」,也並非不可能。因此,北京在此時巧打朝鮮牌,換取美國在台灣問題上及時收手,應該是一著好棋。

白宮發出的威脅已經到了五千五百億美元的清單,幾乎要超出中國對美國出口的總額。曾經逃避越戰的特朗普越來越有「軍人氣概」,他在七月五日在空軍一號上確認貿易戰如期開打,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則在六日發出作戰指令。美東時間該日凌晨零時一分(北京時間七月六日中午十二點零一分),美國向中國的三百四十億美元商品加徵百分之二十五關稅。這些商品主要涉及機械電子、醫療設備和飛機零件、資源化工等三大類。同時,美國對一百六十億美元的第二組關稅也進入評估,其中包括化工產品、高科技製造的機械產品、半導體以及半導體製造機械等。

頗具諷刺意味的是,為了符合世界貿易的「遊戲規則」,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也將就相關問題,在世界貿易組織起訴中國。而就在不久前,特朗普威脅要退出世貿。

美國打響第一槍後,中國如約迎戰,且鎖定大豆等特朗普支援州的農產品。不過,開戰前的喧囂,到開戰後反而有「靴子落下來」的某種寧靜。道瓊斯指數在開戰當天(七月六日)不跌反漲,科技股諸如谷歌、臉書、蘋果都有不同的漲幅,股市的漲幅繼續維持多天。

或許是巧合,美國商務部也在六日公布出口數據,五月份美國總體出口增加了百分之一點九,其中大豆出口達到四十一億美元,幾乎翻了一番,而且出口到越南和台灣的大豆增加了兩倍;民用飛機出口則增加了十九億美元。

與美國的數據形成鮮明對照的是,中國股市一度走軟,但後來又出現上揚。

從短期來說,美國的農產品可以轉移出口到其他國家,但從持續消費的角度來看,中國的市場仍然是無法比擬的,貿易戰的滯後效應在第四季度會完整呈現出來。根據媒體報道,美國的農業州已經展開強有力的政治遊說,希望白宮改變政策。

在貿易戰開打的翌日,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前主席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在第四屆中國財富論壇上對美國發出警告,他認為「美國對外施加的關稅,實際是由美國國民買單」。本來,特朗普上台後最自豪的是給美國企業進行了歷史性的減稅,並大規模裁撤對企業的監管和繁文縟節,以增加企業的競爭力,但在格林斯潘看來,這些政策所得到的所有發展優勢,包括各項節約和投資,「都會被關稅政策抵消」,換句話說,在格林斯潘眼裏,特朗普正在「自己打自己」。

特朗普或許認為,在美國二十萬億的經濟規模中,中國和歐盟、加拿大、墨西哥、日本的報復性數額仍是微不足道,而依賴美國市場的中國和其他國家,則會傷痕累累而最終屈服。

但是,中國和其他國家對準的恰恰就是支持特朗普的幾個州和產業,特朗普應該在中期選舉中嚐到苦頭。為此,美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亞當,波森(Adam Posen)早在三月份的一篇專欄文章中斷定:特朗普發動的這場貿易戰「將被證明是他的阿富汗,代價高昂、無限期,而且毫無成果」。

美國內意見兩極化

諾貝爾經濟學家克魯格曼更以《如何輸掉貿易戰》為題在《紐約時報》發表文章,批評特朗普的貿易戰計劃毫無章法,不在終端產品徵稅,而是對中間產品和生產資料等徵收關稅,提高美國國內產品下游生產商的成本,最終是打擊產業。相反,中國、加拿大等國的反制卻目標明確,期待對特朗普產生最大的政治傷害,迫他最後收手。

不過,特朗普的支持者則為貿易戰開打而歡呼。前白宮首席策略師巴農就站出來為特朗普叫好:不公平貿易持續了幾十年,終於有一位總統站出來反擊。美國製造業聯盟會長保羅·斯科特認為,這不是一場新的貿易戰,因為「中國一直在與美國工人進行一場非常有效的戰爭」,「不同的是,我們正在進行系統性的反擊」。

美國內部的爭議,表明特朗普的貿易戰即使把矛頭指向最大的戰略對手中國,仍然無法產生一個共識:美國勝券在握。

美國哈佛大學教授艾利森曾經警告,中美兩國領袖如果不能避免誤判,就有可能走進「修昔底德陷阱」,即發生爭霸戰爭。幸運的是,目前展開的貿易戰是一場沒有硝煙的「經濟戰爭」。這場特朗普點燃的貿易戰爭不管是以談判妥協收宮,還是形成一場持久戰,都會是全球歷史巨變的一個開局,並成為大國權力博弈的轉捩點。

令世界驚訝的是,中國雖然履行承諾進行反擊,但並沒有呈現出聲嘶力竭的出格表現。令人感覺詭異的是,至少在表面上,習近平與特朗普建立的私人關係並沒有被撕破。特朗普一邊發號司令打貿易戰,一邊仍然重複尊崇習主席的老調。同樣,中南海也只是商務部和外交部表示強硬,在央視等媒體出來作出反擊的,都是一些研究機構的副手級人物,而不是官員。習近平本人並沒有對特朗普直接說出重話,顯然,這就為層峰在未來的某個時候出面解套埋下伏筆。

與美國一樣,中國內部也意見分歧。樂觀派認為,貿易戰雖然雙輸,但中國不會輸給特朗普。在他們的理據中,特朗普對中美貿易逆差的計算不公平,沒有把通過港澳台等地間接輸入中國的千億貨品計算在內,卻把中國大陸通過港澳台賣給美國的貨物計算進逆差,更沒有把美國在二零一六年獲得的五百四十七億美元順差計算進去。

中國國際關係學院教授、美國問題專家金燦榮指出,中美貿易逆差只有二千二百億美元,並非特朗普講的三千七百六十億美元。尤其是中國對美出口商品大都是出口加工貿易,許多商品是美國在華公司的產品,像蘋果公司等,中國對美貿易順差的很大一部分錢,是美國公司賺大頭。貿易戰打長了,美國受損將很嚴重。

新版鴉片戰爭

不過,悲觀派則認為,一場貿易戰,打出了中國經濟的結構性缺陷,用經濟學家趙曉的話來說,中美貿易戰宛如「新版鴉片戰爭」,「世界第一的美國幾塊晶片如同當年英軍的幾艘戰艦,一下子就將世界第二的中國打回原形」,因為中國的GDP結構是中低端製造加上鋼筋水泥森林,比不上美國的GDP是高科技加高端製造再加高端服務,趙曉明言,中國的現代化轉型尚未完成,綜合國力跟美國仍有巨大差距。

這種反省也延伸到外交領域,有人在自媒體發文感歎,如果鄧小平還在,這樣的貿易戰能否打起來?鄧小平的改革開放贏得了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世界的歡迎,原因無他,那就是採取韜光養晦政策,低調搞發展。

不過,不管是樂觀派還是悲觀派都認為,面對貿易戰開打的現實,中國也只有迎戰一途,因為全盤接受特朗普開出的「休戰」條件,既不現實、也無可能。■

1531366481565http://fs1.mingpao.com/yzz/2018-28/S00001/1531388812272SL_FBA632A47AEDD4308ACC0C059B98919A.jpg;http://fs1.mingpao.com/yzz/2018-28/S00001/1531387806196SL_58177965E2D4CECDF8ECFBB7377A9365.jpg美國DDG-65驅逐艦與朝鮮發射導彈(右圖:朝中社);http://fs1.mingpao.com/yzz/2018-28/S00001/1531388025578SL_120FB424507B5EC6A5EEE172592D96D0.jpg金正恩訪華與習近平檢閱(圖:新華社);http://fs1.mingpao.com/yzz/2018-28/S00001/1531387889639SL_C8F3E65530181EB01FEE65DE45E75142.jpg中國與阿拉伯合作論壇(圖:新華社);http://fs1.mingpao.com/yzz/2018-28/S00001/1531387955845SL_152A6982096C652DC2972F6CE955BC7D.jpg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與朝鮮高官金英哲會面(圖:路透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