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和解柳暗花明的玄機

中美都有強大的動機,要揮別貿易戰。特朗普與習近平通電話,探討在二十國峰會上落實共識。特朗普玩「一拉一打」的兩手戰略,習近平則是擴大開放,願意為兩國共同利益談判。

中美貿易戰進入了某種程度的戰略間歇,「新冷戰」全面展開與兩國關係「柳暗花明」幾乎只有半步之遙。所謂外交是內政的延續,出現這種罕見的戰略間歇由中美兩國內政狀況決定的,它將延續到十一月底二十國集團峰會(G20)。

從美國來看,特朗普十月一日同中國領袖習近平進行高層電話通話。通話後,特朗普即在推特表示,他與習近平進行了「長久而美好的談話」,並商定雙方將在G20峰會上舉行雙邊峰會。隨後,特朗普續稱「與中國就消除貿易摩擦的磋商取得諸多進展」,並透露在朝鮮問題上也有很好談話。毫無疑問,這通電話讓疲軟股市注入強心針,美股和港股﹑A股飆升。

中國方面動作也不尋常。十月三十日中國總商會在紐約舉辦活動,外界關注到,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一改以往「貿易戰奉陪到底」的強硬口風,而是強調中國將在明年高調慶祝中美建交四十週年;十月三十一日中共舉行政治局會議,認為經濟局勢是「穩中有變」,取代原來「穩中向好」的一貫口徑,並首次承認下行壓力增大,可見,中共對政經局勢已有共識,習近平已擁有對美「採取軟招」的決策權。

十一月一日下午,中國總理李克強會見美國參眾兩院訪華代表團,強調通過「平等對話協商」管控和解決分歧;三日,中國商務部副部長王炳南稱「中方願意通過平等、誠信、相互尊重的磋商,與美方妥善解決經貿領域的分歧」,對緩和摩擦的中美磋商表示期待;五日,習近平參加首屆國際進口博覽會並發表主旨演講,延續兩年前達沃斯論壇的講話宗旨,強調中國通過自身的進一步開放,願意擔任全球化的新領袖。習近平的講話非但沒有對特朗普和美國的貿易戰出言批判,反而釋放出未來十五年中國進口商品和服務將分別超過三十萬億美元和十萬億美元的利多,這個數字足以包含了對美國的讓步數字。

美國媒體對特朗普的「變臉」不以為然,認為這是特朗普為了贏得中期選舉而做的戰術動作,以拉抬連續多天疲軟的股市。這種評論,也與特朗普「唱紅臉」、白宮鷹派團隊「唱黑臉」的兩手策略相吻合。因為就在特朗普拋出好消息的同時,美國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庫德洛就潑冷水,認為美中就貿易戰的接觸「沒有大的動向」,不過,他對G20峰會特習會預留足夠空間。但美司法部長塞申斯在特習電話會談後僅僅數個小時,就宣布司法部設立「中國計劃」 (China Initiative),專門打擊中國針對美國經濟貿易間諜活動。輿論認為,這種一拉一打的手法,正是特朗普準備進行談判前的慣用手段。

美國這次中期選舉成為對特朗普的「公投」,選舉結果對特朗普主義的順利延續還是中途夭折關係重大。特朗普奔波在各州集會上,大肆宣傳自己政績,「每一根稻草都要撈」。尤其外交政策,特朗普反全球主義和「退群行為」讓美國國際形象大幅度衰落。因此,特朗普拿出「朝鮮問題」和「與中國和解」來為自己加分,以增加中期選舉的勝算。

但特朗普必須與中國和談的壓力也與日俱增。這不但是貿易戰的「後果」即美國商品的價格上漲已快來臨,而特朗普對農業州的「補貼」也捉襟見肘;更為重要的是,中國面對美國「全方位的遏制」,已經進入適應期,並找到進一步擴大改革開放、尋找「取代依賴美國市場」的另一蹊徑。中國與日本相隔七年「重新攜手」,中國在美國政府拒絕參加下,仍吸引一百七十多個國家參加國際博覽會,這些都對特朗普刺激很大,特朗普難以對美中貿易戰老神在在、穩操勝算。換句話說,特朗普的商人本質和快速求勝心態,使他無法像其鷹派團隊那樣,不顧一切跟中國打到底。因此,特朗普也極欲在中國做出較大讓步的前提下,以勝利者姿態結束對華貿易戰,從而避免貿易戰長期化對美國消費者以及美國股市的負面影響。中南海高層經過一段時間的內部爭論已經達成共識,那就是鞏固四十年改革開放達成的國有制經濟和民營經濟雙軌並行的「中國模式」,一方面以實事求是的態度處理對美關係,在解決貿易逆差問題上可以讓步,但在國家核心利益問題上則堅持底線;另一方面則另闢蹊徑,以進一步的改革開放承擔起全球主義新領袖的角色,與合作夥伴形成「命運共同體」的互惠互贏關係。如此,中國反而鬆弛了以往對美國貿易戰的「以牙還牙」立場,從「不求戰但也不懼戰」立場,轉變成「不拒談不怕談」的立場。

中美在美國中期選舉後的和談環境逐漸形成,中美之間新冷戰氛圍,可能會被阿根廷G20峰會的習特會暖風「吹去」。各方期盼中美關係在建交四十週年之際,將重回「鬥而不破」的軌道。■

1541648074028http://fs1.mingpao.com/yzz/2018-45/S00012/1541665163661SL_2E17B491709F2B1A206D043C8EF671CC.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