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合建陸海貿易新通道

文/江迅

中國與新加坡合建南向通道,不僅可提高民眾的生活水平,更有利推動地區發展,幫助中國-東盟命運共同體的建設。香港可以把握機遇,成為物流、融資的平台,培養更多人才。

中國廣西作為「南向通道」的重要節點,正借助自身「三大定位」以及東博會永久舉辦地等金字招牌,力求將「南向通道」打造成為東盟商品進入中國、中國內陸商品走向世界的最便捷通道。七年之前,人們很難想像,榴槤、火龍果、紅毛丹等東盟特產水果現今會便宜得像本地水果一樣。越南火龍果的價格從曾經的每公斤三十元人民幣(折合約四美元),降至今天的幾元,奢侈水果就這樣走進尋常百姓家。便利的貿易環境,意味著人們可在本地市場購買到質優價廉的進口商品。而與中國—東盟自貿區建設一樣,「南向通道」給中國與「一帶一路」建設參與國家帶來的好處,不僅有助於提高生活水平,更將有利於推動地區發展,乃至推動中國—東盟命運共同體的建設。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香港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發布《海陸聯動.共建「南向通道經濟走廊」》研究報告。一國兩制研究中心受「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香港中心委託,就「南向通道」的發展潛力以及對香港的挑戰和機遇展開研究。研究發現,隨著「重慶—廣西—新加坡」這一鐵海聯運通道的發展,四川和雲南等多個西部省份也參與共建南向通道,並增加鐵路、公路、海運等多種物流組合方式,形成多點、多線的「泛南向通道」格局。一國兩制研究中心分析認為,「泛南向通道」的進一步發展必然要求整合物流資源,提高物流效率,進而在樞紐地區形成資源的匯聚和規模經濟,吸納更多投資和生產,最終以物流通道推動貿易發展。

為滿足快速增長的貿易、解決西部出海通道問題,中國與新加坡在中國西部地區開展繼蘇州工業園、天津生態城之後的第三個政府間合作項目,即「中新戰略性互聯互通」項目框架下,提出建設「南向通道」,透過發展「鐵海聯運」,構建經甘肅、重慶、貴州和廣西的內陸出海捷徑。中新「南向通道」提出一年九個月後,於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二日正式更名為「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與訪新的中國總理李克強共同見證了中新「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諒解備忘錄的簽署。新中雙方此前使用「南向通道」名稱,始於二零一七年二月舉行的中新(重慶)項目首次聯合協調理事會,指的是重慶經廣西北部灣港再通往新加坡的戰略通道。之後,更多中國中西部省市和東南亞國家陸續參與,使得南向通道的地理範圍逐步擴大。

受訪專家分析認為,新名稱意味互聯互通建設的地域範圍與方向更廣泛,項目也更緊密與「一帶一路」倡議銜接。少了「南向」二字,互聯互通建設的範圍與方向可以更廣泛、多元,例如從重慶東向銜接上海、寧波等沿海地區,進一步開拓中國西部的對外連通性。「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的名稱更明顯突出與「一帶一路」的銜接性。據新加坡貿工部文告說,前稱「南向通道」的「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是一條依託多式聯運並多面向的經濟連道,將發揮橋樑作用,銜接一帶一路中的「絲綢之路經濟帶」與「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其實,「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的概念此前數度被中新雙方領導人提及。早在一年多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見訪華的李顯龍時就提到中新在地區層面帶動其他國家共同參與「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建設。新加坡貿工部長陳振聲前不久也提到這一通道不僅南向,也是一條北向通道,把中國西部與亞細安經濟體連接起來,剛好也將「一帶一路」銜接起來。

1544067105379http://fs1.mingpao.com/yzz/2018-49/S00003/1544086346215SL_BB26DA2C05B1DEBD3BAE7E5A76B38B2F.jpg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研究主任楊荃荃(右起)、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總研究主任方舟:建議香港利用南向通道來拓展市場(圖:中通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