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憲法強大則國力強大

習近平提出加強學習憲法,但須衝破「黨大還是憲法大」的困境。憲法強大,就是國力強大;憲法被尊重,就是國家的形象被尊重。憲法展示一國的政治文明程度,也推動政治現代化的變革。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十二月四日的國家憲法日發表演講,呼籲弘揚憲法精神﹑樹立憲法權威。這是習近平上任以後,又一次強調憲法的重要性。尤其今年是改革開放四十週年,中共黨中央以學習憲法為主題,呼籲全國重視憲法,受到國內外高度重視。

從國際標準來看,中共對於憲法的態度,首先要跨越一個大坎,就是要面對「黨大還是法大」的兩難。 在一個法治社會,時時都要防範,絕對的權力會絕對地腐敗,因而需要建立一個機制加以制衡。最新的一個例子,就是月前美國總統特朗普不滿CNN記者在白宮新聞記者會上老是提些讓他難堪的問題,一氣之下,將他的白宮採訪證收回,以後不許他參與白宮的記者會。但CNN另闢戰場,向法院提出訴訟,要求法院下令白宮退還記者證,取消對這記者的禁令。CNN所持的法律理據,就是記者擁有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所保障的言論自由與表達自由,這是總統所不能剝奪的。而法官的判決下來,也是支持記者的憲法權利,因此白宮只有乖乖就範向CNN低頭。

如果同樣的情景在中國出現,大家都知道,不可能出現中國法院敢於忤逆中南海的決定。這其實是因為中國沒有建立這樣的機制,即使習近平希望有憲法上的制衡,但在現實上卻不可能。

這就牽涉到如何建立一個具有最高權力的憲法法院。 如果說憲法是最高的法律,那麼誰來解釋這樣的最高權力,以及如何落實它的決定,而不會被行政權所稀釋或是破壞,都是需要一個長期的政治文化的培養,也需要一個敢於放權的行政權,最後落實權力制衡的理想。

但問題是中國共產黨對於三權分立,或是司法權對行政權的制衡,都不予贊成,恐怕這會削弱黨中央的權威,也削弱黨總書記的權力。但憲法的精義,就是建立一個最高法律的架構,人人都要遵守,而不是萬人之上,但還是在一人之下。當然,如何解釋憲法,需要一個獨立的、專業的機構。這也是美國最高法院的職權,成為司法獨立、可以制衡行政權與立法權的機構。

當然,如何任命大法官,又是暗藏玄機,牽涉黨派政治。中國在這方面,需要制度創新,不一定需要亦步亦趨的跟著美國的制度走。但制衡的要義,在於防止行政權膨脹,則是不變的憲法精神。

其實憲法精神與權力制衡,在於確保人民的權利不會被踐踏,成為不折不扣的法治國家。法治國家的法治,就是依法治國(Rule of Law),而不是法制國家,只是法制治國(Rule by Law)。中國的政治變革,是否要全面走上法治國家,就看今天的政治改革的理念,有沒有敢於放權的勇氣,敢於捨棄黨的利益,讓位給國家的利益,避免長期陷入「黨國不分」的困局。

從孫中山政治理論《三民主義》的角度來看,今天中國的政治還是在「訓政」階段,要進入「憲政」,首先就是要彰顯憲法的權威,確保人民的憲法權利,雖在黨政的巨大勢力之前,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只有憲法在手,就不怕人民的基本權利受到損害,而不是將憲法作為「專政」的工具,因為在現代社會,憲法強大,就是國家強大;憲法被尊重,就是國家的形象被尊重。無論對內或對外,憲法都展示一國的政治文明程度,也推動政治現代化的變革。

民國時期的憲法專家張君勱,就對中國落實憲法政治念茲在茲。他參與起草中華民國憲法,為民國的制憲活動貢獻良多。今天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歷經幾次修改,繼承了中華民國憲法的傳統,但仍然是受政黨專政所限,在節骨眼之處,仍然無法衝破「黨大還是憲法大」的困境。

關鍵是今天憲法所提到的中國共產黨領導,以及工人階級的角色。但問題是當前中國社會的性質已經衝破階級的限制,執政黨也是代表全民,不是局限於一個階級。中共所強調的「三個代表」理論就是明證。但如何在這方面釐清,亟需修憲。

政治學權威張佛泉的《自由與人權》強調「諸自由即諸權利」,對中國人權作出深入剖析,雖然這是大半個世紀前的著作,但對今天中國的「維權群體」﹑對關注憲法發展的執政黨,還是有參考的價值。

習近平政府堅持提出憲法重要性,是一大進步。如今就是要推動憲法解釋的機制,賦予獨立解釋與實踐的權威。憲法精神(Constitutionality)的建立,需要時間的培育,一步一腳印,累積案例,而難以一步登天。這是政治文化的「範式轉移」,也是中國政治變革的未竟之業。二零一八年的歲末,中國領導人終於看到憲政的重要性,也讓人民看到憲政的曙光從政治的地平線上升起,帶來中國未來的希望。■

1544067104958http://fs1.mingpao.com/yzz/2018-49/S00012/1544085421703SL_EDFDBEFE202A286AF1B40B35BE6C4E16.jpg中國學童學習憲法;